手机上阅读

第127章 季以宸?更不能。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徐曼狂笑了两声,“叶流萤,是我做的怎样?不是我做的。又怎么样?我就是要毁了你。哪里来的就滚回哪里去,听到没有?你在这里碍着本小姐的眼了。”

    徐曼声音狂傲,带着不可自抑的兴奋。

    冷冽的声音穿过耳膜。直直地刺入叶流萤的心底。

    叶流萤冷笑,“徐曼。你真以为你自己是谁?你是主宰一切的神么。就算是神,也有力不能及的地方,何况你一个凡人。我告诉你。徐曼,从今天开始,我再也不会任你欺辱了。”

    徐曼冷笑了声。“呵。你叶流萤居然敢说这样的话了?你以为季以宸真的把你当成宝了?瞧瞧人家季家是什么态度,你这辈子想进季家的门,连窗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电视里正放着记者们采访兰芳芝的节目。

    “兰女士。请问您对您儿子最近冒出来的绯闻对象叶小姐。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兰芳芝穿着一件得体的蓝色绸缎裙子。望着正前方,一字一句地说着。“我儿子的绯闻对象多了去了,这些什么叶小姐。王小姐的,如果让我一个个的数,真的数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兰芳芝仪态优雅。声音里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。

    现在爆发出一阵猛烈的笑声,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无数的荧光灯闪烁,无数的话筒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记者们的话题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兰女士,请问您对未来儿媳妇的要求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“要求?”兰芳芝嘴角微扬,带起一抹得意的笑容,“以宸这么优秀,自然得有个优秀的姑娘才能与他相匹配,不然过几天就腻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现场气氛愈发热烈。

    兰芳芝说的对,于情于理,连叶流萤都十分认可。

    兰芳芝的观点,代表了这个时代最核心的观点,只有强强联手的事,哪有灰姑娘嫁给王子的事,毕竟那只是故事。

    叶流萤深吸了口气,索性将电视关了。

    客厅里静了下来,手机那头梁雨琪的声音径自响着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新闻你都看到了吧,知道自己在季家人眼里是什么玩意儿了吧?听我一句劝,走吧,离开阳城,只有离开阳城,所有围绕你的是是非非,才会销声匿迹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梁雨琪如同一个老友,循循善诱,劝导着叶流萤离开阳城。

    叶流萤强忍住心底的愤慨,“徐曼,谢谢你的关心,只不过我想告诉你,季家这条门,我真的不感兴趣,至于你,也不同太担心了。如果楚东的心在你身上,你何苦步步紧逼?”

    “也是,像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,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女神,楚东又怎么舍得放弃你?”

    叶流萤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,直指徐曼的心脏。

    与徐曼有过几次交锋,她已经知道,楚东就是徐曼的死穴,如果楚东真对徐曼死心塌地,徐曼就不会这么急得赶她走了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,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冷笑了声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许久,徐曼出了声,“叶流萤,竟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,那么我们就走着瞧吧。至于这一次的新闻,我觉得你可以好好看看,毕竟你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人气和粉丝,只怕都没了。一个身败名裂的演员,你觉得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叶流萤冷冷说道,“谢谢你的提醒。以后,还是不要给我电话了,我也不会给你电话。至于楚东,我还是那句话,如果他一心在你那里,我自然不会缠着他。但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但是.....什么?”徐曼声线突然上扬,带着一丝莫名的激动,“叶流萤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叶流萤嘴角微勾,带起一抹浅笑,“徐曼,你这么激动做什么?我只不过是好心提醒你罢了,楚东这么优秀的男人,自然有很多女人喜欢的,看紧点终归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徐曼,“.....”

    叶流萤轻笑了一声,不顾徐曼气急败坏的语气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知道是徐曼做的又怎么样?至少兰芳芝的话不是徐曼教的吧?

    也罢,现在,叶流萤担心的不是能否进入季家,嫁给季以宸。只是,她担心的是,自此之后,真的在阳城无法混下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走过来,凭着她的直觉,叶家衰落真的有太多谜团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走了,她真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叶流萤没有一丝在言语上击败了徐曼的高兴,陷入深深的烦闷。

    出了这种事情怎么办?

    她真的是一点经验都没有?

    找谁求助?

    楚东?不能。或许,他现在就和徐曼在一起,自己主动找他无非是再次受到徐曼的奚落和取笑而已。

    季以宸?更不能。

    凭着季以宸的性子,如果他知道这件事,或者他愿意帮忙的话,早就已经出手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只能是,季以宸要么在忙,不知道情况。要么不想帮她。

    也是,对于季以宸来说,自己不过一个陪着他上过两次床的女人,而且这两次的情况,都是事出意外,根本不能将所有的责任推到季以宸身上。

    还有谁?

    还有谁?

    叶流萤脑子里灵光一闪,安陈?

    对,怎么忘了安陈?

    叶流萤手忙脚乱,打开手机的键盘锁,轻轻按下熟悉的号码。

    好一阵,电话才通了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安陈睡意惺忪的声音,“叶流萤,你真的是,好好地睡觉,干嘛要吵醒我?知不知道,这几天我都熬成熊猫眼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惊叫一声,“安陈,你真要见死不救呀。”

    安陈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语无伦次,连声说道,“谁,谁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满头黑线飘过,果然是富家子弟,成名只是游戏人间,拍戏更是游戏人间,熬几个夜,就可以拼命睡,不管天是否塌下来。

    听见安陈睡意醒了,叶流萤声音轻柔了些许,带着一丝哭腔,“安陈,今天有没有看新闻?”

    “没有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安陈,我快玩完了,你快救救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叶流萤,你不要大清早的在这里吓我,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咬牙,想撞墙,怎么回事?

    安陈媒体面前是多么的英俊,帅气,讲话得体,怎么私底下成了这模样?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会以为这是安陈?

    “安陈,你能不能正经一点,帮我看下新闻给我出个主意。”叶流萤佯作恶狠狠地说着,“要不然,下次,下次,别说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我去,这个威胁真是太搞笑了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叶流萤都觉得是否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安陈好歹是个一线明星,四大天王之一,娱乐界拿奖拿到手软。

    而她,叶流萤,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十八线明星,居然拿不想认识安陈来做要挟,真是脑子秀逗了。

    好在安陈不以为意,连忙说道,“好,叶流萤,你别忙着挂电话,我现在就看。”说罢,直接打开新闻APP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下来,只闻叶流萤和安陈的喘气声。

    好一阵,传来安陈的啧啧声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真看不出来,你还有当艳星的潜质。”

    “诶呦喂,以前真是小瞧了你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你.....”叶流萤气不打一处来,咬牙说道,“安陈,你能不能正经一点,看看我现在都成了什么样了。你就这么想看着我死?你还是不是朋友?你就不仔细看看那些照片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安陈正色道,“叶流萤,你这些照片确实有问题,像被下了药,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,怎么这么狠?”

    叶流萤低叹了声,轻声说道,“安陈,我现在没有心思讨论这些?你说吧,我要怎样?才能尽快解决这些麻烦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”安陈沉吟了半晌,“如果你真是被人陷害,最好拿起法律的武器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欲哭无泪,怎么拿起法律的武器,两三天了,所有证据恐怕早已被人销毁,连她体内的药物只怕早已排出体外,如何追查?如何洗清?

    安陈屏住呼吸,半晌,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我觉得你这事得去找季以宸,可能只有他才能帮你度过这个难关。我的建议是,如果真的所有证据都丢失了,那么当事人站出来澄清一切,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事人站出来?”叶流萤瞪圆了眼,不可置信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当事人?

    徐曼既然要毁了她,又怎会站出来,为她阐明一切。

    可能么?

    叶流萤觉得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安陈沉吟了半晌,轻声说道,“既然季以宸能在发布会上将你带走,可见他对你的感觉,与别人不一样,相信这件事,他肯定知情。相信我,这件事只有他能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放下电话,只觉得脑子里稀里糊涂的。

    还是得找季以宸。

    叶流萤拿起手机,拨通了季以宸的手机,无人接听,再拨,还是无人接听......

    叶流萤不管三七二十一,重新拨通了季以宸办公室的电话。

    两声之后,电话通了。

    传来罗婷轻柔的声音,“叶小姐,您好。”

    如果罗婷猜的没错,季以宸现在所有的变化都来自叶流萤,所以说,季总和叶小姐能够走到哪一步,暂时没有任何知道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