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8章 季以宸,他现在在哪里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虽然叶流萤身世没有梁雨琪好。

    目前在娱乐业的名声也没有梁雨琪大。

    但是,罗婷相信季以宸是喜欢叶流萤的,像季以宸这么专制霸道的人。会让人主宰他的命运吗?肯定不会。所以说,叶流萤和梁雨琪PK,谁会胜。结局不明。

    不过打心眼里,罗婷希望叶流萤赢。

    只是。这个姑娘目前太惨了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现在娱乐杂志上,针对她的负面新闻都是有人故意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罗特助你好。请问季总今天来公司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哦,季总今天一早在办公室,后来和宁队长出去了。挺匆忙的。不知道是什么急事。”对于叶流萤。罗婷还是有几分好感的,所以,她尽可能的透露多点信息给他。

    叶流萤叹了口气。幽幽地说了句。“好吧。要是他回公司就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叶小姐。”罗婷欲言又止,想到今天在公司里传遍了有关叶流萤的新闻。她想劝慰他几句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八卦新闻。娱乐圈里几乎每天都有。

    有真实的,有假的,有被陷害的.....

    但是。罗婷想告诉叶流萤,她相信她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至少那些照片都是闭着眼睛,没有一丝不雅的动作,也没有人在现场什么的。

    喝醉酒了,不都是这个样?

    “谢谢你,罗特助。”叶流萤挂断了电话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季以宸,他现在在哪里?

    早不出去晚不出去,偏偏这时候出去了,连个电话也不接。

    幽暗的老房子里,季以宸坐在马长龙面前,耐心地听他讲完了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最后,在季以宸的示意下,马长龙拿起紫毛的手机,拨通了徐曼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免提下,徐曼骄横的声音在屋内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徐大小姐,我是马长龙呀。”

    “马长龙?”徐曼沉吟半晌,低声说道,“马长龙是谁,你是不是打错电话?”声音里明显透着一丝警戒。

    “徐大小姐,你要玩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徐曼冷笑了声,“真是好笑,你一个小混混,我堂堂徐家大小姐,怎么会和你有交集,你怕是敲诈上瘾了?居然想打我的主意了。你知不知道,像你这种活在世上,这命连只蚂蚁都值不了,有人想捏死你,就捏死你。”

    声音狂妄,带着一如既往的傲娇。

    因为愤怒,马长龙脸色的疤痕扭曲了几分,对着手机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徐曼,你要做的这么绝么?”

    徐曼冷笑,“什么绝不绝的,本小姐不认识你,干嘛要让你敲诈?有本事去抢银行呀。”

    马长龙气噎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徐曼冷哼了一声,声音上扬了些许,“马长龙,我劝你,哪里来的回哪里去,不要在阳城这种大城市里混了,对于你这种社会底层的人来说,真的没什么好混的,好了,不说了,我要挂电话了。真是影响本小姐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马长龙怒极反笑,狞笑了一声,眼底隐过一丝戾气,“徐大小姐,不要急着挂电话,我接下来说的话,你可能感兴趣。做我们这一行的,有一个惯例,为了自保,每一次和雇主交易,都会留下通话记录。徐曼,你想不想听?”

    话至尾声,马长龙声音上扬了些许,对于徐曼,他早就受够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看在她后台的份上,一直隐忍不发,真以为一次两三万,就可以让他干任何事?

    手机那头声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似乎在判断马长龙话里的真和假。

    半晌,传来徐曼冷冽的声音,“马长龙,你说,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看来,徐曼还是选择相信了,毕竟在这种事情上,来不得半点马虎。

    “徐曼,我一连给你干了两票,虽然没有得逞,在法律上也算是强奸未遂,被条子逮住,可是要坐牢的。现在我要跑路,需要钱。”马长龙丝毫不顾忌徐曼的态度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确实,每次徐曼都只是给了他两三万块钱,怎么花?

    就算没有功劳,至少也有苦劳吧。

    何况是冒着坐牢的风险。

    徐曼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马长龙,给你敬酒你不喝偏偏要喝罚酒,是吗?”

    马长龙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,淡淡一笑,“徐大小姐,你天天大鱼大肉的,有没有想过兄弟们跟着你混,可是半点肉沫子都没见着呀。”

    徐曼气急败坏,连声说道,“马长龙,什么叫做跟着我混,我只不过是要你做了两件事而已。”说罢,徐曼意识到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半晌,徐曼口气软了下来,“你说,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五十万。”马长龙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五十万?”徐曼尖叫,“马长龙,你干嘛不去抢银行?”

    “徐曼,你叫我犯得事可是强奸,就算强奸未遂,进了班房,至少也要三年以下的徒刑。好,你说我们兄弟几个三年时间不值五十万,至少徐大小姐,你的三年时间值五十万吧。”

    马长龙一会儿叫着徐曼,一会儿唤着徐大小姐,完全没有将徐曼放在眼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徐曼气噎,“马长龙,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徐大小姐,我要现金,你看着办吧。两个小时后,我便在天门寺车场等你,不要告诉任何人。否则,我会自首,连着你这个幕后大老板一并招供出来。记得,临走前,我想你用那台红色的兰博基尼送送我。前天,才摸了下,就被你瞪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徐曼气得只差没口吐白沫了,“马长龙,你当我是开银行的,每天都提着那么多的现金。”

    马长龙冷笑了声,“徐大小姐,这个相信你有办法的。”说罢,在季以宸的示意下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宁仲硕给了马长龙一锤子,笑道,“小子,真没看出来,没让你去拍戏,真是可惜了你。”

    紫毛和金毛坐在那里,早已是尿了一裤子。

    请问,老大这样的做法,是不是想把大家往死路上逼?

    得罪了徐曼那边的人,以后还要不要在阳城混了,就算季以宸愿意护着他们,但能过护着他们一辈子么?

    只是老大不这样做,他们是否会命丧当场,金毛和紫毛真的不知道,只知道无论是季以宸,还是徐曼,还是徐曼背后的人,都不是他们能惹的。

    他们,真的是摊上大事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站在马长龙身前,神情一如往日的清冷,浑身冒着寒气。

    直到马长龙挂断电话,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才缓了不少,望向神情颓废的马长龙,冷冷说道,“马长龙,这件事结束之后,或者我给你一笔钱,你离开这里。或者你们去万娱集团片场做群演吧。”

    马长龙原本低垂着头,将手机递给了宁仲硕,眼底满是灰败一片。

    这一次,说什么,他都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蓦然听到季以宸这么一说,脸色即刻眉飞色舞了起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在阳城的名声向来极好,说一不二,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垂青,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。

    紫毛和金毛更是两眼发光,望着马长龙头直点,只要是跟了季以宸,以后不但是有钱挣,而且在片场里,天天看美女,这不是神仙日子,是什么?

    马长龙望着季以宸,声音颤道,“季总,您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身后,宁仲硕扬起手掌又想抽过来,半空中,悻悻地放了下来,以后,可能是同事了。

    还是不要打了吧。

    狠狠说道,“马长龙,你什么时候听说过,季总讲话不算数的时候?”

    马长龙望向怒目而视的宁仲硕,讪讪一笑,“那是,那是,我这不是太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依旧是一脸清冷的模样,冷声说道,“马长龙,你不要高兴的太早。”

    马长龙瞪圆了眼,望向面前的季以宸,嘴角啜啜蠕蠕,“季总,您刚才不是说了?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?”

    身后,金毛和紫毛更是急得额角流汗,眼巴巴地瞅着季以宸,嘴里咕哝这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你属于青帮的人,你就这么走了,青帮会放过你?”

    马长龙背脊处冷汗涔涔,仰头轻声问道,“季总,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自从给徐曼拨了电话过去,马长龙心底便明白了,现在,她只有季以宸可以依靠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冷冷说道,“马长龙,等会与徐曼见面,具体该怎么做,我都告诉你了。至于你要是怎么做,做到什么程度是你自己的事,不过,我会视你的态度来对待你。明白吗?”

    马长龙头如鸡琢米,连连点头,“明白,明白,我一定会好好帮季总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站起身,看了下手腕处,轻声说道,“好,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迈着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宁仲硕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老房子里的另外几个小混混,连忙将马长龙、金毛和紫毛手上的绑带松了,将金毛和紫毛嘴里的臭袜子拔了。

    金毛和紫毛扶着墙角处,连连作呕,嘴里骂骂咧咧,“妈的,这是谁的臭袜子,都快把人给熏死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