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9章 马长龙,你真是好胆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自从季以宸发了话之后,金毛和紫毛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了,瞬间。人也高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看守自己的几个人,不再那么拘谨了。

    嘴里打着哈哈,和他们称兄道弟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。刚才你那一拳真是太重了,改天我切磋切磋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。你们平时跟着季总。是不是挺风光的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看守里,一个年轻男子给了金毛和紫毛一个白眼,冷冷说道。“老子生平最恨和强|奸犯打交道了。你以为,去片场当个群演,就是跟着季总混了。美的你。”

    紫毛和金毛脸顿时红了一大片。悻悻地收回了刚想伸出去的手,讪讪一笑,“兄弟。我们这不是被逼的?而且有的时候不就是一念之差的事?”

    紫毛和金毛心里头直懊恼。后悔得直想去撞墙。

    话说。这种龌蹉的事情,他们也不想干。平时也特别鄙视这些人,只怪徐曼后台太硬了。不干命就没了。

    说罢,瞧了瞧旁侧的马长龙,只见他低着头。脑袋快到裤裆里去了。

    在监狱里,通常那些犯了这种事的犯人,谁不会被打个半死。

    所以说,做了这样的事情,真的是人神共愤。

    马长龙、紫毛和金毛背脊处冷汗涔涔,暗自庆幸季以宸及时赶了过来,如若不然,他们恐怕连具全尸都没有了?

    好吧,暂时,先不想那么多,帮季以宸做了这件事再说。

    天门寺前,大众车早已停在不起眼处。

    车窗上贴了反光薄膜,里面看外面,一览无遗。外面看里面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季以宸坐在后座,眼神定定地望着面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折腾了这么久,已到了下午,天门寺前停车场里,没有多少人,稀稀拉拉的停着几辆小车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跑车驶入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车窗缓缓摇了下来,徐曼戴着宽边墨镜,神情凝重,四下打量着停车场,见没什么动静,又将车窗缓缓摇上了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一辆黑色大众车缓缓驶入停车场。

    徐曼认识这辆车,是马长龙本人的。

    黑色大众车停在了兰博基尼跑车旁,马长龙戴着墨镜,拉开车门,下了车,大刺刺地往徐曼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曼缓缓摇下车窗,摘下脸上的墨镜,眼神里透着一丝狠戾,冲着马长龙恶狠狠地说道,“马长龙,你真是好胆量,事情没办成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问本小姐要钱?你知不知道这是犯忌的事?亏你还是江湖中人?”

    马长龙摘下墨镜,露出了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庞,冷声说道,“徐大小姐,到底是谁不讲道义在前?

    马长龙向前逼近了一步,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徐大小姐,如果你不将这些爆给娱乐周刊,会有这样的事情吗?你没想着给对方一条活路,总得想着给我一条活路呀。”

    徐曼望向马长龙显出了几分狰狞的面庞,冷声说道,“马长龙,我今天敢过来会你,就掂量着你不敢把我怎么样?你要想清楚,你身后的事,千万别惹火了我。”

    马长龙低垂着头向车窗前凑了过去,脸上多了一丝兴味,“徐大小姐,我倒是很想见见你身后的那位神秘人士,我想当面问问他,究竟想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曼眉眼间多了几丝不耐烦,从副驾驶上拎了个黑色手提袋递给了马长龙,冷声说道,“马长龙,你不是求财吗?赶紧拿着这些钱,有多远滚多远,下次别让本小姐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马长龙嘴角微勾,笑道,“不愧是徐家大小姐,废话不用讲,上来直接给钱。好了,谢谢徐大小姐,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,记得照顾小弟。”

    徐曼冷哼了声,心底暗道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,还好意思说这个。

    真是一分钟也不想和这些无赖打交道。

    徐曼发动车子,正想摇上车窗离去。

    突然间,马长龙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徐小姐,别急着走嘛,还有位大哥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徐曼愕然回眸,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大步走了过来,硕长挺拔的身材,黑色笔挺的限量版衬衫,衬的整个人愈发俊朗。

    只是眉宇间的阴戾之色跃然纸上,浑身冒着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切迹象表明,这个男人,很帅,很酷,很有型,但是很危险。

    徐曼瞪圆了眼,声音颤道,“季以宸?怎么-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是我?徐大小姐的声音很好听,要不要再听一次。”季以宸言语里带着一丝调侃,声音却冷冽,望着惊恐万分的徐曼,眼底生了寒气。

    徐曼身体僵住,舌头打转,“季以宸,别-别以为你了不起,就在这里吓唬我。我告诉你,我好歹也是阳城的上流人士,我要是出了点什么状况,看你怎么脱得了干系?”

    身后,马长龙望向驾驶室里的徐曼,眼底流露出一丝不屑,这个大小姐,他早就伺候够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冷睨了一眼徐曼,冷冷说道,“徐大小姐,你对自己还真是高估了不止一点点呀。你以为,这个世界上谁都要围着你转?”说罢,转身,示意一旁的宁仲硕行动。

    转瞬,有几个彪形大汉上前来,逼视着徐曼坐上了兰博基尼副驾驶,给她拍了不同角度的照片。

    季以宸站在车外,冷冷地看着马长龙带人做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拳头不自觉地捏紧了,叶流萤是他的女人,陷害她,不就是陷害他?

    徐曼,真的是不想活了么。

    下午的天门寺停车场,人烟稀少,徐曼被马长龙带着的混混阻在副驾驶室里,虽然心底极不情愿,看着面前一张狰狞的面孔,不得不配合着他们。

    徐曼心底清楚,这一次,如果不配合季以宸将图片拍出来,结果会是什么?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要不要了她的命,季以宸有一千种方法,让她生不如死,他却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在季以宸的示意下,宁仲硕将这些富有挑逗性和暧昧的照片,发给了娱乐圈最大的报社-娱乐周刊,要求他们尽快将这些照片发出来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新闻链接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点击,打开一看。

    一条显眼的新闻标题出来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大尺度照片大揭密。

    大致内容便是徐曼现身说法,告诉广大粉丝们,这件事情纯属乌龙,照片就是在她车里拍的,她只是和叶流萤开了个小小的玩笑。

    虽说新闻上说的是玩笑,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哪里是玩笑?

    仔细推敲叶流萤所有的照片,无一例外的都是紧闭双眼,完全是昏迷不醒,遭人陷害。

    新闻发布不到十分钟,网民们已经成一边倒之势,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“一看就知道叶流萤是被陷害的.....”

    “徐曼那个绿茶婊居然敢陷害叶流萤,哪天遇到她,我非撕了她不可......”

    “听到徐曼那个心机婊,一直缠着楚天王不放,有没有这么回事呀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季以宸面色凌然,眼底隐过一丝笑意,将手机放入兜里。

    抬头时,已经换上一副冷若冰霜的冷清,望着徐曼,一字一句地说道,“这次的事情就饶了你,以后要是再出现这种事情,我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后果你明白。”

    强大的气势直逼而来。

    徐曼面如纸色,头如鸡啄米,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嚣张跋扈,忙不迭地说道,“季总,你放心,以后一定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徐曼毕竟是个聪明人,知道现在再僵持下去,对她一点好吃都没有,唯一的办法就是先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说了,这次就饶过你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双手悠闲地放在裤兜里,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颜在晚霞的映衬下,愈发英气逼人,如果自动忽略眼底那抹狠戾,一定是个温暖无比的男子。

    只是,就算有温柔如水的一面,又怎会在徐曼面前表现出来?

    南街别墅里。

    叶流萤蜷缩在沙发里,眼神涣散,神情颓废,没有一点精神。

    回国后,她一直很努力的拍戏,很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,为的就是能与楚东并肩而行,没想到,努力这么久的事情,就被徐曼一朝破坏了。

    网络上,那些键盘侠的留言,刀刀割入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“哇,又一个公共厕所诞生了....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,娱乐圈哪有那么好混,这招片真是深得我心哪,每一张都是那么销魂.....”

    “一个十八线演员,想混出头,真是不容易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拿肉换回来的荣誉呀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叶流萤泪如雨下,想到了徐曼说的话,她必须得离开,否则这事儿就没完。

    “她真的一定要离开吗?”

    叶流萤蜷缩在沙发上,不断的问自己。

    叶家的产业怎么办?

    父母之死谜团怎么办?

    楚东怎么办?

    叶流萤抓着头发,傻傻地望着面前的手机,陷入了迷茫。

    季以宸究竟给她请了几天假?

    现在风头正劲,在家里躲几天,那几天后呢?

    茶几上,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拿起手机一看,又是久雅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久雅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声音有气无力,就算从久雅这里听到一些八卦消息怎么样,没有季以宸的帮忙,她根本解决不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