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1章 季以宸,你去哪里了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正神游天外,茶几上,电话终于响了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一看。季以宸?

    叶流萤眼底一亮,摁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接打了一天的电话,除了楚东的电话。只有这个电话最想听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你上哪儿去了?怎么一整天都没听电话?”

    叶流萤的声音里似乎透着一丝怨气。话说。一整天了,连个电话也不回,不是叫她担心么?

    当然。更主要的是,她想知道的答案全在季以宸身上。

    半晌,手机那头传来季以宸低沉的声音。“叶流萤。你说完了没有?”带着磁性的声音里,多了些许倦意。

    霸道的,嚣张的。冷冽的。阴戾的......

    何曾听过季以宸这样的声音?

    叶流萤声音低沉了些许。“季以宸,你去哪里了?你知不知道......”话到尾声。叶流萤生生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丝莫名地情绪涌上了心头,她什么时候开始向季以宸诉苦了?撒娇了?

    汗!

    巨汗!

    这说明。在某种程度上,她对季以宸有了一丝依赖思想?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她所有的心思不是在楚东身上么?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她和季以宸现在是合作关系。有这样的举动纯属正常。

    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

    手机那头,季以宸微微一笑,心情似是极好,“叶流萤,我中午都没有吃饭,这会儿饿坏了,你去做饭,四十分钟后,我回家吃饭。记得,我要吃韭菜炒鸡蛋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瞪圆了眼,“季以宸,你.....”话未说完,季以宸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叶流萤忙不迭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,连跑带跳进入了厨房。

    气归气,但是季以宸,她现在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要知道,季以宸现在不但是她的衣食父母,而且叶家和父母死于非命的事情,也寄托在他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天门寺前停车场。

    季以宸站在红色兰博基尼旁,硕长挺拔的身子悄然而立,手执手机轻声耳语,一扫刚才的冷冽气息,眼底隐过一丝甜蜜。

    旁边,宁仲硕目瞪口呆,这是他每天都要见面的季总?电话那头是谁,居然怎让这千年冰山融化了。

    了不起,真的是了不起。

    徐曼坐在红色兰博基尼车里,表情惊悚,不到两个小时里,她经历了太多让她意外的事。如同现在,季以宸的表情彻底颠覆了她的三观。

    在与季以宸为数不多的见面里,徐曼从未见过季以宸如此暖意的一面。

    就算与梁雨琪在一起,季以宸态度通常是冷冷地,神情极为倨傲。

    碰上万娱集团重要活动,季以宸还是那副千年不变的僵尸脸,如果不是本人过于英俊迷人,气场过于强大,怎么压得住场面?

    曾以为,季以宸是不是那根神经线路有问题,才长得一副面瘫脸。

    要是,早知道季以宸居然有如此暖意的一面,说不定,她喜欢上的就不是楚东了。

    天,这一刻,徐曼居然犯花痴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。

    很快,徐曼意识到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季以宸放下电话,冷冷地斜睨了她一眼,眼底的戾气,周身的寒气,直接将徐曼从云端打回了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颤抖,刚才是幻觉,对,绝对是幻觉。

    直到季以宸硕长挺拔的身影消失于视野里,徐曼才恍了过来,背脊处早已是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徐曼白皙如玉的手指颤抖着扶住了方向旁,坐在驾驶室里,好一会儿,才恍了过来。

    海滩上,落日余晖里,成片成片的帐篷,远远望去,像是一个个蒙古包。

    人群慢慢的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最远处,几座孤零零的帐篷里坐着一个落寞的身影,面前摆满了未曾动过的海鲜,只有几个空酒瓶,显示着他已经坐了很久。

    楚东微微抬头,望向远处虚无的天空,心底的痛意一点一滴的从四肢百骸蔓延上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的话如同一针强心剂注入他的心底,是的,叶流萤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,他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这几年了,强忍住没有去打扰她,但是有关她的消息,他总会上心很多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些年,她吃了不少苦,生活的磨难仍旧没有击垮她。

    但是,他害怕。

    害怕当年的场景,再次出现在叶流萤身上。

    、楚东收回了视线拿出手机,修长如玉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点。

    刚才叶流萤的声音里,似乎透着一丝着急,楚东心底浮起一丝疑惑,难道刚才叶流萤是为了什么事才找他?

    打开新闻AAP,点开娱乐新闻,一条条的新闻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东的脸色由阴转晴,由晴转阴,不知道变化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眼底隐过一丝不常见的寒气,这个徐曼,真要把人往死里逼?

    至于徐曼为何站出来澄清事实,楚东一眼就看出是季以宸的杰作。

    只有他,才知道整件事情的始末,这么快找到徐曼。

    只有他,才有这种手腕,能够逼迫徐曼当场澄清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,思虑这么周全,这些照片不但车里的内饰一样,连窗户外的风景也一样。

    徐曼的那些照片,虽然表情极为丰富,但是仔细看,还是能发现些端倪,每张照片上的笑容都有点僵硬。

    32

    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,叶流萤身边有了季以宸。

    楚东想到季以宸,心底莫名地抽了下,季以宸什么时候成了他和叶流萤之间的羁绊。

    或许,季以宸才是叶流萤的良人,只有他才能保护叶流萤。

    南街别墅里。

    叶流萤在厨房里,哼着小曲,择着菜,心情美美的。

    今天虽说脑子吓懵了,总算是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白皙如玉的手指灵巧的翻动着,水龙头下的水流声像是唱着一曲曲欢快的歌。

    叶流萤俏脸上满是愉悦的笑容,想象着季以宸吃饭猴急的模样,暗自盘算着,如果以后不在演艺圈里混了,是不是该找季以宸融资开见饭店才行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是傍住季以宸这棵大树,以后也不愁生意不好。

    心里想得美美的,手脚也轻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斜睨了眼墙上的挂钟,时间快到了。

    厨房玉石台面上,已经摆上了几个炒好的家常菜,色香味俱全,勾人食欲。

    由于赶时间,只炒了几道不费时的小菜。

    想到季以宸所说的,中午还没有吃饭,又炒了个下饭的菜。

    “咯噔”一声,别墅门响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脏莫名地跳动了一下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叶流萤不由得懊恼了起来,低下头,心底暗自给自己抽了几下,再次提醒自己,叶流萤,你要记得,你与季以宸之间只是合约关系,怎能有丁点非分之想?

    再抬头时,已经是笑脸盈盈。

    望向门口处帅得人神共愤的季以宸,嘴角微勾,笑道,“季以宸,你真是准时呀,是不是闻着香味,一路闯红灯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斜睨了眼正在庭院里停车的孙少平,“砰”地一声将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笑道,“是,我是被你炒菜的香味吸引过来的。特别是--,那道韭菜炒鸡蛋。”话至尾声,季以宸故意拉长了声音。

    其中意味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厨房里,叶流萤腾地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能说什么?

    遇上脸皮这么厚的人,真是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以前以为自己反应比较快的了,但是现在遇上季以宸,所有一切都成了过往。原来那个思维敏捷的学霸去哪儿了?

    半晌,望着帅气的容颜里,难掩一丝疲惫的季以宸,支支吾吾说道,“季以宸,这饭菜还得要一会儿,要不你先去洗个澡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深邃的眸子深深地望了眼叶流萤,顺手将手机放在了餐桌上,脸上露出一抹愉快的笑容,“好,我先上去了。”说罢,脚步轻快地走上楼去。

    家里有个女人的感觉,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女人得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等叶流萤将所有的饭菜端上桌的时候,季以宸穿着一身天蓝色的家居服,从玉石台阶上缓缓而下,英俊到极致的面孔,深邃的眸子此时蒙上了暖暖的笑意。

    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浅笑道,“这么快?是不是没熟?”

    叶流萤微微一怔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眸里掠过一丝惊艳,一个男人长成这样,真的不怕天怒人怨么?

    许久,叶流萤幽幽的说了句,“季以宸,你爱吃不吃。”说罢,径自坐了下来,拿起筷子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是玩笑,但是心底仍有一丝不适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叶流萤总是喜欢和季以宸拌嘴,那种感觉没由来地,平空而来的。

    就像是两个情侣之间,撒娇也好,使小性子也好。

    总之,吵完之后,觉得甜滋滋地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叶流萤都觉得这是一种反常的行为。

    季以宸甩了甩未曾干透的头发,轻启性感的薄唇,笑道,“叶流萤,什么时候我不能在你身边开口了?一说话你必定指责我。我不是一片好心么,就算是句调侃也没必要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深邃的眸子一动也不动地望着叶流萤,眼神里满是无辜。

    叶流萤撇了撇嘴,自认倒霉的给季以宸夹了一筷子菜,咕噜着说道,“好吧,我错了,可以吃饭了么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