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4章 季以宸,谢谢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天色已暗,叶流萤让秀婶和柳延庆先回去,她一个人留下来即可。

    夜色来临。医院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有几个病人家属在走廊上走来走去,病房里偶尔传出病房里一两句轻咳声,长长的走廊里。幽远清静。

    叶流萤双手撑着头,埋在双肩里微微耸动着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。外婆还在重症病房。没有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医生说了,明天安排见面。

    就在叶流萤伤心绝望之时,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指摁下接听键。里面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,“叶流萤,你去哪儿了?昨日居然一夜未归。手机也关了。你是不是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掏了掏耳朵,轻声说道,“季以宸。不好意思。我临时有点事回柳家村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声音低沉了些许。没有先前的嚣张气焰了。

    毕竟,叶流萤曾与她提起过柳家庄。知道她对这里的情感。

    心里头,随之缓了口气。昨晚绷紧了一天的心弦,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叶流萤怎么会不辞而别,绝对有什么重要的事吧。

    许久。季以宸低低地问了句,“叶流萤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?”声音低沉透着一丝磁性。

    叶流萤手执电话忍不住哽咽,许久,才微微地平复了情绪,低声说道,“嗯,我要在这边停留几天,我外婆情况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心底莫名地一抽,狠狠地说道,“叶流萤,你怎么不和我说这个情况?说不定,我可以给你找最好的医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蓄积已久的眼泪终于无声地流了出来,“季以宸,没用的,我外婆年岁大了,医生说风险高。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沉默了许久,低声说道,“把你的卡号发给我,我叫罗婷给你转点钱过去,一个人出门在外,没有钱怎么行?”

    叶流萤泪水如断线的珠子般坠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打动人心的,虽然自己一直恨他恨得牙咬咬,但是,每次关键时候都是他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这样的季以宸叫她说什么好?

    “季以宸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除了说出这句话,叶流萤已经泪流满面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傻丫头,别忘了,我们之间是合作关系。怎会见死不救?这几天,你在那边要注意身体,我们随时保持联系。”季以宸声音里隐过一丝心疼。

    季以宸不厌其烦的说着,叶流萤不厌其烦的听着。

    不时地“嗯”上几句。

    万娱集团大厦顶楼办公室,罗婷站在门口处,望着办公桌前坐着的季以宸,时而蹙眉,时而嘴角一抹迷人的弧度,心底暗自嘀咕着。

    这是她认识已久的季以宸?

    从早上上班开始,季以宸就安排她做这做那,恨不得将所有的事情今天都做完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是会也开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一直冷若冰霜的,任谁见着,心里头直嘀咕,季总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明明前几日,心情大好了,不管见到谁,还会开口笑笑了。难道,这几日又是谁得罪了他?

    直到刚才季以宸还没有下班的意思,在办公室里一根雪茄接着一根雪茄抽着,罗婷杵在办公室里,佯作忙这忙那,也不好意思下班。

    好几次想开口相劝,却发现不知道说点什么?

    潜意识里,罗婷明白,这一定是和叶流萤有关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季以宸向着罗婷微微一笑,递给了罗婷一张字条,轻声说道,“罗助理,给这个户头转一百万过去,另外,给我订一张前往G市机票,越快越好。到了当地,给我准备一辆车,以便我方便行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季以宸仍旧保持着几分冷冽,但是神情里的那份漠然已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期待和欣喜。

    罗婷手拿着一大叠资料,差点掉入地上。

    瞪圆了眼,张大了嘴,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嘴里不由得重复道,“季-季总,您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,罗婷宁愿相信是她的脑子出现了问题,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。

    季以宸冷冷地瞥了眼罗婷,声音冷冽了几分,“罗助理,什么时候,我说话需要重复几遍了?”眼睛巴望着手中的纸条,神情里透着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罗婷忙将季以宸手中的字条拿了过来,眼角余光瞥了眼上面的字,叶流萤,三个大字赫然在目。

    真的是叶流萤?

    所以,季总才会这么高兴了。

    拿着这张字条,罗婷心底如同打翻了五味瓶,酸甜苦辣都有。

    季以宸高兴,她打心眼里高兴。但是,季以宸的情绪连着叶流萤的情绪,却让她有点莫名的失落。

    半晌,叶流萤低声说道,“季总,昨天安排好的旧城改造项目推进会和公司财务报告会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季总,刚才梁小姐打了电话过来,问您今天是否有时间?”

    季以宸头也不抬地说道,“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罗婷,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知道,再问下去,结果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季以宸眼风如刀,会生生割了她。

    转身,利落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季以宸坐在宽大的真皮椅上,脑补着见到叶流萤的那一瞬间,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。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叶流萤已经悄悄潜入了他的心底。

    昨日回到别墅时,空落落地。

    整夜都没有睡安稳,想着叶流萤的手机打不通,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,心底如同空无一人的别墅般,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辗转反侧间,季以宸终于熬到了天明。

    一打电话还是关机,心底隐约有了一丝不妙,叶流萤有什么理由不辞而别?没有。

    她千方百计地想靠近他,现在事情都没有结束,她怎么会就此离去?

    根据宁仲硕的情报,这两日楚东一直忙着出通告,没见到他有什么动静。所以说,叶流萤不可能和她在一起。

    季以宸又让宁仲硕仔细筛选了下和叶流萤有关的事和人,发现一切平静如常,叶流萤从未和他们有过联系。

    焦虑的一天好不容易熬了过去,直到刚才,季以宸才拨通了叶流萤的电话,本来想好的一肚子气话想直接扔给叶流萤,没想到在她说出第一个字后,季以宸所有的气话通通飞到爪哇国去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的无声哽咽让他的心莫名的揪了起来,忘了质问她为何一晚上不归,也不知道给他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正神游天外间,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。

    梁雨琪身着玫红色的连衣裙走了进来,身姿曼妙,婀娜多姿,一看便知道是精心装扮过。

    平常人见了,早已是鼻血直流。

    但是季以宸偏偏是阅女无数的钻石王老五,一眼便看出了梁雨琪的骚姿弄首,眼底流露出一抹不悦,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当即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冷冷地瞥了眼梁雨琪的身后。

    罗婷手执刚才的字条,已经到了梁雨琪的身后,一看季以宸的脸色,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季总根本不想见到梁雨琪,她又干了件愚蠢的事,没能及时拦住梁雨琪。

    但是,梁雨琪岂是她想拦便拦得住的?

    当下,未曾让梁雨琪开口,便急忙从梁雨琪身旁钻了过去,来到季以宸面前。

    将手中字条递了过去,低声说道,“季总,我已经联系好银行客户经理,明日一早就将钱打入账户里。另外,最快两小时后有一航班直飞G市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冷冷地哼了声,表示对罗婷的办事效率认可。

    梁雨琪杵在偌大的办公室里,如同空气般存在着,季以宸自始至终不曾看她一眼,罗婷耷拉着头,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空气里流淌着一丝诡异的气氛。季以宸站起身,高大硕长的身材带着凌冽的气息直逼而来。

    梁雨琪微微一怔,往前走了一大步,轻声说道,“以宸,今日季叔打电话来,说是琳琳过几日要上班了。为了这事,兰阿姨特地在家里做了你最爱吃的菜。要不,我们一起过去吧?”

    梁雨琪仰着头,目光定定地望着季以宸,眼里隐过一丝期望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,但是也不想放弃这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发布会结束后,梁雨琪便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她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当众让叶流萤出丑,这不是间接逼季以宸出手?季以宸何许人也?能让她苦苦相逼?

    经过这么多天的仔细思量,梁雨琪认为只要她耐得住性子,季以宸终究会是她的。

    一辈子这么长,谁没遇见几个喜欢的?

    更何况季以宸这么优秀的男人,怎么不会有几个喜欢的对象?

    只是这种喜欢能有多长久?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季以宸未曾说话,拿起桌上的手机,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以宸--”梁雨琪声音上扬了些许,带着一丝祈求。

    季以宸脚步顿住,回眸,冷冷地瞥了眼愣在当场的罗婷。

    罗婷心底咯噔一下,赶紧上前,扶住神态已快失常的梁雨琪,轻言安慰道,“梁小姐,季总临时有点紧急的事情需要出差,您要是有什么事,等他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作为女人,见梁雨琪这样傲娇的女人为了爱情居然低到了如此境地,心底有了一丝同情。

    不过,自己何尝不是?

    这么多年,一直默默地守在季以宸的身边,任凭再好的机会,再好的公司开出更优惠的条件,她从未动摇过。

    至少,梁雨琪的心意季以宸知道,而她的心意呢?

    梁雨琪并未领情,一把推开罗婷的手,紧了几步,跑上前去,挽住季以宸的胳膊,仰着头轻声说道,“以宸,上次发布会上的事,是我错了,我不该当众挑起事端,让万娱集团所有人难堪。都是我的错,一切只是我太爱你了。以宸,求求你,就原谅我这一次吧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