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5章 深夜医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季以宸目光冷冽,斜睨了眼挽住他胳膊的梁雨琪,冷冷说道。“梁雨琪,你的意思是?如果你喜欢上一个人,那么那个人必须喜欢上你。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梁雨琪微微一怔,她怎么也不曾料到季以宸会这样问她?

    在她的心底。她这么的优秀。她的家人是那么的优秀。季以宸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她?

    半晌,梁雨琪开了口,语气低沉。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霸道和趾高气昂。

    “以宸,我爱了你这么多年,你就没一点好脸色给我?”

    “梁雨琪。你漂亮。你家世好,我都承认。但是,请原谅。”季以宸语气低沉。冷冷扫过梁雨琪精心装扮过的妆容。视线落在她挽住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梁雨琪带着几分不舍。终是将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以宸,我们都别急。好吗?等你回来。等你回来,我们再说这事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不曾说话。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,弹了弹刚才梁雨琪碰过的地方,转身。姿势极其优雅的走了出去,留下一个大大的背影给梁雨琪。

    直到季以宸的身影消失于门外,梁雨琪才依依不舍地收回了目光,转瞬,目光冷冽了几分。

    偌大的办公室里,只有梁雨琪和罗婷,寂静如初。

    罗婷手脚没处放似的,胡乱地收拾着办公桌上的文件,她心底明白,梁雨琪是不会放过她的。

    许久,梁雨琪的目光从落地窗外收了回来,冷冷地瞄了眼罗婷,低声询问道,“罗婷,这是什么意思?以宸明明这几天没有安排,怎么一会就有事了?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罗婷收拾资料的手微微顿了顿,半晌回道,“梁小姐,我只是季总的秘书,并不代表老板所有的事情都会告诉我们。而且.....”

    罗婷微微停顿了会,轻声说道,“梁小姐,我觉得以后有什么事还是麻烦您直接去问季总,您看,我整天事儿多,要是忘记了什么事,您会生气。要是事无巨细的告诉您,万一要是泄露了什么商业机密,我也是吃不了得兜着走了。”

    梁雨琪怒目圆瞪,“你......”甩袖出了办公室门。

    罗婷长吁了口气,看来,梁雨琪只有在季以宸面前才会卑躬屈膝,一扫往日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县医院里。

    叶流萤耷拉着头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,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意识慢慢的模糊起来,才不经意的抬头望向周围,医院里早已安静如初。

    走廊上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叶流萤拿起手机一看,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。

    至少,外婆的医药费已经交了。

    明天一早,就等着医生给她动手术了。

    现在,她得找个地方住下,以免明天没精神。

    外婆年岁大了,恢复起来困难,所以说等外婆出院,服侍她还是个长期工程,她不能让自己的身子垮掉。

    叶流萤站起身,脑袋一阵眩晕,脚也点发麻了。

    倚着墙站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地恢复了些许。

    走廊尽头处,似有人影一闪而过,很快隐入旁侧的厕所里。

    叶流萤未曾放在心上,直接向着电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医院是公共场所,大半夜的有人在晃悠,有什么可奇怪的?

    出了医院大门,叶流萤漫无目的地向左边走去。

    内地的小县城相比阳城来说,冷清了不少,才十点多,街上人烟稀少了不少。

    口袋里只有两百多块钱了,遇见装修稍微豪华的酒店,叶流萤根本不敢进去,一晚得一百多,加上预付的押金,她身上的钱根本不够。

    一路上走了十多分钟,店铺差不多都已经关门了,除了两旁的路灯,路边的副食店里亮着盏灯,光线暗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边远县城,晚上温度低了不少。

    凉意袭来,叶流萤微微拢了拢衣领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以往的她,怎么需要做这些事?

    和楚东在一起的时候,什么事情都是他做了。

    最喜欢说的口头禅便是,一定得把老婆养娇贵些,脾气大任谁也受不了,老老实实地跟着他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低叹了声,都这么多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怎么就适应不了一个人的生活?每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便会莫名的想到楚东,想到他的深情与体贴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又怎么样了?

    暗自摇了摇头,叶流萤走向旁侧的小旅馆,不管怎样,先凑合一晚再说。

    旅馆不大,入口只有一个门面,旁边是一条小巷子,夜色里,幽暗且阴森。

    莫名地,叶流萤感到害怕,幽深的巷子像是一头张大了嘴的老虎,可以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旅馆里面,灯火通明,透过玻璃门,隐约可见里面有一个身影正站在柜台里,低着头,无聊的摆着头看手机。

    大半夜里,能够见到人,叶流萤心底便安稳了不少,快了几步向着旅馆而去。

    还没走到门口处,突然从小巷子里窜出两条身影,叶流萤来不及呼喊,两人像是训练有素般,一个将她拖走,一个及时堵在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背上挨了一拳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旅馆前台的小姑娘闻异声,出来看了一下,见没什么动静,转身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叶流萤悠悠地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废弃的房子里,身上绑着布条。

    外面,有接听电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豹哥,我办事,你放心。只要兄弟们有吃有喝的,这事儿,您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听不清楚,只听见这人用低头哈腰的口吻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好,好,好,豹哥,您放心-----”

    直到放下电话,这人才长吁了一口气。听得出来,他对电话里的人还是比较敬畏的。

    叶流萤身子坐在地板上,背靠着墙,脑袋开裂般地疼痛,肩膀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妈的,这些人下手也太狠了。

    屋外,声音再次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等会我要出去一趟,你们都给老子长点心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诶,老大,你是不是要上哪去泻火,要是有合适的,给小弟介绍个。”

    一个重重地响栗敲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倒吸了口凉气,揉了揉头,声音低沉了些许,“老大,我不就是和您开个玩笑嘛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守着里面的姑娘,好处大大的。这活结束后,什么姑娘都有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接连几声附和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屋里传来一声欢呼雀跃声,看来,这群混混的老大平时没少虐待他们。

    很快,房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几个头发染着各种颜色的小混混走了进来,神情里带着一丝邪痞,望着叶流萤,眼珠子滴溜溜转,眼神像是X光,想将叶流萤里里外外看个够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直发毛,知道自己进了贼窝,而且,这些人背后有一个更大的贼。

    轻咳了两声,强自镇定下来,望着面前的小混混们,高声说道,“本小姐饿了,有什么好吃的,尽管拿来。要是我饿坏了身子,就你们这些人还不知道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为首的男子狞笑了几声,“姑娘,想不到你的胆子还挺大,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买卖的?”

    叶流萤给了男子一个白眼,低头望向身上捆绑自己的布条,笑道,“这是明摆着的事?兄弟几个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人。说吧,绑我过来干什么,如果是为了钱,我和你们说,我的未婚夫是阳城万娱集团的CEO季以宸多的花不掉,你们只要他开口,什么百万千万都只是个零头。”

    顾不上谩骂面前的几个猪头,叶流萤将季以宸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刚才那人电话里所说的,绑她过来绝对不是单纯的想讹钱这么简单,所以,叶流萤故意提到了季以宸的名字。

    如果她估计没错,这些人和阳城的事情有关,至于是什么事?他暂时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果然,几个混混面面相觑,似乎被她唬住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冷哼了声,“没听到刚才你老大出去时说过的话?只有做好了这一票,好吃好喝的才会有。言外之意是什么?首先得伺候好我,要是我饿着,冻着.....,身子哪里出了点问题,别说你们吃的喝的没了,就是这条小命也难保了。”

    最前面的大个子挠了挠头,疑道,“季以宸,不是说他的未婚妻不是那个什么大明星?怎么会是这个名不经传的小明星?”

    “对呀,万娱集团的季以宸是什么人,那是我的偶像呀。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他。你们知道吗?季以宸原来是白手起家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矮个子连声啧啧,“万娱集团这么大的公司,他白手起家搞的?这小姑娘居然会是他的未婚妻,那就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个子突然间冷笑了声,面目狰狞地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,听你们这么一说,我就怀疑面前小姑娘的动机了,居然敢玷污我们心目中的偶像-季以宸,究竟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叶流萤倒吸了一口凉气,我勒个去。

    本想着沾点季以宸的光,没想到反受其害。

    也是,在常人眼里,季以宸浑身包裹着光环,如同天空中最耀眼的星星。而她叶流萤,算什么,别说是季以宸的未婚妻,就是想认识他也难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