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7章 制服歹徒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其中惨况,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叶流萤杵在门口,心底碎碎念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是说要上厕所?干嘛又不走了?”矮个子忍不住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--我--。我怕。”叶流萤啜啜嚅嚅,“我怕那些狗嘛,你说要是扑上来。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诶呀,女人真是麻烦。”矮个子忍不住嘀咕了句。“走吧。狼狗拴在铁门上,隔你这么远,你怕她干什么。除非你想逃跑?”

    叶流萤脚底一软,差点倒了下去,幸亏矮个子在一旁搀扶了一把。才没有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。你小心点,院子里都是些土疙瘩,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叶流萤顿了顿。轻声问道。“这位兄弟。你们来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矮个子眼底顿时生了警惕之心,面色沉了下来。向着叶流萤冷哼了声,“有些事情。你还是不要打听了,没见到我今天的惨况?”说罢,不由分说的拉着叶流萤直往厕所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早点拉完。早点进去。等会,他们要是醒了,听见你问东问西,可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低叹了声,诶,这个矮个子确实有点良知,只不过是只小虾米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叶流萤斜睨了眼停在庭院里的黑色别克凯越,进了旁边的茅厕里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黑色凯越便载着三人离去了,一溜烟地消失于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矮个子照大个子的吩咐将铁门锁上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倚在黑色宾利旁,笑意浓浓地望着忙着关门的矮个子和另外一个小混混,伸手递了过去两支雪茄,笑道,“兄弟,累着了,抽支雪茄吧。”

    矮个子正在摆弄铁门上的锁,一起的小混混忙不迭地跑了过来,接住季以宸递过来的雪茄。

    这可是个好东西呀。

    来不及点燃,“闷哼”一声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季以宸长腿一迈,向着矮个子走去,高大硕长的身子直面而来,冷冽的气息逼得矮个子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矮个子失声一喊,“不要呀。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处的叶流萤同时喊道,“不要呀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矮个子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季以宸直接拽起面容憔悴的叶流萤往车上走去。

    叶流萤嘴里直嚷嚷,“那个,那个矮个子救了我,先前我给你的暗号他没有拆穿我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快速地回道,“没有拆穿你,并不代表他听懂了。再且,这也是对他最好的方式。”说罢,直接将叶流萤扔进了副驾驶室。

    转身,季以宸手脚麻利地将矮个子拖出大门,回到车里拿出余下的卤菜扔入院子里,并将狼狗解了下来,继续拴在铁门上。

    一切完好如初,只有叶流萤不见了。

    黑色宾利车里,季以宸面色凝重,顾不上和叶流萤说话,直接拿起手机给罗婷打了一个电话,“罗助理,马上给我换辆车,加派几个保镖,越快越好。那份委托书可以毁了。刚才我转了一百万出去,通知银行不要给前来取款的人,拖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临了,又交待了句,“这几个人是歹徒,报警抓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至于,城郊民宅里的那两个人,瞿秋寒应该会处理吧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,罗婷长吁了口气,连声应道,“好的,季总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全身瘫软在副驾驶室里,望着季以宸忙碌不已的身影,侧身,极为真挚的说了句,“季以宸,这次真的谢谢你,没想到你居然一个人就过来了。就不怕他们对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季以宸闻声,不曾说话。

    许久,冷冷地说了句,“叶流萤,你还欠我那么多钱,我怎么舍得让你死?”

    “呵”,叶流萤轻笑了声,果然是要钱不要命的家伙。

    好了一会儿,叶流萤淡淡地说了句,“季以宸,其实你说话不要这么冷,你这人还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楚东隔在两人之间,季以宸一次次地救她,以身相许应该没有问题了吧。

    季以宸微微一怔,半晌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叶流萤,你是不是爱上我了?”

    叶流萤呲笑了一声,“季以宸,我知道你优秀,但可惜,你不是我的菜。”

    不是你的菜?

    季以宸心底暗笑了声,我就要看看谁才是你的菜?

    莫名的,想到了楚东,眼底暮色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好一阵,季以宸淡淡地说了句,“先别想那么多了,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低低地咕噜了句,“不知道是谁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诶,她真想问问,她那个完美的暗号是谁破了的。

    一路上有惊无险,直接到达了酒店。

    酒店门口,小宇站在那里,面色肃然。

    见黑色宾利停在门口,赶紧迎上前来,拉开车门,“季总,按您的吩咐,委托书已经送到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扬,轻声说道,“已经不需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?”小宇丈二摸不着头脑,心底疑道,这不刚送过去?怎么就不需要了?

    只要季以宸根本没有给他机会问,直接拉着叶流萤的手进了酒店,轻声问道,“叶流萤,你现在扛得住吗?”言下之意,要是扛不住,他可要抱她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一急,连忙向后退去,这是什么地方?如果让季以宸抱进去,那不是让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况且,她刚才在车子上休息了会,这会儿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转瞬,叶流萤低声说道,“季以宸,那个,那个,我想和你商量个事。要不你先回阳城吧,我还要留下来照顾外婆。就是今天,她要动手术,还在医院躺着等我赶去签字,不然手术动不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揽住叶流萤腰间的力道重了几分,“叶流萤,你以为你现在赶过去,就能签字动手术?”

    叶流萤仰头,疑道,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望着一脸无措的叶流萤,笑道,“我能做什么?只是以他孙女婿的名义代签了字。”在酒店等待瞿秋寒消息时,刚好了解到叶流萤奶奶住院要动手术的事,便过去将字给签了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叶流萤无语。

    季以宸表情极其无辜,低低地说了句,“叶流萤,你不知道说声谢谢也就算了,居然还说我?你知不知道外婆当时有多凶险?不签字怎么行?”

    叶流萤瞪圆了眼,不可思议地望向面前的季以宸,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表示,彻底服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人前只知道高冷装逼的季以宸,居然也有这么无赖的一面,一口一个外婆,什么时候她外婆成了他的外婆?

    季以宸返过头去,对着门口处同样目瞪口呆的小宇说道,“小宇,我要在南县待几天,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季总。”小宇连声应道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主顾?基本上闲着,工资却照样领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走吧,你这样子,外婆醒来瞧见你,还以为你怎么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低头瞄了眼自己,从昨晚被掳走后,衣服已经脏的不行了,配上同样脏兮兮的脸庞,估计这会儿别人见着,以为她是从难民营里逃出来的。

    叶流萤再一次被季以宸拉进了酒店房间,椅子上摆了条裙子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一脸孬比的叶流萤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你赶紧去洗漱下吧。这条裙子是我走之前叫前台服务员送进来的。你先将就着穿,要是尺码不对,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伸手抓起裙子进了浴室,回头冲着季以宸盈盈一笑,“季以宸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目光深了深,不曾说话。

    等叶流萤洗漱完,走出浴室。房间茶几上已经摆满了饭菜,香味袭来,勾起了叶流萤的食欲。折腾了一晚,到现在饿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坐在茶几旁的椅子上,望着刚从浴室出来,头发未曾干透的叶流萤,喉结处滑动了几下,心底深处最原始的欲望浮了上来。

    声音低沉暗沉,透着一丝压抑的情欲,“叶流萤,这条裙子可合身?”

    叶流萤抓着裙摆脚步轻盈的转了一个圈,轻声说道,“非常合身,谢谢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站了起来,一把将叶流萤拽入怀里。

    叶流萤惊道,“季以宸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--”季以宸轻笑了声,“我想干什么?不如你猜猜。”说罢,高大硕长的身子慢慢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感受着季以宸身体微妙的变化,叶流萤急忙推了季以宸一把,“季以宸,你干什么?等会菜凉了。”拿这种脸皮特厚的人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得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腰间力道传来,季以宸揽住叶流萤的腰身,声音里透着一丝暧昧,“叶流萤,我现在只想着......”就在叶流萤惊恐万分时,季以宸蜻蜓点水般的在叶流萤额角轻啄了一口,转身,无事般走上了椅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,“......”

    好吧,她也当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叶流萤和季以宸离开酒店,来到医院里,走廊上,秀婶和柳延庆正坐在那里,见叶流萤和季以宸过来了。

    赶紧迎了过来,连声说道,“流萤,你终于回来了。你的电话怎么突然打不通了?我都急死了。幸亏这位先生说是你的男朋友,代你签了字,你外婆才动了手术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伸手扶住秀婶,急声问道,“秀婶,我外婆她怎么样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