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8章 真的是她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见叶流萤心急如焚的模样,吴秀莲急忙说道,“流萤。你别急,你外婆现在已经动了手术,手术比较顺利。因为年纪大了。所以需要在无菌病房里再观察二十四小时。已经进去几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绷紧的心弦松弛了下来,望着杵在一旁的季以宸笑道。“季以宸。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之间说这些干什么?”季以宸佯作不悦地说了句,伸手拂上了叶流萤的发梢。

    叶流萤恼怒的将季以宸的手荡开,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她可是没有找对象的人。如果让秀婶和堂哥误会了,那以后再带男朋友回来,他们会怎么看她?

    叶流萤和季以宸之间的小动作。在吴秀莲眼里就是情侣之间的暧昧和吵闹。

    笑了笑。起身,拉着柳延庆想去走廊的另一侧,留下来只能是碍眼。

    “秀婶--”叶流萤急忙上前一步。拉住了吴秀莲。轻声问道。“来了这么久,一直没有问清楚你。我外婆究竟在哪里出的事?外婆不是前些日子还好好地,怎么一会儿就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吴秀莲一拍大腿。后退几步,又坐了下来,“流萤。你外婆在房子旁边捡柴火,那处地方离你家又不远,你外婆经常在那里捡柴,也没什么事?怎么那天好好地,土疙瘩山就摔成了这样,医生都说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心头一颤,难道是掳走她的那些人?

    当即,拉住吴秀莲的手轻声问道,“秀婶,我外婆摔倒的时候,有谁见着没?”

    吴秀莲摇了摇头,低声说道,“事情发生的时候赶巧是下午,大伙都上山务农去了。直到黄昏时,我去你家找你外婆,不见她的人影,到处寻才发现她躺在离家不远的荒山里呻吟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喉咙一阵哽咽,外婆那么大的岁数,居然受了那么大的苦而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见叶流萤心情低落,吴秀莲转移了话题,“你外婆平日里见着身体挺健朗,而且这片小山也是她经常去的,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诶---”

    “秀婶,我问你,这几天你在村里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?”

    “嗯--”吴秀莲低头沉吟了会,说道,“好像前几日有个穿着洋气的女人来问路,说是这里是不是叫柳家村?好像还说了你妈的名字---,莫非是她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叶流萤眉头微蹙,疑道,“秀婶,你确定说个女孩子?身后没有跟着别人?”

    吴秀莲扭过头,望向一旁的柳延庆,轻声询问道,“延庆,你上次见到那个姑娘没有?我好像见你在旁边摆弄玉米来着?”

    柳延庆面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,望向叶流萤的眼神有了几丝闪烁,低声说道,“流萤,真是对不住,我见那姑娘和你差不多大,我以为是你的朋友,便带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一颤,低声问道,“延庆哥,你说那姑娘和我差不多大?那她有没有说过来这里干什么?她长得什么样?......”抑制不住心底的惊诧,叶流萤一口气问个不停。

    柳延庆就是这样为人相当实诚,一见到原来的客人要他带个路什么的,早就颠颠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女人是徐曼?只有徐曼才知道她在外婆家长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叶流萤脸色突变,柳延庆脸色腾地变了,他意识到问题不简单,可能那个女人真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一路上,那个女人总是不停地询问他。

    现在细细想起来,确实有种打探情况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那个,那位姑娘那天穿着身普通的运动装,长着双细长的风眼,瞧着也不像是坏人,只是话多了点。我领着她去了你们家前面不远处后,我就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咯噔了一下,就是,柳延庆嘴里说的,就是徐曼。

    只是,她怎么敢相信?徐曼这是要赶尽杀绝?

    吴秀莲气得大声骂道,“你个死人,来了个陌生人也不知道留点心眼,你看现在都成了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柳延庆咬唇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叶流萤急忙出言相劝,“秀婶,这事还不清楚,况且,就算是延庆哥带过去的姑娘干了什么事,延庆哥也不知道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就算到了这时,叶流萤依旧想着徐曼当年和她所说的,一定要来柳家庄看看。

    没想到,徐曼来了,却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来。

    真的是她?

    柳延庆急忙应道,“还是流萤妹子理解我,我当时不就是一片好心嘛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站在一旁,听柳延庆说话后,走到一旁打了几通电话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走了过来,凑在叶流萤耳边,低声说道,“流萤,刚才确认了,徐曼这几天确实不在阳城,而通过查询航班,发现前几天她来了G市,现在应该还没有离开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低沉的声音里隐着一丝杀气,望向叶流萤的眼眸里隐过一丝心痛。

    她和徐曼同样年纪,徐曼却是如此心狠手辣,对待昔日的朋友往死里整,一点后路都不留。

    不知道对徐曼付出过真心的叶流萤,是什么想法?

    对叶流萤了解的越深入,心底对她的怜惜越深。

    和季琳琳差不多年纪的叶流萤,已经担起了整个家庭的重任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正说着话,医生走了过来,“请问你们这里谁是叶流萤?病人醒了,情绪比较激动,想要见叶流萤一面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吴秀莲,连忙站起身,疑道,“医生,先前您不是说,今天不能见到病人?”

    医生目光清冷,轻声说道,“病人今天本来不可以见的,但是由于病人情绪比较激动,再这样下去,我们担心她会出现危险,不得已才满足她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站在走廊上的柳延庆急得直跺脚,“医生,您倒是说说这种情况是好?还是不好?”

    “这个,无可奉告,病人的恢复情况还得看她自己的意志力,毕竟病人年岁一高。况且,病人手术比较成功,没有先前预计的那么严重。只是,病人像是没了生存的信念。”

    我去,什么叫没了生存的信念?年纪这么大了,自然经不起一点点折腾。

    这医生,说了不是和没说一样?

    柳延庆灰溜溜地退了回来,望着同样站着旁侧的季以宸,在他的直觉里,这个男人绝对不一般。

    相比吴秀莲和柳延庆急切的情绪,叶流萤平静了许多,只是眼底的那抹暗沉出卖了她。她最担心的是外婆的病情,会不会人们常说的,回光返照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她如何向死去的父母交代?如果面对即将含冤而去的外婆?

    半晌,季以宸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流萤,不管怎么样,你先进去看看。没关系,有我在,我就在一旁不说话,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伸手修长如玉的手指,握住了叶流萤没有一丝温度的掌心,掌心温度传来,叶流萤心底安稳了不少。

    医生见叶流萤的神情不对,对季以宸提出的两个人进去看的要求也就没有异议了。

    临了,交待了句。

    “等会进入ICU病房前,需要换上消过毒的外套,里面不能高声,希望你能控制自己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头埋在季以宸宽阔的胸膛里,喉咙哽咽,已经完全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一旁的吴秀莲连声应道,“好的,医生,请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进入ICU病房门口处,叶流萤和季以宸换好了衣服,走入了里面的病房。

    偌大的病房里,靠墙摆放着几张床,旁边是神情肃穆的家属,来来往往的护士、医生。

    医生领着叶流萤和季以宸来到了最里面的那张病床,对着床上的老太太,轻声说道,“老太太,您的孙女来看您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迫不及待地走了过去,望着病床上躺着的外婆,只是两天的时间,两眼已经浑浊,精神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想开口,喉咙已经哽咽说不出话,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,生生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张了张嘴,声音嘶哑,“外婆。”

    莹白如玉的手指抓住外婆形同枯槁的手掌,久久不放。

    病床上的老太太,浑浊的眼眸里似乎有了一抹亮色,望着叶流萤低低地换道,“莹儿,你终于来了。外婆想你想得好辛苦。”说罢,两行浑浊的眼泪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强忍住心底的悲痛拭去外婆脸上的泪痕,轻声说道,“外婆,您放心,以后莹儿哪都不去,天天陪着您。所以,您别想多了,好好养好身子,就等着享清福吧。”

    外婆年纪轻轻便守寡,独自拉扯妈长大,后来又带着叶流萤,一直没有享过什么清福。

    临了,又遭遇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事。

    担心外婆承受不了这个打击,叶流萤一直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她老人家。

    三年多以来,虽然寄回来的钱没有以前父母在世时给的那么多,但是只要身边有钱,叶流萤仍会定时给外婆寄钱回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闭上了眼,好一会儿,神情似是平静了些许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平静在叶流萤看来,竟有丝丝害怕。

    外婆向来是个乐观的人,怎么今天这么反常?似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是什么?对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突然心底一紧,外婆这一次怎么没有问父母来了没有?只是说想她了。

    难道?难道外婆已经知道了父母不幸遇难的消息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