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0章 婶子,我就这么像骗子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涨红了脸,先前只是想着外婆身子好点了,就随她过去。居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季以宸上前几步,握住了叶流萤白皙如玉的手掌心,给了她一个暖暖地笑容。“婶子,没关系。到时。我会想办法。比如派直升飞机过来。”

    啊~~

    吴秀莲直接晕菜了。

    直升飞机过来接?这明明是电视里才能发生的桥段,怎么就发生在自己身边了?这,这个后生是不是太厉害了。或者,这只是他吹牛皮的。

    见吴秀莲一脸狐疑,眼神如同X光直盯着季以宸。叶流萤只得笑了笑。低声解释着,“秀婶,那个。以宸原来是部队里退伍的军人。虽然退伍了。但是和首长关系好。可以向他们首长借。”

    想不出合适的理由,叶流萤只得瞎掰。

    好在吴秀莲信了。长吁了口气,“这样啊。我还以为流萤你是结实了个骗子呢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这么直白~~~

    叶流萤脑门都是虚汗,这一次都亏了季以宸帮忙,外婆去阳城还需要他出手。可不要得罪他才好。

    季以宸不以为然,望着吴秀莲微微一笑,“婶子,我就这么像骗子?”

    吴秀莲讪讪一笑,“以宸,别怪婶子多心,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,越是长得人模狗样的越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满头黑线飘过~~~

    秀婶的话,究竟是褒义?还是贬义?真是,越说越乱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不待季以宸回话,忙出声说道,“秀婶,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阳城吧。外婆一个人在那边我不放心,家里的饭菜她也吃的习惯些。”

    堂叔几年前病故了。

    现在秀婶和堂哥住在一起,女儿也早就嫁人了。

    请她过去,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秀婶望着叶流萤,一脸不解,“流萤,接你外婆过去,不是和你爸妈在一起住?怎么还要我过去照顾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叶流萤半晌才反应过来,“秀婶,我妈他们现在很忙,外婆养身子需要安静。我打算让外婆住在阳城郊区的一栋房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~~”吴秀莲似是相信了。

    转身望向身后神似梦游的柳延庆,低声问道,“延庆,我要是去阳城照顾你大奶奶,你同意么?”

    柳延庆闻声,似是恍了过来,一脸兴奋,连声应道,“同意,我当然同意。到时,我上那找事做便是了,比家里挣得还多。村里大壮他们不都是自己去找事做?”

    瞧着柳延庆一脸兴奋的模样,怕是想去已久了吧。

    季以宸再次开口了,“不用去找事,刚好我们公司需要招保安,你过去直接去上班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吴秀莲再次怔在原地,嘴角喃喃,“流萤,你男朋友真是神通广大呀,这公司也是他首长开的?”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叶流萤笑了出来,“秀婶,这家公司是他自己开的,到时候,延庆哥去当保安,您就放心了吧。在那里待几年挣点钱,给延庆哥娶上媳妇多好?”

    吴秀莲激动的语无伦次,望着季以宸直接用膜拜的眼神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啦。”

    柳延庆也是笑得合不拢嘴,“流萤,你陪你男朋友出去转转吧,他难得来一次,我和娘在这里守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先出去转转。”叶流萤笑着和他们打了声招呼,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再待下去,指不定秀婶嘴里再说出什么骇人的话。

    她还惦记着,季以宸刚才所过的直升飞机来载她的外婆呢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后,季以宸没有开车,县城不大,空气较好,走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只是季以宸和叶流萤长得实在太过完美,以至于一路上不断有人侧目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一直微微上扬,拉着叶流萤的小手,似乎很是享受这种众人注目的感觉。叶流萤心底轻笑了声,谁说季以宸是个冷面阎王?很多时候,她倒是觉得他只是一个初中生嘛。

    好奇的眸子打量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是在阳城,季以宸这样牵着她的手出来逛街,不知道第二天的娱乐周刊会怎么写?整个阳城都会炸开了锅了吧。

    好在已经是晚餐时间了,路上行人不是很多,她和季以宸不足以成为全城的焦点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一直往前走了不到一公里的路程,沿左手边往前走二百米的距离,便是一家装修典雅的餐厅,里面早已是人头攒动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叶流萤拉着季以宸的手,两人直往里面钻。

    相比阳城高端餐饮店,这里用餐自有一番特别的味道。就像是经常在云端待着,偶尔下来沾点俗气,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只是为难了季以宸,高大硕长的身子,笔挺的衣裳无一不彰显他冷冽的气息,与这里的氛围真是格格不入。好半天,叶流萤才拉着季以宸来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。

    正急忙领着季以宸坐下来,一声尖厉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,“诶,这个位置是我们先见着的。”

    先见着的?

    叶流萤冷笑了声,这人说话真是太有水平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就可以见到饭馆里所有的位置。

    难不成,她往门口一站,这饭馆内所有的位置得让她先选了?

    叶流萤抬头瞄了眼说话的姑娘,当即怔在原地,古人说,冤家路窄,真是没错呀。

    怎么上哪儿都能见着她?

    叶流萤点定定地望着徐曼,不同于在阳城的时装在身,面前的徐曼身着运动服,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里闪着异样的光芒,望着叶流萤和季以宸,表情似是一怔,很快便恢复自然了。

    徐曼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季总,叶小姐,我们真是有缘,貌似到哪儿都能碰着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定定地望着徐曼,心底升起一股浓烈的厌恶之情。

    她真的想不通,当年怎么会和一个这样的无赖待在一起那么多年,还一门心思的把她当成姐妹。见徐曼骄纵蛮横的模样,明显不抓她个现形,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见过她的外婆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轻揽过叶流萤盈盈一握的腰肢,轻声说道,“徐小姐,如果不是认识你这麽久,我真的怀疑你是有意跟踪我们家流萤的?”

    季以宸宠溺的眼神,暧昧的语气和动作让徐曼心底起了寒气。

    凭什么,凭什么,叶流萤一个落魄小姐比她都要过得好。原本一个个高冷冷面男神到了她的面前,都成了百年一见的暖男了。

    而楚东那样的暖男到了她-徐曼的面前,却成了高冷男神。

    只可远观不可近触。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徐曼心底咬牙切齿,面上仍是灿烂如花,望着面前的季以宸,声音异常甜美,甚至连自己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季总,您说的这是什么话?这不在大城市里待腻了,出来透透气也不行?更何况这是出了名的旅游城市。”

    “呵”,叶流萤轻笑了声,徐曼嘴里说到的旅游城市,无非是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座云山,上面有座寺庙,历代的和尚圆寂后都葬在那里,相传,这是七十二福地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由于景点单一,外地来旅游的人少之又少,像徐曼这种大小姐更是不会过来。

    她为何而来,不是很清楚?

    只是,作为徐曼而言,她心里明白的很,叶流萤没有证据,又能耐她如何?

    季以宸面上生了几分寒气,声音愈发冷冽了几分,丝毫不顾及徐曼和旁侧一位男性朋友的面子,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徐小姐,我们这里位置不够,还是请你找其他位置吧。”说罢,拉着叶流萤径自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季以宸自身良好的绅士风度,或者,徐曼是个男人的话,叶流萤怀疑季以宸是否会出手了。当然,真正的利器总是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这些桥段只不过是叶流萤气不过,脑补出来的。

    徐曼和同行的男子知趣地走上了另外一侧,季以宸拿着手机对着两人的背影拍了张照片,突然,男子返过身来,望了叶流萤和季以宸一眼,眸子里的阴戾让叶流萤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以宸,那个男人你见过吗?”

    季以宸漫不经心地拿起手机一看,低低地说了句,“这个人,没见过。只是有必要了解下。”

    确实,徐曼此行目的,大家早已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那么这次与她同行的人,势必对她行动有所帮助,以徐曼的派头,绝不屑于与小人物为伍,也就是说这个人的来头绝不可小视,这也是他们以后要防着的人。

    叶流萤低低地唤了句,“季以宸----”

    诶,对于季以宸,叶流萤心底是满满的愧疚,只是......她现在也谈不上还他的人情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扬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给叶流萤莹白如玉的瓷杯里添满了茶水,用他那低沉略带磁性地声音,充满诱惑地说道,“叶流萤,你不会感激到想以身相许的程度了吧?”

    叶流萤白皙的俏脸顿时飞上了一团红云,声音里透着一丝恼怒,“季以宸,你就这么缺女人?没见着阳城那些美女们一个个向往你身上蹭?”

    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抿了一口清茶,嘴角笑意更甚,“叶流萤,要不你自己说说,你这人情债、钱财债.....越来越多了,你倒是想怎么还?以你目前的进度,除去吃穿用,现在还得养两个人了。怕是到了八十岁,你也还不上呀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