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2章 徐安,你看着办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徐安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愤怒,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姐。楚东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,他也不想想,他当初是个什么样?不是姐给他寻了机会进入娱乐圈。又给他建立各种人脉,他能有今天?”

    徐安自动忽略了这些年从楚东身上压榨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徐曼声音里透着一丝疲惫。“我就问问他这几天在做什么。你怎么这么大的气?”

    徐安没好气地说道,“姐,你不知道。以前的楚东不管我给他安排什么工作都会去,现在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,总之。什么通告。广告之类的,通通要看心情了。这种爷,我现在不想伺候了。不是看在姐的面子上。我真想找人揍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要看心情了?

    徐曼心底冷哼了声。什么时候楚东成了这样了?

    这不就是他一些想离开她和徐安的伎俩?对于徐安而言。他挣不到钱了,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。徐安自然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见徐曼一阵没说话,徐安继续说道。“姐,我瞧着楚东的心思不在这里,要不我们就给他点颜色瞧瞧。让他知道,谁才是他真正的金主?”

    徐曼眼底隐过一丝阴郁,为了楚东对付别人,她可是从容的很。

    但是伤害楚东的事情,她真是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难道,他们之间真要走到这一步?

    “呵”,徐曼轻笑了声,人生就是这样,好的时候恨不得把命给了对方,分开的时候,恨不得将对方的胸膛掏开,看看心脏到底是什么颜色的?

    话音刚落,手机那头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久,徐曼幽幽地开了口,“徐安,你看着办,这件事就不用告诉我了。只要不派人打他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徐安鄙夷地呲笑了声,“姐,我就知道,你舍不得。楚东是你一手扶植起来的,就算我们毁了他,他也不敢怎么样。这样的人,心都不在你这里了,你留着他还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徐曼攥紧手机的指关节泛白,低声喝道,“徐安,你说了给他点小教训,我也同意了,你还是这里唠叨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-好-好-,都听你的,就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。不过下次他若是再这样下去,我就对他不客气了。”徐安忙不迭地应道。姐的性子他知道,这辈子算是中了楚东的毒了。

    永无翻身之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让他意外的是,虽然他提出了对楚东施以小戒的要求,徐曼居然同意了。

    那么,他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,一定让楚东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让他知道,得罪徐家姐弟的下场是什么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阳城另一处酒店里,季以宸打开酒店房门。

    叶流萤愤愤然地走了进去,在茶几旁的单人沙发前坐了下来,“季以宸,徐曼是不是胆子也太大了。伤了我外婆,居然还敢留在这里。你想为什么留在这里不走?”

    季以宸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,望向叶流萤的眼眸里隐过一丝担忧,长久以来,徐曼的目标只有一个,那就是叶流萤。

    而现在,叶流萤于她而言,已没有那么大的威胁了。

    因为叶流萤的身边是他,而不是楚东。

    那她还能有其他原因留在这里?比如留下来看山水?比如旁侧的男子?......

    手机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拿起电话走向了另外一旁,“仲硕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,宁钟硕小心翼翼地汇报着,“季总,你发过来的男子照片据我所查,好像阳城并没有这号人物。另外,我和瞿秋寒联系了下,公安系统数据库里,也没有这号人物。”

    自从季以宸和叶流萤在一起后,似乎整个人变得更有人味了,相对应地,心情和表情也多样化起来。

    有时,碰上季以宸心情不好,免不了挨训了。

    “嗯--”季以宸低低地应着,眉头紧锁着。

    第六感觉告诉他,这名男子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宁仲硕和瞿秋寒出动,居然找不到他丁点信息。

    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手机那头,宁仲硕自顾自地说着,“更奇怪的是,这位男子像是平空出现在徐曼身边,阳城和她走的近点朋友都说没有见过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季以宸仍旧倚在窗前,望着窗外成片的灯火,心底疑道,难道是他过于担心了?

    叶流萤见季以宸初期的沉默,不由得站起身,轻声问道,“季以宸,你想家了?”

    “呵”,季以宸浅笑了声,想家?他会想家?他有家可想吗?

    转过身,季以宸已经换上一副清浅的笑容,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,在叶流萤面前突然放大,语气里透着一丝调侃,“叶流萤,以后别和我提这个,再提,爷办了你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手捂胸口处,惊了一大跳,步伐仓皇,急忙向后退去,“季以宸,你想违约?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叶流萤精致白皙的俏脸上,染上了一层红晕,抿嘴带起一抹捉狭的笑意,“叶流萤,好像每次发生特殊情况时,我都是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脸颊红晕更甚,咬牙,怒目而视,“季以宸,你......”

    就算每次都有她的原因,但作为男人在这种事情上不是占便宜的?居然还好意思奚落她?

    季以宸笑着问道,“叶流萤,我怎么了?是谁在外婆面前说,我是你的男朋友?就算我想怎么着,只不过在行驶男朋友的正当权力,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    呼~~

    真的是厚颜无耻,加无赖~~

    再和他待下去,叶流萤觉得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微微举起双手,做出投降状,“季以宸,行,你赢了。我投降,我去睡觉还不行?”说罢,叶流萤脚步轻盈的向后转去,她的房间就在隔壁,此时不溜,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腾地一声,身子被拉了回来,瞬间进入了某人温暖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季以宸吐气如兰的呢喃声,“叶流萤,你就这么快走了?难道不来点什么睡前礼仪?”

    感受着季以宸身体的变化,叶流萤心底莫名地一颤,暗自嘀咕,孤男寡女的。她怎么就这么傻?一回来就应该直接去自己的房间呀。

    季以宸双手揽住叶流萤的腰肢,望着她,眼底隐过一丝欲望,声音暗沉嘶哑,“女人,你就负责点火,不负责熄火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叶流萤蜷缩在季以宸的胸膛里,不,严格来说,叶流萤的身子被季以宸禁锢在他的胸膛里不得动弹,呼吸都不顺畅。被季以宸这么一挑逗,脸颊早已通红。

    话未说完,季以宸的唇狠狠地覆了上来。

    熟悉的体味和感觉传了过来,叶流萤一阵眩晕,脑子里空白一片,偌大的客房里只有叶流萤“扑通扑通”地心跳声。

    不待她反击,季以宸已快速地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叶流萤瞪圆了眼,望向面前的季以宸,咬唇怒道。

    不待叶流萤开口,季以宸再次俯下身子,似是意犹未尽的在她嘴唇上轻啄了一口,“怎么?对我的行为有异样?如果不然,之前你中了媚毒,你求我给你解了。现在我欲火焚身,你是不是得给我解解。”

    在季以宸的面前,叶流萤承认,她根本没有开口说话的份,仰头冲着这张帅得人神共愤的俊脸,干笑了两声,“好吧,现在两清了。我可以去睡觉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向着门口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呵”,季以宸望着叶流萤落荒而逃的背影轻笑了一声,女人,给你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过去,电话那头传来了罗婷极为恭敬的声音,“季总--”

    “嗯-”季以宸声音低沉,“罗助理,公司里这几天有什么事没有?”

    “先前,梁氏集团梁治偌的贴身秘书打了个电话过来,询问合约一事,我和她说了。公司临时有事,过去不了了。”罗婷的声音里隐过一丝雀跃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正是他所想的,只是知道季以宸在对待这种事情一向不是很关心,毕竟对于他来说,这种事情见多了。

    “嗯--”季以宸再次低低地应着,心里头总有一种说不出情绪,创建万娱集团这里多年,从未有过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一切看似平静的湖面,下面到底有多少的波澜等着他?

    “罗婷,这几天注意点,一有什么事及时向我汇报。”季以宸没有因为梁治偌的知难而退,而放下悬着的心弦,反而格外叮嘱了句。

    感受到季以宸不同寻常的语气,罗婷收起了心头的雀跃,连声应道,“季总,请放心。一有情况我会及时向您汇报。”

    确实,是她大意了,作为季以宸的特助,她自然清楚万娱集团和梁氏集团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先前因为梁雨琪的事情,两家公司可以说是蜜月期,至少表面上关系挺好的。而现在同样因为梁雨琪,梁氏要出手了。

    梁治偌浸淫阳城商业圈数十年,依然如同风中胡杨屹立不倒,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万娱集团算是遇到强敌了。

    “好--”放下电话,季以宸在房间内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外婆的病情就算以最快的速度恢复,至少需要一星期以上才能挪窝儿,毕竟,外婆那么大的岁数摆在那里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