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3章 我一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随便挪地儿,万一再出点什么意外怎么得了?

    而他在南县似乎再待下去,心里头有点不踏实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向窗外已经稀落了不少的灯光。心里头莫名的烦躁,居然有那么一天,他不能陪在自己心爱的女人旁边。或许,他根本没有自以为的那么喜欢叶流萤?

    如果不那么喜欢她。怎么一听到她的消息即可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无数的想法涌上了季以宸的心头。生平第一次,为了一个女人,他这么纠结。

    强摁下浮躁的心。摁下了一个熟悉的号码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,“季以宸,看到你的电话。我心底就起了疙瘩。你说。这次又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?这几天,老爷子说了,在公安系统玩得差不多了。逼我回去了。我正想办法逃脱。季以宸。我提醒你,你千万不要给我整什么幺蛾子呀。”

    如果两人面对面。季以宸一定会给瞿秋寒一个兄弟似的拥抱,保证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临了。瞿秋寒一定哀求季以宸快点讲出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谁让他这么多年来,在季以宸面前已经有了受虐体质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,嘴角微扬。性感的薄唇里轻轻吐出了几个字,“瞿秋寒,这次任务完成,我可以安排你在公司旗下的任何一个剧组里客串一个配角,而且,可以让你和心仪已久的偶像一亲芳泽。”

    “啊~~~”瞿秋寒瞬间风中凌乱了,季以宸看似轻柔的话语一下子点中了他的死穴。

    这么说,季以宸一下子满足了他两个梦想。

    不愧是多年的好基友,他心里想的什么,季以宸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那个--,那个--,季以宸,不,季总,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扬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瞿秋寒,你这么问,是在怀疑你的听力?还是在质疑我的能力?不过话说回来,你爸那边你自己搞定,我不想听到他在我身边说着说那的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,曲家大少爷,这爱好也真是奇葩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正常的人,怎能没有自己的梦想?

    更何况,以瞿秋寒英俊的长相和雄厚的背景,不管在哪部戏里客串,哪部戏一定会大卖。用不了多长时间,成为一线明星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只是瞿秋寒是瞿家唯一的继承人,因为这事,瞿父特意给季以宸打了几次招呼,言下之意,瞿秋寒千万不能进入娱乐圈。季以宸也应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季以宸为了叶流萤,对于瞿父,只能是暗度陈仓了。

    瞿秋寒忙不迭地点头应道,“季总,请放心。一定不让我爸污了您老人家的耳朵。您就说,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,我一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和季以宸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一个性情冷如千年寒霜,一个热如火山岩浆。

    真是不知道,他们居然能成为好基友。

    瞿秋寒一向认为,他前世是杀猪的,杀了季以宸,而且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这辈子,季以宸来寻仇了。

    当然这都是玩笑话,其实,季以宸的性子,只有瞿秋寒知道,他是慢热型,热起来简直要人命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弧度更甚,“瞿秋寒,不错。不赖哥这么多年来,给你打了这么多掩护。死就不用了,只是你想办法尽快让他们将上次的案子破了,我想知道这件事究竟是谁指使的?主要让他们咬出幕后指使人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毕竟是做正经生意的,有些事情借力可能效果会更好,也省去了给对方留下把柄的机会。

    至于幕后指使人,就算他知道,也不能就这么说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,他提供不了确切的证据,而梁治偌这只老狐狸犯事前,早已想到了一万种逃脱的办法,这么做只能激怒梁治偌,马上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不如让警察抽丝剥茧,一步步地追查出幕后凶手,借此还可以转移梁治偌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瞿秋寒稍微沉吟,咬牙说道,“这个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虽说这个案子在南县,属于外省,但是办法终归是人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,就是叶流萤的安全问题。这些天我和叶流萤在南县遇到了一些人和事,让我觉得蹊跷,一下子又想不明白。我担心梁氏会有动作,我可能会回阳城,到时候,叶流萤会留在南县几天。在这几天里,我希望有警察二十四小时保护她。至于费用方面,随便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头顶飞过一群乌鸦,出动警方二十四小时保护叶流萤,首长级的待遇放在一个名不经传的十八线演员身上?他的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这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吗?明显不是。

    一时间,瞿秋寒真没想到合适的办法。

    手机听筒里传来季以宸冷冷地声音,“瞿秋寒,你小子以后别在我公司出现,还什么美女,最多介绍几个专业丑角给你认识。”这话说的,完全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瞿秋寒慵懒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哭腔,“季以宸,你这小子,真想赶尽杀绝?枉我对你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神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点着窗台,冷冷数着,“一~二~--”

    三-字还没有说出口,瞿秋寒已经飞快地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心底清楚再纠结下去,这事儿肯定黄了。

    对于季以宸而言,有什么事情搞不定的?又或者说,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,真有什么事是金钱不能搞定的?

    既然季以宸将事情交给他,自然有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好,成交。”季以宸声音里带着一丝得逞的意味,“等我回到阳城闲下来,就安排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瞿秋寒满头黑线飘过,这是什么意思?等季以宸闲下来,不是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季以宸总算有句相对明朗的承诺了。

    这是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吗?

    放下电话,季以宸心情好了不少,最近事情太多,他真不想操心这些琐碎的事情。有了瞿秋寒的帮忙,他省了不少心。

    不知道叶流萤现在在干什么?

    客房里,叶流萤长吁了一口气,关上了房门,将门锁反锁上。

    从季以宸的客房里走出来,莫名的感到森森寒意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回事,总觉得身后有双眼睛在盯着她,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难道,脱离了季以宸的安全距离,就是这样的感觉?

    诶~~

    可能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有点疑神疑鬼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倚在门后一会儿,撇了撇嘴,顺手将手中的小包扔向了沙发,将外面的衣服脱了下来,换上拖鞋,走入浴室。

    折腾了这么久,得好好泡个澡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浴室门开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尖叫了声,紧接着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客房隔壁,季以宸房里开着电视,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机,给叶流萤发送了个微信信息过去。

    “叶补刀,在干嘛呢?有没有在想我?”

    信息发送后,便死死盯着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一秒过去了~~

    两秒过去了~~

    这女人居然没点反应,屏幕上连正在打字这个状态都没有显示出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!居然敢无视他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叶流萤无视他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    只是季以宸依旧重复着郁闷,纠结......想冲过去狠狠惩罚叶流萤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季以宸开始主动做着原本不屑一顾的事情,而且乐此不疲。这让他身边的人见了,如何是好?不把他送入精神病院算是好的了吧。

    只是身处其间的季以宸,又怎会觉得这对他来说,这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五秒不到,季以宸电话直接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神情里透着一丝倨傲,就等着叶流萤接通电话,好好训她一顿,有这样怠慢自己救命恩人的?

    电话通了....

    无人接听.....

    再拨,又通了......

    还是无人接听......

    季以宸的心底涌出一丝不妙,面色一沉,转身,直接向着门外冲去。

    叶流萤呀,叶流萤,你天生是灾星体质?这么招人黑?这么碍人眼?

    走廊上,异乎寻常的静溢,空气里似是透露着一丝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季以宸面沉如水,大步走上隔壁房间,一脚踹开了客房大门,大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客房里寂静如初,叶流萤白色的小坤包静静地摆在房间里的沙发里,季以宸目光凌冽,冷冷扫视了眼房间里,空无一人,浴室大门却是紧闭着。

    不好。

    季以宸大步冲上浴室,一脚将浴室门踢开,叶流萤半裸的身子直挺挺地躺在地上,头发凌乱,双目紧闭。

    浴室的窗户打开,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季以宸心底一颤,冲了上去一把将叶流萤抱了起来,放入房间床上,嘴里不断呼喊着,“叶流萤---,叶流萤---”

    右手不停地掐得叶流萤的人中,好一阵,叶流萤幽幽地醒了过来,映入眼帘的是季以宸这张熟悉的面孔,忍不住泪流满面,一把揽住季以宸的脖子,呜咽起来。

    差点,她差点被人毙命了。

    而救她的人又是季以宸,是凑巧?还是这世界上除了躺在病床上的外婆,只有季以宸关心她了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