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4章 你必须死,你必须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心底明镜似的,如果不是季以宸时时关注着她,又怎会一次次地这么及时?

    轻抱着叶流萤战栗的身子。季以宸心底在滴血。

    差一步,只差一步,他心爱的女人就被杀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富甲一方。能力惊为天人又如何?连自己最爱的女人差点都保护不了。

    好一阵,叶流萤的情绪才稳点了下来。

    旁边传来一声啜嚅的声音。“那个。这位客人,请问这条门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从声音上可以听出来,应该是值班的客房服务生。或者是值班经理。

    耳边似有些低低地声音传了过来,应该是房客们听见声响过来瞧热闹的,见房间内一片凌乱。便低声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是谁都不重要。季以宸积攒了许久的情绪终于迸发了出来,冷冷地喝道,“滚去报警。”

    从进入房内的那一刻。他便知道凶手早在房里等着叶流萤。

    房内锁是从里面反锁上的。说明叶流萤进入房间后。自己反锁了房门锁,将包放在了沙发上。脱下外套准备进入浴室,在浴室里遇见了匪徒。

    这样的安保措施。还想问他,这条门怎么赔偿?

    不知道是服务生还是客房经理忙不迭地跑了出去,留下一脸伤感和痛楚的季以宸。和神智暂未完全清醒的叶流萤。

    围在客房门口的客人们,在酒店安保人员的指挥下散去了。

    很快,警察便来了。

    查看了现场,遗憾的是,现场并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,连指纹都没有,只有浴室里那个打开的窗户,昭示着匪徒是从那里逃跑和进入房间里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一起有预谋的案子,且对方是一起训练有素的杀手。

    警方觉得棘手之极,详细勘察后,对随同的酒店老板,轻声说道,“于总,这件案子,现场证据已经采集完毕,现在我们需要查看你们酒店的监控。请配合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不曾说话,冷冽的气息,强大的气场,让房内的警察未曾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这些警察能否找到什么证据,他不关心。

    这些警察实力如何?匪徒实力如何?季以宸心底明镜似的。

    报警?只是给瞿秋寒完成任务多一个筹码而已。

    当即,用被子包裹起叶流萤,拿起沙发上的小坤包连同叶流萤脱下来的衣物,往旁边房间而去。

    “诶--”随同而来的酒店老板轻唤了一声,见季以宸和旁边的警察都不为所动,只得悻悻地收回了扬在半空中的手。

    季以宸脚步顿住,冷冷地瞄了酒店老板一眼,酒店老板满脸尴尬的摸了摸头,向着季以宸微微一笑,“谢谢,谢谢您出手帮忙,这一次您和这位小姐入住酒店产生的所有费用全部免费。”

    如果这次不是季以宸及时出手,已经闹出人命了。

    酒店声誉受损所带来的财产损失,岂是这几晚的房钱所能衡量的?

    季以宸不为所动,神情里缓和了些许,转过身,抱着叶流萤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隔壁房间里,季以宸将早已醒过来的叶流萤轻轻放了下来,目光烁烁,柔声问道,“流萤,你哪里不舒服?休息一会儿,我们去医院好不好?”

    叶流萤面露惊恐之色,死命圈住季以宸的脖子,不让他离开自己,眼前不断显现出那人狰狞地面容,和他咬牙切齿地声音,“你必须死,你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柔软的大床上,季以宸任由叶流萤紧紧抱住自己,身子在他的胸膛里抖瑟不停。

    就算刚经历过生死,就算泪流满面,叶流萤依旧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。

    这样看似坚强却柔弱的女子让季以宸心痛,此时,再多的言语抵不过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   多少年前,他也这样孤苦无依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走到了今天这一步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在当时,觉得天都快塌了,多少年之后,返过头去看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季以宸伸手抚住叶流萤的俏脸,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拭去她的泪痕,轻声说道,“流萤,好了。一切都过去了,不用怕了,警察都来了。从明天开始,警察会二十四小时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不大的卧房里,只有季以宸低沉温柔的声音,墙上的暖光柔柔地洒在洁白如雪的棉被上,一切是那么的静溢美好。

    叶流萤闻声,缓缓仰着头,鼻腔里不是传来低低的啜泣声,大大的眼睛泪眼蒙蒙地望着季以宸,声音嘶哑,透着一丝委屈和不可置信,“季以宸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面前的叶流萤如同一个孩子,有着无尽的委屈,想向季以宸诉说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捏了捏叶流萤时红时白的粉脸,勾唇,微微一笑,“叶流萤,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说过假话?”故作正经的语气,成功的转移了叶流萤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叶流萤笑出了声,“季以宸,这么说,你还是会说假话?真不知道那些和你打交道的生意人,知道私底下你是这个模样,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季以宸瞪了眼眼角啜着泪,嘴角含着笑的叶流萤,手中力道重了几分,噘着嘴,故作疑道,“叶流萤,我觉得这次的匪徒太不专业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笑意凝结在俏脸上,眼底隐过一丝疑惑,不满地咕哝着,“季以宸,你是觉得本小姐没死成,你不高兴了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目光定定地望着叶流萤,身子凑在了叶流萤的耳边,低低地说着,“叶流萤,我是在奇怪,对付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怎么就不会使出点什么媚药、兴奋类的药物,只有这样,我才有捡死鱼的机会嘛。”

    “诶,不像现在,英雄救美,到最后却是白忙活了一场。”季以宸幽幽地叹了口气,哀怨的望着叶流萤。

    额~~~

    叶流萤一身鸡皮疙瘩直往下掉,挣脱季以宸的怀抱从床上一跃而起,急忙说道,“季以宸,我刚躺在厕所地上,难道,你就不觉得我身上有异味?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叶流萤落荒而逃的背影,轻笑了一声,“叶流萤,只要是你身上的味道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浴室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从床上爬了起来,揉了揉酸痛的右手臂,好久,才有了知觉。

    刚才为了安抚叶流萤,右手手臂一直保持着被她压制的姿势,不曾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回事?看到叶流萤这个模样,心底就有了一种保护她的冲动。这份感情来得凶猛,以至于季以宸自己都搞不清楚他究竟对叶流萤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?

    妹妹?

    情人?

    未来的另一半?

    季以宸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,起身,走上了茶几旁,拿出一支雪茄点燃,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叶流萤从浴室出来,季以宸依旧面色凝重,保持着同样的姿势,烟雾袅袅,迷了他英俊的脸庞。

    叶流萤肩膀受过重击,此时换上了家居服,正用毛巾胡乱地揉着湿哒哒的头发。

    望向眉宇间若有所思的季以宸,蹙眉轻声问道,“季以宸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?”在叶流萤的印象里,季以宸只有在心情不好时会抽雪茄。

    难道,现在他心情不好?

    季以宸斜睨了眼动作不是很娴熟的叶流萤,快速将手中的雪茄熄灭了,低低地说了句,“过来。”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可忤逆的威严。

    叶流萤微微一怔,手中动作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心里头暗自嘀咕着,孤男寡女的,过去干什么?

    这时候的季以宸,危险系数直比先前闯入她房里的匪徒低上一点。

    她会听话的过去吗?当然不会。

    “怎么?女人,刚救了你,就这么没记性,用完就甩了?”季以宸望着眼神里透着一丝思量的叶流萤,低声笑道。

    叶流萤白皙的脸颊顿时浮上了一丝红云,这人怎么说话的?越听就越不对味了?

    什么叫用完就甩了?

    “季以宸,你到底想说什么?没见着我这个伤兵,头发还湿着吗?”叶流萤挪动了脚步,上前几步,两人之间的距离在她认为的安全区域内。

    当然,只是在她认为的安全区域内。

    “腾”地一声,季以宸站起身,大长腿微微向前,一把将叶流萤拽入他的怀里,“怎么?长本事了?居然不听话?知不知道这次不是我,你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?记得,你这条小命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啊~~

    自由没了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她这条命也成了季以宸的了?

    “拿来--”季以宸一把拽过叶流萤手中的毛巾,顺便将她揽入他的怀里,拿着毛巾给她揉搓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季以宸居然给他搓头发?叶流萤感到头皮只发麻,早知道这样,她应该在浴室里将头发烘干才出来?

    季以宸能够变成暖男,每天多笑上几次,已经是火星撞地球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居然主动给她搓头发,传出去不是得吓死别人?特别是阳城娱乐圈里的那些八婆们,得此消息,有她们编排的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身子僵硬,不敢将全部的力气放在季以宸的大腿上,望向季以宸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怯弱,声音颤道,“季以宸,我想问你一件事,你一定要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季以宸声音干脆利落,手中动作不曾停下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