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5章 什么AIDS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睁着双秋水翦瞳眸,鼓起勇气望向季以宸,低声问道。“季以宸,我想问你,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?性情大变?没关系。你告诉我,我一定会给你保密的。”

    头顶的动作戛然而止。季以宸高大硕长的身子伏了下来。凑在叶流萤的耳边阴测测的说着,“叶流萤,实话告诉你。几个月前便检查出来了。我是得绝症-AIDS。医生说了,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。我决定在离开人世的时候,多做些好事。以忏悔过去犯下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面部表情瞬间僵硬了。果然是得了绝症,平心而论,她现在觉得没有那么讨厌季以宸了。

    真是世事无常。两人关系才刚刚好转。季以宸居然得了绝症、

    什么AIDS?不都是些什么癌症之类的?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奇迹出现的时候。就像是新闻上经常写的,某某抗癌胜利。活了多少多少年,这个什么AIDS总不至于有癌症那么难治吧?

    诶~~

    早知道。当年就去学医了,至少不至于连这些简单的医学名词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叶流萤声音里透着一丝凝重,轻声说道。“季以宸,你别多想,虽然你以前干了不少坏事,但是这段时间,你做了不少好事,我相信老天不会对你这么残忍。现在医学这么残忍,只要你有坚强的意志,一定可以存活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季以宸满头黑线飘过,有这么安慰人的?什么叫他以前干了不少坏事?

    季以宸声音似是有气无力,望着叶流萤漆黑的眸子,一字一句地说道,“现在医学确实发达,只是我这个不是一般的病,AIDS,就是常人闻风丧胆的艾滋病。”

    啊~~

    叶流萤尖叫一声,从季以宸身上跳了下去,大声说道,“季以宸,你这个死流氓,居然得这种病?你就不觉得恶心?”在叶流萤的潜意识里,作为季以宸这样连牙齿都可以镶钻的有钱人,绝对不可能因为卖血等一些狗血的理由染上这种病。

    那么只有一个理由,那就是他去那种地方寻欢时,不小心染上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咬牙切齿地骂着,“季以宸,我本想着你品味尚算可以,怎么就染上这种病了,你怎么对的起你死去的妈?”之前因为匪徒留下的阴影早就去了爪哇国,至少那件事已经过去。

    而季以宸的脏病,依旧摆在这里。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连他妈也带上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,带起一丝兴味,低低说着,“叶流萤,可是我觉得我更对不起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?

    叶流萤手指指向自己的鼻尖,瞬间脸色惨白,“季以宸,你确定,你不是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呵,先前她还以为季以宸是一片好心,原来他一路上这么帮自己只是为了赎罪。

    瞧着叶流萤惨白的脸色,季以宸轻笑了声,他觉得这个游戏不能再玩下去了。

    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,将呆立在原地的叶流萤拉了过来,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要不要再慰藉下我这个得了绝症的可怜人,反正我们都成了一条船上的蚱蜢了。试试我这个得了绝症的人,那方面的能力还行不行?”

    叶流萤怒目圆瞪,“季以宸,你.......”

    望着一脸捉狭的季以宸,须臾,叶流萤似是恍了过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这个大坏蛋居然敢骗她?什么叫试试那方面的能力还行不行?听说得了这个病的人,那处已经是惨不忍睹,还有什么精神想这些?

    突然,叶流萤回想起季以宸在床上那所向无敌的模样,俏脸不由地红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季以宸,怎么像是得了这种脏病的人?

    “季以宸,你居然敢骗我---,你知不知道刚才吓得我半死?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笑意更甚,“叶流萤,刚才这个话题是谁先提的?”

    叶流萤懵在原地,她不是担心季以宸?所以才随口问问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拧着叶流萤满是胶原蛋白的俏脸,打趣道,“叶流萤,你说实话,刚才你是担心我的成分多一点,还是恼怒我拖累你的成分多一点?”

    “拖累?”

    叶流萤无意识地重复了句,不是季以宸提到这个词,刚才他的脑海里根本没有冒出过这个词。

    难道,她真的对季以宸......

    叶流萤俏脸一红,即刻退后了几步,与季以宸之间保持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季以宸瞧着一脸茫然的叶流萤,满意地笑了笑,迎着叶流萤起身,走上了浴室。

    强烈的荷尔蒙气息传了过来,叶流萤心头一颤,脚步踉跄着,向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暗自咬牙骂道,季以宸,你不卖弄自己的色相,会死么?

    说不定,万娱集团那么大的家业都是季以宸卖弄风情所得吧。

    就在叶流萤狠狠地损了一通季以宸,拿起季以宸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毛巾,准备坐下揉搓半干的头发时,季以宸拿着吹风机走了过来,

    叶流萤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,望着一脸风轻云淡的季以宸,嘴角微扬带起一丝俏皮的笑容,“季以宸,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?”

    当然,以叶流萤的观察所知,季以宸定然知道叶流萤受伤,不方便吹头发才帮她。

    只是,两人愈加亲密的关系,让叶流萤忍不住想奚落他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“叶流萤,我今天心情好,免费服务。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,可以肉偿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真是够损的~~

    叶流萤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,“季以宸,你这么风趣,......,有谁知道么?”

    季以宸插上电吹风,凑在叶流萤的耳边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你这么二,......,有谁知道么?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这一回,叶流萤又输了。

    吹风机响了起来,巨大的嘈杂声掩住了两人的声音,叶流萤索性停了下来,望向旁侧的镜子里。

    季以宸未曾换洗,一身黑色的衬衣,笔直的身板,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,低着头,专心致志地给叶流萤吹着头发。

    不大的吹风机在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掌间,笨拙的来回翻动着,热风不时透过耳际,拂在脸上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浮上一丝莫名的情绪,这样的季以宸比起在万娱集团顶楼办公室里的季以宸可爱多了,接地气多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认真的季以宸,帅。

    认真给她吹头发的季以宸,更帅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季以宸关上了吹风机,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季以宸高大的身子慢慢伏了下来,凑在叶流萤的耳边,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你看够了没有?要是再看下去,我可得收费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的声音低沉,透着一丝暗哑,明显有着一丝情欲未满的意味。

    叶流萤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指,覆上季以宸性感的薄唇,咬牙,声音低沉,有着一丝威胁的意味,“季以宸,你可不可以不说话,我正看帅哥呢,你一说话,这大好的风景全毁了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叶流萤这话说的,是不是太有水平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褒?还是贬?

    季以宸不曾说话,身子也不曾动弹,叶流萤踮着脚尖,白皙如玉的手指放在季以宸的嘴唇上,两人就这样保持着极其暧昧的动作。

    房间里似乎流动着一丝暧昧莫名的空气。

    叶流萤身子微微僵着,直到指尖丝丝暖意传来,叶流萤才恍了过来,额~~~,她,玩火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快速抽了回来,脚步急速向后掠去。

    可惜,还是迟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腾”地一声,叶流萤娇弱的身躯重重的撞上了季以宸胸膛,来不及提出抗议,柔软的香唇已经被季以宸狠狠地覆上了。

    调戏了这么久,等的就是这一刻吧。

    或者说,季以宸体内的欲火,成功地被叶流萤这个二货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双臂绵长有力,紧紧地禁锢着叶流萤的娇躯,如同沙漠远行者见到了久违的清流,狠狠地啃噬着她,吸取着她唇内的芬芳,不顾一切,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双手毫不犹豫地在叶流萤的周身游曳,像是禁欲已久的人,放肆地在叶流萤胸前两团浑圆上蹂躏着,贪婪着索取着她的美好。

    噗通......

    噗通......

    房间里只有两人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叶流萤脑袋一片空白,从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迎合,季以宸心底某处欲望似是愈来愈强烈了。

    双手不再满足于叶流萤胸前的丰盈和美好,转而,慢慢伸向下面。

    啊~~

    叶流萤猛地恍了过来,她这是在干什么?

    难道,想再次与季以宸发生关系?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以后,她与季以宸,楚东也好,三人之间的关系都不可逆转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不可能属于她,而楚东,她将永远地失去了。

    就算楚东不计较,她又有何颜面留在他身边?

    叶流萤猛地将季以宸推开,可惜的是,季以宸身子坚如磐石,牢不可摧。

    叶流萤的小拳头打在他的胸膛上,如同打在海绵上,给他挠痒痒。

    她的挣扎,愈加挑起了季以宸的性趣,体内欲火焚身,动作越发粗鲁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狠下心,一口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季以宸倒抽了一口凉气,停了下来,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擦去唇角的血痕,低声说道,“叶流萤,算你狠。不但点火不负责熄火,而且想谋杀你的救命恩人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