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6章 三八线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面前一群乌鸦飞过,望向季以宸被她咬破的嘴唇,嘴角喃喃。“季以宸,我不是故意的。谁让你......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俏脸径自红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向镜子里破了的嘴唇。狠狠地说道,“叶流萤。你让我这样出去怎么见人?你是不是属狗的?动不动。就喜欢咬人?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她又成了狗了?

    叶流萤果断转身,想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低着头,快速说道。“季以宸,你还是早点睡吧。今天的事谢谢你了,如果以后有时间。我会给你煮餐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就算旁边的房间门锁毁了。还可以去前台重新订一间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丝兴味,这就是叶流萤报恩的伎俩,不过。他喜欢。

    就在叶流萤快拉开门的那一刻。季以宸低低地说了句。“叶流萤,你要是离开这个房间。再出点什么事可别怨我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不曾回应,拉开门锁。心底冷笑,她怎么会怨他?她有什么资格怨他?

    季以宸的声音径自在耳边响起,“叶流萤。那个匪徒可是跑了的,以他的身手再次潜回来不是问题,更重要的是警察都已经走了。一般人的潜意识里,都会认为刚出了事,匪徒不会再过来,可是,越是高明的匪徒,越会反其道而行之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房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愤愤然地转过身,望着一脸兴味的季以宸,说道,“季以宸,你这么说,是什么意思?”照季以宸这么说下去,就算匪徒不来,她今晚一个人待在房间里,也别想睡着。

    季以宸双手环抱在胸前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叶流萤,你怎么能这样?我只不过是好心提醒你而已。你就这么激动?”

    提醒?

    叶流萤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,这也算是提醒?只差没讲鬼故事吓她了。

    好吧,季以宸确实成功打消了她一个人独住的念头。

    叶流萤眉头微微拧着,望向房间里,只有一张单人床,怎么睡?

    难道,叫季以宸去睡单人沙发?这不现实。而且,季以宸等会又抛出那句,叶流萤,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?

    叶流萤立马瘪了。

    不是叶流萤被季以宸吃定了。

    而是,叶流萤想着季以宸在医院说过的,要将用直升飞机护送外婆。

    直升飞机啦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叶流萤来说,简直就是救命神器,外婆的身子怎么经得起长途汽车?

    而且,以她现在的实力,无论是调,还是借,或者是租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注意一定,叶流萤快速的在客房里翻箱倒柜,寻找着备用被子,在大床上拉开了一条长长的三八线。

    季以宸站在床边,饶有兴味地望着叶流萤做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叶流萤终于做完了,拍了拍手望着一脸讶异的季以宸,嘴角溢出一抹得意的笑容,“季以宸,说好了,今晚,我们一人睡一边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行--,你说了算。”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向着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叶流萤的睡姿他是见识到了的,明早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还说不好。

    见季以宸似是不感兴趣,叶流萤撇了撇嘴,快速缩进被子里睡好。

    眼睛仍就死死盯着面前的“三八线”,脑门上写着四个大大的字-严禁跨界。

    本来叶流萤习惯裸睡,但是为了避免先前的二逼错误,落下主动勾引季以宸的罪名,叶流萤决定穿着厚厚的居家服睡觉。

    视线越来越模糊,眼皮貌似越来越沉重,可怜的叶流萤忙了一天后,又被吓了两跳,瞌睡虫早已袭来,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从浴室出来时,叶流萤已经睡得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被子完全踢开,双腿趴在三八线上,做出了跨越战火线的经典动作。

    三八线?

    都被叶流萤压成了什么样?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叶流萤睡觉用的玩偶。

    季以宸苦笑了声,将叶流萤的腿轻轻地放了下来,又将她踢开的被子给盖上。

    忙完了这一切,季以宸才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面对着熟睡如婴儿般的叶流萤,季以宸心底没有一丝冲动,只想就这样轻轻地望着她,守着她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前的季以宸,因为工作原因,女人在他的眼里就是可以用眼丈量的艺员。艺员的气质、五官、身材等等,无一不决定着她们未来的发展。

    如同医院里的男医生,对于显露在面前的异性某些敏感部位,已经失去了应有的作为男人本能的欲望,剩下的只有考量和考究。

    这个部位,发育良好。

    这个部位,有病变趋向。

    这个部位,.........

    曾几何时,季以宸和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面前的叶流萤却颠覆了他所有的感官,长长的睫毛呼闪着,微微泛红的脸颊泛着婴儿般的柔光,稚嫩的小嘴微微嘟着,像是正在做一个极为香甜的梦。

    这是娱乐圈里的女子?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,季以宸有点怀疑。

    但是,事实让他不得不认定,叶流萤就是一位这样的女子,如何她以后在娱乐圈里如何发展,骨子里的这份率真总是不会泯灭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她的父母留给她最好的财产了吧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在生意场上,经历多少的风雨,总会将最美好的那面留给他们的女儿。相比梁雨琪和徐曼的范例,无不说明,他们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。

    虽然叶流萤也遇到了挫折,遇到了难以跨越的困难,但只要能活下来,总会选择坚强的面对,带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面对。

    而这些,正是他所缺乏的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年,他一直废寝忘食的工作,可那只是麻醉自己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季以宸手放在脖子处,定定地望着面前酣睡如泥的叶流萤,直到手臂有点酸楚,腹部微微用力,在叶流萤的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伸手将灯关了。

    清晨,叶流萤在手机闹铃里醒了过来,身子似乎有点牵绊。

    三八线呢?

    她的被子呢?

    叶流萤眼前一群乌鸦乱舞,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我滴个神哪~

    她的身子正和季以宸的身子纠缠在一起,季以宸熊抱着她,她环抱着季以宸的脖子,身上的居家服七零八落,不成样子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~~~

    叶流萤咬牙切齿,正想在季以宸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,咬下一大块肉。

    突然,她悲催的发现,原来是她越过了三八线,直奔季以宸的场地,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睡姿,叶流萤早已思想准备,所以才一道烽火线-三八线,二道烽火线-穿着居家服上床。

    没想到......

    丢盔卸甲的,是她。

    投怀送抱的,还是她。

    丢人,真是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身子微微转动,叶流萤赶紧合上眼睛-装睡,这么糗的事绝对不能让季以宸发现,不然,他会笑道自己离开的那一天吧。

    季以宸似是微微动了下身子,又不动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叶流萤偷偷睁开只眼,斜睨向季以宸,见他睡熟着,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在面前放大,就算呼吸都透着丝丝清香味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没好气的骂道,妖孽,活脱脱的妖孽,睡个觉也不忘了摆姿势。

    真的是,存心勾引人吗?

    但是.......

    叶流萤深吸了口气,暗自催眠道,季以宸不是她的菜。

    叶流萤首先将缠绕在季以宸脖子上的手臂,轻轻放了下来。然后,将生生插入季以宸大腿敏感部位的大腿,慢慢抽了回来。

    简单的几个动作,叶流萤差点出了一身大汗,一边防备着季以宸醒来,一边将季以宸压在、缠绕在她身上的四肢,尽量温柔的掰开。

    好一阵,叶流萤终于从季以宸的魔掌里逃了出来,来不及整理三八线,季以宸已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叶流萤满头大汗整理三八线时,感受到不同寻常的目光正死死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回望过去,刚好碰上季以宸笑意盈盈的俊脸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瞧你满头大汗的,难不成大清早就在这里锻炼身体?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叶流萤想起刚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掰开季以宸压在她身上那条中看不中用的大长腿时,心底抑制不住的愤愤然。

    咬牙,攥拳,牙缝里吐出几个字,“季以宸,你敢说,你刚才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叶流萤双眸圆瞪,死死盯住季以宸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叶流萤,你敢说,你昨晚没将我的老二压麻了?”说罢,故意在叶流萤面前,佯作抚上他的--老二。

    叶流萤,“季以宸,你......”

    叶流萤瞬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,这是什么人那。

    整个一闷骚,对得起那么多年高冷男神的称号吗?看来传言不可信,原来冲着季以宸高冷范去的叶流萤,此时,只想去撞墙。

    就算季以宸占据了娱乐圈大半边天,总有她的容身之处嘛。

    “呲溜”一声,叶流萤从床上溜了下来,季以宸,她说不过他,也打不过他,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。

    望着叶流萤落荒而逃的背影,季以宸轻笑了声起身,穿上了衣服。

    等会要去医院探望叶流萤的外婆,一定要在老太太面前留下个好印象才行。

    就在季以宸脑补着他和叶流萤在老太太面前的甜蜜场景时,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微微蹙了眉头,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,难道就不怕他训?

    终是无奈地将手机拿了出来,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摁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传来罗婷低沉的声音,像是遇到了极大的难题,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战栗,“季总,不好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