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8章 演戏,谁不会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男子望向孙莉莉,眼神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明显有了一丝动容,气势上没有了先前的冷冽。

    叶流萤总算恍了过来。伸手接过孙莉莉递过来的茶杯,轻声说道,“莉莉。这位朋友,我先前只是见过一次面。不。两次面,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说罢,微微侧身。向着面前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,“您好,请不要见怪。今日怎么不见你和徐曼一起过来?”

    先前之所以慌乱。是因为对孙莉莉的身手持怀疑的态度。自从见识到孙莉莉的身手后,叶流萤的心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在敌人面前,输了气势。

    男子向孙莉莉伸出精壮的手掌。“在下姓田。叫我田生即可。这位小姐瞧着面生。不知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孙莉莉伸出看似柔弱无骨的小手,眯着眼佯作嘿嘿笑了两声。“这位仁兄,我们见面机会不多。名号还是不用记了,手倒是可以握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两只手掌紧紧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叶流萤手端着茶水。愣在当场,不敢细看。

    面前的场景,谁都知道,这人是过来挑衅的。

    他的身材和孙莉莉的身材相比,叶流萤只能庆幸现在是在餐厅,人多,对方也只是抱着挑衅的目的,真不会在这里把她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透过杯沿望去,孙莉莉的唇形从弧形慢慢凝住,脸上先前甜美的笑容消失不见,眼底露出几分狠戾。

    叶流萤瞠目结舌,这是刚才一个劲地挽着她胳膊,嚷着是她铁粉的孙莉莉?

    果然人不可貌相,孙莉莉脸上笑容未曾褪去,田生额角已经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这是孙丽丽完胜的节奏么?

    耶~~~

    叶流萤气定神清地举起面前的茶杯,向着田生微笑示意,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确定没有危险的情况下,演戏,谁不会?

    果然,没过一会儿,田生败下阵来,望着孙莉莉冷冷的说了句,“这位小姐果然厉害,今天田某受教了。”说罢,转身,就想离去。

    身后,孙莉莉向着田生的背影,冷笑了声,“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,说不定是怎么死的,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田生的脚步微微一顿,紧接着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直到田生的身影消失于视野里,叶流萤才恍了过来,一把拽住孙莉莉的手掌,笑道,“莉莉,我想看看你的手是什么做的?怎么这么厉害,没瞧见他的额头冒汗了?”

    孙莉莉轻笑了声,“这种角色,我训练的时候,一天不知道得放倒多少个?一看那身材,就知道是个练把试,只不过被酒色掏空了身子,现在不行了?”

    叶流萤仰着俏脸,狐疑的问道,“莉莉,你才多大?连这个也知道?不会是吹牛皮的吧?”

    孙莉莉小脸腾地红了,没好气地说道,“流萤,你怎么就认为试探一个人的身子,一定要用某种非常规的方法?”

    这回成了叶流萤红脸了,瞧她刚才说的什么话?把人家都说的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当下,急忙转移了话题,急声说道,“莉莉,我怀疑昨晚的事情就是他干的?”

    孙莉莉申请恢复正常,低声说道,“进入餐厅时,我便猜到了,刚才更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莉莉,你怎么这么肯定?”叶流萤心底疑道。

    虽说某些人的气场一看,便知道不是好人,但是怎么能和昨晚的匪徒联系在一起?

    孙莉莉嘴角啜起一抹笑意,端起面前的茶水轻抿了一口,笑道,“其实很简单,从一开始进入餐厅时,他的目光便盯着你不放,如同盯着他失手的猎物,眼神里有种挫败的感觉。应该是昨晚没有完成任务,被人训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瞪圆了眼,嘴巴张的能够塞进去一个鸡蛋,忘了说话。

    孙莉莉拿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,叶流萤才恍了过来,忙给孙莉莉的茶杯里添满了茶水。

    眼底是满满的敬佩,“莉莉,接着说。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孙莉莉见叶流萤一脸兴味的模样,眼底隐过一丝兴奋,被自己的偶像崇拜的感觉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孙莉莉撇了撇嘴,轻咳了两声,继续说道,“我平时就是这样啦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原来他们是一类人~~

    那么得罪了孙莉莉的下场是......,叶流萤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为了确认他是否昨晚的匪徒,田生和我握手的时候,我特意观察了他的手掌,发现在他的大拇指内侧有红印,这说明他短时间内攀爬过,所以才会留下痕迹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急忙说道,“莉莉,这不是可以抓他了?”

    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?只要凭着犯罪份子的皮屑什么,借助现代化的工具,测个DNA什么的,不就真相大白了?

    孙莉莉轻笑了声,“流萤,事情没有你想的这麽简单,这个人应该经常和警察打交道,深谙我们的办案流程。比如,他作案的时候戴着手套,根本不会留下丁点痕迹。你说,如何抓他?这种人就算犯了什么案子,头发也不会留下一根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倒抽了口冷气,这就是所谓的高智商犯罪?

    见叶流萤脸唰的白了,孙莉莉笑道,“流萤,你不用担心。只要他从这里走出去,我们会有同事跟着他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长吁了口气,抓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大口,抚了抚胸口处,低低地说了声,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瞿秋寒的做事风格就是不一样,一出手便调了这么多人来保护她。回去后,应该怎么谢谢他?

    孙莉莉斜睨了眼门口处,“流萤,你还是不可以松懈,以这人的身手,恐怕早就知道你的身边潜着警察。之所以敢上前挑衅,绝对有把握甩掉尾巴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端着茶杯的手停在了半空中,望着孙莉莉,眼底隐过一丝惊惧。

    孙莉莉轻笑了声,“流萤,我既然答应了瞿秋寒,这个忙定会帮到底的。况且,我们现在好朋友,你还是我的偶像呢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蹙眉疑道,“莉莉,你不是南县的警察?”

    难道,这种小地方能有这样身手的女警,叶流萤都觉得奇怪呢。

    貌似出事了,收拾现场和打扫卫生的通常都是警察们,这样的警察,叶流萤心底对他们的身份不会质疑些。

    像孙莉莉这种身手和面对强大敌人时的气场,也只有电视里才出现,就是那种零零七之类的警匪大战片。

    孙莉莉笑了,“流萤,瞧你这眼神,我就得替外面的同事们呜呼了一下,就这么质疑他们的能力?不过话说回来,他们缺乏一些常规性的训练,和一些危险的任务,时间长了,自然在面对特殊事情时,反应能力和应急能力有所欠缺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轻笑了一声,孙莉莉确实比较自信,她只是提出了质疑,孙莉莉却把人家缺点,理直气壮地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。这不是,天生的“孙补刀”?

    当然,高手向来有点傲气,叶流萤理解。

    难怪,她会担心外面那些同事跟不上田生。

    “莉莉,你还没说,你现在在哪里上班?说不定,我哪天要是混不下去了,就去你那讨口饭吃。”叶流萤伸手将孙莉莉面前的茶水,再次加满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叶流萤的心底只有孙莉莉,不但这几天得依仗着孙莉莉为她保驾护航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,孙莉莉满足了她对女特警的所有幻想,虽然不是很惊艳的那种漂亮,但是可爱、萌,随手可将坏蛋置于死地,动作潇洒,活脱脱的女侠。

    这不是酷毙了!

    孙莉莉望向叶流萤,抿嘴一笑,“流萤,你快别笑我了。能让瞿秋寒出手的人,怎么会是凡人?想当年,他在学校时,可是个风云人物,高冷男神----”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叶流萤差点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瞿秋寒?高冷男神?

    貌似这两个词怎么搭不上一块,说瞿秋寒像个二逼青年,她更相信些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孙莉莉望着叶流萤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嘿嘿,叶流萤伸手拂去了嘴角的茶水,笑道,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到瞿秋寒---,现在倒是可爱了很多。”叶流萤憋了许久,终于想到了这个词-可爱。

    孙莉莉望向窗外,神情陷入了遐想中,语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瞿秋寒走了之后,我才进去的,校园里到处流传着他的光荣事迹,还没有毕业,就参与了特警集训协助发恐......,真的是数不过来。我就是听着他的这些事迹,走到了今天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典型的暗恋~~

    瞿秋寒他知道吗?

    对于孙莉莉的心情,叶流萤还是理解的,当年的她,不正是这样?喜欢楚东已经到了骨髓里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国外养伤,静静地待着的那段时间里,不正是楚东支撑着他走到了今天?

    莫名地,叶流萤对孙莉莉有了一丝心疼,想念一个人的感觉,太煎熬了吧。

    孙莉莉自顾着说着,“后来,我们总算有了交集,偶尔,我能在新闻上见到他,只是听说他现在好不容易争取进了公安系统,只是再没了以往那种拼劲了。而我.....”

    孙莉莉苦笑了声,“而现在,我的事迹偶尔也上了新闻,不知道他会看吗?上次,他来省城办点事,刚巧碰上我外出执行任务,又没见着,不知道,这算不算有缘无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