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0章 外婆,我来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向着他,满是歉意的笑了笑,低声问道。“医生,请问我们可以两个人进去么?”

    医生忙不迭地点头,“可以。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这献媚的神情,就差没有走到叶流萤和孙莉莉面前。将她们抱进去了。

    ICU病房里。叶流萤和孙莉莉穿着蓝色的无菌服,望着病床上精神好了不少,仍旧不能动弹了的外婆。轻声问候道,“外婆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嘟着嘴。不时地往叶流萤身后望去。“这么大个人,我当然见着了,只不过。我更想见我的孙女婿。”

    啊~~

    叶流萤眼前飞过一群乌鸦。这是什么情况?什么时候。季以宸成了外婆嘴里的孙女婿了?

    就算坐火箭也没有这么快吧。

    好一阵,叶流萤才恍了过来。一把将孙莉莉拉了过来,嘴角微勾。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,“外婆,您瞧瞧。今天我给您带了个大美女过来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乖巧的走上前去,轻声唤道,“外婆好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,连声说道,“好-好-好,只不过孙女婿也可以一起过来嘛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头晕,头疼.....

    总之,头上各种问题都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等外婆伤势好转,接她去阳城,免不了会见到季以宸,到时候,外婆还是孙女婿,孙女婿,叫唤着,让她情何以堪?

    许久,叶流萤鼓起勇气,低低地说了句,“外婆,其实我和那个他,关系没那么好,说不定有一天,我们就分了呢。您这样叫他,好像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气得连连咳嗽,扯着伤口隐隐作疼,脸色难看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不听话的姑娘,怎么就不学学你妈,一辈子就和你爸好。你这是想气死我?我瞧着那孩子挺好的,对你也挺好的,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”

    一旁的医生赶紧走了上来,示意叶流萤讲话不要太激动,以免影响老太太的身体恢复。

    叶流萤自知不能在此时提这些,赶紧转了话题,“好了,外婆,你怎么叫他都行,行了吧?”

    老太太脸色总算好看了不少,望着叶流萤面露惊喜的问道,“孙女婿,人呢?”

    叶流萤咧开嘴,干笑了两声,“外婆,明天我找条绳子把他栓过来呀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,“......”

    拿这个孙女儿,她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叶流萤忙走上去,给老太太捶了捶肩,嘟着嘴,轻声说道,“那个他,公司里事多,见您身子不是好些了,就赶着回去忙去了。反正过几天,您就要过去阳城,也会再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算是彻底放心了,望着一旁的孙莉莉,语气轻柔地说道,“姑娘,没事帮我说说流萤,就她这性子,估计没人想要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满头黑线,有这么说自家孙女的吗?

    孙莉莉强忍住笑,连声应道,“好的,我一定帮您好好说说她。”好好-两个字,孙莉莉可是咬着牙根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想到孙莉莉魔鬼般的身手,叶流萤背脊处阵阵发冷,如果孙莉莉用看似柔若无骨的手指,给她轻轻地拧上一把,不知道她会不会掉块肉?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此时孙莉莉甜美可人的笑容,在叶流萤眼里成了狞笑,轻扯了下嘴角,身子凑向孙莉莉耳边,低低的说道,“莉莉,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?”

    孙莉莉错愕地回过头来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别笑了--”

    孙莉莉呲牙,画风突变,“流萤,你.......”叶流萤居然敢质疑她笑容的甜美程度?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叶流萤冲着孙莉莉呵呵一笑,我投降,还不行?

    就在叶流萤和孙莉莉在ICU病房里嬉笑的时候,季以宸已经下了飞机。

    金秋的天空,万里无云,空气里流淌着丝丝暖意,季以宸完美地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寒霜阵阵,周身散发着与机场欢畅氛围极为不合的冷冽气息。

    就算本尊帅的人神共愤,十米之内依然是真空地带。

    气氛异常的诡异,从季以宸周边擦身而过的美女们,眼角余光仍就不怕死地偷瞄向季以宸。

    出了机场通道,罗婷、宁仲硕在通道出口,肃穆以待。

    季以宸快速向着机场出口走去,头也不回,冷冷问道,“罗助理,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罗婷紧走了几步,勉强紧跟在了季以宸的身后,低声说道,“现在情况看起来不明朗,梁氏现在没有多大的动作。但是从有关部门传来的消息,估计这事儿会有所变动,事情一旦认定刘亚纶是畏罪自杀,有可能旧城改造项目会有变,可能先前的合约作废。”

    罗婷声音低沉,望向季以宸的眼底透着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来到万娱集团这么多年,从未遇见过如此凶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旦事情查实,季以宸当初送给刘亚纶的那栋别墅和那辆名车,便成了行贿的证据。

    万娱集团逃脱不了,季以宸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,也逃脱不了责任。

    海景别墅,动则上千万的资产,如果说这件事季以宸全程没有参与,找个人顶罪,检察机关会相信?肯定不会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那栋别墅在季以宸名下,一旦被检查机关查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风头上,以什么理由逃脱?

    罗婷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的懊恼,当初为什么不提醒季总?以至于留下今天的麻烦。

    季以宸矫健的身影继续上前,没有直接回复罗婷,斜睨向旁侧的宁仲硕,低声问道,“刘亚纶的事情现在怎么样?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事情,有没有查过出事前和什么人接触过?”

    宁仲硕低着头,低声说道,“季总,我们查过刘亚纶的通话记录,发现在他出事前,一个陌生的电话进来的比较频繁,只是这是一个外地号码。自从刘亚纶出事后,这个电话号码没有再用过。如同在人间消失了一般,一点痕迹都没有。这事儿,我托了公安机关的几个朋友,但是这事有点麻烦,都说现在专案组负责这件事,没有人敢私自查和本案件有关的信息,更别说是透露信息。”

    宁仲硕眉头皱成了一团乱麻,季总这么信任他,居然连这么点事都办不好,让他情何以堪?

    季以宸冷笑了声,“人命关天的事这么容易查出来,对方就不会做了。”

    更何况,梁治偌何许人也。

    既然季以宸可以买通刘亚纶,那么,梁治偌一定可以买通公安机关内部有关人员,让案情的发展往他希望的那个方向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季以宸已经到了黑色宾利旁,孙少平迅速将车窗摇了上来。

    宁仲硕坐在副驾驶室里,季以宸和罗婷坐在后座。

    季以宸未曾发话,车子未曾开动,孙少平清楚,这时候的季以宸不一定回公司。

    车里气氛异常的紧张,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季以宸将手机拿了出来,拨了个熟悉的号码过去,电话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,“喂~~~”

    季以宸皱了皱眉头,面露不悦,对着手机话筒低声呵斥道,“瞿秋寒,你喂什么?现在在哪里,赶紧出来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连声抗议,“季以宸,你从阳城刚回来,就如同打了鸡血般,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?”

    季以宸薄唇微抿,声音愈发冷冽了几分,“瞿秋寒,你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瞿秋寒慵懒的声音里透着一丝错愕,“发生了什么事?我昨天被老爸叫出来陪他度假,打了一天高尔夫球,累得我半死。不,我充当捡球小弟,给我爸和你未来的岳丈捡球。季以宸,你是不是得离开那个什么南县,回阳城给我揉揉肩才行?”

    季以宸心底冷哼了一声,果然知道瞿秋寒一定会帮他的忙,将他支走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蹙眉,冷冷说道,“瞿秋寒,你是不是皮痒了?我哪来的岳丈?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疑道,“你不会是说梁治偌?”

    瞿秋寒低叹了声,“季以宸,你难道真的认定了那个小姑娘?你不想想你一个人在阳城撑起这么大的商业帝国,不辛苦?不想着有人助你一把?”

    季以宸冷笑了声,“瞿秋寒,看来是有人在你耳边吹了风,今天是想当说客?只是,这说客当的不是时候?我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讪讪一笑,低声说道,“季以宸,我知道,你比我牛,比我有理想。只是,我们关系这么好,你也不用那么挤兑我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眉头拧成了川字,声音冷冽了几分,“瞿秋寒,不要再叽叽哇哇了,旧城改造项目负责人刘亚纶,今日凌晨死在家中书房里,目前媒体揣测官方认定他是畏罪自杀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从床上一跃而起,昏昏沉沉的头脑顿时清醒了,声线上扬了不少,“季以宸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以瞿秋寒的职业敏感性当然知道,这事儿对季以宸有多严重?

    刘亚纶的工作履历,在担任旧城改造项目小组组长,这个人人眼红的岗位时,已经众所周知。

    担任旧城改造项目前,他一直在清水衙门工作。如果说他是畏罪自杀,首当其冲必定让人想到拿下旧城改造项目的万娱集团。

    万娱集团究竟有没有做了这样的事,瞿秋寒不知道,但是以季以宸焦急的语气来看,应该没有那么简单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