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1章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季以宸做事向来心思缜密,怎么会这么快让人抓到把柄,真是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季以宸冷声交待道。“你现在在哪里?我马上过来接你。记得,摆脱尾巴。”

    靠~~

    到底是谁学刑侦出身的了?

    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袭上了瞿秋寒的周身,不就是毕业后。他妈寻死觅活的不准他干本行,说是让他读了这个劳么子大学。已经算是了了他的心愿了。

    怎么还能干本行?

    无奈之下。瞿秋寒在国外待了几年,好不容易爸妈松口了,让他回了阳城。也进了查要案的刑侦队,只是永远负责的都是些扫黄之类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不,不仅队友取笑他。

    连唯一的基友-季以宸。都取笑他。

    诶~~

    谁让他从根本上来说。没有胆量与家里抗衡,这些年来,唯一的成就。就是知道哪家酒吧。哪家夜总会的姑娘。漂亮些。

    都没脸提起过去,更没脸见以前的校友了。

    但是。瞿秋寒有一个原则,知道自己是逢场作戏。从来只流连于风月场所,正经女孩从不招惹。

    他妈见着了,也只是睁只眼。闭只眼。

    这男人嘛,谁不会玩上几年,心定了,就好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再过几年,就乖乖地回家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的话勾起了瞿秋寒许久的回忆,心底某处有了一丝触动。

    快速抓起旁侧的衣服,说道,“季以宸,你说个地方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就在上次见面的度假村里,你要想办法让梁治偌对你不生疑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放下电话,对孙少平吩咐道,“去前面不远处大型地下停车场。”

    罗婷一脸狐疑的望了过来,“季总,您不回公司了?”

    在罗婷看来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在公司处理,才是最妥当的。万娱集团的顶层相当于公司的心脏,回到那里,她的整个心也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以在那里听从季以宸的调遣,召开各种会议。

    出了这事,不仅是季以宸,公司的股东们早已稳不住阵脚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来机场接季以宸时,已经接了几通电话。只不过在公司待了这么多年,自然知道,那些事情需要上报,哪些事情不应该汇报,以免影响季以宸的心情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扬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回,当然得回。”

    罗婷微微一怔,既然要回公司,那么现在去地下车库干什么?

    季以宸未曾回复罗婷的疑问,直接向着副驾驶室里的宁仲硕,低声说道,“仲硕,给我重新安排一辆车,另外,要你找的那个人,你将他带回公司吧。”

    罗婷瞪圆了眼,望向面前的季以宸和宁仲硕,直接表示,他们的话,她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黑色宾利一溜烟地向前而去,在车流量大的街市上划出了一道黑色的弧线,直接向着地下车库而去。

    阳城西郊某高尔夫球场VIP休息房里,梁治偌微眯着眼,手执手机,低声斥道,“你们是干什么吃的?一个大活人青天白日,居然能让你们跟丢了,真是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传来男子啜啜喏喏的声音,“梁总,那个司机实在是太厉害了,我们又不能跟的太近。本想着在季以宸回公司的路上截住他的车,再神不知鬼不觉地跟着他。没想到,路上,那车拐了几下就不见了。谁知道他季以宸不回公司?”

    梁治偌冷哼了声,“算他运气好,让他溜了。你们去他公司楼底下跟着,我就不相信,他会不回公司?”梁治偌狞笑着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季以宸,老子看上你,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,既然这么不识抬举,就别怪他出手无情了。

    对于季以宸这种初出茅庐的后生,梁治偌自认为有一万种方法收拾他。

    地下停车库里。

    罗婷瞠目结舌地望着从黑色路虎上走下来的“季以宸”,回头再望了望黑色宾利旁的季以宸,有一种穿越时空的错乱感。

    怎么,她的面前居然会有两个季以宸,长得这么像,几乎可以以假乱真。

    只是假季以宸在气势上还是有点不一样,仔细查看,鼻翼部位打了侧影,鼻梁才会有这么挺拔。

    原来,是找到与季以宸极为相似的人,而后,经过化妆师的加工,就可以以假乱真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,季以宸和宁仲硕刚才在车上讨论的便是这事?

    罗婷绷紧的心弦舒缓了不少,她就知道,季以宸一定会有办法,虽然这只是反击的第一步,但是罗婷从季以宸的身上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不管对手是谁,万娱集团不可能轻易被打败,季以宸更不可能就这么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了望他的替身,对着宁仲硕微微一笑,直接表示,这事,他干的不错。

    转身向着罗婷轻声说道,“罗助理,接下来的事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直接进了黑色路虎,踩下油门,车子一溜烟地向着度假村而去。

    度假村套房里,季以宸撕扯了几下衣领处的领带,微微舒服了些许,旁侧的实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,几支燃尽的雪茄正释放着最后一丝热气。

    门口处依旧没有一丝动静,季以宸面色凝重,站起身,走到了窗台边,望着外面无尽的绿色丛林。

    心中一种豪迈之情油然而生,就算现在遇到了困难怎么样?

    人生就像是心电图,真的一帆风顺,就挂了。

    以前不也是磕磕绊绊地走了过来,这次虽说是遇上了劲敌,但是只要他不娶梁雨琪,两人之间迟早会有一场硬仗。

    万娱集团往房地产方面的发展,迟早会威胁到阳城第一地产大亨梁治偌的地位。

    因此,梁治偌现在的想法便是,既然雨琪不能将季以宸收于麾下。

    与其,等着季以宸坐大再收拾他,不如,将他扼杀在摇篮里。

    毕竟季以宸也不吃素的,以后,梁治偌不一定能收拾了他。

    季以宸摁灭了手中快燃尽的雪茄,房门终于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站起身,开了门。

    瞿秋寒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,斜睨了眼茶几上的烟灰缸,调侃道,“来了很久了?怎么,现在这个吸烟的毛病越来越厉害了。要是你妈在世,恐怕得批死你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关上门,横了眼瞿秋寒,冷冷说道,“瞿秋寒,如果不是认识你这么久,我一定会认为你是毕业于什么动植物专业的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好看的眉毛微微拧着,妖魅似的脸上划出一丝疑惑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两种专业只需要趴在那里观察什么动物、植物的生长就行,正好符合做事你这种效率的人。”说罢,季以宸直接嫌弃加鄙夷的望了眼瞿秋寒,“下次见着谁,千万别说是毕业于某某名校刑侦专业的高才生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狠狠地剐了眼季以宸,牙缝里蹦出几个字,“季以宸,你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你知不知道,刚才我为了自然地甩开那几条尾巴,撇去梁治偌的疑心,我浪费了多少脑细胞?说不定,因为这事,我得早死几分钟呢。”

    说罢,抓起茶几上的茶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诶~~~”季以宸来不及呼喊,瞿秋寒已经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茶~~”季以宸怒其不争的叹了声,以前的瞿秋寒上哪儿去了?

    瞿秋寒连声呸呸,“不就是喝口茶水?脏了我的嘴。”

    半晌,抬起头,认命地说道,“季以宸,你说吧,这次又要叫我干什么坏事?”

    季以宸皱眉,怒道,“瞿秋寒,什么叫坏事?”

    瞿秋寒慢腾腾地,从茶盘里重新拿了个茶杯出来,给自己盛满了一杯茶水,又缓缓地喝上一口,“季以宸,不管你说得多么大义凌然,让人信服。总之,对于我来说,违反上级领导的命令,就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敲了下瞿秋寒的头,冷声说道,“瞿秋寒,这张铁饭碗,你还真的干上瘾了。不想和我打交道了?”

    瞿秋寒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,声线上扬了些许,“季以宸,我就奇了怪了,我上班和你打交道有什么冲突?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扬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瞿秋寒,既然你说没有冲突,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双手叉腰,“季以宸,你......”

    好像他又着了季以宸的道了?

    诶~~

    和季以宸这种人在一起,总是有他好受的。

    可是,季以宸就像是瞿秋寒的鸦片,吸了后悔,不吸又有点想。

    不过瞿秋寒做起事来还是可以,两人很快敲定了方案。

    入夜,季以宸黑色路虎驶向了另一处秘密别墅,他将在这里休息两天,理清楚头绪。

    而南街别墅里,他的替身将代替他在那里住几天。

    瞿秋寒拿着季以宸给他的号码,直接向着单位上而去,今晚他将借助局里的设备,查出那个陌生号码常停留的地方,明天就去调出这些地方的监控,查出可疑人员。

    时间紧急,必须赶在专案组之前。

    谁知道专案组的人员是来查案子,还是来毁灭证据的。

    虽然季以宸有行贿的嫌疑,但是梁治偌也不一定在这件事里作壁上观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