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2章 他,是想她了吗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不然,梁治偌不会下这么大的功夫将他引开,还封锁了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以至于出了这么大的事。他只是从季以宸的嘴里听到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的事情浮上了头,或许。在他绝定放弃本行时,已经对这些事情失去了观察力、注意力。觉得这其实就是生活的一些的常态。

    确实。如今做生意的人,谁要是不行贿,不耍点技巧。业务真的难以开展下去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一直排斥接手家族生意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出了人命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他绝对不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别墅里。季以宸没有亮灯,任凭雪茄在手中忽明忽暗,一如他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只是。他想着不是公司里的事。而是远在南县的叶流萤。

    听小宇在电话里汇报。叶流萤在医院门口遭到了袭击,幸亏瞿秋寒介绍的师妹紧急之下拔了枪。叶流萤才得以周全。

    诶~~

    总想着护她一辈子,可是。现在自己也是难题缠身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至于就这样被梁治偌灭了,终是脱不开身。

    许久,季以宸拿起电话拨了过去。电话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传来叶流萤惊喜的轻唤声,“季以宸,你回家了?”

    听在耳里,如同闷热的天气里,大雨洗过后,树上滴落的水声,清脆、悦耳,扫去了季以宸一天的疲惫。

    确实回家了?很安静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叶流萤的家,似是少了一种味道,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烟火味吧。

    拥有的时候,没有那么想念。

    蓦然独处,却是觉得那种味道最是难得,让人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或许,有些人穷极一生,也不一定能拥有这种朴实的烟火味。

    有了它,才有了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他,是想她了吗?

    莫名的情绪让季以宸有了一丝颓败。

    童年的阴影一直残留在季以宸记忆深处,母亲孤独无助的眼神,无数的夜里在他面前闪烁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季以宸认为,此生不会再爱了。

    家的概念对于他来说,是那么的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身边的绕着无数女人,包括极尽殷勤的梁雨琪,他冰冷的心不曾有过半点涟漪。

    叶流萤给他的感觉却不一样,让他有种莫名的心跳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--”

    季以宸低低地唤了句,声音在寂静的夜里,如同大提琴般,沉稳,柔和,给人一种安定的力量。

    叶流萤伸手将电视关了,周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你没什么事吧?你怎么一下子这么安静,我不习惯呢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修长如玉的手指摸了摸烟灰缸的杯沿,轻声说道,“医院的事有没有惊着?要是累了,就早点睡吧。一个人在那边要注意安全。”嗓音低沉,透着一丝沙哑。

    “诶,莉莉小美女的身手堪比零零七,今天在医院我可是眼都看直了,一敌数十人,一条大长腿就将那些人全部扫在地上。所有人都傻在当场,比电影还精彩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声线上扬了些许,“这个瞿秋寒,这次的事情办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倒抽了口凉气,胳膊某人给拧了。

    牙缝里蹦出几个字,“何止不错,等事情结束后,我一定要邀请她去阳城做客,倒时你将秋寒叫过来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孙莉莉低低地声音,“流萤,你和你男朋友聊天,好好的扯上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紧接着,手机那头传来叶流萤和孙莉莉低低的言语较量声,季以宸脑补着她们相处的场景,嘴角微微上扬,这个叶流萤,和谁都是自来熟吗?

    怎么这么快和孙莉莉这么熟络了?

    或许,孙莉莉的性子确实可以,等事情完结了,是得邀请她来阳城。

    毕竟,事情一天没有全部完结,叶流萤一天都需要有人保护。

    正好,孙莉莉不但和瞿秋寒是校友,而且和叶流萤关系这么好,住在家里不至于碍眼。

    “流萤,要不你先休息吧。这几天一定得小心,南县公安局那边,我打探了下,上午在医院袭击你们的那些人,大部分是拿钱办事的人,他们只需要把孙莉莉和你隔开就行了。另外几个持刀的凶徒,都是从阳城找来的几个精神病人。他们都讲不清楚,谁要他们下的手,只知道拿钱办事。我看,后面的水很深。对方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置你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一颤,她刚回国这么点时间,不至于得罪这么多人吧?

    怎么居然有人想要她的命?

    难道是徐曼,叶流萤百思不得其解。为了一个楚东,徐曼至于对她下这么重的狠手,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叶流萤咬牙切齿,徐曼,如果真是你针对我,那么我前世一定是杀了你全家吧,你才这么恨我?

    孙莉莉面色凝重,坐在床榻上,望着神情激动的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流萤,你千万不要冲动。据我的经验,对方能够选择这些人冲你下手,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想好了退路,以便卷土重来。”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是谁要这么做?

    除了徐曼,真想不到还有什么人是她无意得罪的了。

    许久,叶流萤拿起手机,给徐曼拨了个电话,电话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传来徐曼骄纵的声音,带着一丝嘲讽,“叶流萤,怎么大半夜的,舍得给我电话了?”

    叶流萤握着手机的掌心渗出密密细汗,咬牙切齿地问道,“徐曼,你说下午在医院的事情,是不是你干的?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你就这么想要我的命?”

    徐曼冷笑了声,“流萤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?这么简单的问题居然来问我?我不是早和你说过,要你离开这里,你不听。现在出事了,反而怪我。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啦,你千万别往我身上推。”

    “呵”,叶流萤轻笑了声,“徐曼如果不是你,你怎么这么着急?”

    徐曼恼羞成怒,脱口而出,“叶流萤,你个疯子,只知道到处咬人的疯子。你知不知道,有多少人想你死?”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一颤,低声质问道,“徐曼,你说,你说清楚,还有什么人想我死?我回国碍着谁的事了?”叶流萤胸脯起伏不定,情绪极为不稳定。

    她就想不通了。

    凭什么大家都活得滋润,就她整日里,被人追杀?

    徐曼脱口而出的话让叶流萤起了疑心,她一定知道什么,和父母的事有关系?

    徐曼自知口误,冷冷地抛了句话过来,“叶流萤,我告诉你,楚东是我的,你什么时候也不能打他的心思,明白没有?如果让我发现,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叶流萤,徐曼真的是没有一丝好感,从小到大,都生活在她的光环下。

    她就想不通,为什么叶流萤和她一样玩,成绩就那么好?为什么她和叶流萤相比,才貌均属上乘,为什么那些男子总是围着叶流萤转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“徐曼,谢谢你提醒。不过,我想告诉你,楚东,我从未纠缠过他,他的事情,他自会决定,有必要你在这里一再提醒我?这样吧,只要你将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我,我便永远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手机点了免提,徐曼骄纵得意的声音在房间里流淌,孙莉莉屏住呼吸,听着徐曼讲的每一个字,不断示意叶流萤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单纯的情仇确实能让一个女人疯狂,但是目前叶流萤与楚东并没有在一起,徐曼如此纠缠不放倒让孙莉莉生了疑。

    徐曼冷声说道,“叶流萤,我凭什么相信你?你是个什么东西,居然想套我的话,看来我真是低估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轻笑了一声,“徐曼,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?你心里清楚。对于你,我需要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吗?这是明明白白的交易。你心里应当清楚,楚东对我是什么态度,只要我给他个电话,他立马会到南县来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知道楚东心里还是有她的,至于一个电话到南县来,这话是她瞎掰的。

    其实叶流萤自己也不知道,楚东现在到底将她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?

    她需要的,只不过是刺激到徐曼而已。

    果然,手机那头传来徐曼咬牙切齿的声音,“叶流萤,你这个贱人,你以为楚东真的会看上你?忘不了你?你去死吧。你做梦吧。”徐曼情绪激动,有点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看来鱼儿上勾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冷笑了声,继续说道,“楚东心里究竟怎么想的?徐小姐心里自然清楚。不过你们两个要是关系好的话,这一次陪着徐小姐过来的恐怕是楚东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听筒里死寂一般。

    只有徐曼粗重的喘气声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这样,喜欢躲在自己编织的金丝网里,用点点滴滴的回忆构建着两人幸福的城堡,哪怕城堡里从来只有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总有一天,这层泡沫会化掉的。

    所有的真相,都会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叶流萤也不曾逼问,她和徐曼各自在手机另一端等着对方的回复。

    许久,徐曼败下阵来,低声说道,“叶流萤,你说的对。但是我离不开楚东,你说,你说个地址,我们现在见面谈。你连夜回阳城,明早坐飞机离开这里。从哪里来回哪里去。这辈子,我们都不要再见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