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3章 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徐曼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疲惫,更有一丝伤感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女人,为爱着的男人做到这个地步。也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叶流萤微微一怔,连夜离开南县,外婆怎么办?

    正踌躇着。孙莉莉给她递了眼色,墨迹什么?

    叶流萤猛地恍了过来。徐曼现在情绪激动。才会答应她的要求,如果她冷静下来,还会这样吗?不一定。

    至于她和楚东的事。既然答应了徐曼,只要她能做到,她一定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不理楚东便可以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自我宽慰这。很快报了个地址过去。毕竟在南县长大,大致地址还是清楚。

    和孙莉莉快速出了房间门,向着约定地点而去。

    叶流萤约定的地点位于南县电影院旁边的一个中餐厅。南县不同于阳城。夜生活没有那么丰富。

    夜晚的南县清冷。大街上人群少,一些店铺也早早关门了。

    只有电影院旁边这些加盟的中式快餐厅。营业时间比较晚,而且在这种地方。相对来说,人多了些许。

    莫名地,有种安全感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。这种中式快餐厅一般都是年轻人,没人会注意她们在谈什么事。

    如果徐曼提出异议,她们也可以临时换个地方。

    中式餐厅里。

    此时,叶流萤和孙莉莉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上,望着玻璃外的大街,夜色下的南县多了一份清幽,微风里透着一丝凉意,偶尓经过的行人不时拢了拢衣领,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店内有点清冷,只有几桌客人,各自低着头,吃着,笑着。

    两人随意地点了两份小菜,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,眼角余光不时斜睨向店内和店外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过去了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过去了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店里的客人们都走光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脸色已经从最初的惊艳,到现在的面无表情,转到她们面前问了几遍,需要添菜,或者需要点别的什么?

    瞧着脸色就知道,如果不是开门做生意,应该已经把她们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叶流萤和孙莉莉只得在服务员哀怨的目光里,各自点了两杯饮料和一些小吃。

    叶流萤揉了揉涨得圆鼓鼓的肚子,眉头微微拧着,望向对面的孙莉莉,低声询问道,“莉莉,这种情况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叶流萤经历的比较少,而孙莉莉是个中高人,将问题抛给这种专业人士,才是最明智的。

    孙莉莉望了眼空无一人的大街,回头深深地瞥了眼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我想,我们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回去了?”叶流萤气得差点拍桌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们被徐曼忽悠了?

    但是徐曼不来,她又能怎样?

    气鼓鼓地带着一肚子饮料,叶流萤和孙莉莉回到了酒店里。

    刚进房间,叶流萤将小包放下,即刻将手机拿了出来,她真的忍了好久了,如果不是因为说的事情不宜大家听见,她早在中餐厅里开骂了。

    两个熟悉的人就是这点好,就算是闹掰了。

    对骂起来,没有半分违和感。

    徐曼的号码就在通话记录上的第一个,叶流萤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指轻点,很快,手机那头传来电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。”

    再拨....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叶流萤暗自翻了个白眼,牙缝里吐出几个字,“这个徐曼真够可以的,居然连电话都不接了?”

    孙莉莉站在电视机前,面色凝重,目光定定地望着叶流萤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转过身,叶流萤对上孙莉莉冷冽的眼神,心底一颤,惊道,“莉莉,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不会把我当成嫌疑犯吧?”说罢,作势拢了拢衣领,向窗边退去。

    孙莉莉凌厉的眼神并未因为叶流萤的玩笑,而有半分缓解,冷冷说道,“流萤,我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严肃的表情,叶流萤见得不多,一般都是在极为惊险的情况下,那么,此时......

    叶流萤面色突变,只觉得窗边阴风阵阵,急忙跑上孙莉莉的身旁,颤声说道,“莉莉,你不要吓我。你的意思不会是,今晚那个歹徒又要过来?或者,不止一个?”

    想起在餐厅里见到田生阴测测的眼神,叶流萤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,这个人她永远都不想见到了。

    孙莉莉眼睛冷冷扫向伸手不见五指的窗外,低声说道,“这事就说不清了,这是我多年职业生涯练就的直觉。”

    直觉?

    叶流萤松了口气,只是直觉而已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的第六感觉灵敏,她今晚还笃定徐曼一定会告诉她真相呢,结果就是,被她放了鸽子。

    叶流萤神情慵懒的拿起睡衣,想进浴室洗澡了。

    折腾了这么久,她已经累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素质怎么能和孙莉莉这种女人堆里的泰斗,男人堆里的能人相比?

    冷不丁地,孙莉莉抛来了一句,“流萤,别说我没提醒你,我的直觉准确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背脊处冷汗涔涔,腿脚僵硬,缓缓转过身,低声说道,“莉莉,我洗澡就不关浴室门了,你记得别过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上次在浴室遇袭的事情,叶流萤现在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孙莉莉这么一说,她还敢关门?

    没有拉着孙莉莉陪着一起洗,就算好的了。

    整个晚上,叶流萤睡得都不安稳,直到天快亮的时候,才稍稍打了会旽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,房间卫生间里。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浴室镜子里顶着个熊猫眼的自己,心底在哭泣,一晚上没睡好,又得折腾多久,绝世容颜才回来呀。

    孙莉莉睡眼惺忪的走了进来,脸色憔悴,冲着叶流萤嚷嚷道,“流萤,让让,让让,我内急。”

    额~

    叶流萤面露嫌弃之色,慢腾腾地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,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捉狭的笑意,“莉莉,你上个厕所也这么彪悍,你队长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卫生间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里面传来孙莉莉不满的声音,“叶流萤,你这个没良心的,知不知道昨晚我一分钟都没睡,两眼就盯着门窗。早上,听到走廊上有服务员走动的声音,我才微微打了会旽。你睡得像猪一样。”

    天~

    这语气,这态度,活脱脱的女版季以宸。

    难道,老天爷就是这样对待她的?

    昨天这个时候,孙莉莉还挽着她的胳膊,一个劲地套近乎呢。

    叶流萤撇了撇嘴,冲着紧闭的卫生间门暗自翻了个白眼,心底暗道,不知道谁昨晚信誓旦旦的说着,一定会有大事发生?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卫生间门开了。

    孙莉莉站在卫生间门口,望着呆站在对面的叶流萤,疑道,“流萤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了望孙莉莉不停绞着的双手,眉眼直跳,刚才对她的怨言早已抛向了九霄云外,俏脸上满是谄笑,“莉莉,这不是在等你吗?总算可以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摸了摸的头发,轻声说道,“流萤,快点呀。等会,探病的时间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卫生间镜子前,叶流萤吐了吐舌头,身边的这些人一个个比她自来熟,两天时间不到,不知道她的外婆成了谁的外婆了?

    嘀咕归嘀咕,叶流萤快速的将整张脸收拾了。

    就这模样去,外婆准给吓个半死,怎么也得拉着她问上半天。

    是不是和谁吵架了?

   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叶流萤刚出卫生间门,孙莉莉又进去收拾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空闲时间,叶流萤眼底隐过一丝愤愤然,拿出手机继续拨了徐曼的电话,很快,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电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    再拨....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叶流萤愤愤然的将手机扔进了小包里,暗自骂道,这个徐曼,居然不接她的电话了,知道答应她的事做不到,害羞了?

    叶流萤脑补着徐曼觉得愧对她的场景,呲笑了声,徐曼是这样的人吗?她真是脑子秀逗了。

    孙莉莉拿起旁侧的手提包,斜睨了眼一脸愤怒的叶流萤,随口问道,“大清早的,谁惹了你?”

    叶流萤白了眼孙莉莉,没好气的说道,“反正不是你。”刚想说下去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拿起电话一看,眉头拧了起来,久雅?

    许久,叶流萤低叹了声,摁下了接听键,以久雅八卦的性子,就等着手机没电吧。

    “久雅--”叶流萤有气无力地轻唤着,身子被孙莉莉扯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,久雅铃铛似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,“流萤,你怎么声音成了这样,听说那边穷,是不是饿的?”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叶流萤笑出了声,“久雅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?还会没饭吃?麻烦你不要在这里抹黑我的家乡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久雅就是这样,从来都是口无遮拦,想到什么说什么,这种性子的人能在娱乐圈里生存下去,不得不说,是个奇迹呀。

    久雅干笑了几声,“流萤,你看,我就这么一说,你又活过来了吧。刚才那声音,简直是从地府传来的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嘴角直抽抽,这是益友?还是损友?

    说话也太犀利了吧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