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5章 季总,救救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在公司待着,不出公司,这些记者就没折了吧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。黑色路虎一溜烟地出了别墅,向着高速而去。

    梁氏集团顶楼,办公室里。灯光通明。

    梁治偌面色凝重,坐在红木沙发里。眼底隐过一丝怒火。他是一个不轻易动怒的人。但是今天所有的信息反馈到这里,让他气愤不已。

    周密的计划似乎出现了一道口子,正在慢慢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先是瞿秋寒从高尔夫球场跑了。人却跟丢了。

    他能跑去哪儿?肯定是季以宸授意的,识破了他的计划,让瞿秋寒溜走帮他。

    瞿秋寒的本事如何?梁治偌相当清楚。有了他的帮忙。刘亚纶的事情真有可能查出点什么?到时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而专案组人员透露给他的信息,似乎有人赶在了他们前面调取的酒店监控,理由却是客人投诉在酒店里丢了东西。

    这么蹩脚的理由。也只有酒店的工作人员才会相信。

    据他们的描述。那人应该是瞿秋寒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。季以宸自从回阳城后,一直在公司顶楼办公室待着。不曾踏出门口一步。

    凡和他有关的事情暂停,谁也不见。

    公司股东来了也不见。放下狠话,谁不想成为万娱集团的股东了,请便。

    简单几句话。直接将股东们吓了回去,季以宸的行事作风,阳城人们都知道,惹恼了他,一定没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就算是股东,也得看他的脸色。

    以季以宸的性子,这种事情确实都是他干的,出事后的行事作风也像他。

    只是,梁治偌隐隐地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除了盯紧季以宸还能干什么?对了,梁治偌猛地想起和刘亚纶发生直接关系的严菲菲,自从刘亚纶死后,严菲菲好像也从阳城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到是聪明的紧。

    遇到事情就逃了,算她聪明,要是落入他手里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?总之,他必须让她闭嘴。

    梁治偌心底莫名的一紧,瞿秋寒已经查到丽都度假村的监控,是不是会马上查到严菲菲的头上?而严菲菲是万娱集团旗下的艺员,见到瞿秋寒发给他的照片,一眼便会认出来。

    严菲菲这么狡猾的女人,每次联系,她会不会留下点什么?

    梁治偌急忙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,拿着听筒的手微微发抖,快速地摁下了几个数字,电话一接通,迫不及待地说道,“马上寻找严菲菲,看她在哪儿,想办法让她永远闭上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梁治偌瘫坐在椅背上,如果严菲菲让季以宸和瞿秋寒找到,后果如何?他心里相当清楚。

    季以宸和瞿秋寒就是最佳拍档,瞿秋寒强大的刑侦和审讯能力,季以宸强大的分析能力和气场。

    严菲菲一旦落入季以宸和瞿秋寒的手里,不等他们开口,只怕所有的东西如同倒豆子般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季以宸,天生就是他的克星,本想着将他变为自己人,不料这么不识时务。

    那只能对不住他了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流逝,梁治偌心神不宁地望着办公族上的座机,难道严菲菲逃去国外了?

    电话终于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梁治偌一把抓起座机听筒,连声问道,“严菲菲,找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听筒那头传来一声粗矿的男声,“梁总,我找遍了阳城所有严菲菲会去的地方,也查了航班,没有发现严菲菲有出境的记录,看起来,这个人像是在阳城平空消失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梁治偌眼底隐过一丝怒气,“阳城是严菲菲的家?她就不能去其她地方,真是养了一群废物。再去找,务必敢在季以宸之前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放下听筒,梁治偌想严菲菲到底藏在哪里?

    季以宸找到严菲菲了没有?

    如果季以宸找到了,他怎么会在公司待着,不应该去盘问严菲菲?梁治偌各种脑补着,心底好受了些许。

    如果季以宸再没有动静,明天,他就要去会会他,看看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?

    潘市一座偏僻的民宅里,严菲菲嘴巴被透明胶封上了,望着面前阴气森森的季以宸,腿脚直发软,眼眸里满是惊恐。

    俊俏的脸上早已是涕泪交加,往日的光彩照人一去不复返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,嘴里直呜咽着。

    这副模样,别说演戏,就算扔大街上,也没人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向着宁仲硕点头示意,宁仲硕向前一步,撕去了严菲菲嘴上的透明胶。

    “哇”地一声,严菲菲哭了出来,绑住的双手撑住地面,匍匐着移去了季以宸的脚底,拉着季以宸的裤脚,连哭带喊,“季总,救救我。看在我为公司效劳了这么多年的份上,你就放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话至尾声,严菲菲已经是泣不成声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嫌恶的望着了眼涕泪交加的严菲菲,向后退了一步,冷冷说道,“你为公司效劳?真是笑话。是不是放了你,得看你自己的表现。你自己做了些什么,应该心里清楚,把事实陈述清楚,不要漏过任何一个细节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走了过去,斜睨了眼地上的严菲菲,嘴角微勾,带起一抹迷人的笑意,“美女,把你知道的都说了吧,说不定季总善心大发,马上放了你。毕竟,季总也不想染上人命案子。但是.......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瞿秋寒没有再说下去了,留给严菲菲自己脑补。

    严菲菲身子瘫软在地上,泣不成声,“季总,我错了。我都说,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刘亚纶就是旧城改造项目的负责人,他们只是告诉我,只要勾上这个老头,我便可以拿到一大笔钱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冷哼了声,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1010

    严菲菲微微一怔,脸色唰的白了,声音颤道,“季总,他们,他们要我将和刘亚纶每一次约会的过程拍下来,其他的,我真的不知道了。我要是知道这老头是旧城改造项目的负责人,借我一万个胆子,我也不敢哪。”

    阴冷的房间里,严菲菲一身短裙冻得瑟瑟发抖,精神上的折磨和身体上的折磨,几分姿色的脸蛋成了土黄色,巴巴地望着冷面神般的季以宸,心底直打颤,就算季以宸不要了她的命,但是凭着他一句话,她立马可以滚出阳城。

    这对她来说,和死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虽然在阳城娱乐圈里,她混的不是很好,至少表面上的风光是看得见的,偶尔有晚辈见了,还会唤她声前辈。

    脱离了这个圈子,她能干什么?

    “求求您,季总,放过我吧,我给您做牛做马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站在一旁,望着地上匍匐着的严菲菲,牙痒痒。

    季以宸不说话,就有这么的杀气,那还叫他这个审讯专家过来干吗?

    季以宸面色清冷,眸底流过一丝阴戾,牙缝里蹦出几个字,“严菲菲,你这么聪明的人,应该不用我教,只要这万娱集团这次危机能够顺利化解,你的事情,我既往不追。以后,你还是在万娱集团下干你的活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严菲菲头如鸡琢米,很快将手里掌握的证据,通通告诉了季以宸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果然留着后手。

    离开民宅时,季以宸冷冷地说了句,“事情没有完结前,这个女人暂时扣押在这里,不要让她跑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冷冷地瞄了眼严菲菲,低声说道,“严菲菲,你不要妄想逃跑,等我试了你说的证据再说。如果你要是有什么逃跑的想法,劝你趁早打消,不但我的人抓你回来,你会麻烦上身。估计梁治偌的人,这会在等着你,一露面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严菲菲忙不迭地点头,“我明白,季总,你就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混迹阳城高端圈子多年,严菲菲对圈内大佬的人品还是清楚的,梁治偌表面看似和善,事实上,为人阴险狠戾,不知道背地里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相反,季以宸为人做事冷酷无情,至少说话算数。

    严菲菲反复分析,只有帮奇以宸,她才有一丝活命的机会,她怎么能不把握住?

    回阳城时,已经是凌晨一点,季以宸将车钥匙扔给了瞿秋寒,直接上了副驾驶室。

    “回去,你开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连声抗议,“季以宸,难道你叫我过来,不是为了让我一展风采,而是为了给你当司机?”

    季以宸缓缓摇下车窗,让车内空气流动些许,声音低沉,“瞿秋寒,你小子真以为我自己的人也管不了?少废话,再不上来,之前的协议就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瞪圆了眼,望向季以宸,“你.......”好吧,他输了。

    瞿秋寒手脚极其麻利地开车门,发动了车子,黑色路虎向着阳城,一溜烟地去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车窗外,夜色里,远处的景致掩映在黑暗里,只有轮廓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心底浮上了一丝念想,远在千里之外的叶流萤,你在干什么?

    一天没有听到她的声音,居然有点想了。

    半晌,季以宸从掏出手机,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,正想摁下那个熟悉的号码,突然看到时间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叶流萤应该睡着了吧?

    怔了一会,季以宸快速摁下手机,发了个信息过去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一个人在阳城,要注意身子。”发罢,将手机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叮”地一声,信息提示声响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