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6章 季以宸,你个乌鸦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季以宸心底某处有了一丝莫名的激动,急忙将手机掏了出来,手指轻点望向手机屏幕。嘴角一丝笑意渐渐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我们不是合作伙伴吗?听说你遇到事情了,我怎么睡得着?都等了你好久了。怎么这个时候才给我信息。是不是太忙了?要是忙的话,就不要给我信息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抿。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。嘀咕了句,“真是个傻丫头。”

    旁侧的瞿秋寒差点将车开出了高速,这是什么情况?季以宸千年冰霜的脸上居然是有了暖意。明天的太阳是不是得从西边出来了?

    瞧他这陶醉的神情配上完美的俊颜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在看青春偶像剧了。

    男、女主角刚刚恋上了。

    半晌。瞿秋寒愤愤地说了句。“季以宸,敢情你从头到尾都是设计好的?让我开车只是为了让你和美女聊天?”

    季以宸低着头编着信息,嘴角微动。“瞿秋寒。你好好开车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好好开车?

    瞿秋寒斜睨了眼季以宸的手机屏幕。再次哼哼,“季以宸。瞧你这傻乐呵的模样,猜猜梁雨琪见着了。会是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季以宸猛地抬头,眼风如刀扫了眼瞿秋寒,冷冷说道。“瞿秋寒,你小子就是找抽,是吧?下次再在我面前提这样人,自觉点,去阎王那里报道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低下头,嘴角笑意又起了。

    这么严重~~

    瞿秋寒撇了撇嘴,心底直嘀咕,季以宸什么时候口味变了?喜欢这种青葱小姑娘了?

    “叶流萤,你早点睡,要不明天黑眼圈出来了,看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额,季以宸,你个乌鸦嘴,不聊了,拜拜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季以宸望着车窗外的夜色发呆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瞿秋寒幽幽地声音,“季以宸,你考虑清楚了?不要白富美,宁可给自己树敌,也要找枚穷屌丝?这姑娘确实有几分姿色,不至于让你这么入迷吧。再说了,姿色能有多久,再漂亮也看腻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姿色能保持多久?但是感觉却难寻。

    季以宸身子软软地靠在真皮椅背上,咀嚼着瞿秋寒的话。

    或许,瞿秋寒想提示他的是钱才是万能的,但是,他却想到了两个人在一起时的心跳和感觉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我觉得那个姑娘来自山区,肯定会什么蛊术,她给你下蛊了?”

    瞿秋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冷冷地斜睨了眼一脸无谓的瞿秋寒,扔了句,“你懂什么?”

    瞿秋寒急了,“季以宸,在这方面,你居然敢笑话我?你......”不知为何,瞿秋寒后半截话生生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或许,季以宸说的对。

    他虽然常年流连于花丛中,又何曾品尝过真正的感情?

    这些年,他究竟在干什么?

    父母给他选的名门千金,他不要。

    美女,才女,......他通通都不要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或许,心底某处在想着一个人吧。

    车里,莫名地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子入阳城,直接往严菲菲闲置的一套父母名下,高档小区的公寓而去。

    这个严菲菲也算是个励志人物,离开父母进入娱乐圈,这些年也攒下了不少钱财,只是她与别人的不同在于,钱一到手,就会马上投资,也算是个能干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被铜臭味包裹的女人,已经迷失了方向,任何一个诱惑,都可能要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进了小区里。

    季以宸和瞿秋寒拿着严菲菲给他们的门卡,一路上极其顺利。

    很快,季以宸按照严菲菲所说的,在卧室床底下找出了一个纸盒里,里面放着一个U盘。

    严菲菲的话犹自在耳边响起,“季总,只要你拿着这个U盘,给梁治偌看一看,他便不敢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,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冷笑,拿起U盘,插入客厅里的电视上。

    很快,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张大床,传来了男女交合的呢喃声,伴随着阵阵低语。

    女主角是严菲菲,男主角正是梁氏集团梁治偌身边的助手肖祎。

    严菲菲光着身子在肖祎肥嘟嘟的嘴上划着圈圈,嗔道,“亲爱的,我每次和老头子办完事,你便来这里给我钱,我都不知道后面的金主是谁?”

    肖祎在粮食集团也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,经常在电视新闻里出现,严菲菲怎么会不知道幕后的金主是谁?只不过,她想留下证据罢了。

    肖祎捏了下严菲菲的俏鼻,含情脉脉的说道,“宝贝,爷背后的金主可是阳城黑白两道通吃的梁总-梁治偌,把爷伺候好了。以后,这样的事情多的是,比你干那劳么子演员,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屏幕上得意忘形的肖祎,冷笑了声,关掉了电视。

    严菲菲提供的这个视频,虽然不能将梁氏集团一网打尽,足以让梁治偌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毕竟,视频一旦公开,梁氏声誉必定下降,股票必定有大的波动,这个后果是梁治偌不能,也不敢去承担的。

    梁治偌年纪五十,积下这么大的家业,难道重新回到一穷二白的年代,他敢吗?

    身后,瞿秋寒幽幽地低叹了声,“诶,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。”

    离开了公寓,季以宸和瞿秋寒直接回了秘密别墅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。

    深夜,窗外,伸手不见五指的。

    季以宸眸色清冷,坐在沙发上,没有一丝睡意,把玩着面前的手机,忽而,抿嘴一笑,拨了个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他相信,此时的梁治偌和他一样,睡不着。

    手机很快通了。

    一声低沉略带疲惫的声音响了起来,语气里仍然透着一丝得意和猖狂,“季总,怎么这个时候舍得给我电话?是不是有什么事让你睡不着,想起和叔聊聊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眼底流过一丝森冷,周围空气顿时凝固。

    “梁叔,最近你老是不是忙着调教侄儿,所以顾不上休息,声音都疲惫不堪了。”

    梁治偌冷笑了声,“季总,古人说,姜还是老的辣,你要是识时务一点,我们有必要这么辛苦?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笑意更甚,修长如玉的手指摩挲着掌心的遥控器,冷笑了声,“姜还是老的辣?我听人是现在已经成了,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。”

    梁治偌气噎,“季以宸,你.......”

    季以宸身子靠在真皮沙发上,寻了个舒服的姿势,神仙上扬了些许,“梁叔,我觉得你要保重身体才行,老是生气,背后做些见不光的事折福。”

    梁治偌深吸了口气,声音冷冽了几分,“季以宸,知道你向来目中无人,我就不和你计较了,反正你也蹦跶不了几天了。刘亚纶一死,你就算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。这一次,万娱集团完了。小子,好好的在娱乐圈玩玩就行了,干嘛偏偏要来找不痛快?”

    “梁叔,您经常不是说,活到老要学到老嘛,侄子不过想向您取经而已。您又何必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梁治偌声线上扬了几分,透着一丝得意,“季以宸,这么多废话干什么,好好在你的办公室里待着,说不定,过几天,检察机关就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笑出了声,“梁叔,监察机关找我干什么?我没做过什么。当初刘亚纶找我们签约是看中了万娱集团的实力,可是他的死好像和某些人脱不了关系呀。”

    梁治偌怒从心起,厉声喝道,“季以宸,不是看在你爸的份上,给你几分面子,你有机会和我叽叽歪歪这么久?千万别做一些死到头了还想拉这谁垫背的美梦。在我面前装疯狗咬人,哼!季以宸,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手指在遥控器上,轻点了几下,冷笑着,“梁叔,别激动,我们一起看个有趣的片子。说不定,你会感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季以宸,你现在在哪里?”梁治偌冷不丁的问道,

    据手下汇报,季以宸自从回到阳城后,就一直待在公司没有出去,也没有可疑的人员进入公司,与之商量。

    难道,他真有这么大的本事,几通电话就可以搞定所有的事?

    当然,这也他一直想不通的地方,为何季以宸这两天一直待在万娱集团顶楼未曾吭声,一下子居然这么有底气。

    根据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判断,不像是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季以宸冷笑了声,“梁叔,这两天真的让你操心了,守着万娱集团公司的大门口。难怪这几天,清静了许多,都是您的功劳呀。可惜的是,这几天,我一直没有待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梁治偌气噎,“季以宸,你居然找了个替身,......”

    季以宸冷冷说道,“季叔,都说兵不厌诈,这些下三滥的招数不是跟您学的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电视里,肖祎和严菲菲两人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静了下来,只有梁治偌粗重的喘气声传了过来,空气里弥漫着一丝令人窒息的气氛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,季以宸关了电视,对着手机那头的梁治偌,轻声说道,“梁叔,这个片子是否和您的意?个人觉得,实在是太精彩了。都说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我想.......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