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7章 傻了?流萤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手机那头传来梁治偌的断喝,“季以宸,你想干什么。你说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冷笑了声,声音清冷,“梁叔。我想干什么?怎么不问问你想干什么?你不是想逼死我吗?怎么样?被人逼的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季以宸咬牙,一口气说了一大串......

    如果不是梁治偌。他此刻正在偏远山城里陪叶流萤度假。何至于在这里两个晚上没休息好了?已经有很多年,没有遇到梁治偌这样的对手了,对他来说。不失为敲了一记警钟。

    “梁叔,这次的事情,谁对谁错。我不想再去深究了。相信你心中有数。如果再有下次,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梁治偌半晌没有说话,偌大的别墅寂静如初。空气里弥漫着一丝令人窒息的气氛。

    许久。梁治偌出了声。“季以宸,雨琪对你怎样?你心里有数吧?对她。你一点内疚的情绪都没有?”

    季以宸冷笑了声,“梁叔。梁雨琪在万娱集团这些年来,不仅你见着了,我也见到了。大家也都见到了。除了对等的感情,她什么没得到?名?亦或是利?如果因为一个人喜欢自己,而必须去喜欢她,对我而言,是否公平?万娱集团旗下这么多的艺员,大部分对我有几分爱慕,难道我必须要赋予同等的爱慕?”

    季以宸心底冷哼了声,梁治偌想在他面前打感情牌,也得看看这张牌的分量。

    扔出个梁雨琪,他不是找堵?

    梁治偌面如死灰,牙缝里蹦出几个字,“季以宸,这件事算我不对,从此以后,粮食集团和万娱集团井水不犯河水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季以宸立刻给宁仲硕拨了电话,很快电话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,宁仲硕的声音极为有力,一听就知道随时等着季以宸的命令,这样的非常时期,连季以宸都没有休息好,他怎么敢休息?

    季以宸如同他的再生父母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不是季以宸给了他这份得体收入惊人的工作,他的家人怎么会过得如此舒坦?

    “季总,您说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斜睨向手腕处的手表,轻声说道,“马上带严菲菲回阳城,找一个安全措施齐全的酒店住下,明天上午十点召开新闻发布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季总。”

    已经是凌晨五点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顿了顿,终是拨通了罗婷的电话。

    一阵,电话通了。

    罗婷的声音清冽,精神状态极好,在这种非常时期,谁都是保持二十四小时待命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季总。”

    “嗯~这么早打扰你休息,抱歉。”

    罗婷心底一颤,季总居然和她说抱歉?几个意思?

    半晌,轻声回道,“没事,季总。其实,我一直没怎么睡着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句实话,季以宸都没睡,他们谁会睡?

    季以宸不曾理会罗婷话里的惊讶,直接说道,“罗婷,上班即刻联系各大媒体名记者,将严菲菲和刘亚纶的开房记录曝光。明天上午十点半举行新闻发布会,准备严菲菲小三逼婚刘亚纶致其自杀的稿子。需要什么材料,可以找瞿秋寒。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上午十点,叫孙少平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季总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季以宸上楼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次日,上午九点半,季以宸准时起床,洗漱穿戴好,刚好十点钟。

    出了别墅,黑色宾利已经等在门口,季以宸直接上了车子后坐,上面摆放着这几日的娱乐杂志,杂志上是孙少平准备的营养早餐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黑色宾利停在了阳城大酒店门口,现场早被记者们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严菲菲头戴面纱,戴着墨镜,在安保的护卫下,从侧门快速走了进去,生怕记者们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季以宸身着黑色的衬衫,完美的俊颜,冷冽的气息,即刻吸引了在场的记者们。

    只要季以宸在场,不管与谁在一起,所有的目光都会聚焦在季以宸的身上,这也是万娱集团旗下的男艺员为何不愿意与季以宸同台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季先生--”

    “季先生,请您说说,今日上午传出您公司签约艺员与已故梁处长的事情,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季先生,听说您旗下的艺员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,现在会不会影响到您公司的声誉。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无数的目光齐刷刷地望了过来,与其等着季以宸如何回答问题,不如说,想借此机会多看看季以宸的真颜,这样的帅哥可不多见呀。

    而且,还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扬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望着面前黑压压的记者,性感的薄唇轻启,缓缓吐出了几个句,“对于刘处长的事情,我本人表示沉重的哀悼。对于今天新闻上所说的事情,我也才得知不久,真相如何,公安机关会定论。等会,严小姐也会给大家一个清楚的答案。事情究竟如何,外人不好评说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,说了这么久,都是废话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花痴的记者们就是爱听。

    季以宸斜睨了眼已经进入电梯间的严菲菲,向着在场的记者们微微一笑,进了酒店。

    季以宸居然笑了?

    这则新闻比严菲菲逼死刘亚纶的新闻更劲爆呀。

    现场,记者们满头大汗,神情激动,荧光灯一直闪动不停,直到季以宸的背影消失于酒店大门口,一个个才恍了过来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是过来干什么的?

    主要是了解刘亚纶死亡真相的,怎么一个个在这里犯花痴了。

    南县,县人民医院,普通病房里。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墙上的电视发呆,不,应该是望着电视里熟悉的身影发呆。

    “傻了?流萤。”孙莉莉斜睨了眼花痴似的叶流萤,取笑道。

    半晌,叶流萤似是恍了过来,望着电视里的季以宸,声线上扬了些许,“莉莉,你说这人只要一上电视就不一样?我瞧着他平时也就那么样,一个鼻子,两只眼睛。”

    床榻上,老太太“噗哧”一声,笑了声,“哪里有这样说自己男朋友的?如果我是他,得跟你急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眉头微微拧着,疑道,“外婆,我有点怀疑,倒底,他是你孙子?还是我是你孙子?你怎么老说帮他呢?”

    老太太白了眼叶流萤,怒其不争的说道,“叶流萤,我这是帮里不帮亲,你瞧瞧,这么好的孙女婿,上好找?你记得给我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,“......”

    就像外婆说的,季以宸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么好的男人,个个都惦记着,她怎么跟紧?

    而且,她和季以宸现在的关系表面看着好,事实上,是有份合约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,如果没了这份合约,季以宸会看她一眼,她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她的菜绝对不是季以宸,她心底的位置永远是留给楚东的。

    她和楚东那么多年的感情,怎么能说没就没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叶流萤终于想通了,楚东从忘记过她,他一直在等着她,等她回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电视里关于季以宸的直播新闻终于完结了。

    孙莉莉悻悻地转过身来,低声说道,“叶流萤,你男朋友都出现在电视里了,你怎么心不在焉的?”

    老太太低低地骂了句,“叶流萤,你是不是想气死外婆呀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狠狠地剐了眼孙莉莉,脸上随即换上一副天真烂漫的笑容,嗔道,“外婆,您的病情刚刚有所好转,从ICU病房里转出来,难不成又想进去玩两天?”

    老太太哭笑不得,“叶流萤,你就不能给我省点心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”叶流萤冲着老太太干笑了几声,轻声说道,“外婆,您什么都不用管,好好养好身子,随我去阳城享福。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吴秀莲和柳延庆在旁边不时地忙碌着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和他们说了一起去阳城的事情后,家里的农活便停了下来,一准备去阳城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便帮着叶流萤照顾老太太。

    自从叶流萤在医院被袭击后,他们都知道了,有人要害叶流萤,只是凶手的目标是叶流萤,与他们无关。

    况且,叶流萤身边的帮手也都不是省油的灯,给了吴秀莲和柳延庆很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晚饭时间,叶流萤和孙莉莉在吴秀莲的帮助下,找了个借口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现在,她不想让外婆知道,她有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既然帮不上忙,又何苦多个人担心呢?

    回到酒店,叶流萤和孙莉莉照例去了酒店餐厅吃饭,小宇出乎意料的没有留下来吃饭,说是有点事先走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不以为然,和孙莉莉随意点了几个菜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叶流萤看来,像小宇这样的职业,神出鬼没才正常,天天闲着才稀奇。

    晚餐叶流萤吃的都不多,没什么事,和孙莉莉在餐厅里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。

    这些天,一直生活在恐惧的阴影里,就算有顶尖高手陪在身边,叶流萤仍然喜欢待在人多的地方,比如餐厅。

    喧闹的说话声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如果她将这种感觉告诉孙莉莉,肯定会笑话她。

    对于她们来说,人多的地方才是危险的地方。因为人才是最不确定的因素,谁知道一个人的身份后面,隐藏着多少个身份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