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8章 她的姐妹感情呢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一顿饭,叶流萤和孙莉莉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,看着窗外华灯初上。她们才站起身,准备回房。

    客房的走廊幽深而漫长,幽暗的灯光有着一丝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出事后。叶流萤一直心有余悸,就算孙莉莉陪在一旁。叶流萤仍不时地看看前后。生怕什么地方蹦出个杀手。

    孙莉莉的心情算好,拉着叶流萤的手不断地说着话。

    这个职业也真是难为她了,居无定所。经常得保护不同的人,哪里有时间认识朋友。毕竟朋友之间的感情,也是需要时间来维系的。

    至于保护的对象。不可能每个对象都像叶流萤这般可爱善谈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。叶流萤认识瞿秋寒,无形之间,孙莉莉对她又亲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快到房间门口。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不过不是叶流萤的。

    孙莉莉拿起手机一看。走向了走廊的另一侧,“喂”声之后。声音就变了。

    转身,远远地冲着叶流萤招了招手。喊道,“流萤,我临时有个紧急任务。走了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什么?走了?

    还没听清楚,孙莉莉的身影就消失于走廊里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脑子“轰”地声,炸了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孙莉莉居然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走了?

    她的职业道德呢?

    她的姐妹感情呢?

    就这样扔下她,走了?

    叶流萤腿脚哆嗦着,顾不上骂孙莉莉这个没有职业道德的白眼狼了,亏她这些日子绞尽脑汁,编了那么关于瞿秋寒的事情给她听。

    颤抖着手慌乱地从小包里的掏出门卡放在门锁上,好几次,差点掉入地上。

    “呲”地一声,微弱地开锁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快速地闪入客房里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身后,走廊转弯处,孙莉莉望着叶流萤背影慌乱的消失在走廊里,“噗哧”一声,笑了出来,转身,脚步轻盈地向着电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,空气里弥漫着一丝若有若无地淡淡的薄荷气味,卧房卫生间里似有流水的声音隐隐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一颤,有人?

    下意识地走到离门口不远的地方,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,心底里咬牙切齿,你丫的,欺负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么?

    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防狼绝招。

    叶流萤的防狼绝招是什么?就是昨天晚上,叶流萤见没事闲着也是闲着,缠着孙莉莉教她的基本擒拿手。

    这是间套房,就在叶流萤面目极其狰狞的从客厅走入卧房时,里面的灯突然亮了。

    刺眼的灯光袭来,叶流萤右手持刀,左手下意识地挡住了前额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面前,季以宸?

    看错了?

    叶流萤眨了眨眼睛,疑道,“季以宸?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叶流萤怀疑自己脑子有问题了,上午还在医院电视直播新闻里见着季以宸的身影,晚上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不是幻觉,是什么?

    季以宸腰间系着条浴巾,正用毛巾擦拭着未曾干透的头发,见着叶流萤手执水果刀傻愣在当场,俊脸立刻沉了下去。手上的毛巾扔去一旁,伸手抢过叶流萤手中的水果刀。

    不动。

    再抢,还是不动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叶流萤,你在干什么?”季以宸忍不住吼道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刀子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叶流萤纵身一跃,一把拧住季以宸的俊脸,兴奋地大声叫了起来,“季以宸,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季以宸倒抽口凉气,修长如玉的手指拽下叶流萤的手,一把圈住叶流萤的腰身,连带着往床上滚去。

    “唔~”

    叶流萤来不及反抗,已经被季以宸狠狠地压在身上,季以宸性感的薄唇狠狠地覆上了上来,带着一丝凉意的胸膛不时摩挲着叶流萤胸前两团浑圆。

    噗通.....

    噗通.....

    噗通.....

    叶流萤心狂乱的跳着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柔软的两瓣被她狠狠地吸允着,双手丝毫不闲着,在她周身肆意游弋,熟悉的感觉传来,叶流萤似乎要迷失在这温柔的陷阱里了,身体无意识地配合着季以宸的动作。

    一时间,室内暧昧升级,春色无边。

    “撕拉”一声,叶流萤裙子背后的拉链被季以宸拉开了,内衣也解开了,季以宸的大手穿过叶流萤轻薄的裙子伸入里面,一把握住了叶流萤柔软的浑圆。

    叶流萤贝齿轻启,发出了极为低低地轻咛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客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熟悉的铃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,怎么爱你都不为多.......”

    叶流萤脸色唰的白了,铃声刺痛了叶流萤脑海深处的某根神经,昔日的记忆浮上了脑海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你不觉得铃声和你太不配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东,我就要做你永远的小苹果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她在干什么?

    见电话声响,叶流萤神色有异,季以宸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一把推开了压在胸前的季以宸,手忙脚乱的拉上裙子,极为狼狈的向着客厅逃奔而去。

    身后,季以宸摩挲着从叶流萤胸前抽回的手,望着落荒而逃的叶流萤,眸底隐过一丝流光异彩。这个女人,他真的是越来越舍不得了。

    那就再等等吧,他要的是身心都属于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至于楚东,他倒要看看,怎么敌得过他的魅力。

    房间客厅里,电话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响着,手机那头的楚东今夜似有一丝偏执,完全不像他平时的性子。

    叶流萤缓了缓情绪,许久,终于从包里拿出手机摁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低低地唤了声,“楚东?”

    尽量让声音平稳,不带有一丝情绪。

    无论是季以宸带给她的情绪,还隔了许久才接到楚东的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,楚东的声音带着一丝仓皇,声音微微颤抖着,极力掩饰他内心的恐惧,“流萤,你现在是不是还在南县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叶流萤低低地应着,声音里透着一丝疑问。

    楚东居然清楚她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么说,虽然他没有给她电话,却一直关注着她。

    “流萤,不管你现在在哪个位置,手机千万不要关,等着我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诶-”

    叶流萤话未说出口,楚东的电话便挂了。

    是担心她拒绝?

    还是真的有这么急?

    放下电话,转过身,季以宸已经穿好衣服站在卧房门口,面色清冷的望着她,眸底隐过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叶流萤脱口而出,“怎么了?季以宸。”

    “徐曼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流萤失声唤了出来,徐曼死了?难怪这几天没有见到她的身影,原来是死了。

    莫名地,叶流萤觉得周身发冷,虽然她恨叶流萤入骨,也曾想过她是否从世界上消失了,她的日子便会好过些?但是,徐曼真的死了,反而没有意料当中的那种兴奋。

    难道,楚东的电话一直这么响着,原来他也知道这个消息了。

    没有告诉她,怕她害怕,却马上赶着过来了。

    楚东是关心她的,只是没有了徐曼夹在中间的关心,却有了季以宸的出现,叶流萤心底突然起了一丝莫名的情绪,一时间,连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什么?

    许久,叶流萤嘴角微勾,喃喃地重复了句,“季以宸,你刚才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瞿秋寒刚打电话过来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瞿秋寒?”叶流萤眉头微微拧着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徐曼在南县遇害,比他们先知道的都是远在千里之外阳城的人?

    顾不上再考虑,季以宸已经大步迈了过来,向着傻愣在当场的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你要不要过去看看?估计一会儿,警察便会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叶流萤惊叫了一声,“找我干什么?难道警方怀疑人是我杀的?”她和徐曼过招,她怎么斗得过徐曼,徐曼那种气势的人一看就是经常操练的。

    季以宸伸手揽住了叶流萤的腰身,轻声说道,“走吧,你一个在房里,我不放心。而且,听瞿秋寒说,你是和徐曼最后通过电话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流萤转身,一把挽住了季以宸的胳膊,眼神极为恐惧,声音颤道,“你是说,徐曼死了两天了?”

    “徐曼死亡时间是前天晚上,驴友露营时发现了她的尸身,估计是死后被抛尸的,发现时尸体已经有异味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死死攥住季以宸的胳膊,声音低沉无力,“季以宸,你能不能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仰着小脸,可怜兮兮地说道,“季以宸,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去?”

    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,轻轻地捏了下叶流萤的俏鼻,语气里透着一丝莫名的轻松,“叶流萤,你现在少了个对手,你不应该感到高兴?先前,徐曼在的时候,不知道想了多少办法,想整死你。现在你倒是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幽幽的叹了声,“季以宸,你不知道,徐曼再对我怎么样?毕竟她曾经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里,给过我最美好的回忆,我能忘记她吗?”

    季以宸眼底似乎流过一丝暗色,望向一脸肃然的叶流萤,有了一丝出神。

    这么说,叶流萤一时半会也忘不了楚东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