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9章 瞿秋寒居然紧张了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掌心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拿起看了一下,直接摁下了拒绝键,拉着叶流萤直接走了出去。边走边说,“叶流萤,徐曼的死。我有一丝预感,和你被遇险一事分不开。有可能和你们叶家的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脸色惨白如纸。不可置信的问道,“季以宸,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呵-”。季以宸轻笑了声,“叶流萤,你有没有想过。自从你来到阳城之后。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是针对你来,你外婆的伤就是有人故意制造的,想引你来这里。从而。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你。然而......”

    叶流萤快速地接了过去。“然而,他们是料不及的是。你居然从中间坏了他们的好事,所以他们借故将你引回了阳城。想将我独自留下来,没想到你居然安排了孙莉莉在我身边,让他们无从下手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赞许的目光望着叶流萤。轻声说道,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更让他们预计不到的是,我居然怀疑其中有问题,所以约徐曼出来谈判,他们急了。以徐曼的性子,未必听他们的,为了以防万一,直接将徐曼杀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宠溺地目光定定地望着叶流萤,低声说道,“这么高的智商,要是我给生个宝贝,不是太牛了,那智商肯定直逼牛顿等人呀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,嘀咕道,“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就在季以宸想再次向叶流萤伸出魔爪时,手里的电话再次响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低低地骂了句,直接拉着叶流萤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出了酒店,大门口停着辆公安车,驾驶室的车窗敞开着,瞿秋寒那张俊美到极点的脸露了出来,冲着叶流萤盈盈一笑,“叶小姐,你好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脚底不稳,差点跌了下去,好在旁侧的季以宸及时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叶流萤捏了把汗,强作镇定像瞿秋寒打了声招呼,“瞿少爷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脸上的笑容却是极不自然,这些天,她背着瞿秋寒向孙莉莉编了他多少故事呀!

    季以宸不知底细,直接拉开了后面的车门,和叶流萤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叶流萤这才发现,孙莉莉坐在副驾驶里,正满脸娇羞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流萤,你们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的声音极其婉转,妩媚的样子和她的时候,简直不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爱情的力量,像十八级台风一样,来得如此猛烈?

    嘿嘿,叶流萤干笑了两声,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,“孙警官,我以为你真的出公差了,原来是颠颠的来会情郎了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面露羞涩,声音又回到了初见叶流萤时的清脆婉转,“流萤,师哥来了,我去见见,尽地主之谊也不行?”

    叶流萤干笑了声,“哦,我差点听错了,以为是情哥哥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一边说着,一边偷偷地观察着瞿秋寒的表情。

    今晚的瞿秋寒似是安静了不少,比起第一次见到他时,正经了不少,紧攥着方向盘,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正前方。

    叶流萤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词?紧张。

    瞿秋寒居然紧张了?

    “流萤,你居然敢开我的玩笑,回来我再和算账。”话语刚落,车子里莫名地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夜色下,车子向着郊区而去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揽着叶流萤的腰身,让她的身子靠着他的胸膛,暖意传来,叶流萤的心安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季以宸要过来,她真的打死都不想过来。

    徐曼,就这样没了?

    幕后的凶手究竟是谁?敢对徐曼下手的人,必定知道她的身份,居然也敢动手?真是让人匪夷所思,可见幕后之人何等的猖狂。

    那么,这些天和徐曼在一起的那个叫田生的人去哪儿了?

    是不是他动的手?

    太多的疑问缠绕上叶流萤的心头,路程有点远,路面渐渐颠簸起来,叶流萤靠着季以宸宽阔的胸膛,小憩了一会。

    1012

    车子很快在山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孙莉莉侧身,望向后坐的叶流萤和季以宸,轻声询问道,“已经到了,你们要上去吗?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了眼叶流萤,眼眸里是征询的意见。

    叶流萤眼底隐过一丝伤感,低声说道,“已经来了,还是下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徐曼,当初,叶流萤和她不知道搂着睡过多少次,两个人形影不离,按她爸说的,她们穿了一条裤。

    转眼人鬼殊途,就算两人之间再不济,她去看看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当然,让叶流萤执意来到现场,主要原因是季以宸说的理由,徐曼的死和她父母的死脱不了关系,既然杀手已经找上门,那么她又何惧来现场看看?

    为了来现场,叶流萤特地换了身休闲装,脚上换了双休闲鞋。

    下了车,叶流萤看到现场摆放着几辆车,看来已经有不少人来了。

    脚底是夯土路,两边灌木林立,季以宸搀扶着叶流萤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孙莉莉和瞿秋寒走在一起,孙莉莉一路上介绍着案情,“上了这个坡,受害人的尸体就在前面不远处,当地派出所在两小时前接到报案,法医和相关警员已经第一时间赶到,派人过来保护现场了。天气炎热,听说尸体腐烂程度,有点高。等会你们见着了,只怕几天吃不下饭。”

    蜷缩在季以宸怀里的身子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嗯了声,脚步顿住,望向前面的瞿秋寒,轻声嘱咐道,“秋寒,我们回去吧,这件事就拜托孙警官算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闻言,错愕地抬头,都到这里了,往前几步就是现场,季以宸居然不去了。

    这不像他的行事风格呀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却是纠结万分,去还是不去?徐曼的尸身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心底无数的念头闪过,叶流萤在季以宸的怀里无力挣扎了几下,不能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“听话,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?”季以宸揽住叶流萤腰间的手力道重了几分,低头俯在她耳边轻声说道,声音里透着丝丝暖意。

    叶流萤瞬间明了,季以宸听到孙莉莉说的话了,担心她受不了。

    瞿秋寒眼角余光快速地扫向走在最前面的孙莉莉,斜睨了眼季以宸,声线上扬了几分,“我不去看现场,怎么季总你的差遣?”

    季以宸了然一笑,“好,你小子重色轻友,想陪着孙警官就明说,别在这里扯上我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季以宸拉着叶流萤的手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时,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,叶流萤将小包扔在沙发里,顺势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抬头,望向依旧站立不动的季以宸,轻声说道,“季以宸,这间房子我已经睡习惯了,要不你去另外开间房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扬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缓缓走到叶流萤的身边,附在身子,在叶流萤耳边,极其暧昧的说道,“叶流萤,你的意思是,用完了,即刻要赶我走了?”

    熟悉的气息传了过来,叶流萤的心不由地加快了跳动,强摁住心底的悸动,语气淡淡地说道,“季以宸,你怎么能这么说,毕竟孤男寡女的,住一间房,怎么好意思?”

    还有一句话,叶流萤没有说出口,明天出动就要来了,让他见着自己和季以宸住一间房,会怎么想?

    叶流萤的小心思季以宸怎么不知道,当下冷笑了声,“叶流萤,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,还装什么正经?”

    叶流萤腾地站起身,怒道,“季以宸,你流氓--”

    “呵”,季以宸轻笑了声,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在叶流萤面前放大,吐气如兰,深邃的眸子就这样定定地望着叶流萤,许久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笑了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我听到了你的心跳声,你心虚了?你爱上我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心口本来已趋平缓,却被季以宸这么一说,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,白皙的脸上浮起阵阵红云。

    叶流萤突地站起身,恼怒道,“季以宸,我不和你说了。”说罢,直接走了卧房。

    身后,季以宸轻笑了声,望向叶流萤的背影,笑道,“好了,刚才是逗你玩的。你就洗洗睡吧,我在外面给你守着。孙莉莉估计今夜得熬通宵了,凶手已逃逸,你一个人在这里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脚步顿住,终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能说什么?

    如果将季以宸赶走,她一个人住在这里,不怕?如果不赶季以宸走,出声邀请她进来一起睡?

    进了卧房,叶流萤轻笑了声,活人难道会被尿憋死?大步向前,拿起床头座机给前台拨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您好,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?”

    “小姐,您好,我想换间双人间,这个套房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说罢,听筒那头传来悉悉瑟瑟翻动纸张的声音。

    叶流萤哼着歌望向客厅里,不管怎么说,至少不会出现上次那样难堪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,抱着季以宸不放。

    许久,听筒那头传来一丝歉意的声音,“小姐,真的不好意思,听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?两个小时前,酒店所有房间都被预订了。”

    额~~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