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0章 楚东来了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怎么忘记这一茬了。

    徐曼一死,先不说事情的恶劣性,就是徐家向当地公安部门施压。也够他们吃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估计这会儿,什么破案专家都从四面八方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倚在卧房门口的季以宸出声了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。你就这么不放心我?”

    叶流萤揉了揉先前被季以宸捏得发痛的手腕,牙缝里狠狠地吐出几个字。“季以宸。你开始咬痛我了,还没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高大硕长的身子向叶流萤直逼过来。眼底带着丝捉狭的笑意,“叶流萤,刚才咬着你哪里了。我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急得忙从床上站了起来。大声呵斥道,“季以宸,你想干什么?我不要你看。不怪你。行不行?”

    季以宸在离床沿半米远的地方停住了。望着叶流萤满脸怒气的小脸,笑道。“叶流萤,你仔细想想。真的有这么排斥我?先前几次行为,我觉得你挺享受的嘛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扔了床被子过去。

    气呼呼地说道,“季以宸。今晚没有房间里,算你走运。这床被子给你,今晚你就睡沙发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抿嘴一笑,伸手接过被子,笑道,“好的,叶流萤,记得,晚上别关卧室门,要不出现异常情况,我救不了你。”说罢,转身,向着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,“砰”地一声,卧房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不到一份钟,“吱呀”一声,又开了。

    望着开开关关的卧房门,季以宸嘴角笑意渐渐弥漫开来,这就是寻常情侣之间,经常玩的游戏?

    不过,他现在觉得很高兴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整天,确实有点累了,季以宸很快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洗漱完,也上了床,窗外风声赫赫,叶流萤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,想着徐曼此刻正静静地躺在山林里。

    背脊处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她,一直被叶流萤逼得喘不过气来,没想到是她先走一到了。

    脑海里不时回想起徐曼在她跟前嚣张跋扈的情形,只不过结合了孙莉莉说的话,画风已经转变,脑海里的徐曼面部狰狞,如同恐怖片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里面的主角,她不但认识,而且知道她已经死了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越想越害怕,浑身毛孔都缩了起来,直接缩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死寂,客厅里伸手不见五指。季以宸一路辗转,应该早就睡着了吧。

    辗转反侧,仍然睡不着。

    叶流萤索性披着被子坐了起来,望着黑呼呼的客厅,心底狠狠骂道,季以宸,你个没良心的,睡觉居然关灯了,不知道我怕?

    被子依旧披着,腾腾地起了身,直接走到卧房门口,开了客厅里的灯。

    一屁股坐到了季以宸旁侧的单人沙发上,异声惊动了季以宸,微微地睁开了眼眸,望向面前嘟着嘴,满脸憔悴的叶流萤,轻声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刚刚睡醒的季以宸,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暗沉,多了几分诱惑。

    季以宸了然一笑,坐了起来,向着叶流萤轻声说道,“进去吧,我陪你。”低沉的声音如同大提琴声,听不出一丝邪念。

    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颜里,难掩倦意。

    叶流萤为自己的自私感到一丝懊恼,且不说季以宸在阳城的这些天里有多忙,就是今天,他应该是累散架了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刚才打扰你休息了,真的是不好意思。要不你接着睡吧,我在这里坐坐就行了。反正差不了多久得天亮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眉头微微拧着,起身,将叶流萤拉入怀里,轻声说道,“流萤,听话,进去睡,不然变熊猫眼了。放心,我就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地望向季以宸,他真的只是进去陪着她?

    怔愣间,季以宸已经拉着叶流萤进了卧房。

    “诶呀,我的被子呀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叶流萤的身子已经到了床上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叶流萤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转瞬,被子已经轻轻地盖上了,灯随即灭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在耳边轻声说道,“睡吧。”说罢,侧身望着她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被子里,叶流萤闹了个大红脸,她刚才在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很快,旁边传来季以宸均匀的呼吸。

    叶流萤低叹了声,季以宸都累成什么样了。

    黑暗袭来,叶流萤快速钻入被窝里,季以宸微微动弹了一下,手似乎被子外面伸了进来,搭在叶流萤盈盈一握的腰上,叶流萤身子猛地一僵,季以宸不曾有后续动作了。

    也罢,这样特殊时刻,就不将他的手拿开了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季以宸再次翻动了身子,脚也跟着进来了。

    紧紧地贴着她,就这样,叶流萤被季以宸圈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夜的叶流萤,心突然定了下来,这个怀抱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温暖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叶流萤睡了过去,睡梦里,不知什么时候将手伸向了季以宸的腰身,紧紧搂住了他。

    黑暗里,季以宸嘴角微扬,带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清晨,叶流萤在睡梦里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,旁侧的季以宸已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客厅里传来开门的声音,隐约可见听见低低地声音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楚东来了?

    叶流萤腾地坐了起来,真让她发现季以宸和她在一个房间里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以季以宸的性子,他应该大刺刺地从卧房床上走出去才对,怎么这么早就在客厅里候着了。

    真让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楚天王,你好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向楚东友好的伸出手,可是楚东未曾理会,眼睛直往四周打量着。

    季以宸收回了手,嘴角泛起一丝迷人的弧度,笑着说道,“别看了,流萤昨夜很晚才从你前女友的抛尸现场回来,现在正睡得香,别吵醒她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说话轻柔,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楚东,理论上来讲,他不应该第一时间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楚东一把推开了面前季以宸,声音清冷了几分,“季以宸,我和徐曼早在半个月之前就分手了,这次我来南县专为流萤而来。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“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这件事你得问流萤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叶流萤极为狼狈地出现在了客厅和卧房的交界处,望着风尘仆仆的楚东,满是歉意的说道,“楚东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一脸兴味的望着叶流萤,看她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“流萤--”楚东向前一步,眼底满是期许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的楚东,叶流萤仿佛回到了当年,眼底隐过一丝懊恼,不自觉地说道,“楚东,那个,季总是昨天刚到的,和瞿秋寒一起过来的,我们几个人一起去了那个现场,后来,瞿秋寒留在现场,我们就先回来了。酒店都被订满了,而保护我的女警也留在了现场,所以,季总自告奋勇地留下来陪我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紧张得语无伦次,总算按照她想的,和楚东想的那个方向,将话说完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

    楚东微微一笑,转身向着季以宸,极为礼貌的说道,“季总,刚才真是不好意思了,谢谢你昨晚帮我照顾流萤。”

    现在已经不关他的事了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,好像在撵季以宸走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眼眸不看面前的楚东,反而望向身后的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不用谢,照顾叶小姐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说罢,自顾自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算他决定和楚东公平竞争,也没理由给他们单独相处的空间吧。

    “诶,瞧这事情乱的,连住的地方都没有。在没有住的地方前,我还是在这里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楚东望了眼沙发上瘫坐着的季以宸,无计可施,只得走了叶流萤的身边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流萤,我刚过来,见到你没事就好了。我现在要去殡仪馆一趟,你要不要过去?徐曼这些年对你怎么样,我都知道。要是你不想去,就在这里和季先生坐会儿,中午我们一起吃饭,然后去看外婆。”

    有了昨夜的惊魂,叶流萤真的不想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徐曼,她宁肯在心里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,对她来说,徐曼于她的噩梦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东深深地瞥了眼季以宸,转身匆匆出了客房门。

    徐曼死了。

    楚东作为她的前男友,不管是出于舆论的压力,还是个人的感情,都应该第一时间过去,这点,叶流萤当然明白。更何况,楚东第一时间来了她这里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不想去了。

    属于三个人的友情,就这样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直到楚东消失与视野里,叶流萤依旧怔在卧房门口。

    沙发上,季以宸淡淡地开口了,“既然醒了,还不去洗漱?为了等你吃早餐,我的肚子都饿扁了。”

    许久,叶流萤缓了过来,幽幽地说了声,“季以宸,要不,你一个人去吃吧,我没有胃口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起身,扫了一眼一脸伤感的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你不想出去吃,就在房里吃。你去洗漱,我来安排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瞪圆了眼,望向面前的季以宸,她刚才有说不想出去吃吗?

    还是这家伙本是故意的,好吧,无论怎样,他都赢了。

    吃点吧,总不能将身子弄垮了。

   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