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1章 季以宸算什么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吃完了早餐,叶流萤在房间里无聊的待着。

    楚东临走的时候说了,希望等他一起去医院看望外婆。她没有拒绝。现在不等他,像话吗?

    房间里似乎流淌着一丝莫名的气氛。

    原本她和季以宸在南县待着,没觉得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。楚东也来了。

    再和季以宸独自相处,居然有了一丝莫名的尴尬。不知道是对季以宸存着一丝愧意。还是有其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或者,在叶流萤的心底里,不愿意让季以宸见到她和楚东在一起的模样。

    季以宸居然不以为然。望着表情略微尴尬的叶流萤,嘴唇微勾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。“叶流萤。你打算在这里继续等下去?”叶流萤心底所想,季以宸自然清楚,只是不想让她这么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叶流萤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。意思是。你说怎么办?

    楚东初来乍到。这里是他唯一熟悉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等会去医院。我真的想让我们两个一起去?”季以宸嘴角弧度更大,深邃的眼眸定定的望着叶流萤。轻声说道,“我觉得等会某人会有点尴尬,你想想。我去了,外婆肯定会拉着我的手,亲热的叫我孙女婿。你说呢?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一脸幸灾乐祸的季以宸,恨得牙咬咬,“季以宸,你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?外婆那里,我为何那么介绍你的身份,你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见季以宸脸色唰的拉下来了,忙轻咳了两声,继续说道,“季以宸,我知道这么说,有点伤你的自尊心,只是你也知道,我们之间只是合作伙伴,我想你这么优秀的男人,定会配个全方位优秀女子才行。不然怎么对着住你这么强大的基因和万贯家财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深邃的眼眸深了深,身子移动了几分,望向单人沙发上坐着的叶流萤,语气里隐着一丝惊喜,轻声问道,“叶流萤,你真的只是这么想?”

    叶流萤白皙如玉的俏脸腾地红了,心脏莫名的跳了起来,急忙起身,往卧房内走去。

    声音里透着一丝莫名地颤抖,有点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季以宸,我去拿下包。我们就不在这里等他了,我们出去等,或者,医院门口等也行。楚东从殡仪馆出来后,叫他直接坐车去医院门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叶流萤的身影已经消失于客厅里。

    客厅里,季以宸望着仓皇逃去的叶流萤,嘴角微勾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神情里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心底默道,叶流萤,你迟早都是我的女人,就等着吧,暂时让你蹦跶几下。

    回到卧房里,叶流萤的心仍是抑制不住地狂乱的跳动着,走到卫生间里,望着镜子里面红耳赤的自己,叶流萤狠狠骂道,叶流萤,你能不能有点出息?你怎么能同时爱上两个人?

    季以宸算什么?

    你与楚东五年的感情了,你真正爱着的人是楚东。

    对于季以宸,只是因为他多次救了你,心存感激而已。

    好一阵,叶流萤狂乱的心才慢慢平复了下来,洗了把清水脸,感觉似是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拿起包,走出了卧房,对着客厅里的季以宸说道,“季以宸,走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冲着叶流萤微微一笑,站了起来,自然的搂住叶流萤的腰间,轻声说道,“走吧。”这个动作的熟悉程度,给了叶流萤一种错觉,如同两个已经是老夫老妻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脚步顿住,望向旁侧的季以宸,轻声说道,“季以宸,你在干什么,可不可以放下来,别人见着了影响不好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搂着叶流萤盈盈一握腰身的手,力道愈发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在南县,前些天和之前的日子不都是这么过来的?怎么今天就不一样了?我说,你摆明了就是过河拆桥。是不是你觉得楚东来了,我以前陪你做的所有事,他都可以陪你做。”

    声音里透着浓浓的醋意。

    叶流萤语噎,“......”

    好吧,论口才,她说不过季以宸。

    论事实,季以宸说到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侧身,叶流萤望向季以宸,可怜兮兮地说道,“季以宸,我们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搭档吗?你的未来一片光明,你应该也希望你的搭档-我,以后有个美好的未来吧。索性你就好人做到底,今天不要去医院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已叶流萤对季以宸的了解,他应该会马上答应吧。

    毕竟,像他这么骄傲的人,怎么会将自己至于尴尬之地?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季以宸扫了眼叶流萤,淡淡地说道,“叶流萤,你不是要我派直升机过来吗?我不去看看外婆的伤情恢复得怎么样?怎知什么时候走更合适?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这借口找的,她似乎没有理由反驳。

    只是,难道她不能转达医生的话吗?

    没等她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,季以宸已经拉着叶流萤的手,冷冷说道,“叶流萤,再不走,到吃中餐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叶流萤的掌心被季以宸紧紧攥住,向着客房外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出电梯口,电梯门开了。

    楚东、瞿秋寒和孙莉莉走了出来,望向面前拉着手的叶流萤和季以宸,神情各不一样。

    孙莉莉巧笑嫣然,望着紧攥着的手,笑道,“叶流萤,几天不见季总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呀。多大的人了,还牵着手,至于吗?”

    楚东闻言,脸色微变,不曾出声。

    瞿秋寒望着面前的几个人,一时间,也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瞬间,空气凝固。

    叶流萤不顾孙莉莉的调侃,一把挣脱了季以宸的双手,悻悻地说道,“莉莉,你们怎么这么快?”

    孙莉莉不明所以,低叹了声,“诶,你不知道,死者的模样实在是太难看了。幸亏季总昨夜关心你,不让你去看,不然,真的几天吃不饭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冲着孙莉莉干笑了两声,“孙警官真是敬业呀,这事还是留到以后讨论吧。好像要到吃饭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-,对--”瞿秋寒赶紧接过话来,笑道,“刚才在酒店前台,我听两个漂亮的小姑娘说,好像附近有个什么新开张的店子,要不,我们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罢,冲着站在电梯口未曾进来的季以宸说道,“季以宸,你要不要进来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恢复了以往酷酷的神态,大步走进了电梯,冷冷地睨了眼像是做贼心虚的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瞿秋寒错愕地望向季以宸,这小子失恋了?居然伤心的连饭也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吃竹筒饭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瞬间晕倒,这是他认识的季以宸,是该说他愈加霸道了?还是该说他越来越任性了?

    或者,直接说他脑残了。

    连顿饭也要做主了?

    电梯里狭窄的空间里,本来因为季以宸的介入,沉闷了许多。

    瞿秋寒知道其中的猫腻,不敢贸然开口。孙莉莉瞧着气氛怪怪的,也不好意思插言。

    现在,更是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上次去那里吃了,挺好吃的。觉得还没有吃够。”电梯门开了,季以宸丝毫不顾及电梯里众人对他态度的错愕反应,大步走了出去,扔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身后,楚东望了望季以宸硕长笔挺的背影,目光深了深。

    叶流萤则是满脸通红,季以宸这话说的,她总觉得,他里面藏着别的意思?

    孙莉莉紧了几步,跟了上来,望了望大步走在前面的季以宸,回头望了望楚东温润如玉的表情,看似事不关己,眼底的那抹暖意却时不时地扫向表情极不自然的叶流萤。

    心里似有一丝了然。

    想不到,叶流萤居然挺受男性欢迎,而且,喜欢她的男人都是一个比一个优秀,这都是什么世界?

    孙莉莉狠狠地剐了眼,旁侧一脸风轻云淡的瞿秋寒,什么时候,瞿秋寒能用这暖暖的目光注视着她?

    孙莉莉上前几步挽住了叶流萤的胳膊,一股莫名的安全感袭了过来,叶流萤回过头给了孙莉莉一个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还是女人了解女人那,这种情况下,最尴尬的人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走到酒店门口处,已经有两辆车停在那里,一辆是公安的车,一辆是黑色宾利。

    转过身,季以宸在离叶流萤一米远的距离前停住了,目光定定地望着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他们坐什么车来的,还是做什么车去吧。你和我,坐宾利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给叶流萤自由选择的机会,声音里却透着一丝不容忤逆的威严。

    季以宸,你个王八蛋,之前不是说好了医院他也别去了?现在,居然当着大家的面,向楚东挑衅。

    叶流萤站在原地不曾动弹,严格来说,她不知道怎么做。

    如果听季以宸的话,跟着他走了,那么楚东千里迢迢的赶过来,让人家坐冷板凳,怎么行?

    如果跟着楚东走了,好像对季以宸不住,至少人家几次三番的救她,她怎么能这么冷血?

    一时间,现场气氛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东大步走了上来,拉着叶流萤的手,含情脉脉地说道,“流萤,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坐吧。季总公事繁忙,说不定在车上还得遥控处理公司的事务,你做那个车,会打扰他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