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5章 我还得陪着叶流萤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那头,楚东已经悄无声息的给叶流萤夹了几块排骨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碗里堆成小山的菜,叶流萤傻了眼。叫她怎么吃呀。

    “流萤,你这几天累着了,先吃了这个鸡腿吧。”

    “流萤。你应该很久没吃糖醋排骨了,试试这个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问题是面前的两个人。她都不能得罪。也不想得罪呀。

    叶流萤倒吸了口凉气,半晌,望向面前的一份青菜。忙夹了一大筷子,自顾自地说道,“诶。我真的好久没有吃到这么新鲜的青菜了。多补点维生素才行呀。”说罢,大口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饭桌上,大家面面相觑。看着叶流萤吃着这么香。不再想其他的了。

    可怜的叶流萤。心底直抽抽,望着碗里的大大鸡腿和糖醋排骨。只差没有趴在上面一口咬了去。

    嘴里咀嚼着青菜,口腔里清水直冒。

    诶~~

    喜欢的人太多了。其实是找罪受呀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一顿饭吃完了。

    按照来时的坐车方式,叶流萤挽着孙莉莉去了黑色宾利车上。孙莉莉幽怨的眼神只差没把叶流萤吞没了,她刚和瞿秋寒修成正果,就这样活生生地分开了。

    屁股刚着座位,孙莉莉便揉了揉肚子,打了个饱嗝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,今天吃得实在是太多了。”一下子,这女汉子的本质就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瞿秋寒一个劲地给她夹菜,盛情难却,她都快撑死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狠狠地给了孙莉莉一记白眼,“孙莉莉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矫情,没见着我一个劲地在那里啃青菜。现在觉得心里头慌慌地,还是有肉吃的感觉好呀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斜睨眼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流萤,这是你自己的事情,怎么能够赖在别人身上,我要是你,绝对马上选了季以宸,你没见着人家那么骄傲的一个人,瞧瞧,那双手生的那么漂亮,都是签上亿的合同,现在用它来给你夹鸡腿。就算撑死也得吃了呀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冷冷地睨了眼一脸幸灾乐祸的孙莉莉,语气极为冷漠,“孙莉莉,你现在在这里说这说那的,怎么没见你在饭桌上,话有这么多?”

    孙莉莉干笑了两声,“流萤,我这不是为你好吗?我不是有了秋寒了,如果不是有了秋寒,我们绝对是情敌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嘿嘿地干笑了两声,“莉莉,现在还来得及,男未娶女未嫁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面露贼相,手蹭蹭地抚上了叶流萤的心口处,“流萤,我来听听,看你紧张了没有?看你在乎他们谁多一点?”

    前面警车里,气氛异常冷清。

    季以宸坐在副驾驶室里,楚东和瞿秋寒坐在后座里,没有人开口说话,空气里似乎流动着一丝莫名的气氛。

    许久,瞿秋寒打破了僵局,望着前面坐着的季以宸说道,“季以宸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阳城,我可能在这里多玩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闲着也是闲着,什么时候你想走了,我就走,又或者流萤走的时候,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问了也是白问,季以宸的意思摆明了就是想赖在叶流萤的身边,不走嘛。

    又或者,他担心楚东留下来,伺机对叶流萤有所企图。

    这个季以宸,什么时候这么夸张了?与其这样不如直接在叶流萤的裤腰上系根麻绳,走到哪里牵到哪里。

    半晌,幽幽地说了句,“季以宸,你公司里那么多的事?你既然说闲着也是闲着?你那个旧城改造项目,不是拿下来了?打算什么时候动工,不是有很多事?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远处的群山,目光冷冽,“秋寒,我发现你现在啰嗦了许多?我公司里有事没事,我当然最清楚,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,我还得陪着叶流萤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扶额,有必要这么一次又一次的强调要陪着叶流萤?

    瞿秋寒闲着没事,转向一旁的楚东,轻声问道,“楚天王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阳城?”

    楚东微微一笑,“我可能和季总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和楚东一天接触下来,瞿秋寒发现楚东这人一点架子都没有。一点都不像季以宸,见着便知道不是个好相处的。只是这几天,他在叶流萤面前的表现让瞿秋寒大吃一惊了。

    诶,瞿秋寒在心底里低头了声,楚东性格很好,叶流萤其实也挺不错的,真不知道他们当初为什么会分开?

    碍于季以宸在这里,就算心底好奇心再重,瞿秋寒也不好意思询问。

    副驾驶室里,季以宸开口了,声音异乎寻常的清冷,不悦之心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“楚天王,你和徐曼的事情,我深表遗憾。现在徐曼刚刚去了,就算你对她没有多少情感,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缠着流萤不放吧。不管是对徐曼,还是对叶流萤,你觉得这样做好吗?”

    季以宸的话不多,但是句句在理,楚东一时间,竟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。

    半晌,幽幽地低叹了声,“季总,当年我之所以离开流萤,是有些特殊情况,绝对不是我见异思迁,或者攀上高枝什么的。现在,徐曼去了,我也彻底想明白了,以后的日子里,我想和流萤过好每一天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冷笑了声,“楚东,我觉得你真的很天真,以前的事情早已过去了,你觉得你和流萤还能回到以前。抛开这些不说,你有没有想过叶流萤的感受?实话告诉你,流萤在南县遇了几次险,情况非常严重。我觉得后面的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,肯定和叶家当年发生的事情有关。”

    楚东面色微僵,很快恍了过来,望向车窗外,不曾言语。

    季以宸继续说道,“你和流萤相识已久,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事情?比如她父母在生意上的往来,或者.......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楚东突然面色惨白,声音低沉了许多,“季以宸,这些事情你还是别问我了,突然想起,明天下午还要出席一个活动,我会坐最早的班机回去。”

    车内,突然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眼底生了疑色,终是没有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瞿秋寒望向突然脸色苍白的楚东,关心的问道,“楚天王,你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半晌,楚东恢复了自然,望着面前的瞿秋寒,温润如玉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笑容,“谢谢你,秋寒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笑容,“楚天王,凭你的条件,不是什么样的姑娘都有,要不改天我给你介绍一打吧。那些姑娘们一听到你的名字个个尖叫不已了。”

    楚东勉强地笑了笑,“谢谢瞿少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很快,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下了车,向着住院部电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医院病房里,由于瞿秋寒给医院打了招呼,此时,老太太已经单独在一间病房里了,虽然比不上阳城的医院环境,但是在南县来说,已经算是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此时,病房里,叶流萤、季以宸、楚东等人,还有闻讯赶来的医生、护士,将病床前围满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见着季以宸来了,眼眸闪着异光,连声问道,“流萤,你和季先生没吵架吧,这两天我都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冲着季以宸微微一笑,“季先生,我们家流萤的性子不好,我知道。只是她的心倒是挺好的。以后,你们在一起了,要是她做错了事,你就告诉我,我一定帮你狠狠地骂她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手舞足滔,精神状态似是比较好。

    给她检查伤口和量血压、测体温的医生和护士,被她大幅度的动作,唬的一愣一愣,好不容易才将各个项目检查完了。

    楚东默默地站在后面,不曾言语,视线一直未曾离开叶流萤。

    季以宸自然而然的拉着叶流萤的手,走到了老太太的面前,轻声说道,“外婆,流萤这麽好,我怎么舍得让你骂她?要是她不高兴了,肯定是我的错。要是她错了,也是我的错,因为我没有提前告诉她嘛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碍于老太太的伤势,不好当场甩开季以宸的手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斜睨向身后的楚东,只见他温润如玉的脸色顿时涌上了一抹暗色。

    季以宸俏皮的话语一下子,将老太太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诶呀,进医院这么久,今天是最高兴的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去阳城,见见那两个没有良心的孩子,这么久了,一个电话也没给我打过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冷清了下来。

    瞿秋寒望向面前不明所以地老太太,心底疑道,叶家出事这么久了,老太太居然什么都不知道?看来这些年真是难为叶流萤了,看不出来,叶流萤年纪轻轻,身上居然扛着这么重的担子。

    对叶流萤的印象瞬间上升了几个高度。

    也是,以老太太的身体状况,如果她知道了这件事,立马归天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忙接过了话,“外婆,您什么时候可以过去,不是我们说了算,等会看医生怎么说吧?”

    老太太笑出了声,“嗯,你说的对,我都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一下子将话题扯开了,叶流萤总算吁了气,如果外婆再继续问下去,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