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6章 季以宸完胜。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孙莉莉拉着瞿秋寒走到了病床前,甜甜地唤了声,“外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瞅了瞅孙莉莉旁边的瞿秋寒。笑得合不拢嘴,“姑娘,这是你对象?”

    “嗯--”孙莉莉面带羞涩的应了声。“是的,外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不满地剐了眼叶流萤。低声训斥道。“流萤,你瞧瞧人家小姑娘,那脸上笑得开了朵花似的。同样牵着对象的手。你就像是为了在我面前演戏,不情不愿的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攥着叶流萤的手紧了几分,望着老太太盈盈一笑。“外婆。可能这几天流萤累着了,不怪她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低叹了声,“流萤。这么好的男孩子。你可要好好珍惜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--”叶流萤低低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转过身。将楚东拉了过来,向着病床上的老太太。笑着介绍道,“外婆。这是我的学长,这次特意从阳城赶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人老眼不花,眼神像是X光绕着楚东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圈。最后,干笑了两声,“好,好,好,我年纪大了,瞧着你们后生来看我就高兴。那个,流萤,学长来了,你和以宸记得请人家吃顿饭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身后,瞿秋寒轻笑了声,好个精明的老太太,一眼就看出了里面的猫腻了。

    不管叶流萤向老太太多么热情的介绍楚东,可惜的是,先入为主的观念决定了这一局,季以宸完胜。

    季以宸忙不迭地应道,“好,一定得好好请。”

    说罢,笑容满面的望了望怔在原地的楚东,轻声说道,“楚先生,等会吃饭的时候,千万不要客气,想吃什么尽管说,我一定会代外婆和流萤尽好地主之谊的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季以宸掌心的力道,叶流萤咧嘴呵呵一笑,“学长,等会吃饭的时候,你随便点,什么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二级保护动物,尽管点,季先生其他没有,就是钱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微微一怔,总觉得叶流萤今天什么地方不对劲,有点像是吃了火药的味道,见季以宸说话就炸毛的感觉。

    楚东不知怎么回答,只得望着季以宸和叶流萤轻笑了声,望着两人四指相扣的手指,眼底的那抹黯色却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现场气氛怪怪的,小宇和小民警在走廊里,未曾进来。

    病房里,人本来就多了,根本挤不下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主要的原因是,里面气氛太过怪异,恐怕只有老太太一个人蒙在鼓里,还是不要进去的好。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孙莉莉笑出了声,“流萤,我现在发现你说话越来越幽默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叶流萤似是恍了过来,现在这个场合,怎么能和季以宸置气?

    外婆身体不好,万一让她发现什么,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回望孙莉莉,给了她一个感激的笑容,“莉莉,我当然是开玩笑的,今天这么多的人民警察在这里,我怎么敢吃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病房上,老太太似是缓了过来,狠狠地给了叶流萤一记白眼,“流萤,就是外婆把你惯坏了,你瞧瞧,你现在是什么性子了?有谁受的了你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外婆,您别生气,流萤这是和我开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说罢,冲着叶流萤微微一笑,“流萤,是吧?”

    叶流萤强摁住想冲出门外的念头,向着老太太甜甜一笑,“外婆,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年轻人之间,打是亲骂是爱,你瞧瞧。”话音刚落,冲着季以宸手臂重重地拧了一把。

    季以宸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叶流萤盈盈一笑,“以宸,你高兴吧?”

    季以宸咬牙,牙缝里蹦出两个字,“舒--服--。”

    心底暗道,叶流萤,等你什么时候落到我的手里,再好好收拾你。

    站在叶流萤身后的孙莉莉倒吸了口凉气,没想到叶流萤居然下这么狠的手,不过,依她看来,季以宸的胜算似是多一点。

    瞿秋寒站在孙莉莉的旁边,捂住快要笑歪了嘴,幸灾乐祸,季以宸呀,季以宸,从未想到你居然会有今天。

    楚东退了几步,站在众人的身后,望着面前的叶流萤和季以宸,眼底流过一丝伤感,或许,这一刻,有些东西便已注定了。

    如同季以宸在车上所说的,三年的时间,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,他和叶流萤还能回到以前吗?

    但是,要他轻易放弃,他怎么做的到?

    楚东的自动退出,病房里的气氛不知不觉好了很多,黯然伤神的楚东索性去了走廊,从身上掏出根烟,点燃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烟雾袅袅,遮住了他温润如玉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楚东,你什么时候学会吸烟了?”叶流萤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楚东面前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楚东苦笑了声,“离开你后,偶尔烦闷的时候会吸上一支,就算不吸它,看着它在我的手中慢慢燃尽,我想象着仙女一样的你会不会出现在烟雾里。流萤,我是不是很傻?”

    楚东的神情里隐过一丝落寞。

    叶流萤轻笑了声,“你离开的那三年里,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,可以说是见你最后一面,问清楚你为何要不辞而别的念头,支撑着我活到了今天,你信不信?如果说你傻,我是不是更傻?为了一个答案,我一路走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楚东愕然地望向面前的叶流萤,失声说道,“流萤,其实我当时.......”后面的话,楚东生生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叶流萤急切地问道,“楚东,你当时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走的?”

    在叶流萤的内心深处,她多么希望楚东是不得已的原因离开她,而不是圈里盛传的,楚东是攀上了徐曼的高枝,才抛弃了以往的一切。

    楚东异常烦躁的吸了口手中的烟,将烟蒂狠狠地扔向了旁侧的垃圾桶,低声说道,“叶流萤,都是我的错,这件事以后还是不要再问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头也不回,大步向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叶流萤无力的靠在走廊上,无力感慢慢浮了上来。

    楚东的表现她心里明镜似的,绝对有什么难言之隐,只是他为何死守着不说?

    转过身,想回去病房,却发现季以宸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,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她,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,没有丝毫嗔怪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饿了吗?”

    季以宸性感的薄唇微启,望向一脸颓废的叶流萤,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叶流萤刚想说话,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声。

    “呵”,季以宸轻笑了声,“你那么爱吃肉的人,中午就吃了那么几根青菜,能不饿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,外婆--”叶流萤面露尴尬之色,她是来看外婆的,这会儿就溜了,像话吗?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将呆立在原地的叶流萤拉了过来,“叶流萤,你什么时候能够清楚些?说了这么久的话,外婆早就累了,医生说了,她现在需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低低地应了声,想逃离季以宸的禁锢,却发现没有丝毫作用。

    许久,叶流萤恼了,“季以宸,你什么意思?你放开我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叶流萤错愕地抬头,望向一脸兴味的季以宸,“请问你,季先生,我们是什么关系?你在公共场合这样做,有损我的清誉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季以宸低头,凑了过来,在叶流萤耳边轻轻地说道,“流萤,你还有清誉?”

    叶流萤白皙的小脸腾地红了,双眸死死盯住季以宸,咬牙说道,“季以宸,你能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?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,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,“流萤,你清誉没了,我愿意负责呀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狠狠地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,一边快速地扫视着周围,生怕楚东知道了这一事实,和楚东在一起三年,两人恪守礼数,除了偶尔的牵手,甚至连寻常亲吻都没有。

    和季以宸在一起才几个月,清誉都没了。

    而且,她和季以宸只是合约关系,让她情何以堪?

    叶流萤一把打掉了季以宸伸过来的手,狠狠说道,“季以宸,我才不要你负责,你只要不在这里碍手碍脚就好了。”季以宸说出这样的话,又怎样?她才不会傻傻地相信。

    “壁咚”一声,叶流萤的身子直接被季以宸摁在了墙上,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在面前突然放大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牙缝里蹦出几个字,“叶流萤,你居然说我碍手碍脚?”

    淡淡的薄荷香味从季以宸身上传了过来,叶流萤强忍住狂乱的心,不敢望向季以宸幽深的眸子,他的眼眸如同千年寒潭,望一眼,便会沉迷下去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我错了。真的,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低着头,嘴里念念有词,至于有没有诚意的道歉,只有叶流萤自己心底清楚了。

    下巴突然被季以宸抬了起来,迎上他幽深的眸子,叶流萤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叶流萤心极度慌乱之时,季以宸性感的薄唇狠狠地覆了上来,在叶流萤娇软的两瓣上狠狠地吸允了起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