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9章 谢谢你又救了我一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正前方,一辆大型渣土车发了狂似的直奔黑色宾利而来。

    好在小宇反应快,及时踩住了刹车。

    但是大型渣土车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。直直地对着他们碾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。季总,你和叶小姐想办法跳车。”小宇额角冷汗直流,一边大力地打着方向盘。一边对着后座的季以宸和叶流萤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宽阔的道路给了车子便利的通行条件,也给了渣土车碾压宾利的天然条件。

    渣土车速度凌厉。车型威猛。两车对决,黑色宾利在它的面前如同玩具车,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望着直碾而来的渣土车。叶流萤脑袋一片空白,这样惊险的场景,只在美国大片里见到过。哪里经历过。

    早已是手脚发软。挪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流萤--”季以宸冷冽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,“想什么,和我一起跳车。”

    现场。只有车子急转弯和紧急刹车的撕裂声。

    叶流萤背脊处早已是冷汗涔涔。望着季以宸。脑子里像是装满了浆糊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眼看渣土车冲了上来。季以宸一脚踢开车门,拖着叶流萤一把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后。传来一阵轰隆隆的撞车声,紧接着,起来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叶流萤瘫软在季以宸的怀里。除了吓得半死,身上没有丁点伤痕。

    快速冲了出来,季以宸的衬衣早已磨破了,露出了斑斑血迹,胳膊上蹭掉了一大块皮。

    火光处,小宇踉跄着从另一侧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远处,稀稀拉拉的停着几辆车,旁边站了几个人,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叶流萤绷紧的心弦缓了下来,一把握住季以宸的双手,声音颤道,“季以宸,刚才真是太危险了,谢谢你又救了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睨了眼叶流萤,眼底流过一丝恼意,“叶流萤,你怎么回事?和你在一起就没好事?”

    叶流萤低下头,面露尴尬之色,确实,季以宸和她在一起,从来都是大事小事不断,只是这能怪她吗?这司机明明是有备而来,是冲着谁来,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只是,仔细想想,每次她都在场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。”季以宸见叶流萤委屈地低下头去,口气软了不少,摸了摸她凌乱的头发,低声说道,“我刚才只是这么一说,你别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道歉的样子极为认真。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叶流萤笑出了声,揽住季以宸的手臂轻声说道,“季以宸,你真是我的福星,每次和你在一起都没事。不愧是我的好搭档,不,好老板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倒吸了口凉气,挣脱了叶流萤的手,咬牙说道,“叶流萤,我不是铁做的,你能不能不要碰我的伤口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连忙放开了季以宸的手,连连道歉,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我给你吹吹。”说罢,不管三七二十一,在现场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,车子相撞漫天火光,这里,静溢美好。

    叶流萤托着季以宸的手臂,认真地吹着,不时仰着头,问一句,“季以宸,好些了没有?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面前认真吹着伤口的叶流萤,微卷的头发凌乱的搭在肩上,额角似有密汗渗出,明亮清澈的眸子呼闪着,心底感到无比的幸福。

    一辈子有这样一个女人在身边,是一件多么温暖的事情。

    暖暖的带着清香的微风拂过火辣辣的伤口,季以宸顿时觉得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“流萤--”

    “嗯--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认真想过我们之间的事?”季以宸目光烁烁的望着叶流萤,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地抬头,望向面前的季以宸,嗔道,“季以宸,你是在说笑话?刚刚捡了一条命,你居然有心思说这些?嫌吓得不够惨?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眼神闪躲的叶流萤,轻声笑道,“好,这件事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远处,传来警车和救护车尖厉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宇已经踉跄着走了过来,望着仍然坐在地上秀恩爱的季以宸和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季总,渣土车的司机没能逃出来,估计人已经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以宸低低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这件事,看来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瞿秋寒和孙莉莉已经跑了过来,望向地上给季以宸使劲吹着伤口的叶流萤,笑道,“流萤,给你救命恩人施救呢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涨红了脸,抬头望向面前的孙莉莉,嗔道,“莉莉,你说话,我怎么瞧这口气不对,救护车没来,我只能尽我所能给我的救命恩人缓解痛苦。是吧?季以宸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一本正经的叶流萤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嗯,我觉得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说罢,凑近了叶流萤的耳边,声若蚊蝇,“其实还有一种更舒服的方法呢?”

    叶流萤侧身,眼眸直瞪着季以宸,怒道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怎么了?”季以宸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叶流萤彻底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救护车和警车都来了,季以宸和小宇直接上了救护车,而叶流萤作为现场唯一没有受伤的人员,需要去警局录口供。

    最终,瞿秋寒陪着季以宸和小宇去了医院,孙莉莉陪着叶流萤去了警察局。

    警察局里,叶流萤仔仔细细地将她所能记得的事实,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赶到医院时,季以宸和小宇已经包扎好伤口,坐在病房里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匆匆赶了过去,见着季以宸浑身绷带满身,样子极其瘆人,连连问道,“季以宸,你怎么了?怎么这么严重?是不是骨折什么的,还是什么粉碎性骨折?”

    说罢,故伎重演地想去察看季以宸的伤口。

    刚碰上季以宸的绷带,季以宸倒吸了一口凉气,一把握住了叶流萤柔若无骨的手骨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现在没什么大事,不过你再这样折腾下去,真的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猛地恍了过来,干笑了两声,“季以宸,我这不是担心你嘛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弧度更大,柔声说道,“叶流萤,你知道关心我了?”

    叶流萤白皙的小脸腾的红了,望向带着一丝捉狭笑意的季以宸,轻声说道,“那可不,要是你受了伤,十天半月动不了,下次遇到这种情况,谁来救我?”

    俊俏的下巴一把被季以宸捏住了,“叶流萤,你什么时候能说几句好听的?”

    病房里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孙莉莉和瞿秋寒不知道到哪里去了,连带着小宇也离开了病房,腾出私密空间给叶流萤和季以宸。有些时候,身处其中不知道事情走向如何,但是,旁观者却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叶流萤微抬着下巴,牙缝里蹦出几个字,“季以宸,你都能这样,肯定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季以宸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,突然在叶流萤面前放大,吐气如兰。

    叶流萤脑子里一片空白,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干什么?你说呢。”季以宸满脸捉狭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公共场合,你这样做有失道德,要是小朋友们见着了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呵”,季以宸轻笑了声,放开了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看不出来,你口齿挺伶俐的。好吧,暂时放过你,给我倒杯水来喝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轻摩挲着握过叶流萤下巴的手指,心底暗道,叶流萤,总有一天,你会乖乖的臣服于我。

    病床那头,叶流萤哼着歌,轻快地给季以宸倒上一杯开水,又满脸谄笑的给他端了过来,言行举止极为恭敬,“季总,请慢慢喝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斜睨了眼叶流萤,心底暗道,做点事就这么高兴?难道和他在一起就那么痛苦?

    季以宸给了叶流萤一个白眼,微微抬了抬满是绷带的双手,努了努嘴,说道,“叶流萤,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?”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地望向季以宸,“你怎么了?难道又不想喝了?”话音刚落,便将水杯放在病床旁侧的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季以宸怒其不争的说道,“叶流萤,你怎么就不多长点心眼?脑袋里整天想什么呢?没见着我这样不方便吃喝吗?”

    叶流萤瞧了瞧季以宸缠满绷带的双手,摇了摇头,嘀咕道,“这些护士真的太不专业了,那点伤,绷带也能缠成这样,真是服了她们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心底直抽抽,他和护士小姐讲了好多好话才缠成这样,万一护士小姐听了去,下次可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你要不要我喝水?你是不是想要你的救命恩人早已死?”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地望着一本正经的季以宸,惊道,“季以宸,不过喝杯水,你干吗这样诅咒自己?”说罢,极为不悦地转过身,端起开水,刚好,旁边放着瓷梗,便拿起来用开水冲洗了几遍。

    斜睨了眼旁侧摆放着的生活用品,叶流萤低叹了声,瞧着架势,季以宸怕是得在医院住上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南县医院条件这么差,相比阳城简直是十万八千里,真是难为他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浑身大面积的绑着绷带,看起来极为瘆人。望着忙碌不停的叶流萤,眉宇间却是笑意盈盈,被人服侍的感觉真好,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