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0章 梁雨琪的到来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忙完了一切,转过身,一手端着瓷杯。一手拿着瓷梗,小心翼翼地给季以宸喂了一口,轻声问道。“季以宸,烫不烫?”开水瓶里的开水。没有试温度。

    季以宸微眯着眼。认真地喝完到嘴边的开水,性感的薄唇里轻轻吐出一个字,“甜。”

    “呵”。叶流萤笑出了声,“季以宸,你真是神了。白开水居然能喝出是甜的?”

    季以宸正想开口。病房门口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来的不是时候。”似是极力压抑着心底的怒火。

    叶流萤回过头去,梁雨琪身着浅色连衣裙。上面编织着大小不一的小花。精致的妆容。裸色的唇膏,一看便知道是精心打扮过的。

    “梁小姐?”叶流萤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梁雨琪眼角余光不曾睨向叶流萤。直直地走向季以宸,声音颤道。“以宸,你怎么伤的这么严重?先前听医生说,好像没有这么严重呀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不曾回答。冷冷地睨了眼,眉宇间隐过一丝担忧的梁雨琪,冷冷问道,“梁雨琪,你怎么过来了?你身为一线明星,时间上都不够安排,怎么跑到南县来了?”

    梁雨琪斜睨了眼叶流萤,不满的说道,“以宸,我这次过来,推掉了手头的工作,主要是想来看徐曼最后一眼,不像某些人,听说和徐曼是好朋友闺蜜,怎么都没去瞧上一眼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颇有深意的望了眼梁雨琪,声音低沉了些许,“梁雨琪,你的消息真灵通,我刚刚进了医院,你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宸,你怎么能这么说我?”梁雨琪娇嗔道,“我昨天就来了,你不是不想看见我,人家只能躲起来。今天恰好去殡仪馆看徐曼时,听旁侧的民警说起这个事,我便赶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未曾回话,神色清冷地挥了挥手,轻声说道,“梁雨琪,你现在看也看了,话也说了,可以回去了。我现在累了,需要休息了。有什么事,明天说吧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站在一旁,端着瓷杯,未曾说话,望着面前精致迷人的梁雨琪,心底某处似有一丝莫名的情绪蔓延上来。

    她不高兴了?

    是的,看见梁雨琪站在季以宸旁边说着话,她居然有了一丝不高兴。

    哪怕只有丁点的情绪,也是在乎季以宸的表现吧。

    “以宸,我留下来照顾你吧。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,叶小姐肯定也累了。”

    她累了?

    她才没累呢,壮的像条牛。

    可是,没来得及开口,季以宸突然开口了,“流萤,你先去看外婆吧,等会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,你.......,”叶流萤十二分不情愿地望着季以宸,不悦之情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以前她巴不得呢,可是现在,梁雨琪在这里,她居然有着一丝不情愿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柔声说道,“流萤,听话,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病床前,梁雨琪白皙如玉的手指紧扣掌心,手指关节发白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季以宸在叶流萤面前居然这么体贴了?

    季以宸不是号称娱乐圈里的冷面阎王?居然会有这么温情脉脉的一面?她苦苦候在季以宸身边多年,从未见过他有如此暖心的一面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究竟是为什么?

    她哪里比不上叶流萤,论能力,美貌,家世,叶流萤简直差她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她的耻辱。

    望着叶流萤远去的背影,梁雨琪眼底隐过一丝戾色,叶流萤,你居然敢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就算你福大命大,能逃得了初一,怎能逃得了十五?

    “我也奇怪呢,不过我爸说,徐叔痛失爱女,肯定心神俱碎,大家这么多年交情了,想跟着过来看看。”梁雨琪语气上扬了些许,有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老爸,她真的很自豪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一脸傲娇的梁雨琪,轻声问道,“你们家和徐家走得很近?”

    梁雨琪浅笑着,在病床前坐了下来,“以宸,我们家生意上的事我从来不管,只是听我爸偶尔提起过,他们年轻时候玩的很好。后来,各做各的生意了,各有各的家庭,反而疏远了些。这几年,不知道怎么回事,关系又好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一脸兴味的望着梁雨琪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徐伟这人在阳城生意圈里人品可不咋地,真想不通,你老爸怎么会和他纠缠在一起?”

    梁雨琪幽幽地叹了口气,“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。”说罢,端起刚才那杯开水,柔声说道,“以宸,先喝点水吧。说了这么多的话,肯定口渴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季以宸开口,直接将舀满开水的瓷梗伸到了季以宸嘴边,季以宸无奈,只得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想开口再问点什么东西,突然,孙莉莉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把拿过梁雨琪手里的茶杯,怒气冲冲地质问道,“你是谁?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梁雨琪猝不及防,差点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稳了稳身子,望向孙莉莉,眼底隐过一丝怒意,“你,你是谁?”

    孙莉莉手劲之大,非一般人可比,梁雨琪心里还是有几分怯意,这里不是阳城,真有人把她怎么样了?她没地方哭。

    就像徐曼,现在死了,又怎么样?公安机关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好女不吃眼前亏,这一点,梁雨琪还是非常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关你什么事?”孙莉莉给了梁雨琪一个白眼,在她心里,季以宸是叶流萤的,谁也不能染指。

    梁雨琪一脸疑窦的望着孙莉莉,转过头,望着季以宸,“以宸,她是谁?”

    梁雨琪真的糊涂了,不是那个叶流萤霸占着季以宸?现在怎么半路又杀出来个程咬金?

    到底谁才是季以宸的女人?她的情敌?

    望着梁雨琪眼底的怯意,孙莉莉笑了,“怎么?有种我们两个单挑。我告诉你,只要我孙莉莉在这里,这条门你就别想进来。明白吗?”

    梁雨琪咬牙,瞪眼,她再厉害,也不过是耍心眼厉害,嘴皮子厉害。

    对于孙莉莉这种明刀明枪干的人,她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得转过头,求助的眼光望向病床上的季以宸,“以宸,你看看,这都是什么人?怎么这么野蛮,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泼辣货色了?”

    孙莉莉咬牙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梁雨琪心底一颤,向季以宸身边靠了过去,软软的身躯差点趴在季以宸身上了。

    声音娇软无力,低低地唤着,“以宸,你看她--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季以宸眼底隐过一丝森冷,冷冷说道,“雨琪,我看你还是先走吧。她是柔道五段,全国女子散打冠军......,你和我加起来都斗不过她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梁雨琪欺身上前,寒气直逼梁雨琪而来。

    望着孙莉莉英姿飒飒的模样,脑袋里脑补着对手在她脚底惨叫的样子,梁雨琪心底咯噔一下,忙理了理凌乱的头发,从季以宸身上站了起来,向着季以宸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以宸,她突然想起,还有点事情没做,要不我今天先走了,等会给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向着梁雨琪轻声说道,“雨琪,你先走,我们电话联系。注意安全,最近南县不大太平,你要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回过头,梁雨琪讪讪一笑,“以宸,谢谢。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被孙莉莉赶了出来,梁雨琪的心里仍然是美滋滋地,因为季以宸终于叫她雨琪了,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进步呀。

    刚进医院大门时,梁雨琪本想这季以宸一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看,粮食集团和万娱集团之间的恩怨,梁雨琪还是清楚的,毕竟,在她看来,季以宸的事就是她的事。

    梁氏所有的事,她都可以不管,但是只要涉及到季以宸的事,她必定刨根到底。

    就像这一次旧城改造项目,粮食集团和万娱集团之间的纠葛,她和她爸哭过、闹过,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对于她来说,她的终极目的,就是季以宸,其他的事情对她来说,都不是事。

    望着梁雨琪远去的背影,季以宸脸上的暖意慢慢褪去,眼底森森寒意浮了上来。

    直到梁雨琪的身影消失于医院走廊里,瞿秋寒才从病房门口走了进来,抚了抚气喘吁吁的胸口,声音颤道,“梁雨琪怎么来了?她不是在阳城吗?”

    孙莉莉瞪圆了眼,不可置信地望向瞿秋寒,“刚才这个狐狸精,你也认识?”

    季以宸冷冷地睨了眼瞿秋寒,冷声说道,“你问问这小子都干了些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瞿秋寒摸了摸鼻子,讪讪一笑,“我交待,我老实交待,我和梁雨琪从小一起长大,有一天,她对我说,想去万娱集团玩玩。我当时头一晕,拍着胸脯应了下来。没想到,梁雨琪对他一见钟情,从此,他陷入了万劫不复当中。”

    说罢,捂着眼睛,指了指病床上的季以宸。

    孙莉莉不可思议的望向面前的瞿秋寒,“就这么简单,难不成一个大男人还会受到一个女人的威胁?我不相信,肯定是你和她之间有猫腻?我得去告诉流萤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