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1章 怎么,吃醋了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说罢,孙莉莉直接向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瞿秋寒一把拉住孙莉莉的手臂,说道。“莉莉,你急什么,我都没说完呢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双手抱在胸前。一脸傲娇的望着面前的瞿秋寒,低声说道。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阳城的梁氏集团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。大名鼎鼎的房地产商,新闻媒体上都是他的宣传报道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目光凌然,声音低了下去。“梁氏集团的老板就是梁雨琪的老爸,自小被她老爸捧在掌心里的梁雨琪,自然是要风得风。要雨得雨。为了接近季以宸,居然甘心跑到万娱集团下面去做了个艺员。这份真情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,换谁都会感动。可是她遇上的偏偏是季以宸。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季总不喜欢她。她偏偏死缠烂打?”

    瞿秋寒幽幽的叹了口气。“话是这么说。可是以梁氏强大的财力,几年前。在阳城可是呼风唤雨,万娱集团根本不能与之抗横。所以说,那时的季以宸任凭梁雨琪这样紧追着,只是不表态。不同意。但双方的关系没有恶化,直到叶流萤出现了......”

    孙莉莉疑道,“关流萤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说关她什么事?季以宸喜欢她,梁雨琪急了呗,各种变态手段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倒吸了一口凉气,定定地望着面前的季以宸和瞿秋寒,低声询问道,“你们说,这一次,徐曼到南县来,梁雨琪是不是有份?”

    季以宸和瞿秋寒面面相觑,他们之前根本没有望这方面想过,只是觉得徐曼此行却是奇怪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她个人的情绪问题,紧随叶流萤而来。

    但是那段时间,流萤一直和季以宸在一起,根本没有接到过楚东的电话,更别说一起出去约会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徐曼怎么会出现这样异常的情况?

    季以宸百思不得其解,瞿秋寒也是一头雾水,中间太多疑惑不得解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徐曼有什么把柄在梁雨琪的手里,所以,梁雨琪不出门,逼着徐曼过来。”孙莉莉继续推理着。

    季以宸眉头深锁,神情里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面前的诸多事实,像是一团乱麻,越理越乱。

    瞿秋寒突然出声了,“季以宸,你刚才对梁雨琪态度有所改善,是不是想到了这一点?”

    “嗯-”季以宸低低地应了声,“我可能想的比你们还要深远,这件事不但和梁雨琪有关,或许和徐伟、梁治偌都有关。具体是什么事?我现在还想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现在只能稳住梁雨琪?”瞿秋寒望着季以宸面露忧色。

    季以宸眼底生了寒意,“目前来说,这是最好的办法,如果让我知道是她多次对流萤下手,我会让她生不如死。”冷冽的声音没有一丝生气,如同来自森冷的地底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孙莉莉望着面前的季以宸,心底为叶流萤感到由衷的高兴,女人一辈子遇到一个这样的男人,还有什么好想的?

    门口处,叶流萤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迎着叶流萤走了过去,声线上扬了些许,“你去哪里了?”如果不是她,季以宸差点被那个狐狸精抢跑了。

    当然,后来她知道了,这只是误会一场。

    叶流萤神色里隐过一丝慌张,扫视了病房一眼,似是缓了口气,轻声说道,“我刚才去看外婆了,和她聊了会天。不知道你们回来了,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笑了,“叶流萤,你一个劲地在这里道什么歉呀,我瞧着你,觉得不对劲呢?”

    病床上,季以宸望着一脸茫然的叶流萤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流萤,过来,给我喂水,你刚才走了,我都差点渴死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季以宸,没好气地回了句,“刚才不是你叫我走的?”语气里明显带着一丝怒气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小脸憋着通红的叶流萤,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,“怎么,吃醋了?”

    叶流萤狠狠地白了季以宸一眼,咕噜道,“你想的美,我怎么会吃你的醋?”

    孙莉莉连声啧啧,“流萤,你刚才是气跑的?你也见到那个狐狸精了?放心,我刚才帮你赶跑了,我可以向你保证,几天之内,她不会再出现了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叶流萤一脸讶异的望向孙莉莉,疑道,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在叶流萤的印象里,梁雨琪嘴巴极其伶俐,心眼又多,就孙莉莉这嘴皮子,哪里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孙莉莉冷哼了声,扬起了手中的拳头,微微一笑,“我就用这个,最直接。你今天没见着她逃去的模样,只差没爬着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叶流萤笑出了声,“莉莉,下次你到阳城去,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,是你给我出了这口气。”说罢,给了季以宸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嘟着嘴的叶流萤,宠溺地笑了笑,“流萤,我错了还不行?今天的情况紧急,我也不想这样做,不是你说了,要我尽快查明叶家出事的真相?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向病床上的季以宸,惊道,“你是说,这件事和梁氏集团有关?”

    季以宸眉头微蹙,低声说道,“不但和梁氏有关,可能和徐氏也有关,目前我也找不出什么破绽,只是一种感觉。今天听徐曼说,现在徐伟和梁治偌都在南县,可能有什么事要发生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疑道,“你是说,梁治偌和徐伟都来了?”

    说罢,自顾自地说道,“徐伟过来南县可以理解,只是梁治偌过来,就有问题了。他那么忙,那么骄傲的一个人,怎会突然出现在这个边远小县城?”

    孙莉莉眉头微蹙,低声说道,“别想那么多,派人将梁治偌和徐伟盯好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颌首同意,“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最简单,以不变应万变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季以宸下了结论。

    “派谁去?”

    “小宇呢?”瞿秋寒环顾四周,不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受了点剐蹭伤,估计这会去上药去了。”季以宸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孙莉莉沉吟半晌,“要是小宇的伤,没什么大事的话,我建议由他去跟踪这两人。我估计这两个人初次来到南县,没有其他的熟人,应该两人互动的频率要高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协助他。”孙莉莉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,小宇未来几天的行程就这样被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“饿了吗?”

    商量好了接下来的行动,季以宸向着叶流萤微微一笑,这么折腾下来,已经到了吃中午的时间,知道叶流萤的吃货体质,季以宸想着,她恐怕饿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病房内商量着正起劲的季以宸、瞿秋寒和孙莉莉,幽幽地叹了口气,“你们在这里忙来忙去的,我一个人却在这里闲着无事,还给你们扯后腿,我真的是个窝囊废呀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一把握住叶流萤柔若无骨的手指,柔声说道,“你怎么这么说?你在这里陪着我,就是给我最大的支持,知道吗?”说罢,指尖在叶流萤的俏鼻上轻轻剐蹭了几下,动作极为熟络。

    “你--你---”叶流萤望着面前的季以宸,眼底隐过一丝疑惑,“季以宸,你的手指怎么这么快恢复了?是不是吃了什么特效药?”

    季以宸急忙将手指收了回去,讪讪一笑,“叶流萤,先前是手臂受伤打了麻药,影响到了它,都几个小时了,药效已经退了,自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低低地应了声,“哦--”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,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要你喂点水,就这么难?瞧瞧,我的嘴皮都快起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马上喂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管身后的孙莉莉和瞿秋寒怎么看待他们,直接喂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分钟之后,季以宸望着极为认真的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流萤,我们就不出去吃了,好吧。我点了餐,等会送过来。我需要你喂给我吃。”

    身后,瞿秋寒汗毛竖立,心底直抽抽,这个季以宸真是越来越恶心了。这么高冷的男人,突然之间变成暖男,真让人不习惯。如果可以,他真的愿意见到季以宸在万娱集团顶楼时,周身散发出来的王者风范。

    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。

    但是,一辈子过去,总得有个人搀扶着走下去吧。

    怎能一辈子装高冷?

    叶流萤回过头,望向瞿秋寒和孙莉莉,疑道,“季以宸,难道你不管他们了?”

    季以宸斜睨了眼瞿秋寒,冷冷说道,“秋寒这么大的人了,你以为他找不到饭吃?我估计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快点滚,好和孙警官两个人双宿双飞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白皙的脸上生了红晕,低下头,一脸羞涩。

    瞿秋寒紧攥着孙莉莉的手腕,望着病床上周身缠满了绷带的季以宸,笑道,“我们双宿双飞又怎样?我们可是名正言顺的。”说罢,给了孙莉莉一个媚眼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见了,只想吐,这个瞿秋寒真是狗改不了吃屎,装了几天大男人,又回归了这副本性,好在孙莉莉能受得了他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