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3章 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说罢,自顾自地说着,“先前。在现场,我见你伤口没多少似的,没想到这么严重。不知道你还要在这里住多久?”

    季以宸放开了叶流萤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。定定地望着叶流萤。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你这一天下来。好像担心我的伤口好几次了,还想说是因为合作伙伴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叶流萤咬唇,瞪圆了眼。望向一脸捉狭的季以宸。声音上扬些许,“季以宸,你一定要这样无情的揭露事实。好吗?你本来就是合约对象嘛。”话至尾声。声音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。索性话题一转,“季以宸。你真可怜,今晚要住在医院里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。轻轻一跃下了病床。

    叶流萤瞪圆了眼,“季以宸,你这是怎么回事?不会这么快就好了吧。快点躺回去。如果伤口撕裂了,又得多疼上几天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一脸惊惧的叶流萤,嘴角啜起一抹捉狭的笑容,“南县医生妙手回春,我现在觉得好多了,身上绷带这么多反而影响身体恢复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说伤口严重,需要多点绷带的是他。

    现在说绷带影响伤口恢复的,也是他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就在叶流萤思绪游离的时候,年轻漂亮的护士拿着剪刀走了进来,望向病床上的季以宸,声音里隐过一丝担忧,“季先生,我先前和您说了,绷带多了对你伤口恢复不利,而且也不方便。你瞧瞧,现在不是难受了?”

    季以宸勾唇,浅笑,“只是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护士激动着语无伦次,小脸蛋上堆满红云,望着季以宸的眼眸里,几分痴几分呆,手里动作也缓了下来,声音里隐过一丝娇嗔,“不麻烦,不麻烦,一点都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只要有帅哥看就可以了,这句话,叶流萤差点给这位花痴护士填补上去了。

    在叶流萤惊异的目光里,季以宸身上的绷带三下五除二,很快拆掉了。

    年轻的美女护士仔仔细细地将季以宸胳膊上擦伤的部分,用药水重新清洗了一遍,又小心翼翼的重新缠上绷布。

    望着季以宸只有胳膊肘上缠着的绷布,叶流萤简直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,“季以宸,刚才那么多的绷布是你要求缠上去的?”打死她也不相信,护士的水平会有这么差?没有伤的地方也缠满了绷带。

    美女护士娇柔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,“季先生说,想要体验一下,缠上绷带动不了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冲着叶流萤捉狭的一笑,“感觉挺好的,至少有人伺候,而且是春天般的温暖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咬牙,攥拳,难怪季以宸一到吃饭、喝水等等事情的时候,不是这里痛,就是那么痛,欺负她的时候什么事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一早就在算计她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死攥着拳头等在一旁,护士刚把所有事情做完,叶流萤一把冲了上去,给季以宸的痛处狠狠地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季以宸眉头拧成了川字,望着幸灾乐祸的叶流萤,牙缝里蹦出几个字,“叶流萤,你个毒妇,居然敢谋害亲夫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冷笑了声,“季以宸,你不害羞?堂堂万娱集团的CEO居然耍这种小手段,你不觉得无聊?”想起下午时,给季以宸喂饭时,他不是要吃这个,就是吃那个,转得她头都晕了,心里就来气。

    季以宸微抿着嘴,深邃的眸子里闪着一丝炙热的光线,望着嘟着嘴还在生气的叶流萤,语气极为真挚的说道,“流萤,以前的我总觉得这些事确实无聊,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与这些事情有丁点关系,但是遇见你之后,我觉得偶尔做这些事情,确实一件极为愉悦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面前的季以宸,原本冷硬的面部线条,确实柔和些许,眼底时不时有了一丝温情流出。

    季以宸确实改变了不少,是因为她?还是为了她?

    就在叶流萤神游天外时,季以宸硕长的身子向前微倾,一把将面前叶流萤轻揽入怀,柔声说道,“世界上的事情,本没有有趣和无趣,只是看和谁一起做?是吗?流萤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的声音低沉暗哑,透着一丝诱惑,却不曾让叶流萤有丝毫龌蹉的想法。

    叶流萤白皙的脸上浮上了一丝红晕,季一辰是在向她表白吗?

    可是,此时的她,除了沉默,还是沉默。

    爱情来得太突然,爱情太过沉重,现在的她无力承受。

    一方面她搞不清楚自己对季以宸的想法,另一方面他也配不上季以宸,现在的她只想提升自己,无论是楚东还是季以宸,不管最后她爱的是谁,她都会交给他一个完美的爱人。

    病房里一时间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半晌,季以宸从病床上跳了下来,自然而然的拉起叶流萤的手向着病房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,秋寒发信息过来了,已经在医院门口等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身子被季以宸带着大步往前面走去,叶流萤连连嚷道,“季以宸,你不住院了?不是办了住院手术?等会医生过来给你检查身体怎么办?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“叶流萤,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?谁说办了住院手续一定要住在医院里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斜睨了眼一脸兴味的季以宸,声音低了些许,“回去,没有医生给你定时检查,不会耽搁你的伤情?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一脸担忧的叶流萤,眼底隐过一抹捉狭的笑意,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你这是在担心我?”

    叶流萤给了季以宸一记狠狠的白眼,“少臭美。我是怕浪费钱。”

    电梯门开了,季以宸轻揽着叶流萤正准备进电梯。

    气氛突然凝固,梁雨琪提这一个精致的保温杯走了进来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眼底喜滋滋地。

    突然见着季以宸揽住叶流萤的腰身,精神极好,正准备出院,脸上的笑容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保温杯摔落在地,汤水四溅。

    “以宸,你现在就要出院了?和她一起?”梁雨琪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解,上午她离开的时候,季以宸还暖暖地唤着她-雨琪。这会儿,怎么揽着这个十八线演员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睨了眼满是惊异的梁雨琪,冷冷说道,“你没见着我没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可是......”可是上午见到你的时候,还是周身缠满了绷带,动都动不了。这句话,梁雨琪生生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季以宸唇角啜起一抹冷笑,冷冷说道,“雨琪,那是我和流萤开的一个玩笑,不好意思,让你见着了。”

    开的一个玩笑?

    梁雨琪脑袋一阵眩晕,什么时候季以宸有了这份雅兴?居然和这个十八线明星开了这样的玩笑?

    烽火戏诸侯?

    为了博美人一笑?

    还是想在美人面前扮可怜?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?总之,这一切都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梁雨琪眼底瞬间没了颜色,紧了几步,走上前,一把揽住季以宸没有缠绷带的胳膊,声音颤道,“以宸,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?你真的这么无情?我有什么比不上这个跑龙套的?你说,你说呀。”

    话至尾声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叶流萤站在原地,如坐针毡,不管怎么说,梁雨琪先认识季以宸,在梁雨琪面前,她总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,不仅仅是因为与她差距太远,更重要的是,她觉得她是一个外来者,传入了季以宸和梁雨琪的生活里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她的出现,就算季以宸不爱梁雨琪,至少事情可能会按照梁雨琪所期望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他们可能会成家,他们可能会有自己的孩子,他们可能会厮守一辈子,当然,一切都只是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因为她的出现,对于梁雨琪来说,一切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叶流萤挣脱了季以宸的手臂,嘴角微勾,带起一抹勉强的笑意,“以宸,要不你和梁小姐先聊聊吧,我先下去了。”说罢,冲着妆容已经毁得不成样的梁雨琪笑了笑。

    电梯门口的梁雨琪脚步微移,给叶流萤让出一条道。

    叶流萤刚踏进去,腰间突然有了一丝力道,身子重新卷入了季以宸宽阔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地抬头,迎上了季以宸满是寒意的眸子,耳边传来他冷冷地带着一丝不容忤逆的声音,“叶流萤,你是我的女人,要走也是她走,你怎么能走?”

    我的女人?

    不仅是梁雨琪,连同叶流萤的脑袋直接炸了。

    这是直接向梁雨琪挑明了?以前的她似乎还有着一线希望,希望用自己的美貌和温情感动季以宸,而现在,这一切都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梁雨琪眼角涰满了泪,望向神情冷漠疏离的季以宸,咬牙一字一句的说道,“季以宸,你真的愿意为了这个一文不值的女人,放弃我们多年的感情?你真的愿意为了这个跑龙套的,放弃与梁家联姻的机会,你真的愿意为了这个倒霉的女人,处处树敌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