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4章 快,快,外婆气倒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梁雨琪微眯着眼,眼底是十二分的狠戾,以前的她在季以宸扮演着小女人。既然没有一点用处。那么从今以后的她,不用再在季以宸面前装模作样了。

    以后的她,只有凌厉的攻势。她要让季以宸明白,失去了她。季以宸将会失去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梁雨琪。声音依旧清冷,语气里却多了一丝怜悯,“雨琪。其实我们是一类人,为了所得的东西,从来都是不折手段。但是你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。有没有想过对方的感受?比如我们之间。从来都是你一厢情愿。你步步紧逼,是否给我留下喘气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深吸了口气,目光定定地望着目瞪口呆泪流满面的梁雨琪。揽住叶流萤腰间的力道紧了几分。“我所需要的。不过是和我爱的人在一起,简简单单的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爱她?你要和她在一起?你知不知道她.......”

    梁雨琪泪流满面。失声说道,后面的话生生吞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季以宸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。望着突然失声的梁雨琪,声音凌厉了几分,“你说。你知道她什么?”

    梁雨琪停止了哭泣,冷冷地望着季以宸胸膛里面色紧张的叶流萤,冷哼了声,“我知道她是个灾星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灾星,不但克死了父母,而且让叶家破了产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后面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声熟悉的呼喊声传来过来,“流萤,快,快,外婆气倒了。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是外婆,她什么时候过来的?

    叶流萤转身,过道上,外婆正直挺挺地躺在过道上,吴秀莲正在旁边呼喊,闻讯而来的医生、护士们将老太太围着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外婆--”叶流萤声音凄厉,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被医院安保人员和护士推上了一旁,紧接着,有医护人员推着救护床过来了,现场乱糟糟地。

    季以宸紧紧拥住叶流萤,不让她的情绪失控,不断安慰着她,“流萤,没事的,没事的,你看医生、护士都来了。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梁雨琪已经趁乱走了。

    走廊上充斥着吴秀莲的痛苦声,“都怪我,都怪我,.....”

    叶流萤强忍心底的悲痛,扶起了吴秀莲,喉咙哽咽道,“秀婶,不怪你,这都是命,外婆早晚都会知道的,或许现在是最好的,至少在医院里知道实情,有这么多的医生在场。”

    吴秀莲搀扶着叶流萤的胳膊,哭诉道,“流萤,医生说,老太太需要下床休息,我寻思着,季先生在这里住院,你也应该在这里,便带着老太太过来找你,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外婆已经推入抢救室,走廊上,空空如已。

    病房门口偶尔探出个脑袋,打量叶流萤和吴秀莲,没有人上前。

    毕竟在医院里,每天都上演着生死离别,贸然过来询问,只是在人家伤口上撒盐而已。

    季以宸站在一旁,望着痛不欲生的叶流萤,搀扶着她,不让她离开自己半步,就这样静静地陪着她。

    许久,直到叶流萤稳定了些许,季以宸才凑在叶流萤的耳边轻声说道,“流萤,我们现在过去抢救室那边等,好吗?”

    叶流萤木然的点了点头,任由季以宸半抱半拥着向着电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,安全出口拐角处,梁雨琪静静地站在那里,见着季以宸一脸深情的轻拥着叶流萤,双手紧攥嵌入掌心而不自知,眼底流过一丝狠戾。

    心底在呐喊,叶流萤,刚才气死过去的,怎么不是你?

    叶流萤脸色煞白,全身无力,与其说站着,不如说全部的重心都在季以宸身上,抢救室走廊上,瞿秋寒和孙莉莉正紧张的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见着叶流萤一副伤心到极点的模样,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瞿秋寒焦急的问道,“季以宸,出了什么事?接到你的电话我便赶过来了。刚才医生们推了个病人进去,不会和你们有关系吧?”瞿秋寒心头浮上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见叶流萤失魂落魄,孙莉莉心底一颤,双手拂上她凌乱的发丝,失声问道,“流萤,你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后面,吴秀莲泣不成声,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瞿秋寒和孙莉莉瞬间明白过来了,肯定是老太太出事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强忍住心底的悲痛,双手握住孙莉莉的手,眼眶里涰满了泪,喉咙哽咽,“莉莉,外婆她气得晕死过去了,现在进了抢救室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孙莉莉瞪圆了眼,不可思议地望着叶流萤,“流萤,上午老太太还好好的,都商量出院的事了,怎么会突然气得晕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心如刀绞,紧捂肚子疼痛难忍,俏脸煞白,瘫软在季以宸的怀里。

    瞿秋寒忙接了杯温开水过来,季以宸伸手接过,给叶流萤喂了一口,焦急地说道,“流萤,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,外婆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是你,你知道吗?如果你要是出了什么事?让你外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流萤蓦然抬头,泪眼朦胧,伸手接过季以宸手中的温开水,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眼眸里隐过一丝决绝,声音清冷,“以宸,你说的对,外婆现在能依靠的只有我,如果我要说再出点什么事?外婆以后的日子怎么办?再说了,不管别人怎么想我死也好?我都不能这么轻易的放弃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愕然地望着面前的叶流萤,流萤是怎么了?什么她外婆只能依靠她一个人?怎么这些话她都听不懂?

    “流萤,你别伤心了,你除了外婆,不是还有我们吗?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。不要让我们担心好吗?”

    叶流萤眼眶里涰满了泪,目光定定地望着面前一脸担忧的孙莉莉,喉咙哽咽,“莉莉,谢谢你,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。不会让你们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自始至终,季以宸一直紧拥着叶流萤,静静地陪着她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。

    抢救室门外的灯终于亮了。

    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终于走了出来,望着走廊上坐满的人,轻声说道,“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?”

    “我--”

    “我---”

    叶流萤和季以宸同时出声。

    医生眉头微蹙,轻声问道,“你们谁是叶流萤?”

    叶流萤条件反射似的应道,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“病人说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忙出声说道,“医生,我可以一起进去吗?我站在一旁不说话就可以了。一点都不会打扰到她们。”

    医生眼神围着季以宸上下打量着,许久,轻声问道,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叶流萤的未婚夫?”

    瞿秋寒错愕地望向季以宸,他听错了吗?季以宸居然说他是叶流萤的未婚夫?难道他和叶流萤是玩真的了?

    爱情的力量真是太伟大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季以宸从来不会在这些事情上浪费一点时间,现在的他居然为了陪叶流萤进去看她的外婆,直接宣布是她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如果这事放在阳城,得让多少姑娘黯然神伤?

    叶流萤一脸孬比,目光定定地望着季以宸,轻声说道,“季以宸,其实你和医生说句好话就可以了,不用说这样的谎言。”

    旁侧的孙莉莉记得脚直跳,真想过去给叶流萤几个巴掌,打醒她。

    人家季总都这样说了,意思不是明摆着,他想和她一辈子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这是多好的事,叶流萤居然脑子转不过弯,真的是,这情商堪忧呀。

    季以宸淡淡一笑,轻轻拭去叶流萤眼角的泪痕,“叶流萤,我这样说你不高兴吗?回到阳城,我们就订婚好吗?好了,现在不要想多了,进去看外婆,高高兴兴地,不要让她再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--”

    叶流萤脑袋一片空白,任由季以宸整理着她的妆容。

    急诊室门口,医生淡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记得换上衣服,和病人说话时,要记得注意语气,千万不要让她过于激动。病人目前情绪不是很稳定,只有五分钟的时间,说完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医生。”

    抢救室里,老太太躺在病床上,戴着氧气罩,浑浊的眼睛定定地望着叶流萤,声音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流萤,你说,你爸妈是什么时候出事的?”

    老太太神智清楚,情绪比想象中好很多。

    叶流萤低着头,声音低沉,“外婆,爸妈是三年前出的事,我们一起出去玩,遇到车祸,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。”话至尾声,声音有了一丝哽咽,眼眶里涰满了泪,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流萤,你爸妈走的时候,为何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叶流萤心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着,三年前,她和爸妈坐在同一辆车子上,车祸后,她晕了过去,等他醒来的时候,爸妈已经在太平间了。

    那一段日子对她来说,如同在地狱。

    她怎么忍心让外婆承受这种焚心之痛?

    手中力道传来,一股暖意自季以宸的手上蔓延了过来,叶流萤心底安定了些许。

    是的,她要挺住,如果她倒了,外婆怎么办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