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5章 有人民警察管着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死寂般的沉寂后,叶流萤深吸了口气,声音愈见低沉。“外婆,爸妈临终前说了,不能亲眼见到我成家。是一种天大的遗憾,希望外婆可以帮她们完成这个心愿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闭上眼。浑浊的泪水从眼眶里不断地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外婆---。你不能丢下流萤不管那。”叶流萤强忍住泪,低低地唤着。

    许久,老太太睁开了眼。眼底隐过一丝坚毅,打量着叶流萤身后的季以宸,轻声问道。“流萤。季先生也在这里。外婆问你句实话,季先生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外婆---”

    叶流萤支支吾吾地,说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她心里明白。外婆是担心她一个人在阳城。没人照顾。不放心她。但是,这句话要她如何说出口?她怎么向外婆说她和季以宸之间的关系?

    突然。季以宸往前走了几步,抓紧了叶流萤的手。向着躺在床上的老太太,笑着说道,“外婆。我和流萤在一起很久了,这次回阳城正准备和她订婚,等您身子好了,就给我们做个见证人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眼底隐过一丝惊讶和欢喜,半晌,不可置信地问道,“流萤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地返过头去,对上季以宸笑盈盈地眸子。

    “流萤,等外婆身子好了做我们的见证人,你高兴吗?”

    手中力道传来,是季以宸在提示她。也是,现在是特殊情况,就算权宜之计,季以宸能做到这样,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半晌,叶流萤轻声回道,“当然高兴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精神好了许多,拔下嘴上的氧气罩想起来,“等外婆身子好了,我们就一起去阳城,外婆得看着你穿上漂亮的婚纱,生个胖娃娃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急了,伸手轻摁住老太太,轻声说道,“外婆,您千万不能激动,先在医院躺躺。以后的日子长着呢,不用急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颤巍巍地躺了下来,低声说道,“好,外婆暂时信你一次,记得对季先生好一点,这孩子不错,对你也好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伸手将老太太快要掉下去的被子掖好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,柔声说道,“外婆,您放心,以后流萤就交给我,要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您骂我打我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瞧着季以宸谄媚的模样,叶流萤心底直抽抽,季以宸曾经的高冷范儿,去哪儿了?

    出了急诊室,叶流萤向着季以宸微微一笑,“季以宸,今天的事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眸色沉沉,深深地瞥了眼叶流萤,柔声说道,“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,说这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吴秀莲见叶流萤和季以宸走了出来,忙抹了把眼泪,迎了上来,急声问道,“流萤,你外婆的病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一脸担忧的吴秀莲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浅笑,“秀婶,外婆没什么大事,再休息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秀莲长吁了口气,抚了抚胸口,叹道,“这样最好了,不然我担心死了,要是你外婆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这个坎我这辈子都过不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拍了拍吴秀莲的肩膀,柔声说道,“秀婶,你就别多想了,外婆的身子完全恢复,只怕还需要一段时间,还得需要你照顾呢。”

    吴秀莲径自叹着气,“出了这个事,我心里头慌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,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半晌,吴秀莲欲言又止地望向叶流萤,轻声问道,“流萤,今天那姑娘是谁?怎么那么凶?她不会把你怎么样吧?你爸妈不在了,你要是再出点什么事,你外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一脸担忧的吴秀莲,笑着说道,“秀婶,这事你不用多想,再说,她也不敢公然对我怎么样,毕竟现在是法制社会,有人民警察管着呢。”

    幽默的话语将吴秀莲一下子逗乐了,放下了心头的担忧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揽着叶流萤,低声说道,“流萤,外婆今晚得在抢救室旁侧的房间里,休息一晚,我们是不是先回去?明天早上再过来?”

    叶流萤挣脱了季以宸的怀抱,低低地说道,“以宸,要不你们先走吧,我想今晚留下来陪外婆。回去我也睡不安稳,万一有点什么事,这辈子我心里都会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好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季以宸向着走廊上坐着的瞿秋寒,轻声说道,“秋寒,今晚我留下来陪流萤,你和莉莉先回去吧。另外,记得在医院里给我们找间房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暗自懊恼了声,真不该将那间病房给退了。

    在医院里找间房?瞿秋寒暗自嘀咕着,说的医院就像是宾馆似的,只管去前台开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。”

    就在瞿秋寒发呆的时候,季以宸催命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季以宸来说,这种小事一向不屑于去做,当然只能留给瞿秋寒了。他和孙莉莉跟这边的公安部门很熟,在医院里找间病房应该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先将就一晚吧。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地望向季以宸,声音上扬了些许,“以宸,医院条件太差,我担心你睡不习惯,不如你先回去吧,明天再来看我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深邃的眸子定定地望着叶流萤,声音低沉透着一丝磁性,“流萤,你一个人在医院里,你觉得我会放心?”

    孙莉莉补充了句,“今天下午车祸初步情况已经出来了,渣土车上的司机当场烧死了,车子是外地的,刚好前几天报了失窃,刚巧在这里出了事。现在正在提取司机的DNA,查实他的身份估计有点难度。看来,对方是有备而来。所以,流萤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,“莉莉,你这么说,这一次的车祸不是车子刹车失灵,而是有人有意为之,凶手依然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面色凝重,低声说道,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冷笑了声,“到底是谁想要我,或者是以宸的命?”

    孙莉莉目光定定地望着叶流萤,声音清冷,“现在说不清到底是针对谁而来,但是根据种种迹象表明,对付你的可能性大一点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瞪圆了眼,不可思议的望向面前的孙莉莉,轻声说道,“莉莉,你们公安机关破案不是讲究什么作案动机,我离开学校后,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,怎么会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我的命?”

    孙莉莉面色凝重的望着叶流萤,声音清脆,“流萤,如果你以前的事故,是和徐曼有关系,但是现在她去了。那么针对你的谋杀还会是小事吗?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揽着叶流萤腰间手的力道重了几分,轻声说道,“流萤,别想那么多了,我留下来陪你,不行?”

    叶流萤忘了眼和瞿秋寒难分难舍的孙莉莉,低声说道,“好吧,你留下来陪我。瞿秋寒去陪莉莉吧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从椅子上一跃而起,兴奋地说道,“一切听从叶小姐吩咐,我现在就去给你们找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吴秀莲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,神情里有着一丝疲倦,折腾了一整天,真是难为她了。

    “秀婶,外婆今晚不会出来,你去找个旅馆住吧。打好精神,明天外婆还得靠你照顾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吴秀莲走了不久,瞿秋寒拿着发票过来了,脸上笑意连连,“季以宸,今天算你运气好,刚好你先前住的那间病房,还没有人住,所以又开给你这个病号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孙莉莉,突然想起了小宇,出声问道,“那个小宇去哪儿了?他身上不是也有伤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笑着接过了话,“那点小伤对我们来说,都是些小事。他去做该做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孙莉莉隐晦的表述,叶流萤猛地想了起来,先前他们在病房里商量的事,便不再作声了。

    瞿秋寒将手中的发票单据什么的,一股脑地塞了过来,说道,“季以宸,这些东西都交给你了,叶流萤也交给你了,你可要好好保护她,明白吗?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季以宸和叶流萤开口,挽着孙莉莉猴急猴急地走了。

    望着孙莉莉和瞿秋寒远处的背影,叶流萤低低地骂了句,真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揽住叶流萤腰身走上了电梯口,“他们不走,我们怎么会有单独相处的空间?”

    叶流萤抬头,望向一脸笑意的季以宸,嗔道,“季以宸,我就不明白了,你脑子里怎么有那么多龌蹉的想法?”

    电梯里,季以宸轻捏着叶流萤的下巴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叶流萤,我就不明白了,我刚才哪个字带着脏字?让你这么不满意?”

    叶流萤斜睨了眼季以宸,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屑,“季以宸,我认为,不但你说话有问题,你这个人也有问题,大大的问题。你想想,你放着那么大的公司不管,整天在这里陪着我,你一点都不担心公司里的业务出现问题?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“叶流萤,挣钱对于我来说,太简单了,但是征服你对于我来说,就有点难度。你说,我会选择什么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