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6章 季以宸,你想干什么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恼怒地推开季以宸的手,冷冷说道,“季以宸。你把我当成什么了?什么征服不征服的?你的意思是只要征服了,就没有兴趣了?就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?难道女人对你来说,意义仅仅于此?”

    季以宸摇了摇头。低低地叹了声,“我终于理解孔夫子为何说。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。在你面前。这样说有问题,那样说也有问题。流萤,究竟我怎么说。你才觉得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叶流萤仰头,莞尔一笑,伸手捂住了季以宸的嘴巴。“季以宸。你闭上嘴,我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清静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“叮”地一声,电梯门开了。季以宸伸手将叶流萤拦腰抱了起来。柔声说道。“叶流萤,以后。我光做不说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夜晚医院的走廊上。冷冷清清,幽暗的灯光里,显得有点清冷、沉闷。

    季以宸和叶流萤低低的嬉笑吵闹声不断地传了过来。给了冷清的病房添了些许生气。

    走廊尽头,两个身影静静地站在黑暗里,如同两尊雕塑杵在那里,冷冷地望向不时传出嬉笑声的病房里,眼底生起腾腾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雨琪,这样的男人,你还不愿意放弃?”嬉闹声传至耳里,梁治偌低低地叹了声。

    雨琪一向都是她的宝贝,从小到大,要风给风要雨给雨,性子自然骄纵,只是没有想到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。自然几年前恋上季以宸后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不但去了万娱集团做个小演员,而且死缠上了。

    本想着季以宸会知趣,就算不喜欢雨琪,怎么样也得给他一点面子,娶了她。

    毕竟对于任何人来说,梁氏都是一块大肥肉,更何况雨琪是她唯一的宝贝女儿,如果季以宸娶了她,这份家业不是他的,那是谁的?

    可是季以宸偏偏是块硬骨头,居然死活不愿。

    现在,季以宸正在里面和他的新欢嬉笑,而她的宝贝女儿正在这里黯然神伤,叫他如何不气?所以,他必须带雨琪过来瞧瞧,要她死了这条心。

    除了记忆辰和叶留影病房里不时传出来的嬉闹声,走廊里静悄悄地,黑暗像是一条毒蛇紧紧掐住了梁雨琪的脖子,让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黑暗里,只听到梁雨琪粗重的喘气声。

    许久,梁雨琪牙缝里狠狠地吐出几个字,“我得不到的,别人也休想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梁治偌低叹了声,拉着梁雨琪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病房里,季以宸拉着叶流萤的手不放,“流萤,你看今晚我们怎么睡?”

    这是特护病房,里面只有一张病床,一米二的标准床位,考虑到两个人,医院特地搬了张小小的折叠陪护床过来,光秃秃的凉板床上面放着一床薄薄的棉被。

    南县早晚温差大,整晚睡这里决定会感冒。

    叶流萤瞪圆了眼,暗道,这怎么睡?

    难不成,瞿秋寒是故意的?

    就算心底再窝火,叶流萤也不能当场发飙,瞿秋寒好心给她找了间房,季以宸好心过来陪她,她能冲谁发火?

    只是,以季以宸的身价来说,过惯了舒服日子,总不可能让他睡这里吧?要是感冒了怎么办?

    她感冒了,蒙着被子睡上几天,但是季以宸感冒了,集团公司还有那么多的事等着他去处理,那怎么行?

    叶流萤踌躇了会,指了指陪护床上薄薄的小棉被,面露笑容的说道,“还是你睡床上吧,我睡那小床,我身子骨小,在那睡着没事,被子可以垫一半睡一半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一把揽住叶流萤的腰身,轻声说道,“那怎么行?如果你感冒了,外婆谁来照顾?而且我会心痛的?”

    感受着季以宸话里的意思,叶流萤白皙的脸上腾起阵阵红云,低声说道,“我不去那里睡,不好睡呀?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轻声说道,“我们不是没有睡过一张床,今晚挤挤便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瞪圆了眼,望向季以宸身后的标准病床,脱口而出,“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睡一张床?那怎么睡得下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睡下。”季以宸目光定定地望着叶流萤,低声说道,“大不了,我抱着你睡,不就可以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,你要是感冒了,就不能去见外婆了,免得你的感冒传染给她。具体情况就是这样了,你自己考虑清楚吧。”季以宸撇了撇嘴,带起一抹兴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叶流萤蹙眉望向病房外,低低地说道,“要不然,我们去找护士加床被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见着下面走廊上还住着病人吗?你好意思去加?又或者是你确定有?”

    叶流萤拧眉,不悦的说道,“季以宸,你的意思是今晚我们两个一定要挤在一张床上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季以宸眉眼间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三十分钟后,两人挤在了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--”

    “嗯--”

    “你在我背后躺着,手能不能不要动来动去?”

    “有吗?可是我的手臂太长,我得找地方放呀?”季以宸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--”

    “嗯--”

    “你的手能不能不要在被子下面乱动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的手不放在被子里,放哪?你想让我感冒?明天我还得去见外婆呢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嗯---”叶流萤轻咛了声,胸前柔软的两团被季以宸华丽丽的袭击了,一股异样的感觉传了过来,叶流萤咬牙,低低地唤道,“季以宸--”

    转过身,对上季以宸幽深的眸子,正一脸深情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睡不着。”季以宸一脸无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”,叶流萤轻笑了声,迎上了季以宸幽深的眸子,强忍住心底的震撼,咬牙说道,“季以宸,你睡不着,难道要我也不睡?你是不是太自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流萤,我.....”

    被子里,季以宸的手正揽住叶流萤的腰间,眸光深邃,像是一潭幽深的清泉想吞了叶流萤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某处微微一颤,“季以宸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季以宸圈住叶流萤双手的力道重了几分,性感薄唇狠狠地覆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季.......”

    叶流萤脑袋里一片空白,这个季以宸,她怎么又上了他的当?

    扑通......

    扑通......

    心狂乱地跳动着。

    手脚像是不受控制地钳住了季以宸的脖子,迎合着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像是久逢甘露,季以宸双手肆意地在叶流萤身上游弋着,病房里只有两人的轻咛声,一时间,春光无限。

    叶流萤抗拒着,迎合着,内心的纠结体现在动作上。

    许久,季以宸停了下来,抚摸着叶流萤凌乱的头发,目光定定地望着她,轻声说道,“流萤,我不勉强你,我想你全身心的交给我,好吗?”

    叶流萤微微一怔,迎向季以宸的目光,低低地说道,“对不起,以宸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轻轻地将叶流萤揽入怀里。

    病房里,寂静如初,只有两个沉默不语的人就这样相拥着,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叶流萤醒来的时候,发现季以宸已经起床了。

    坐在窗边看着风景,望着叶流萤,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,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向眼底隐约可见黑眼圈的季以宸,满是歉意地说道,“以宸,昨晚你是不是没有睡好?是不是我的睡姿太夸张?占了你睡的地方?”

    晨光里,季以宸右胳膊上缠着蹦带,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是暖暖的笑意,望着叶流萤,眼底是宠溺的笑,“流萤,我昨晚抱着你睡,不知道有多舒服?只是换了个新的地方,我睡得可能不是太踏实。”

    不踏实?

    诶~

    叶流萤低低地叹了声,当一晚上的保镖能踏实吗?

    叶流萤起了床,微微整理了下。

    医院的条件太过简陋,确实只能说是将就一晚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看外婆。”叶流萤自然而然地挽住了季以宸的胳膊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这么殷勤的叶流萤,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,轻声说道,“好呢。”

    抢救室的走廊上,早已坐满了人,吴秀莲和柳延庆一早坐在那里等着了,神情里有着一丝担忧,见叶流萤和季以宸走了过来,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流萤,医生刚刚进去了。听出来的护士说,老太太稳定下来了,应该没什么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一脸憔悴的吴秀莲,柔声说道,“秀婶,这些天真是幸亏你,不是你,我都不知道怎么办?”

    柳延庆站在一旁,表情木讷,极为尴尬,自从知道季以宸是他以后的老板后,动作说话都不自然了。

    “流萤,你千万不能这么说,我们都是一家人了。再说了,你给延庆找了这么好的工作,他这些天做梦都在笑。”

    柳延庆冲着叶流萤腼腆地笑了笑,“流萤妹子,以后去阳城了,有什么事需要哥帮忙的,就吱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延庆哥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走廊那头,瞿秋寒挽着孙莉莉走了进来,一晚不见,两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脸,望向季以宸和叶流萤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