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8章 秋寒,你不同意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抬头望向面前的瞿秋寒,疑道,“秋寒。你不同意?”

    瞿秋寒眉头微微拧着,“叶流萤,我们之间。好像我的身家更大,南县治安这么不好。我更需要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”

    叶流萤瞬间明白。原来瞿秋寒是舍不得孙莉莉,或者说,慑于季以宸的淫威。他根本不敢答应。

    好吧,她再一次被现实打击了。

    “莉莉,那个公安民警什么的。应该在南县各处地方排查吧。那个歹徒,根本无处可逃呀。不可能这么久,一点信息都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面色凝重。沉声说道。“问题就在这里。这般歹徒可不是一般的歹徒,不然那天他也不会公然挑衅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眉头微微拧着。望向孙莉莉,轻声问道。“孙警官,上次绑架流萤的那些歹徒,从他们嘴里撬出点什么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那些人只是社会上的一些惯犯。拿钱办事,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一知道他们出了事,对方早就无影无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和梁氏集团的梁治偌有关。”季以宸眼底生了寒气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季总,就算你说的没错,但是现在找不出丁点和梁氏集团有关的证据,无从下手。唯一知道的,这些惯犯确实来自阳城,所以说,幕后之人一定来自阳城。”

    “小宇那边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动静,不过,据小宇回报,昨夜,梁治偌带着梁雨琪到了你们所住的医院楼层里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叶流萤失声叫了出来,一把揽住了季以宸的胳膊,这个梁雨琪真的是疯了吗?

    行为也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这里作什么?”季以宸轻轻覆住叶流萤冰冷的手背,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有做,就在那了静静地待了会,不过走的时候,听说梁雨琪极为愤怒,梁治偌差点撵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“诶~~”

    瞿秋寒低叹了声,“梁治偌精明了一辈子,只怕要葬送在她宝贝女儿的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就昨夜的事情来看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梁治偌虽然带着梁雨琪来到医院看季以宸和叶流萤,目的绝对不是亲自对他们下手,而是让梁雨琪看清楚,季以宸真的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让她放弃算了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未能取得预期的效果,梁雨琪根本没有买他的账,铁了心,吊死在季以宸这棵树上了。

    听到孙莉莉的话,季以宸沉着脸,未曾说话,梁雨琪的性子他自然清楚,没有达到目的,绝对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只是他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?缠着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叶流萤现在完全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找个地方吃饭再说。”季以宸轻言说道。

    离医院不远的餐厅里,叶流萤一行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,等着服务员上菜。

    正对着他们的餐厅墙壁上,正在放着一则新闻,背景是阳城飞机场。

    电视屏幕上,一个熟悉的身影引起了叶流萤的注意。

    徐伟、徐安,还有一个穿戴着精致的妇人,戴着黑纱从飞机上走了下来,徐伟满脸沉痛,捧着徐曼的骨灰盒,以楚东带着几个年轻人正在现场接机,叶流萤并不认识。

    现场围满了记者,镜头划过,楚东温润如玉的脸上隐过一丝慌乱,这是他始料未及的。而徐安的眼神不经意流过楚安时,眼底那抹恨意却是真真切切地。

    镜头的远处隐约可见一些不明来历的人向着在场的人靠近。

    叶流萤的心不由地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阴谋,一场针对楚东的阴谋,一场让他身败名裂的阴谋。

    现场气氛极其沉闷,记者们的提问异常尖锐。

    “楚天王,请问你对你未婚妻徐小姐遇害一事,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楚天王,听说你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徐小姐的功劳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楚天王,听说你们快结婚了,徐小姐怎么会一个人去那么偏远的山区?难道你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楚天王,现在报纸上都在评价你忘恩负义,对此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尖锐的问题一个个无情地抛向措手不及的楚东,一直在娱乐圈,以谦谦君子形象示人的他,此时有了一丝狼狈,望向镜头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慌乱。

    但是叶流萤明白,这时候的他,确实有点措手不及,以前遇到这样的问题时,总有经纪人及时地将记者们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作为他经纪人徐安,正冷冷地站在一旁,看他的笑话。

    场面如此激烈,他再回避已经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楚东深吸了口气,望向镜头,一字一句地说道,“对于徐曼的死,我非常痛心。我们在一起三年多了,中间有过矛盾,有过争执,但是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。这一次,徐曼为何去南县,具体原因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现场静了下来,只有荧光灯闪烁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东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在徐曼出事前,我们已经有十多天没有联系了,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徐安怒不可遏地跑上前来,冲着楚安脸上就是一拳,大声说道,“楚安,你这个小人,我姐为何去南县,你最清楚。她说要在结婚前看一眼你们,曾经念叨过无数次的地方。你不陪他去,反而在这里说这种话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。你这个小人。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混乱,楚东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先前围观的那些不明来历的人,已经跑了过来,一个个手里拿着鸡蛋、青菜什么的,直接扔向了楚东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叶流萤手端着茶杯掉落在地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?怎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徐曼骨灰那一班机送回阳城,理论上讲,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大张旗鼓的宣扬出去,就算有记者知道,不可能次序良好的机场平白无故会出现这些人。

    望着徐家一张张冷漠的脸孔,叶流萤鼻翼一张一合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是他们,一定是他们。

    徐曼去了,他们怎能让楚东依旧享受楚天王的荣耀?

    季以宸紧攥着叶流萤颤抖着的双手,轻言安慰道,“流萤,别急,没事的。至少他是安全的。”说罢,拿出手机,手指在屏幕上轻点了几下。

    手机通了。

    那头传来罗曼极为恭敬的声音,“季总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查一下楚东最近的情况,需要宁仲硕配合的地方,及时告诉他。”季以宸的声音低沉有力,带着一股不可忤逆的威严。

    楚东的事情,他管定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季总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叶流萤已经泪流满面,望向季以宸,哽咽道,“以宸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,楚东在她的心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,但是看到他被冤枉的这一刻,她仍然觉得心底某处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楚东于她而言,已经成了亲人,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泪流满面的叶流萤,心底某处有了丝丝酸意,仍旧装作若无其事的,嘴角勾起一抹暖暖的笑意,“流萤,再哭,就难看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吸了吸鼻子,接过季以宸手里递过来的纸巾,擦拭了眼角的泪痕,狠狠地瞪了眼季以宸,轻声说道,“我刚才是风吹了眼睛,所以才这样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轻笑了声,“流萤,真不知道你平时是怎么演戏的?谎话水平这么低,你的粉丝不说你?”

    叶流萤给了孙莉莉一记白眼,“演戏的时候都有编剧的。人家给什么就念什么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撇了撇嘴,“难怪,早知道当演员这么简单,我也去了,瞧你这水平,我估计比你还厉害。我们平时当个什么卧底之类的,要是戏演不好,直接命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向着一旁神情里若有所思的季以宸说道,“季以宸,听到没有?我家莉莉说想演戏呢,你要不要给这个新人,一个机会呀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冷冷地睨了眼瞿秋寒,“秋寒,你脑子秀逗了?瞿家少奶奶出来演戏,你觉得你爸妈会同意吗?估计,和你在一起,首先她的这份工作就得没了。”

    现场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,孙莉莉脸上的笑容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瞿秋寒拧眉怒道,“季以宸,老子欠你钱不还呀。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?我们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指指点点?”

    季以宸斜睨了眼一惊失态的瞿秋寒,轻声说道,“秋寒,你看莉莉这么高兴,这么幸福,作为朋友,我只是好心提醒一下,免得你们去了阳城,到时候,你爸妈来个什么招数,你们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怔怔地望向孙莉莉,见她脸上灿烂的笑容唰的一声,下来了。

    望向季以宸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勉强的笑容,“谢谢季总的提醒,其实这两天,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瞿家家大业大,怎么会允许自家儿媳妇在外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,就算现在选择逃避,终有一天会面对的。是吧?秋寒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伸手握住了孙莉莉的手,面上是少有的凝重之色,“莉莉,其实我们家的情况没有季以宸说的那么糟,不管以后会遇到什么情况和困难,我都会陪着你,尊重你。知道吗?别担心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