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79章 季以宸,凭什么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拿起桌上的茶壶,将孙莉莉的茶杯里添满了茶,望着她。微微一笑,“莉莉,你别想那么多。去了阳城,我们更近了。要是秋寒欺负你。就告诉我,我打不过你,还有以宸呢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狠狠地睨了眼季以宸。暗自骂道,你丫的,终于成功的将话题转到了我和孙莉莉的头上。算你小子狠。

    不过。这也是迟早要面对的事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啜起一抹暖暖的笑意,坦然地迎着瞿秋寒的目光,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端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了一口。轻声说道。“秋寒。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瞿秋寒那个气呀,终是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季总。我能有什么话说,说不定以后还要靠你帮忙呢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微微一笑。给了瞿秋寒一个算你识趣的眼神。

    一顿饭就这样过去了。

    饭后,又去了趟医院,才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外婆的身体状况已经好了许多。回了酒店,季以宸便安排好了行程,定在了第二天上午十点。

    孙莉莉和瞿秋寒刚刚谈上,如胶似漆,没有事情绝对不会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叶流萤和季以宸只得在酒店里看电视,有了上午在餐厅里的插曲,季以宸安静了许多,或许,他在等着叶流萤想清楚吧。

    既然想一辈子在一起,那么有些事情就得慢慢来。

    就在晚餐时间快到的时候,季以宸的电话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拿起手机一看,慵懒地回了句,“秋寒,这么快就饿着了?是不是运动过量,消化快些?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传来瞿秋寒急切的声音,里面透着一丝惊讶,“季以宸,我和你说一件奇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声音上扬了些许,一个下午在房间里待着,确实有点无聊了,听听瞿秋寒说的奇事也好。

    “今天听莉莉说,叶流萤外婆所在村的一户人家发生了盗窃案。”

    房间很静,手机听筒里的声音不是传到了叶流萤的耳朵里,莫名地,心底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季以宸冷冷说道,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你知不知道每一天,世界上得发生多少起盗窃案?这简直就是浪费我手机的电。”说罢,就想把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人,居然和他讲这些事?

    难怪他也觉得自己越来越俗了,就是经常和瞿秋寒这样的人在一起才变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诶诶,你别挂呀。听民警们说,那贼简直把那户人家翻了个底朝天,可惜的是,见住着一个老太太,人家根本不在家里,正住院呢。这事儿村里给瞒住了,怕老太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从沙发上一跃而起,冷声说道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那户人家就住着个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那一句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咕哝了句,“哪一句呀,是不是我说那贼子不是去偷东西的,是找宝藏的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句。”

    “一惊一乍的,都不知道你是在干什么?就算是叶流萤外婆家进贼了,你也不至于担心成这样吧,老太太家里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-我们现在在房间呢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!”

    “季以宸,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样,还想着做福尔摩斯?”季以宸冷笑了声,直接击中了瞿秋寒的死穴。

    一旁,叶流萤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急忙将手机什么的,放入小包里,做好随时出去的准备。

    瞿秋寒咬牙切齿地骂道,“季以宸,你等着。我一定让你长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着,酒店停车场见。”季以宸轻笑了声,挂断了瞿秋寒的电话。

    叶流萤和季以宸赶到酒店停车场时,瞿秋寒早已坐在驾驶室里,孙莉莉坐在旁侧的副驾驶上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叶流萤和季以宸直接上车子的后座,孙莉莉返过身,望向神情同样凝重的叶流萤和季以宸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季总,今天多亏了你的提醒。看来这件普通的盗窃案不普通。作为一般的盗窃案,偷盗者肯定会事先踩点,了解这家人的情况和生活作息规律。老太太住院了,需要钱,家里势必没有现金了,不知道偷盗者干吗要去偷,偷什么?”

    “莉莉,你觉得会是什么?”

    自从徐曼遇害后,叶流萤对孙莉莉的直觉简直用膜拜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“流萤,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。结合目前发生的种种迹象,可能你外婆家里藏着对方想要的东西,为了这个东西,对方不惜制造人命案子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倒吸了口凉气,望向孙莉莉,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现在只是根据当时到达现场的民警,反馈回来的信息推断出来的,毕竟只是一起普通的盗窃案,没有专业的仪器和专业的人员到达现场,所有最终结论,还得我去看了,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紧握着叶流萤微微发抖的手,轻声安慰道,“流萤,你别急。不管是莉莉,还是秋寒,都是警界一等一的高手,有他们在,一切都说小事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季以宸掌心的温暖,叶流萤绷紧的心弦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心底暗自下了决心,外婆一天也不能在南县待了,必须马上和她一起去阳城。

    驾驶室里,瞿秋寒轻笑了声,“季以宸,认识你这么久,你总算说了句人话。”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孙莉莉笑出了声,“秋寒,你这么说人家季总,是不对的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睨了眼瞿秋寒,冷笑了声,“他也说逞逞口舌而已,真的上了战场,不知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车子过了县城,紧接着是崎岖的村路,叶流萤和季以宸靠着后座阖上眼眸,假寐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一个急刹车,车子在一个急转弯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和季以宸身子快速往前倾,重重地撞上了前排的椅背。

    季以宸正想骂人,叶流萤抬头一看,傻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一块大石头在前面挡住了他们的去路,如果瞿秋寒的速度快一点,后果不堪设想。最好的结果就是撞上大石块,如果避开大石块就是坠下悬崖。

    “哪个兔崽子这么缺德?”瞿秋寒开了车门,骂骂咧咧地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会有块大石头?是不是从车子上掉下来的?”叶流萤和季以宸下了车,望向面前的大石头,疑道。

    作为农村里修房子常见的材料-石块,掉落在马路边上也不奇怪,只是这块石头大了点而已。

    季以宸未曾说话,紧握着叶流萤的手,不断环视着四周。

    不宽的村道,石头大约有一米左右,刚好位于他们的视线盲区。

    孙莉莉下了车,绕着大石块仔细打量着,眼底隐过丝丝寒气,半晌,站了起来,轻声说道,“这块石头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的?”

    “有人故意放在这里的?”叶流萤惊道,怎么会有样的人?这不是害人吗?

    孙莉莉指向石头下面的痕迹,轻声说道,“你们看,这些便是挪动的痕迹,对方特地摆好了位置,等着我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?”

    “嗯--”孙莉莉站起身环视了四周,“这里距离县城有点远,平时的车辆不是很多,对方算准了我们知道消息便会进来,所以一早在这里布下陷阱。”

    山路上风声赫赫,叶流萤只觉得透心凉。

    瞿秋寒紧握住孙莉莉的手,冷声说道,“莉莉,那我们现在还进去吗?”

    孙莉莉睨了眼瞿秋寒,冷笑了声,“估计这人可能在山上藏着,也有可能在某处盯着我们。干吗不进去?”说罢,使暗力抬脚将石头踢下了悬崖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石块坠下了悬崖,沉闷的声音让叶流萤心底一颤,挽紧了季以宸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莉莉,我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孙莉莉拍了拍瞿秋寒的肩膀,轻言安慰道,“又不是我一个人去,不是还有你们在旁边跟着吗?”

    看着这画面,叶流萤心底直抽抽,什么时候孙莉莉和瞿秋寒角色转换了?居然没有丝毫违和感?

    “上车吧。”孙莉莉向着带愣在当场的瞿秋寒、叶流萤和季以宸,轻言唤道。

    “嗯--”

    直到上了车,好一会儿,叶流萤绷紧的心弦才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来事情远远比她想得要复杂,先前以为只是徐曼对她的嫉妒,现在看来,远远没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流萤,不用担心,有我在。”季以宸抬手,轻轻捋了捋叶流萤额前的乱发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感受着季以宸的暖意,头缓缓靠在了季以宸的胸膛前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个怀抱让她觉得依恋、温暖。

    车子依旧颠簸着向前而去,副驾驶里的孙莉莉忍不住抱怨道,“流萤,真看不出来,你小时候住在这样的地方。来一趟,比上一趟西藏还辛苦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手把着方向盘,轻笑了声,“莉莉,有这么夸张吗?我怎么不觉得?”才几分钟不到,瞿秋寒的脸上又恢复了以前的雀跃。

    季以宸在一旁打趣道,“秋寒,刚才还傻愣愣地,怎么一会儿,就活过来了?”

    瞿秋寒呲笑了声,“季以宸,你以为我真有你以为的那么傻愣?我只是表演给跟踪我们的人看,让他轻敌,明白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