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0章 季以宸,算你狠。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季以宸轻笑了声,“明白,我当然明白。不然你现在怎么只抓嫖娼卖淫的?”

    叶流萤在季以宸手上轻捏了把,低声说道,“季以宸。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损人家?”

    瞿秋寒眼底隐过一抹笑意,望向后视镜里的季以宸。撇了撇嘴。说道,“季以宸,你嘴臭。可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认为呀。连流萤都这么认为了,我觉得你是不是得注意点。况且,今天我是你们的司机。要是我心情不好开小差。你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“我们和孙警官坐一台车子,你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瞿秋寒狠狠地骂了句。“季以宸。算你狠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轻声说道。“好了,专心开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--”瞿秋寒高兴地应道。“都说听老婆的话发财,我才不和你在这里耍嘴皮子了。”

    黑色宾利在崎岖的夯土路上驰骋着。车窗打开,微风徐徐,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揽着叶流萤。轻声说道,“叶流萤,我终于知道你的眼睛为何这么漂亮了?这里风景太美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低头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,“这和风景有关,我以为是遗传我妈的。”

    “外在的相貌可以遗传,但是眼底的灵气是不可能遗传的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望着季以宸完美地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,迎着他深邃的目光,定定地说道,“你的意思是,你这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俊脸不是遗传你爸的?”

    顿了顿,自顾自地说道,“也是,好像你爸没你长得好看。说不定,你老了也会那样呢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暖暖的笑容僵在脸上,半晌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以宸?”叶流萤关切的问道,不就是和他开个玩笑,怎么这么大的反应?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季以宸恍了过来,向着叶流萤微微一笑,及时转移了话题,“还要多久?等会秋寒又得发牢骚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转过身,季以宸的眼底隐过一抹黯沉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就在前面不远处,看见没有,村口那座两层楼的红砖房就是秀婶的。”叶流萤神情激动,冲着瞿秋寒直嚷嚷,“进了村里,再往前不远,就是我外婆的房子了。十岁前,我一直住在这里呢,这里的井水太好喝了,一股甜甜的味道.....”

    叶流萤自顾自地说着,瞿秋寒心底直抽抽,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刚才那惊魂一幕,他怎么也敢相信叶流萤是带他们来看现场的,这心情,简直就是游山玩水的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都被他的情绪感染了,心情莫名的愉悦了起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伸手将屁股离开座位,身子前倾的叶流萤拉了下来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流萤,这么激动干什么,坐好了,要是再有个什么意外状况,你这样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悻悻地坐了下来,白了季以宸一眼,说道,“季以宸,你是不是太扫兴了。人家秋寒和莉莉第一次来,我当然得给他们介绍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。莉莉,你说是不是呀。”

    莉莉侧身,讪讪一笑,“流萤,你说的太对了。不过,可不可以下次呀,今天没有心情。”

    额~~

    碰了个软钉子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嘟着嘴的叶流萤,轻声说道,“流萤,其实你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,我喜欢听。今天晚上,你慢慢说给我听,好吗?”

    叶流萤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,“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“噗哧”一声,瞿秋寒笑出了声,“季以宸,我从来没想过,你会这么污。”

    “秋寒,你小子,是不是欠揍?”季以宸睨了眼瞿秋寒,没好气的说道。他和叶流萤凑合了他和孙莉莉,这小子居然在这里拆他的台。你说气不气人?

    “嘿嘿”瞿秋寒干笑了两声,低声说道,“季总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停。”叶流萤大喝一声,黑色宾利一脚急刹,车上的人身子全部往前倾。

    瞿秋寒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,眼神四处打量着,声音颤道,“叶流萤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流萤淡定地打开车门,下了车,向着车上的人微微一笑,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啊~

    只是到了目得地,用得着这么一惊一乍吗?

    正想出声,望着叶流萤身上颠颠地跟了上去的季以宸,瞿秋寒到嘴了的话,生生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抚了抚快跳出胸膛的心口,暗自嘀咕道,给季以宸和叶流萤当司机,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不但要躲过随时出现的危险,而且得防着不让这两人吓死。这难度系数实在太高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是人民警察,也不是电视里出现的飞虎队呀,以为他可以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呀。

    叶流萤指向离他们停车地方五百米处,一座两层楼外部装饰不是很起眼的小洋房,轻声说道,“你们看,那就是我外婆的房子,我小的时候这里土砖房,七八年前,爸委托村里人改了洋房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沿着夯土路,很快到了房子跟前,后面追来了一个五十开外的男人,望着叶流萤等人面上生了疑惑,轻声询问道,“请问你们是来找谁的?”

    “柏叔,我是流萤。”叶流萤望着来人盈盈一笑。

    “流萤,是你呀。”柳柏江望着叶流萤不敢置信,“流萤,你长这么大了,叔都快认不出来了。前几天听说你回来照顾外婆,没见着你。怎么今天有时间过来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盈盈一笑,“柏叔,不是听说外婆家里被人偷了,我外婆叫我回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柳柏江爽快地应道,“你等着,我这就去拿钥匙。”

    柳柏江是村长,谁家有什么事都是他照应着,就连外婆家的房子听说也是他帮着改了的。

    好一阵,柳柏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,手里拿着钥匙。

    “流萤,你外婆身子好些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流萤,你爸妈好几年没回来了,他们都还好吧?”

    叶流萤瞬间沉默,笑容僵在脸上。

    说实话,可能会在村里引起轩然大波,不说实话吧,以后他们知道实情了,难以面对。

    作为村长来说,可能只是一时兴起,随口问问,却给叶流萤造成了极大的困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季以宸揽住叶流萤的腰间,及时转移了话题,“柏叔,是吧?我们赶时间,以后有时间再聊,好吗?”

    柳柏江面露尴尬之色,确实,再耽搁下去,只怕天色已晚了。

    忙将手里的钥匙递了过来,讪讪一笑,“瞧我这脑袋,流萤你千万不要见怪呀,快点去看吧,不然天就黑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接过柳柏江递过来的钥匙,满是歉意的笑道,“柏叔,谢谢你。等会看完了,再把钥匙给你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

    打开了门,房间里一片凌乱。

    叶流萤、季以宸、孙莉莉和瞿秋寒站在大门口,仔细查看着里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家里的电视什么的,都已经摆放整齐,上面可以看得到缺了口的角。电视柜、橱柜等等里面的东西都被翻了出来,连房间角落疙瘩里都没有放过,一片狼藉,凌乱不堪。

    “这是被偷了?我以为是被打劫了。”瞿秋寒撇了撇嘴,嘀咕道。

    叶流萤冲上二楼,里面一片狼藉,这偷盗贼还真是胆大呀。

    孙莉莉低着头,仔细的打量着,眼睛如同X光,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季以宸站在一旁,定定地望着孙莉莉,神情里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许久,孙莉莉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发现什么没有?”季以宸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孙莉莉眼底隐过一丝晦暗的神色,声音低沉,“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盗贼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季以宸紧了几步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瞿秋寒站在一旁,欣赏的目光定定地望着孙莉莉,有孙莉莉在的地方,他所学到的东西成了摆设,不过,心里却是乐滋滋的。

    “你看-”孙莉莉低头指向墙角处和有了裂痕的电视,低声说道,“如果对方是普通偷盗贼,进来的第一件事,势必翻动抽屉、被子等一些他们认为房主会藏钱的地方,而不是在这些看似裂缝的墙壁上抠挖,更不可能将电视机搬走,对于普通的盗贼而言,这都是些能卖钱的东西,如果不是拿走,也不会将它随意的推翻在地,这样做,难道不怕引起村民们的注意?除非.......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叶流萤走了下来,身子凑了过来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非这个人想转移我们的视线,让我们认为这是一起普通的盗窃案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指拨弄着墙上隐约可见的裂痕,向着孙莉莉竖起了大拇指,由衷的赞叹道,“莉莉,你真是我的偶像。”说罢,旁瞥了眼旁侧站着像个相公的瞿秋寒,轻声说道,“不像某些人,在高手面前就哑巴了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,望着孙莉莉,眼底是掩饰不住的高兴,“我们家莉莉这么厉害,我高兴还来不及,干嘛要在这里抢风头。是吧?莉莉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微微一笑,向着一脸不服气的叶流萤说道,“流萤,秋寒以前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,听说他在学校最主要的工作便是教新生专业课,其中,便包括这些最基本的技能,通过痕迹判断案情。”

    “啊~~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