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2章 流萤,别担心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手机通了。

    那头传来徐曼极为恭敬的声音,“季总-”

    “马上安排可以坐六名乘客的直升机到医院送我们到G市,联系最快的班机头等舱。我们需要尽快赶回阳城。”季以宸声音冷冽,没有一个字的废话,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罗婷跟随季以宸多年。自然知道事情严重且紧急,当下不再询问。干脆利落的回道。“是的,季总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季以宸望向副驾驶室里的孙莉莉。轻声说道,“莉莉,外婆的事麻烦你和医院说一下。马上办理出院手术。另外要他们派一个随行的医生,一定要快。另外,这一次就麻烦你和我们一起回阳城了。”

    专心开车的瞿秋寒飞快地接过话。“莉莉肯定会同意的。莉莉。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孙莉莉望着手中的密封出神,“这个事情。我已经参与其中,不跟着不好。只是我单位那边,不知道是否同意?毕竟我出来有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冷哼了声,“这有什么难得。等回了阳城,我叫我们老大给你单位老大写个函,将你借调过来即可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了眼胜券在握的瞿秋寒,冷声说道,“瞧你说话的口气,你就是老大似的。你确定不需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瞿秋寒轻笑了声,“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搞定的,要是以后找季总什么事,你千万不要推辞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斜睨了眼瞿秋寒,冷声说道,“你找我办事,我忽悠过你吗?”

    瞿秋寒干笑了两声,“这倒没有,不过我好像也没求你办过什么是吧?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这说明瞿少办事有能力,关我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抹余晖隐入云层了,天色渐渐暗沉了下来,微风带着丝丝凉意吹了进来,瞿秋寒将打开的车窗缓缓摇上了。

    黑色宾利在夯土路上驰骋着,带起阵阵黄尘。

    很快,又到了先前那处放石头的悬崖处。

    车子里面静了下来,孙莉莉紧捂着密封袋,眼睛想着四处打量着,防止突然出现的危险情况。

    瞿秋寒紧握着方向盘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季以宸紧拥着叶流萤,性感的薄唇在叶流萤额角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湿湿的暖意传来,叶流萤抬头,泪眼婆裟,对上季以宸暖暖的笑意。耳边传来他低低的声音,“流萤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以宸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她能说什么?

    季以宸只是她的合约对象,她却将他拉入了一个个的阴谋里,几次三番地差点连命都丢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傻丫头,说这些作什么?”

    叶流萤喉咙哽咽,将头深深地埋进季以宸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此时,说多了,都是矫情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向前而去,瞿秋寒瞪圆了眼,俊俏的脸上是少有的凝重,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正前方,生怕突如其来的路障什么的挡住了路,背脊处早已是冷汗涔涔,开了这么多年的车,第一次觉得这么凶险。

    空气似乎凝结,隐隐地觉得一股杀气在周围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只有身经百战的人,对于危险才有这种异于常人的直觉和敏感。

    到了悬崖中间路段,孙莉莉像是一只警觉的豹子,愈发紧张起来,透过透明的车窗不断望向周边的山上。

    这段路对方最容易潜伏和攻击的地方,两边都是陡峭的山,右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。

    如果在古代,这种地方是兵家必守之地,易守难攻,任何的攻击行为,对于行走在这条羊肠小道上的人来说,都有可能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悉悉瑟瑟的声音从山顶上由远至近响了起来,速度越来越快,声音越来越快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孙莉莉一阵厉喝,“秋寒,快,冲过去,快点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一脚踩死油门,车子加足马力,“轰隆隆”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身后,传来巨石滚下山崖的声音。

    黑色宾利慌不择路的向着前面奔去,一直到了宽阔的路段,速度才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瞿秋寒抹了抹额角的冷汗,低低地骂了句,“他妈的,真的是太没技术含量了,又不是冷兵器时代,这年头居然还整这种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孙莉莉嘴角微扬,带起一抹笑意,望向瞿秋寒半湿的头发,轻声说道,“师兄,你不得不承认,在这个地方使用这种暗器是最好的,既能最大程度的让对手毙命,又不会留下丁点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撇了撇嘴,轻声说道,“莉莉说的对。莉莉,去了阳城,不如你就留下来算了吧,要不我要是遇到专业性的问题,找谁问去?”

    孙莉莉挑眉,浅笑,“你真的只是想问我专业上的问题?这些问题你不是比我更清楚?”

    瞿秋寒回以微笑,“可是从莉莉美女嘴里说出来更悦耳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孙莉莉娇涩一笑,“秋寒,就你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叶流萤和季以宸轻拥着坐在后座里,望着瞿秋寒和孙莉莉两人说着话,打着趣,心里暖洋洋的,但凡情侣之间不都是这样?

    不过,她被季以宸这样轻拥着,心底也是莫名地舒畅,刚才惊魂一幕,完全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,或许,就是这个温暖胸膛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借着夜色的掩护,黑色宾利终于有惊无险的到达了宾馆。

    一下车,手机便响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摁下接听键,低声说道,“罗助理--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出来罗婷极为恭敬的声音,“季总,直升机和飞机票都已备好,一小时后,直升机会在医院后的停车场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小宇从酒店大堂里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季总,你们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--”

    孙莉莉低声说道,“我们先进房间,边收拾东西边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-”小宇低声应着,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酒店房间里,季以宸、孙莉莉、瞿秋寒和小宇在客厅里,小宇趁着这个机会向季以宸说了梁治偌在南县的行动,好像没有什么特别,或让人感到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四个人围在茶几前低低讨论着。

    叶流萤一个人在卫生间里,打开爸留给她的那封信。

    泛黄的信封里装着一张薄薄的信纸,还有一张泛黄的照片,照片上是四个年轻人站在一起,年代久远,有些地方已经模糊,看得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叶流萤将它放在台面上,打开了泛黄的信纸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孩子,如果有一天,你看到了这封信,证明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人世间。你也遇到了一些危险,所以才会想到我曾经说过的话,来寻找这封信。爸对不起你,以后的路要你一个人走下去了。这辈子爸有无数的遗憾,但是最遗憾的事情只有两件,一件是这些年来,一直忙于工作上的事情,没有好好陪你。我当时想的只是给你更好的物质条件,可是到了如今,我终于幡然醒悟,其实我们最需要的是情感的呵护。.......第二件事情,是对不起从小长大的好朋友,他曾经给与我关心和呵护,我却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离开了他,也可以说是出卖了他。等我终于幡然醒悟的时候,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。......”

    卫生间里水龙头上,开着不大的水流,遮住了叶流萤低低的啜泣声,长长的发丝凌乱地搭在肩上,白皙的脸上早已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一直都不理解,爸妈为何不带着她在身边,为什么不想别人家的孩子,每天都父母接送上学,陪着做作业,......。

    “流萤--”

    卫生间门口处,不知什么时候,季以宸已经站在那里了,低低地唤了句。

    叶流萤未曾回头,放下泛黄的信纸,低下头就着打开的水龙头轻洗了把脸,用毛巾轻轻拭脸上的水珠,抬头时,已经换上一张可人的笑脸。

    只是苍白的小脸,眼眶里的红血丝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流萤--,时间快到了,我们需要走了。”季以宸未曾点破,眼神满是怜惜地望了望叶流萤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勉强的笑意,轻声应道,“嗯--”说罢,便将泛黄的信纸和照片放入泛黄的信封里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流萤。”季以宸低声唤道,声音里隐过一丝惊奇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流萤走到床沿边,正收拾着东西,停下手中的东西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季以宸紧了几步,走向前来,“流萤,可以把你那张照片给我看看吗?里面的人,我觉得好像有点面熟。”

    “好--”叶流萤随手将信封递给了季以宸,继续收拾东西,马上要出发回阳城,她得动作快点。已经麻烦大家够多了,不能在小事上拖大家后腿。

    刚才只顾着看信,没有仔细看照片。

    既然季以宸看到照片上的人有点面熟,说不定他真能看出点什么名堂出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面色凝重,低着头看了会,须臾,又走上了客厅,客厅里,孙莉莉和瞿秋寒已经整装待发,小宇站在一旁,神情极为恭敬,随时等待季以宸的安排。

    季以宸拿着那张泛黄的一寸小照片,大步走上瞿秋寒,冷冷说道,“秋寒,你看看,这里面的人像谁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