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5章 什么样的人才能和他和平相处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时间有点早,早餐在飞机上已经用了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手里的U盘了。只是,现在的瞿秋寒巴不得早点离开他们吧,好和孙莉莉过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在南县。瞿秋寒帮了不少忙,再拉着他们也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。有些事得瞿秋寒主动说出来。

    瞿秋寒撇了撇嘴。不满地盯了眼季以宸,没好气地说道,“能去哪里?不是还有事情没有做完?现在。我们就去接着干活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向表情极为不满的瞿秋寒,笑道,“秋寒。我觉得你工作的时候最帅。流萤。你说,是吧?”

    瞿秋寒斜睨了眼季以宸,不满地直哼哼。“季以宸。你这张嘴只有在求人的时候。才这么可爱。平时,只知道补刀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忙不迭地应道。“确实,这句话我憋了好几天了。以宸终于把我的心里话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车吧。”孙莉莉笑着,拉了瞿秋寒一把。

    今天的孙少平开的是一辆七座的商务车,应该是早就得了季以宸的指示吧。

    叶流萤睨了眼拉着她上车的季以宸。心底偷偷地乐了一下,真不知道,季以宸还是这么的细心,是因为她吗?

    车子很快到了瞿秋寒所在的单位,市重案组,离上班的时间还差那么一点,上班的警员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瞿秋寒和孙莉莉拿着U盘下了车。

    车子里,季以宸轻声说道,“瞿秋寒,辛苦你了,等这件事结束后,我请你和莉莉好好放松下,时间、地点,你定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回以灿烂的笑容,“好的,你说的。我得好好想想,如何狠狠宰你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用有比划了个OK姿势,瞿秋寒满意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车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声说道,“回南街别墅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坐在季以宸身边,静静地望着他为自己做的这一切,心底感到无比的幸福。

    “流萤--”

    “嗯--”叶流萤靠着季以宸,身子软软地靠在他的身上,轻咛了声。

    “累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累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拂了拂叶流萤耳际的乱发,低声说着,“还说不累,都快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季以宸喃喃地声音,叶流萤面上慵懒无比,心底却是清醒异常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已经慢慢依赖季以宸了?或许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吧。

    叶流萤不想说话,只想这样静静的靠着季以宸,不知道这样的日子,还能有多久,虽然南县的日子凶险无比,但是对于叶流萤来说,却过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在那里,只有她和季以宸,没有世俗的眼光,没有梁雨琪在旁边不断的骚扰,没有季家的冷言冷语......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流萤莫名的心底一窒,她从什么开始,在楚东和季以宸之间,心底的天枰已经向季以宸倾斜了?

    这是她真正的内心想法吗?

    想到楚东,叶流萤下意识地想从包里拿出手机出来,给楚东打个电话,或者发条信息,看看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?

    那天的情况如此凶险,舆论全部向一边倒,楚东他一个人的力量能够承受吗?

    拿出手机,电话还没有摁下去。

    季以宸便将叶流萤的手机拿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地望向季以宸,不解地问道,“季以宸,你这是怎么了?我只是想问问楚东,他现况如何?你知道上一次,新闻舆论都向着徐家,在娱乐圈经营多年的他可能因为这件事,已经毁了。这种情况下,你都不让我给他一个电话,你真的太残忍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目光定定地望着叶流萤,眼底隐过一丝怒意,本想告诉流萤,她现在不用担心了,楚东的事情他已经安排好了,但是现在对楚东来说,需要静一静,而对于叶流萤来说,却需要好好休息,有什么事过几天再说。

    话到了嘴边,因为嫉妒而失去了理智,咆哮着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你有完没完,是谁陪着你一路走过来,是谁给你做了这么多,差点连命都没有了。现在,一回到阳城,你就想着给楚东打电话,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?”

    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,如同水草紧紧缠住了他的脖子,让他窒息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怒火让叶流萤恼了,“季以宸,你太不讲理了,我只是想问问楚东的情况而已,又没有其他什么事?况且,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,就算我关心楚东又如何?对,你是救了我,可是不能因为你救了我,我就得向你卑躬屈膝吧。我总得有我的人权,我的自由吧?”

    叶流萤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季以宸,他抬头,挑眉,冷笑了声,“叶流萤,你和讲人权,讲自由,是不是晚了点?为何不在我屡次救你之前讲呢?我真想挖开你的胸膛看看你的心是用什么做的?为什么这么久,这么多次的舍身相救,也暖不了它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咬牙,牙缝里吐出几句话,“季以宸,你真是太不可理喻了,我只是打个电话而已,你就这么多说法,不就是你救了我吗?有什么了不起的,如果是你遇到了危险,我也会挺身而出的。”

    车子在南街别墅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孙少平不曾说话,返过头,眼神犹豫地看着气鼓鼓的季以宸和叶流萤。

    季以宸狠狠地瞪了眼叶流萤,径直下了车,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身后,叶流萤气愤之余,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季以宸,他是怎么了?

    他这是吃醋了,还是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存在的理由就是,绝对不能忤逆他的意思?那他先前对自己表现出来的温柔和体贴都是什么?难道是假的?季以宸怎会在她面前装,这太不可理喻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摇了摇头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季以宸,太喜怒无常了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人才能和他和平相处?

    别墅客厅里,季以宸早已换下了鞋子,坐在沙发上,神情专注,拿出那张泛黄的小照片反复盯着看。

    叶流萤将手里的东西放了下来,直接去了二楼客房,一路风尘仆仆,她最想做的就是洗个澡,换身舒适的衣服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叶流萤换好了衣服,从客房出来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心里暗道,不管季以宸是怎么想的?中午还是给他做顿好吃的,毕竟在阳城他帮她那么多忙。

    接下来,有更多的事等着她,更需要他的帮忙。

    季以宸在客厅里接电话,开着免提,声音很大,透过沙发的间隙,可以见到他手中仍旧拿着那张旧照片在反复看,修长如玉的手指在照片上轻轻的摩挲着。

    季以宸的声音很客气,带着一丝冷漠和疏离。

    叶流萤站在楼梯口,电话那头若有若无的声音不断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以宸,听说你外出了一段时间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兰姨。”

    “诶,以宸,这段时间新闻报道里,一下子这样说,一下子那样说,你爸都急死了。头发也白了不少,你看是不是约个时间过来一趟?要不就今天过来吧,刚好雨琪.....”

    雨琪也在那里,这句话兰芳芝未曾说出口,季以宸腾地站起身,向着电话里的兰芳芝低声说道,“那就现在吧,刚好过来吃中饭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转身,对上面露尴尬端着杯开水的叶流萤,面色有了一丝缓和,嗓音仍旧低沉。

    “流萤,今天我需要回季家一趟,你这张照片,我就先借用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淡淡的疏离和冷漠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叶流萤低低地应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原因,一丝莫名的情绪在叶流萤胸膛处涌了出来,像是孤零零地站在水里,冰冷的河水缓缓没入她的腰际,直达她的胸腔,冰凉刺骨。

    季以宸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梁雨琪?难道他们在南县待在一起的日子太久了,久到他已经对她生了厌倦之心?心底苦笑了声,季以宸终究是属于梁雨琪的。

    只有那么优秀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他,才能给予他事业上的帮助。

    叶流萤站在原地,身子一动也不动,十指不自觉的交叉摩挲着,脸色有着一丝不自然。

    湖然色的居家服掩去了她玲珑的身躯,却将她白皙的面孔衬托的愈发苍白娇弱,刚刚洗过的头发未曾干透,凌乱的搭在瘦弱的肩膀上,仰着头,眼睛清澈明亮。

    季以宸心底低叹了声,心底某处看似坚硬的东西正在慢慢地化开,轻声说道,“中午你一个人在家,我出去有点事。不用但心安全问题,小宇在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端着水杯的手垂了下去,低低地应了声,“哦。”

    就算生气,还是这么为她考虑,那么他们之间究竟算是什么关系?他们之间夹着楚东和梁雨琪,始终是道过不去的坎。

    比如,她和季以宸刚回了南街别墅,兰芳芝的电话紧随其后,这说明了什么?梁雨琪一直对季以宸未曾,在南县的时候,她施展不了身手,又或者说,一些外在的因素让季以宸暂时失去了正常人的判断。

    回到阳城,他终于回到了现实当中,在这个商业社会里,他终究是孤掌难鸣,需要梁雨琪,梁氏集团,这样的大财团做为后盾,所以一听到梁雨琪在场,迫不及待地要赶过去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