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7章 季以宸的反常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兰芳芝果然是笑开了颜,望向梁雨琪已经是合不拢嘴了。

    作为兰芳芝来说,虽然坐着季家主妇的位置。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悠闲生活,但是心底里却是极为害怕的,毕竟。她与季以宸之间,没有丁点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。季以宸娶回来的媳妇万一对她不好。怎么办?

    季俞正身子不好,也知道能活多久,就算琳琳嫁人了。也不知道以后的夫婿对她怎么样?到时候,她一个孤老婆子,连口饭都没得吃。找谁去哭。

    梁雨琪做她的儿媳妇就不一样了。至少季家和梁家还是有点渊源的,就算现在在生意场上有点小摩擦,只要季家和梁家成了亲家。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。也会一笑泯恩仇了。

    所以。归根结底,她还是得抱住梁雨琪这棵大树。让她成为季家儿媳妇。

    说着话,大家已经走到了餐厅。餐桌上,早已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,香气袭人。勾人食欲。

    香芋焖排骨,白灼九尾虾,油焖鲍鱼.......确实都是季以宸爱吃的。

    望着紧攥着梁雨琪不放的兰芳芝,季俞正嘴角啜着一丝笑意,向着她微微一笑,表示对今天的饭菜很满意,随即在主位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紧挨着季俞正坐了下来,右侧刚好空了出来,季琳琳心思雀跃,正想着坐过去。

    兰芳芝急忙拉了季琳琳一把,不顾季琳琳踉跄的身子,挽着梁雨琪走向了季以宸旁侧,轻声说道,“以宸,雨琪是家里的贵宾,你也是家里最有出息的人,今天,你就代表我好好照顾她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不由分说地将梁雨琪轻摁了下去。

    梁雨琪故作客气的轻唤了声,“兰姨---”

    兰芳芝亲自将梁雨琪面前的碗筷摆好,望着她盈盈一笑,“雨琪,你就不要客气了,在公司,季以宸是你老板,但是在季府,你就是我们尊贵的客人,瞧我这一脸细皮嫩肉的,都是你的功劳呀。冲着这一点,以宸也会对你这份心思刮目相看的。”

    边说着,眼角余光偷偷打量着季以宸的表情。

    季以宸微抿着嘴唇,未曾言语,眼底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漠然和疏离。

    季琳琳悻悻地在梁雨琪对面坐了下来,哥这么久没回家了,她也想坐在他旁边,和他说说话嘛。

    主位上,季俞正望向忙着向梁雨琪献殷勤,却不顾季以宸感受的兰芳芝,嘴角那抹笑意已经隐去了。

    声音里透着一丝不悦,眉头微微拧着,轻声说道,“芳芝,还在磨蹭什么呀?菜都快凉了。”季以宸情绪的转变,虽然他不清楚具体的原因,心底隐隐地却有了一丝眉头。

    季以宸不是不明事理的孩子,他定是觉得这些年来,误会了他们,心里内疚着呢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不能因为季以宸觉得对他们情感上的亏欠,借此机会让他答应些什么?

    兰芳芝满脸高兴的坐了回去,虽然季俞正刚才提醒了她,但是季以宸今天的表现让她有种如坠梦中的感觉,太不真实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季以宸早已冷着脸给她脸色看了,而且她也做好了这个准备,只要季以宸不摔门而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直到兰芳芝坐了过去,梁雨琪依旧没有缓过神来,强摁住内心的惊骇,眼角余光斜睨向旁侧的季以宸,见他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,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略微拘谨的姿势随即恢复了自然,满脸的傲娇又重回了她的脸上,精致的妆容里似是开出了朵灿烂的花骨朵,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季俞正向着在座的每一位微微一笑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他守了几十年,宁可背着负心人的包袱,也未曾说出来,就是担心季以宸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今天看来,季以宸的反应似是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很多,他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季俞正话音刚落,直接夹起了一块东坡肉放入碗里,兰芳芝刚想出声,季俞正乐呵呵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芳芝,今天我高兴,嘴馋了,就吃这一块哦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有高血压等多种疾病,大夫平时嘱咐要以清淡为主,家里平时也随他的口味,一般是些清淡的菜,今天,季以宸和梁雨琪都在,自然炒了些合他们口味的菜。

    兰芳芝笑着给季俞正夹了块菜过去,柔声说道,“真搞不懂你,今天怎么就这么高兴?结婚这么多年,从未见你这么高兴过,难道是因为以宸回来了?不可能呀,以前以宸也有回来,没见着你高兴成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抬头,望向季以宸微微一笑,不曾言语,笑容却包含了太多的含义,只有他们才能懂得的秘密。

    梁雨琪借着活跃的气氛给季以宸夹了块鸡肉,柔声说道,“以宸,这段时间你太辛苦了,吃块鸡肉补补吧。”

    辛苦?

    不正是托她和她爸的福,才这么辛苦。没有入狱已经算最好的结果了吧。

    季以宸眼神微冷,正想将鸡块丢了。

    瞧着季以宸神色有变,兰芳芝忙不迭地出声了,“以宸,雨琪一片好心给你夹了鸡块,你就吃了吧。关系好的同事之间也会这么往来的,不算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夹起鸡块已经往外扔的筷子生生收了回来,直接将鸡块放入嘴里,咬了一小口,才扔去骨碟里。

    梁雨琪冲着兰芳芝感激地笑了笑,本以为兰芳芝在季以宸面前说话没什么分量,都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给她献殷勤了,没想到事情出乎她的意料呀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季以宸听兰芳芝的话,或者说,至少能给她面子了。

    坐在梁雨琪对面的季琳琳微眯着眼,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季以宸,阴测测地问道,“哥,我发现一个重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抬头,眉头微微拧着,轻声问道,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梁雨琪和兰芳芝放下了手中的筷子,一脸好奇的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哥今天怪怪的,是不是哥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?比如,灵魂穿了,哥已经不是以前的哥了?”季琳琳一脸探究的目光绕着季以宸直打转。

    “妈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兰芳芝未曾说话,季俞正已经一脸不悦地望了过来,“琳琳,你吃个饭也这么多话,不知道上班了,天天面对你哥,他怎么受得了你?”

    季琳琳朝着季俞正撇了撇嘴,低声嘀咕着,“诶,很多时候怀疑,我是不是爸亲生的?厚此薄彼居然做得如此堂而皇之,真是服了他了。”

    兰芳芝望了眼季琳琳,低声训斥道,“吃个饭也这么多名堂,难怪你爸对你表现不咋地。”

    季琳琳低低地回了句,“我爸对我咋地有什么用?关键是我哥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梁雨琪望着嘟着嘴的季琳琳,嘴角微扬带起一抹优雅的心意,伸手给季琳琳夹了块红烧排骨,轻声说道,“琳琳,过几天你要上班了,多吃点,养好了身子好上班。”

    季琳琳顿时大悦,冲着梁雨琪盈盈一笑,“雨琪姐,谢谢你。你在万娱集团待了那么久,有些事情还得靠你教呀,你知道的,我哥他称得上是日理万机,哪有时间管我。”

    梁雨琪嘴角笑意更甚,眉眼笑成了弯,“琳琳,到时候遇到什么问题,你只管来找我。别说什么教不教的,我只是比你先进去些时候,可能比你多认识些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一直没有说话,这顿饭对于他来说,可以说是五味杂陈,心里头戴着对季俞正和兰芳芝的愧疚,想的却是等会如何和季俞正挑明这件事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季俞正把他当孩子养了这么多年,如果此时再提到这个问题,可以说是这么多年的父子情分说没就没了。

    季俞正作为季以宸的养父,这么多年来,对他怎么样,季以宸心里自然清楚。

    如果在季俞正面前一再提起他的亲生父亲,甚至追问过去,季俞正有想法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顿饭,不管梁雨琪在他面前表演些什么,他看在季俞正和兰芳芝的面子上,都极力遏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顿饭就这样在看似愉悦的氛围里结束了,梁雨琪也是意犹未尽的放下了手机的筷子,望着今天极其绅士的季以宸发怔,许久,眉眼啜起一抹笑意,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以宸,今天这么早,不如我们一起去逛逛街吧,上次我看中了一条领带,觉得和季叔好配,想请你去做一下参考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冷冷地睨了眼梁雨琪,轻声回道,“雨琪,你要是想去逛街,就去找琳琳吧。我想和爸说点事。”表面上虽然客气,但是语气却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和漠然。

    兰芳芝及时的接上了话,“诶呦,刚巧我想去给俞正买两条领带,但是俞正的身子一直这样,我都没有时间出去。雨琪提到了这个问题,真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呀。”

    梁雨琪面露惊喜之色,丝毫不介意季以宸语气里的冷漠,忙不迭地说道,“没关系,我在这里等以宸就好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未曾说话,望着季以宸微微一笑,“以宸,我们去书房里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爸。”

    季府书房里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