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8章 泛黄的小照片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光线暗沉,相比客厅的暖意,竟有几分森冷。硕大的落地窗前。厚厚的窗帘遮住了外面刺眼的光线,谁也没有上前拉开一点,让暖阳透进来吹散书房的阴霾。

    季俞正坐在书房红木沙发上。望着站在面前一脸肃然的季以宸,轻声说道。“以宸。坐吧,我们爷俩好久没有说话了。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季俞正发白的头颅,满脸横生的沟堑。突然间发现,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老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在他这个年纪来说。以他的生活条件比同龄人却要老上许久。以前的他从未关注过这些,今天蓦然发现,竟有一种异常心酸的感觉。

    季俞正之所以这样。完全是因为他和她妈的事情。这么多年来。这个沉重的包袱一直是他背负着,怎能不老?甚至连身体也快垮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坐在了季俞正的旁侧。望着老态横生的季俞正,居然有了一丝犹豫。不知道他来得是对?还是错?

    “以宸,你想说什么?”季俞正瞧出了季以宸心底的不安,主动开了口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季俞正看似平静的面孔。低低地唤了句,“爸,我......”

    在生意场上,杀戮决断对季以宸来说,从来不在话下,因为那时的他,心如钢铁冷漠异常,现在就不一样了,面对的是他和他妈有着救命之恩的人,这个人为了他妈的清白,曾背负了多年的屈辱,甘心承受负心汉的名声。

    季俞正给了季以宸一个暖暖的笑意,轻声说道,“以宸,有什么你就说吧。从你放下电话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知道你心里头有事。我们父子这么多年了,你心里想什么,我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季以宸眼底隐过一丝不忍,终是鼓足了勇气,语气却是愈见低沉,“爸,其实我今天过来,是有点事情想和你说,确切来讲,说寻求一些真相。但是说这些事情之前,我想和你说的是,无论以后怎样,这里都是我的家,你和兰姨都是我的父母,琳琳也一直都是我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季以宸一口气将这些话说了出来,心底感到一种莫名的轻松。

    季俞正一直默默的看着他,嘴角啜起一抹暖暖的笑意。

    许久,季俞正终于开口了,“以宸,我一直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这些年不关是我在承受着煎熬,看得出来,你也是。有些事,过去了,就让他过去吧。人都得往前看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季俞正睿智的眼神,点了点头,轻声应道,“是的,爸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因为身体问题大部分时间在家休养,但是不知道的是,他一直保持着一颗睿智的心,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,默默地看着他成长。

    季俞正因为话讲得太多,身子有了一丝不适,微微靠在椅背上,望着季以宸,轻声说道,“以宸,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,不需要顾及什么,爸想了一辈子,什么都想明白了,只要你和琳琳好好的,比什么都强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低着头,目光定定地望着书房地毯上的某一处,许久,像是下定了决心,抬头,望向季俞正,牙缝里低低地吐出几个字,“爸,这一次我过来,主要是想了解我亲生父亲的事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脸色微变,终是缓了下来,目光烁烁地望着季以宸,疑道,“以宸,怎么今天突然想起问你父亲的事了?”

    季以宸从衣服袋子里掏出了一张折叠齐整的小白纸,仔细打开里面,掏出那张泛黄的小照片,递给了季俞正。

    “爸,你看下,这是我从上次来我们家的那位姑娘-叶流萤,他爸的遗物里拿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遗物?”季俞正不解地望向一脸凝重的季以宸。

    季以宸正色道,“是的。叶流萤的父亲就是当年叶氏集团的创始人叶开颜,三年前,他们两口子因为车祸而亡,现在他们唯一的女儿屡次被追杀。而这张照片里出现在和证物一起的地方,可能掩藏着一些秘密,我们不知道的秘密。这些秘密说不定就是解开疑团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季俞正站起身,向着书桌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书桌上拿了副眼镜,郑重其事的戴上,将书房里的灯打开了,才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实木沙发前,季俞正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照片,好一阵才拿了起来,望着季以宸,声音颤道,“以宸,中间的确是你爸。和他站在一起的,不是你梁伯伯?旁边这两个人也有点面熟呀。”

    照片年代久远,点点斑驳遍布上面,况且这上面的人不过十多岁,与成人后相差甚远,不是很熟悉的人一下子自然瞧不出。

    季以宸坐在季俞正旁侧,见此情景,位置微微挪过去了点,轻声说道,“爸,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和徐氏的徐伟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手指轻颤,失声说道,“对,我瞧出来了,确实是他。”

    照片上的人都是阳城的知名人物,新闻媒体里经常见着,一经提起,自然都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定定地望着季俞正,疑道,“爸,看照片上,他们当年的关系不简单,难道你没有一点印象?他从来没有和你提起过,他的这些朋友?也从来没有带到家里来过?你就一次面也没有见到过?”

    季以宸似有意无意的,避开了爸这个敏感字眼,用他来代替了亲生父亲,亲生父亲在他的生命里不曾出现过,而面前的季俞正却是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人,他不想让他难过。

    心底却疑道,按说那个年龄段的孩子,心思单纯,谁不是交了朋友,就会高高兴兴带回家,怎么会想到避着些什么?

    季俞正微微拧着眉头,低头思索着,许久,双眼茫然抬起头,轻声说道,“以宸,你爸以前交了些什么朋友,我真的不知道。那时候,人人饿着肚子,哪有功夫去管这些,况且那时候我也小,有些事情真的记不起来了。不过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季以宸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爸倒是留下了一个盒子,里面好像有些零碎的东西。你爸当时候去的突然,也没有留下什么遗言,只是有一些遗物本想着交给你妈,但是担心她见着伤心,我就一直收着,这些年来,辗转几度,已经只有一个不大的盒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盒子?”

    “嗯,那些衣服什么的,我都丢了,这里面应该是你爸的一些私人物件,信件什么的,我一直没动,琢磨着有那么一天,你需要看。”话音刚落,站起身,向着书桌后面的柜子走去。

    季以宸目光凝住,一瞬也不瞬的望着季俞正往前走去,神情平静,心底却是暗流涌动,这么多年来,终于近距离的接触到父亲的遗物,心底那份激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。

    许久,季俞正从柜子最下面抽屉最里边,找出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,上面居然上了一把改制了的小锁,外壳同样锈迹斑斑,看不出年代了。

    望着神情里有一丝惘然的季以宸,柔声说道,“以宸,这里面是你爸的东西,我也没有看过,所以不知道里面是什么。那时候家里穷,房子不够,我和你爸每天晚上挤一个床铺,这个铁盒子,我经常见你爸偷偷地拿出来看,又偷偷地藏好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轻叹了口气,“以宸,以后我们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,你就叫我叔吧。对于你和你妈,我心里一直内疚着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,望了望铁盒子上面的锁,失声问道,“爸,上面的锁不是很贵?至少在那个年代来说,还是比较值钱的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伤痛的脸上顿时隐过一丝疑惑,季以宸的提醒终于让他想起来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,家家户户都穷,连门都很少上锁,别说其他的了。农村里经常饿死人,就算是住在城里也逃不过饿的厄运,街边上经常晃荡着面黄肌瘦,肌肤浮肿的人。可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你爸出事前那一段时间里,我们家似乎生活条件好了一些,你爸经常从外面带一些吃的回来。我那是年轻不懂事,只记得有吃的就好。唉,没想到.....”

    “爸,你仔细想想,照片上的人就算你没有见过,至少你听说过吧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一脸茫然,摇头叹道,“那段记忆对于活着的人来说,真的是太痛苦了,成人后,日子好了以后,都会自动忽略,怎么还会去主动记得这些事?”

    季以宸知道,从季俞正身上是问不出什么的,那时候他还年轻,如果爸真心想瞒着他们做些什么事,也没有人去关注。

    锈迹斑斑的铁盒子摆在光滑如缎般的实木茶几上,上面的铁锁像是一双睿智的眼睛,透过岁月的痕迹窥视着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许久,季以宸开口了,“爸,要不我们就开了它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相信,不管他和叶流萤遇到的是什么问题,这里面定然会有迹可循,毕竟在那样的年代里,能买上一把锁精心锁住的东西,自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季俞正一反往常疲软无力,声音里透着一丝激动和期待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