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89章 铁盒子里面的东西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铁盒子里面收藏着什么东西,别说季以宸想知道,他也想知道。毕竟里面收藏着的是他亲哥哥的东西,而且他放在身边几十年了。

    季俞正直接出了书房,往外走去。寻找开锁的工具。

    当年,哥走得急。没来得及告诉他里面是什么。钥匙在哪里。

    季以宸坐在书房里,望着面前的铁盒子,手攥着泛黄的老照片。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从照片上来看,当年,他的父亲和梁治偌关系这么亲密。为何这么多年过去了。梁治偌宁可用女儿联姻拉近梁氏集团和万娱集团的关系,也不愿说起当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梁治偌真和他父亲是好友,有了这层关系在里面。就算他不娶梁雨琪。两家的关系势必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。梁治偌宁可使用迂回之术,也不愿暴露当年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未免也太蹊跷了吧。

    新闻上也从未提过梁治偌和徐伟当年的关系。

    季以宸手捏着泛黄的照片。心底里不由思绪联翩,这张照片里究竟掩藏着什么样的秘密?

    他们究竟因为什么原因互相疏离了?

    叶流萤父母的死究竟与这上面的人有没有关系?

    正神游天外。季俞正已经拿着铁锤子进来了。

    对着发怔的季以宸,满是歉意的笑了笑,“家里没有找到其他的工具。就用这个代替一下算了,这把锁估计也得坏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一脸窘迫的季俞正,伸手接过季俞正手中的铁锤子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爸,没事的。这么多年了,钥匙早就不见了,要是拿出去让别人来开,可能不是很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嗯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拿起铁锤子对着铁盒子上的锁使劲敲去,“哐当”一声传了过来,铁盒子马上开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忙不迭地将盖子打开了,里面的物件尽数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季俞正哑然失色,跌坐在旁侧的实木椅子上,手扶着椅子的扶手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铁盒子里面是花花绿绿的纸钞票,足足有一大盒子。

    季俞正面色突变,失声说道,“我哥,我哥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?以前,大家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么多的钱,这些钱他是从哪里拿来的,为何不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在那个年代,正常的肉类只需要几分钱一斤,如果他们家里突然多了这么多的钱,肯定生活立马上升了好几个档次,用得着天天饿肚子?可是哥,为何不拿出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对那个时代的钱没有多少概念,直接将里面的纸钞票拿了出来,里面现出了同样的一张小照片,还有几封书信,未曾寄出去的书信。

    季以宸伸手将里面的照片拿了出来,凑近去一看,同一张底片,只是上面写了几个字,阳城一中。

    “爸,我亲生父亲以前是在阳城一中念过书?”

    “嗯,那时你爸他读书厉害,我们全家都指望着他呢,只是那个时候,学校里已经不成样子了,大家在学校没读什么书,整天就是闲逛悠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说来,我的亲生父亲和梁治偌还是同学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梁治偌居然要有意隐瞒这层关系,如果他想说,不是有无数次这样的机会?”

    季俞正望着一头雾水的季以宸,淡淡一笑,“以宸,你就别多想了,说不定你梁伯伯只不过担心你想起以往的事情,不开心,而且你一直以为我就是你的父亲,作为梁伯伯来说,也摸不着里面的头脑,自然不会乱攀关系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抿带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容,“爸,你不知道梁治偌这个人?如果他认为对方对他有用,定会千万百计的与对方套近乎,他会顾及到其他的事情?才怪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微微一怔,望着季以宸手中的照片发呆,好像以宸说的像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在阳城来说,梁治偌在商场上一直以狡猾的狐狸著称,怎么会明摆着有关系不利用?

    “爸,阳城一中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城区扩大后,就是现在的区一中了,离我们家大约一小时的车程吧,听说原来的老校区早就没有了,新校区比以往的老校区升起多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不曾说话,拿起里面的几封信出来,信封上的字体工工整整,看得出来,写信的人用了很多的心思。

    季俞正斜睨了眼,轻声说道,“这是你爸写给你妈的信,只是没有寄出去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低着头,坐在沙发上望着掌心里泛黄的信纸,心里头万分纠结,这是他爸写给他妈的信,证明当时两人的感情是多么的好?难怪,他妈为了他爸一直守着,不肯再嫁,哪怕对于一往情深的季俞正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突然间,季以宸理解了他妈,为何宁肯一个人独自带着他在外面,也不肯和季俞正生活在一起。

    心里藏着一个人,再和别人在一起,不管对于自己,还是对于他人而说,都是极其残忍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许久,季以宸拆开了信封,一封信一封信地接着看。

    “燕,好几天不见你了,心里头对你的思念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日俱增。......”

    “燕,我知道,我们现在的日子是苦了点,但是你要相信我,为了我们美好的明天,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。......”

    “燕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终于找到挣钱的门道了,我相信不久之后,我们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燕,也许有一天,我会永远的离开你,请你不要伤心,我不值得你伤心。如果这一天来临了,请你重新振作起精神,寻找生命中的另一半,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许久,季以宸头颅深埋在沙发里,不曾说话,季俞正坐在一旁望着季以宸放在茶几上的信纸发怔,一切仿若昨日,只是伊人已逝。亲爱的哥哥也不在人世了。

    “以宸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爸,你能说说当年,我的亲生父亲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季俞正闻言,眼眸沉了沉,望向窗外,记忆拉回了多年前。

    他正在家里帮着挑水,突然,隔壁家的大婶跑了过来,冲着肩膀上还挂着两只水桶的季俞正,大声嚷嚷道,“俞正,你还在这里干什么?你哥听说被抓起来,打的快死了。好像罪名是贩卖什么老鼠药,真是奇了怪了,这年头贩卖点什么老鼠药,就把人往死里打。”

    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季俞正脑袋轰的一声,炸了。“砰”地一声,肩上的水桶直接掉落在地,直接往公社跑去。

    两边询问的人不少,但是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心里头只有哥哥,被打得快要死了的哥哥。

    等他赶到公社时,先前围观的人群已经走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公社一侧的空地上,哥哥的尸身静静地躺在地上,季俞正跑过去趴在哥哥的身上,抚摸着他冰冷的尸体,心里悲愤不已。

    现在,他还记得躺在地上的哥哥,那副凄惨的模样,衣裳早已烂的不成样子,身体上淤青大片,嘴角残留着黑色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哥--,哥---”季俞正趴在尸体上大声呼喊,旁侧未曾离去的人,忍不住拭泪。

    旁侧未曾离去的人,悄声提醒他,“刚才有人抬尸体出来的时候,还在轻声嘀咕来着,说你哥是事先服过毒的,没几下就熬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茫然的抬头,周边的人早已不见了踪影,确实,大家都怕惹祸上身,能够提醒一句已经不错了,怎么继续留下来,让他追问。

    季以宸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,望向季俞正的眼底有了一丝疑问。

    “爸,你说那时候,贩卖几包老鼠药就会被打死吗?”

    季俞正收回了茫然的眼神,神情里透着一丝不容置信,声音低沉,“虽说那时候一直嚷嚷着,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,如果真是几包老鼠药的小事,应该不至于打死,顶多抓过去劳动教育几天。只是就算是贩卖老鼠药,也不可能挣这么多的钱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茶几上成堆的小票子,嘴角微勾,啜起一抹冷笑,“看来问题还是出在这堆钱上,梁治偌应该是当年的知情人之一,只不过他能够隐瞒至今天,也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告诉我里面的实情。”

    “以宸--”望着季以宸执拗的表情,季俞正眼底有了一抹担心。

    “爸,你不用为我的事情操心,我已经成年了,再说了,以我的能力,在阳城要是有人想对我怎样?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伸手搭上了季以宸的肩膀,低声说道,“好,以宸,爸相信你。你是大胆地去做吧,有什么需要爸的地方,就知会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季以宸心底某处看似坚硬的地方,再次被触动了。

    望了望墙壁上的挂钟,已经是下午四点了。

    季以宸心里头嘀咕着,这个梁雨琪应该走了吧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地将照片和那几封信纸放入贴身袋子里,起身向着书房外走去。

    下了楼梯,客厅里阵阵笑声传了过来,季以宸微微皱了皱眉头,这个梁雨琪居然到了现在还未走,真是把这儿当成了她的家了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