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90章 我得叫你季总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季以宸脚步刚跨入客厅,梁雨琪腾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妆容精致。一看就知道是重新补了妆的,望着从楼梯上下来的季以宸,嘴角微扬。带起一抹优雅到极致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以宸,你和季叔忙完了?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嗯了声。不曾说话。

    季琳琳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。满脸兴奋的望着季以宸说道,“哥,你和爸在书房里说什么呀。神神秘秘的,以前没见你们有这么多的话说?”

    楼梯上,季俞正低声训斥道。“琳琳。不是说过几天要去上班了,怎么不去好好准备下?”

    季以宸不曾出声,兰芳芝走了过来。轻声说道。“以宸。雨琪一下午都等着你,要不。你就陪这着她去逛逛吧。”

    梁雨琪嘴角啜着一抹优雅的笑意,白皙如玉的手指却是不自然的死扣着。眼底隐过一丝期盼。

    能和季以宸一起去逛街,她想了多久啊。

    季以宸从未让她如愿以偿过,就算上次准备订婚事宜。季以宸也是冷着张脸,什么事都是她去操办的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那时的季以宸根本心底里还在排斥她,怎么会和她订婚?如果换成现在,她绝对不会逼季以宸了。

    季俞正站在楼梯上,望向一脸热情的兰芳芝,眼底隐过一丝不悦,但是未曾吭声。

    书房里,他和季以宸仔细商谈后,发现当年季俞轩的死疑点重重,而作为梁雨琪的父亲-梁治偌,在其间又有着决定性的作用,那么,很可能叶流萤屡次被追杀,和梁治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季以宸怎么能够和梁雨琪轻易闹翻?

    说不好,连带着季以宸也会被梁治偌下毒手。

    望着季俞正似是不悦的脸,兰芳芝很是知趣,当下这里交给季以宸和梁雨琪了,直接向着楼梯上的梁治偌走去。

    嘴里轻言嗔怪道,“俞正,你怎么才下来呀,吃药的时间到了。来,来,来,我扶着你,我们过去把药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冷冷地瞪了眼兰芳芝,沉声说道,“我还没有老到那个程度,药在哪里,我自己去吃。”说罢,大步向着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冷不丁地,兰芳芝受了季俞正的气,心底还不知道是那个地方出了问题,得罪了他。

    只以为季俞正和季以宸在书房时,两人又因为什么意见不和,起了争执,哪里想到是因为她在这里瞎掺和,引起了季俞正的不悦。

    兰芳芝急忙跟了上去,轻声说道,“俞正,你别急嘛,医生说了,要你慢点。”

    楼梯口,场面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斜睨了眼,旁侧的季琳琳,轻声说道,“琳琳,过几天你要去上班了,总穿着这种萌萌的衣服也不像话,不如今天一起出去买点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季琳琳一跃而起,使劲抱着季以宸的胳膊直乐呵,“哥,你最好了。不,以后,我得叫你季总了,有个这样的老板,我做梦都会笑呀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颠颠地上楼收拾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临了,抛下一句,“哥,我马上就好,记得等我呀。”

    楼梯口,梁雨琪站在季以宸的对面,望着季以宸,眼底是满满的热切,轻启贝齿,声音极尽酥软,“以宸,真的没想到,你居然会有这么贴心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客厅里传来季俞正和兰芳芝低低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季以宸身着黑色的衬衣,离梁雨琪的位置大约一米的距离,未曾说话,只是周身平常那种的冷冽气息早已退去。

    仰望着季以宸一米八多的身材,梁雨琪几乎不能呼吸,这么优秀的男人,什么时候能给她一点点温暖,哪怕是一点点,她死亦无憾了。

    许久,季以宸低低地说了句,“雨琪,这是我妹妹,我在她面前自然得有个做兄长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梁雨琪心底某处似乎有了一点触痛,季琳琳是他的妹妹,所以他会给她温柔,而她不是他的谁,他自然用不着给她以温柔。

    那么,季以宸为何答应他,陪她去逛街?

    再一次,梁雨琪对面前的这个男人,不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噔噔”地声音自二楼走廊上传了过来,很快,季琳琳提着小包来到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喘着粗气,大声说道,“诶呀,真是累死我了,许久没有出门了,不知道换件衣服收拾一下,有这么为难。”

    望着大气不接下气的季琳琳,季以宸嘴角微勾,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琳琳,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季琳琳错愕地望向季以宸,问道,“后悔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不去公司上班呀,瞧你这大小姐的模样,去了公司指不定还得多少人伺候你呢。”

    季琳琳咬牙切齿,“哥,你怎能够这样看低你的妹妹呀,你越是这样说,我越得证明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不要说了,琳琳,再说,天就黑了。”一旁梁雨琪笑着上来挽住了季琳琳的胳膊,拉着她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心底里一万个不情愿季琳琳参进来,但是季以宸开了口,她能有什么办法?或许,没有季琳琳的存在,季以宸不一定愿意和她去逛街呢。

    作为季以宸而言,他可以有一万个理由不和她去逛街,她也不能把他怎么样?

    就这样,季琳琳兴高采烈地被梁雨琪挽着出门了。

    而季以宸,充当她们的临时司机。

    客厅里,兰芳芝望着远处的几个人,向着沙发上正坐着的季俞正嗔道,“俞正,你瞧瞧,以宸和雨琪多般配呀,你居然还嫌我瞎掺合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呀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直接在季俞正大腿上轻轻拧了一把,那意思是,她做的决定准没错。

    季俞正望着季以宸高大硕长的身影直发愣,半晌,低低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兰芳芝不满地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?以前以宸整天在家里板着张脸,你不高兴,我还可以理解,现在以宸脾气突然间好了许多,你还是板这张脸,这一天到晚的,你到底是在给谁看呀。”

    季俞正未曾理喻兰芳芝,喝完了药,起身,向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临了,抛下一句,“今天我不舒服,想一个人在书房待一会儿,你就不要进来打扰我了。”

    兰芳芝愣在当场,不舒服不应该上床上躺着吗?干吗去书房?

    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南街别墅里。

    季以宸离开别墅后,叶流萤一个人待在客厅沙发里,百般无聊的看着电视,从一个台换到了另外一个台,突然间发现,一个人无聊的时候,时间真的是太难熬了。

    难道人家说度分如年。

    简直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。

    小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一跃而起,拿起电话一看,原来是久雅的电话。

    虽然久雅有的时候比较啰嗦,但是这种时候,还是很需要她的。

    让自己感受下,依然还在熙熙攘攘的人世间。

    “久雅--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传来一声错愕的声音,“叶流萤,你今天怎么怪怪的?”

    叶流萤坐直了身子,疑道,“我怎么怪怪的了?”今天,她准备好好和久雅说说话,听听她嘴里八卦满天飞的阳城。

    “叶流萤,以往我每次给你电话的时候,你哪次不是有气无力的,从未有一次像今天这样,居然抢先叫了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咬牙,这小姑娘没想到居然挺记仇的。

    不就是谁先出声吗?不过,话说回来,以前对她的电话,确实不如今天这么重视。

    心底低叹了声,每次久雅每次打电话来的时候,她不都是忙着吗?哪里有时间和她叽叽歪歪,可是今天不一样,季以宸将她一个人扔在了别墅里,无聊的想撞墙呀。

    叶流萤干笑了两声,“久雅,没想到你记性挺好的。要不,我承认错误,下次请你吃饭赔罪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久雅咬牙切齿,“叶流萤,你说是请客,你看看你拖了多久了,我等到花儿也谢了。要不,就今天吧。别找什么幺蛾子借口,我知道你回来了。听公司里的人说的,要是你不出来,以后别说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久雅语气强硬,丝毫不给叶流萤商量的口吻。

    叶流萤低叹了声,她怎么就交了这么个朋友?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损友?

    本来去吃点什么饭没有关系,而且确实很久没有见到久雅了,确实挺想她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安全问题怎么办?离开了这座房子,小宇还会不会继续跟着她?或者说,到了阳城,对方放弃杀她的行动了?

    诶~~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无比的纠结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又传来了久雅不耐烦的声音,“叶流萤,你到底出不出来,给句痛快话呀,我告诉你,你要是不出来,可别后悔呀。今天听说楚天王经受过这么大的舆论风波后,第一次现身,出席某某地产商的楼盘发布会上,同去的还有安天王哦。我通过特殊渠道搞到了两张门票,让你一次过足瘾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叶流萤脱口而出,“我去,把地址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久雅轻笑了声,“果然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,要你出来陪我吃饭,你都没有雅兴,听到帅哥就屁颠颠的,一秒钟的时间都不用考虑下,好歹你也顾及下我可怜的自尊心呀,考虑下两秒,两秒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好啦,久雅,待会见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