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3章 有人通风报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季以宸幽深的眸子似有深意的瞥了眼梁雨琪,视线扫视了众人一圈,最后落在了林俊凯的身上。冷冷说道,“作为徐安而言,现在可用的棋子不多。况且他认为你有把柄落在他手里,上哪里去找这么好利用的人?除非.....”

    林俊凯忙不迭的问道。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端起面前的茶杯。轻抿了一小口,轻声说道,“除非这里面有人和徐安很熟。想着给他通风报信。”

    杨天佑最先反应过来,急忙端起面前的酒杯,向着季以宸表明自己的忠心。“季总。瞧您说的是什么话,今天能坐在这里吃饭的都是自己人,怎么会有人向那傻小子通风报信。”

    桌上一片附和之声。个个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徐安是什么人?这里的人几乎都想着给他几脚。以泄心头之气。怎么会与他同流合污?

    梁雨琪端着酒杯。脸上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,眼底隐过一丝慌乱。没能逃过季以宸的眼睛。如果,这里面有谁会向徐安通风报信。除了梁雨琪,他还真想不出是谁?

    一顿饭下来,个个额头冒烟。背脊处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果然是娱乐圈里除了名的冷面阎王,真是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连安陈也收敛起平日里的嬉笑,在餐桌上低着头吃着饭,或者,他认为今日的饭局本来关系复杂,他又何必去趟这趟浑水?

    好不容易一顿饭吃完了。

    杨天佑对着季以宸又是握手,又美言,只是他一个人在那里自顾自的演着,连叶流萤看着也难受,所幸的是,杨天佑没有一丝尴尬和别扭之处。

    季以宸的冷漠性子在阳城生意圈子里是出了名的,能够与他合作已经是万分庆幸了,怎会顾及这些虚无的礼节?

    走出了包房,林俊凯忙不迭地去了收银台签单,有季以宸在的地方,他觉得浑身不自在,早知道这样,他就不会贪心,收了徐安那十万块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里面不是人,连肥差都没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损失了多少个十万呀。

    林俊凯心在颤抖,心在滴血。你丫的,如果让老子遇见徐安那小子,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刚刚想到这里,耳边传来了魔鬼的声音,冰冷没有一丝温度,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。

    “林总,你这腿跑的真是勤快呀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你是天虹房地产公司杨天佑的司机兼保姆,哪里像个房地产公司的特助。”说罢,徐安连声啧啧,一脸瞧不上林俊凯的模样。

    徐安迅速地往四周瞄了眼,还好,杨天佑和季以宸等人的身影未曾出现,心底不由的长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然,这份工地上的工作也没了。

    本来想的好好地要给徐安一个下马威,在见着徐安之后,态度即刻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“徐少爷,求求你了,以后不要像个幽灵一般,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别人面前,行吗?”

    徐安见林俊凯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,轻笑了声,“林少爷,想不到你还有今天,不知道你父亲见到你如今这副唯唯诺诺的模样,不知道会作何感想?”

    十数年前,林家在阳城来说,也算的上是富户,杨天佑是个穷小子,娶了林俊凯的姐姐林艳。

    后来,林父因病去世,见林俊凯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,便将全部家当交付给了杨天佑,临终前提出了一个要求,希望杨天佑照顾体弱多病的林艳和梁俊凯。

    再后来,杨天佑凭借着林家的这份家业在商海里几经沉浮,最终创立了这家天虹房地产公司。

    天虹房地产公司秉承了杨天佑谨慎的性子,虽然在阳城房地产行业里不如梁氏集团,没有什么大的知名度,却是有着较好的口碑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林俊凯也确实如林父当年所断言,也没有什么出息,好在有杨天佑的庇佑,一直在他跟前做事,除了这件事,确实没有出过什么大的乱子。

    林俊凯愕然地望向徐安,语气里隐过一丝惊诧,“徐少爷,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?你怎么知道?”对于徐安突如其来的话题,林俊凯确实始料未及,对于父亲当年的决定,他心底里也没少埋怨过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今日,跟在杨天佑身边多年,也终于明白了父亲的苦心,他真不是块能守住林家产业的料。说不定,早已败在他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杨天佑这些年来,怎么对待他的姐姐,他也是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徐安冷冷瞥了眼一脸颓丧的林俊凯,轻笑了声,“林少爷,我从何处得到这些消息,你无需理会。瞧你这一脸颓废的表情,是不是在你姐夫那里吃瘪了?”

    这句话终于勾起了林俊凯心底的怒火,“徐安,你还好意思说这个,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,我让我姐夫贬去了工地,你知不知道我得了你的十万块,得损失了多少个十万块?”

    徐安望着满脸怒火的林俊凯,呲笑了声,“林少爷,你也太让我失望了,区区数十万就让你这么紧张,你知不知道如今的天虹房地产公司价值多少?从记者会上,季以宸宣布和天虹房地产公司合作的那一刻开始,天虹房地产公司的股价即刻涨停,照此情形下去,天虹房地产公司市值即将翻上一翻,价值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说罢,神态悠闲地露出了两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林俊凯眼底发亮,不可置信地望向徐安,惊道,“两亿?”不管林家当年留下了多少财产,对于现在天虹房地产公司来言,都成了九牛一毛了。

    虽然公司财务上的事情他从不过问,姐夫也未曾亏待过他和姐姐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姐姐身体原因所花费的钱,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年父亲赠与姐夫的财产,他觉得没什么好遗憾的。

    徐安嘴角微勾,啜起一抹冷笑,望向林俊凯,眼底是毫不掩饰的鄙视,“林俊凯,你少加了一个零,是二十个亿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亿?”

    林俊凯不可置信地望向徐安,他跟在杨天佑跟前这么久,从未听他说过公司现在市值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俊凯似乎能够理解徐安望向他时毫不掩饰的鄙夷了,确实,十万块相比二十亿来说,简直就是九牛一毛,亏他一直费劲心思想多捞点钱,杨天佑对于他的行径也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,原来一切都在杨天佑的掌握当中。

    林俊凯就算费尽心思的捞钱,也够不上公司市值的零头。

    徐安见林俊凯的表情有所变化,淡淡地补了句,“林少爷,据我所知,你连公司的股份都没有吧,你姐姐身体不好,听说捱不了几年了,现在杨天佑看在你姐的份上,给你一个吃饭的地方。如果你姐姐去了,哎呀。”

    徐安轻抚着刚刚修过的手指甲,顿了顿,冷哼了声,“你以后的日子我瞧着就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林俊凯涨红了脸,怒目而视,“徐安,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徐安镜片下狭长的眸子斜睨了眼林俊凯,轻笑了一声,“林少爷,你好好考虑下,如果你愿意和我合作,我必定让你得到你应有的一切。当然,你愿意继续这样任人宰割,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徐安向着大堂里侧走去。

    林俊凯怔在原地,半晌,电话响了,才恍过神来。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疲惫,没有了往日的尊敬。

    “姐夫。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静了半晌,好一阵,杨天佑低沉带着一丝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俊凯,你怎么回事?去前台签个单,需要这么长时间?”

    林俊凯顿时手脚无处放,嘴角啜啜嚅嚅,“姐-姐夫,刚才我觉得肚子不舒服,去上了趟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杨天佑似是缓了口气,“俊凯,我和你说,今天的事情是你不对,你怎么能和徐安那种卑鄙小人搅合在一起,你父亲去世的时候将你托付给我,希望你能平平安安过一辈子。你要是差钱就和我说嘛。”

    杨天佑的谆谆善诱让林俊凯登时脸红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,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,我不该想着那几万块钱,我想着只是冷落下楚天王而已,于我们公司没有一丝害处,我便答应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俊凯,你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。你想想,楚天王如果是在我们的发布会上出现这样的事情,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就是我们天虹房地产公司。一旦事情传了出去,人人都会以为我们参与其中,势必对冲击天虹房地产公司的信誉。楚天王那么多的粉丝,一旦联合起来抵制我们公司,你想想,后果会怎样?说不定,我们公司就是你的无心之举,毁了。”

    杨天佑针砭时弊,给林俊凯一一指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俊凯背脊处冷汗涔涔,手握着手机瑟瑟发抖,声音颤道,“姐夫,你说的是真的?有这么严重?怎么不见徐安说?”

    杨天佑轻笑了声,“俊凯,你认为这件事徐安会告诉你?如果他告诉你了,你还会做吗?”

    林俊凯慎重的点了点头,完全同意杨天佑的说法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