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5章 流萤,你怕了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狠狠地瞥了眼一脸孬比的久雅,暗自骂道,这个没有出息的损友。见到帅哥就挪不开步子了。

    未曾开口,季以宸再次凑了过来,声音依旧低低地带着一丝诱惑。淡淡的古龙香水味拂了过来,“如果你不配合。我就这样做。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叶流萤低头咬牙,攥拳,再抬头时。已经换上了一副明媚如春的笑容,“久雅,我能有什么事?刚刚想起确实和季总有点事情要谈。要不让楚天王和安天王送你回去吧。逛街。只能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说是出来逛街,其实只是在商场里逛了一圈,给久雅买了条群子。还没开始逛呢。

    久雅笑容灿烂。垫着脚尖冲着叶流萤摆了摆手。明媚的阳光下,久雅灿烂若华。确实这条裙子给他增色不少。

    “流萤,谢谢你的裙子。改天请你吃麻辣烫。”

    限量版的裙子?

    麻辣烫?

    两者之间能有可比性吗?就算吃撑了,也不够裙子一块边角料的价值吧。

    季以宸很难得的嘴角抽了抽,拜托。那是他的钱呀。

    不过,瞧着久雅和叶流萤关系挺好的份上,这碗麻辣烫他收下了。

    酒店门口,终于只剩下了叶流萤和季以宸,路上的花痴们依旧不曾散去,只是在酒店保安维持次序下,也没有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黑色宾利在叶流萤脚下停了下来,季以宸上前一步拉开了后座车门,和叶流萤一起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地发现,司机居然是小宇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叶流萤心思流转,蓦然发现今天的一切其实都在季以宸的掌控当中,除了她和季以宸在商场的偶遇,她所有的行踪都掌握在季以宸的手里。

    小宇回过头,望向一脸孬比的叶流萤,讪讪一笑,“叶小姐好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长吁了一口气,极力忍住心底的火气,牙缝里蹦出几个字,“小宇,你果然是一等一的保镖,只对发你工资的老板负责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打不过季以宸和小宇,叶流萤真想高声大呼,小宇,你丫的,还想不想混了,改天我告诉孙莉莉,让你们比划比划到底谁厉害些。

    小宇面色微红,声音愈发低了,望了眼季以宸,视线落在叶流萤身上,轻声说道,“叶小姐,其实您错怪季先生了,他这么做也是为你好,你想想,凶手都是从阳城过去的。如今我们身处阳城,是不是对方更容易动手。好像今天不是季先生出手,叶小姐的朋友恐怕陷入麻烦之中了。说到底,今天季先生又帮了叶小姐。”

    喋喋咻咻一大堆,叶流萤都快被小宇的大道理转晕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小宇有一件事情说的没错,季以宸今天确实帮了她的大忙,这样对待人家,好像是有点不够人道。

    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季以宸给梁雨琪提袋子的场景,叶流萤想起在商场里的一幕,还有酒店门口的一幕,......心底某处似乎被虫子狠狠地蛰了一下,他怎么能够为梁雨琪去做这些事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为梁雨琪去做这些事,必然可以帮她做这些事,最多只能说明季以宸是一个处处留情的花心大萝卜。

    叶流萤再一次成功的给自己洗了脑,季以宸在她心底的形象再次将至了一个新的低度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你今天和天虹房地产公司谈合作的事情,万娱集团会不会吃亏呀。”花心大萝卜也好,处处留情也罢,只要不把季以宸当成自己的良人便可。

    有些该还的人情必须得还,前提是得将所有的事情搞清楚,她不想欠季以宸太多。

    季以宸高大硕长的身子靠着椅背,微合着眼帘,性感的薄唇里轻轻地吐出几个字,“流萤,我投资有过失败的案例吗?”

    叶流萤轻笑了声,望向面前的季以宸,心底暗自松了口气,她就知道,这货怎么会为了她做赔本的生意?商人的本质就是无利不起早。

    至少她心底舒服多了,不用再记得欠季以宸一个人情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至少我不用欠你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浅笑着,转过身,学季以宸一样,靠着椅背小憩,本想着在家里休息一天,结果被久雅唤了出来,发生了这么多事,又折腾了好久。

    这会儿,确实累了。

    旁侧,季以宸幽深的眸子微眯,心底心思流转,暗自低叹了声,流萤,今天如果不是你,我会去趟这趟浑水。天虹房地产公司本身不错,只是现在杨天佑的小舅子已经被徐安盯上了。

    而徐氏集团和梁氏集团走的又比较近,徐伟和梁治偌作为阳城商海里的两条泥鳅,怎会善罢甘休?看来以后的日子想清闲,还是有点难度了。

    现在木已成舟,这些事情就算叶流萤知道了,也改变不了什么局面,只是多个人担心而已。

    驾驶室里,小宇轻轻地摇了摇头,为何大家都能看出来的事情,叶流萤怎么就看不透?正是人们所说,真正的爱情,如同遮了层薄薄的雾霾,身处其中的人最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叶流萤睁开了眼,坐直了身子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日渐陌生的风景,稀零的房屋,叶流萤心底生了疑窦,摇了摇季以宸的手臂,轻声问道,“季以宸,我们要去哪里?怎么不是往南街别墅的方向?”

    坐了这么久了,居然还没有到目的地,如果不是认识季以宸太久,真会怀疑他想对自己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季以宸微微睁开了眼,望向面露疑惑的叶流萤,嘴角微扬带起一抹邪魅的弧度,声音低沉透着一丝磁性,“流萤,你怕了?是不是担心我把你卖了?放心,就你这食量,一般人不敢要。”

    车内温度适宜,刚刚醒来的季以宸,睡眼惺忪,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如同染上了层层红晕,以往的冷冽去了不少,添了几分柔和的色彩,像个孩童,眼底似有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叶流萤不禁看傻了。

    腹黑的季以宸,冷冽的季以宸,.......,唯独没有见过孩子气的季以宸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,那个,你是不是看傻了,像我这么帅的人,你老实交代,刚才是不是在打我的注意来着?”季以宸似是恍了过来,轻咳了两声,恢复了以往在叶流萤面前捉狭的神情。

    叶流萤敛了敛心神,目光透过季以宸望向车窗外,撇了撇嘴,没好气地说道,“就你这德性,整天板着脸,谁会要?当尊佛请回去供着,还得吃饭,不是浪费粮食?帅又不可以当饭吃,像你这么帅的人,举目四看,祖国大地上不知道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好在车里光线日渐暗沉了下来,季以宸没有发现叶流萤脸颊上的红晕,不然,又得被他取笑。

    见叶流萤似是无意拂过滚烫的脸颊,季以宸抿唇,浅笑,不知什么时候,叶流萤与他而言,已经成了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每次望着她在面前局促的模样,忍不住想笑,这种笑是发自内心灿烂的笑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从未有这么开心过。

    面前女人如过江之鲫,从未有谁能入得了他的心,更别说像叶流萤一样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愉悦感,为了她,他可以舍弃一切。

    蓦地,季以宸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,捻着那张老照片的手指更是凉了几分,他有一个强烈的预感,如果再追查下去,一定会再出事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地位和财力,真的需要这样涉险吗?

    不,这张老照片里,不但藏着叶流萤屡次被追杀的秘密,更有可能藏着他父亲的死因,只有追查下去,真相才会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死者才会安息,生者才会安心。

    为了叶流萤,为了叶流萤的安全,.......,这个念头被季以宸生生的压了下去,他是掌管数十亿规模上市公司的CEO,怎么能过去为了一个女子,不顾自身安全?

    要知道他的安全,不但关系到季家的荣辱,更是联系着无数股东和股民的身家,怎么能这么义气用事?

    第一次,季以宸对他的自制力产生了质疑,在遇见叶流萤之前,他从不知道休息的概念是什么,也没有考虑过这辈子会和谁度过?他的日子就是这样有条不紊单调的过着。

    他觉得挺好的,无论外界如何评价他,都未曾有丝毫动摇。

    直到遇见了叶流萤,从第一眼见到她时,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,天使般的面孔,魔鬼般的身材,成功地勾起了他潜在的欲望。本以为她和其他女子一样,不过是看重他的钱财和颜值而已。

    而这一步步走过来,不知不觉的沉沦了进去。

    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捏住薄薄的旧照片,或许,他与叶流萤之间,冥冥中早就注定了,某一天会相遇,如同他们的父亲一样。

    窗外,暮色将至,天际边最后一抹殷红洒向了大地,给原本荒凉的景致添了几分韵味。

    许久,季以宸幽幽地叹了口气,“好吧,我长得不帅,你不稀罕,但是别忘了有人稀罕的紧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轻笑了声,眼底却有着一抹挥之不去的黯色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