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6章 我们去见徐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季以宸,你以为,你真是天蓬元帅下凡。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呀。告诉你,本小姐从读幼儿班开始,后面跟着一大群追求者。像你这种资质。分分钟可以挤满南街别墅大门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幽深的眸子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叶流萤,极为认真的回道。“我绝对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叶流萤以为自己听错了。季以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?

    一秒钟之后,季以宸的声音在耳边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流萤,你的仰慕者每天都挺准时的。凌晨三点都在那里集合了,个个精神抖擞,一看就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?”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生了疑色。季以宸说得一板一眼的。真像那么回事。不会真有这么一群人吧?

    驾驶室里,小宇终于笑出了声,“叶小姐。季先生说的是大半夜在南街别墅前集合。打扫马路的大爷们吧。”虽然来了不到几日。由于干着这一行,第一个晚上就没怎么睡。在别墅群大门口发现这么一幕。

    估计,季以宸说的便是他们吧。

    叶流萤仰着头。捏着拳头,一脸狐疑的望着面前的季以宸,咬牙问道。“季以宸,你老实交代,你说的是不是这个?”

    只要季以宸敢说出一个是-字,她保证不打死他。

    望着神情一本正经的叶流萤,季以宸薄唇微抿,目光烁烁的望着她,嘴角啜起一抹邪魅的弧度,轻声说道,“流萤,你不喜欢那些大爷们,那你喜欢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叶流萤咬牙,“......”

    季以宸是什么人,与他过招能占到便宜吗?显然不能。

    回过头,叶流萤望向车窗外,没好气的问道,“季以宸,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季以宸敛了神色,从身上掏出了那张泛黄的老照片,低声说道,“我们现在去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和这有关?”叶流萤挑眉问道,眸底是满满的疑问,她父亲留下来的照片什么时候成了季以宸的宝贝?天天攥在手心里不说,围绕照片的事情好像成了季以宸的头等大事。

    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未曾见他有这么上心。

    车子里光线暗沉,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在照片上轻轻地摩挲着,如同照片是他的老情人一样,就在叶流萤看不下去之时,季以宸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照片我拿回家确定了,那个你们不认识的人刚好是我爸。”季以宸的声音低沉清冷,没有一丝温度,却带着难以言喻的伤痛,“听说,他是被人活活打死的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,“.......”

    原来季以宸今天早上出门那么急,就是为了回家询问这张照片上是否是他爸?她错怪他了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底有了一丝懊恼,怎么就不先了解清楚再发脾气?不过,季以宸陪梁雨琪逛街也是事实,她有什么好道歉的。

    车子里莫名地静了下来,半晌,叶流萤嘴角啜啜嚅嚅,“那个,季以宸,你的意思是,季俞正不是你的爸爸?”这个消息太过劲爆,叶流萤一时之间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嗯,他是我大伯,以前的事是我错怪他了。”季以宸轻叹了声,身子靠上椅背,神情里有了一丝倦怠,先前的戾气已去,这一刻的季以宸才是最真实的。

    叶流萤心里头的疑团越来越重,望向季以宸,失声问道,“季以宸,那我们现在去见谁?”

    心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的跳着,叶流萤有一种预感,他们离真相越来越近了,而带着她去寻找真相的人居然是季以宸。

    这一刻,叶流萤心底豪情万丈,一路上有季以宸在身旁指引着,就算前面是万丈悬崖也不怕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见徐伟。”

    “徐伟?”

    徐伟是徐曼的父亲,也是照片上四个人之一。

    届时,照片上四个人,只有徐伟和梁治偌还活着,虽说两人都是属于老狐狸一类的,但是季以宸明显等不及了,决定挑选相对容易的徐伟下手,一探口风。

    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捏住旧照片,打量着上面笑吟吟的四个年轻人,季以宸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让季以宸感到疑惑不解的便是,除了他的父亲,其余的三个人在阳城都是屈指可数的富豪,并没有多少交集,这本身就是不合常理的事情。

    生意场上,谁不想着攀些交情,好为自己的前途铺上一层光明大道,可笑的是梁治偌和徐伟居然掩埋了过去的关系,瞒住了整个阳城生意圈里的人。

    真是让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黑色宾利很快在一家精致典雅的农家乐门口停了下来,季以宸和叶流萤下了车。

    天色已近黄昏,天际边最后一缕殷红洒上了农家乐的周边,一切静溢却美好。

    农家乐生意不是很好,显得有几分清冷,只是温度适宜黄昏的余光洒在身上,暖洋洋的,到显出了几分雅致来,没有种萧条的感觉。

    季以宸面色清冷,带着叶流萤大步走了进去,在最里面的一间包房停了下来,敲门进入。

    偌大的包房里坐着一个人,徐伟。

    与外面的静溢美好相较,这里却显出了几分落寞,多年不见,徐伟不似以前的张扬,刚刚经历过丧女的他,神情里有着些许颓丧,眼神里是挥之不去的哀伤。

    徐曼会有今日的下场,与他的宠溺完全分不开,也可以看出徐曼在他心里所占的分量。

    见叶流萤跟在季以宸后面,一起走了进来,徐伟眼底隐过一丝惊诧,随即复于平静,热情地招呼着后面的服务员给季以宸和叶流萤倒茶。

    苍老的容颜上挤出了一丝谄笑,“季总,今天怎么有雅兴邀请老夫出来?如果世道不一样了,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,我们老头子都要退休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和叶流萤在徐伟的正对面坐了下来,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覆在莹白如玉的茶杯杯沿上,闻言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声音低沉略带磁性,“徐总,这阳城富豪圈里谁都可以退休,唯独你不可以。要知道徐家挣下这份家业也是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明褒暗贬徐伟教子无方的话并未让徐伟有一丝不悦,反而目光烁烁望着季以宸,嘴角微扬带起一抹勉强的笑意,“季总,其实有些事情不是你有想的那么简单,没有经历过的人不能明白其中的煎熬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轻叹了声,“如同现在的我,失去了爱女之后,觉得人生已经暗无天日了。想想以前,使劲争个长短干什么?最大的乐趣不过就是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的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包房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流萤望了徐安苍老了不少的容颜,低叹了声,“叔叔,请您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趁着这一空闲时间,叶流萤轻声说了句劝慰的话。

    彼时,她和徐曼是关系最好的朋友,后来,徐曼从她的背后插了不知多少刀,不管怎样逝者已逝,还有必要计较那么多?

    当初,徐伟作为徐曼的父亲自然知晓其中的实情,事到如今,瞧着徐伟痛苦不堪的模样,叶流萤心底感叹,或许死者是一种解脱,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。

    徐伟望向叶流萤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“流萤,以前叔叔看着你和曼曼一起长大的,唉,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过年了,想起那个时候,你们才那么大,真是太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对着徐安微微一笑,“那时我们确实很开心。”不管徐曼何时对她有了异心,至少那时候的她,是开心快乐的。

    徐安艳羡的望了眼温婉如玉的叶流萤,精致的面容,出落越发亭亭玉立,谁见了都会动心。难道,会让季以宸和楚东动心?难道会让曼曼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“流萤,以前曼曼有些事情上做得不对,不管怎么样,请看在你们同窗一场的份上,请你原谅她吧。”徐安苍老的声音里有着一丝暗哑,真不知道这些日子他是怎么过来的?

    “徐叔,您别这么说,我从来没有怪过徐曼,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有错?”

    徐伟低叹了声,“我真是羡慕开颜,生了这么个乖巧懂事的女儿。地下如有知,他也会瞑目的。”

    旁侧,季以宸突然出声,“看来徐总和叶总当年感情很好?”声音清冷,没有一丝温度,目光烁烁,定定地望着徐伟。

    徐伟身子徒然微微一颤,随即恢复了正常,讪讪一笑,“季总,您说的这是什么话?曼曼和流萤是同学,两家因此也走的近一些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    说罢,自顾自地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不为所动,仍旧轻声说道,“哦,原来如此,我瞧着徐总的态度,还以为你和叶总当年关系很好。所以你们的子女才走得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徐伟放下了茶杯,微胖的脸上起了阵阵涟漪,轻叹了声,“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,又怎么说的清楚?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,“也是,就如同我和徐总之间,或许连着上一代之间的缘分呢。”

    徐安眼底隐过一丝慌乱,望向季以宸脸上透着愤怒,声线上扬了些许,“季总,我好歹也是你的长辈,你约我到这小店来谈什么事情也就算了,但是,我来了,你事也不说,究竟想怎么样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