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7章 徐伟今日来的目的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面前的徐安极力地用愤怒来掩饰他的慌乱,就算是再微妙的表情,怎么逃得过两位有心人?

    叶流萤不动声色。低着头品着面前的茶,季以宸既然能够将徐伟叫过来,自有他的打算。她无需多言,坐在一旁看戏即可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笑了声。“徐总。你这么激动干什么,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,任凭谁在你面前耍花样。只会事后办了他。”

    徐安背脊处冷汗涔涔,丝丝寒意如同小蛇渗入四肢百骸,他有一种预感。今天这里是一场鸿门宴。他是不是来错了?

    今天,季以宸明里暗里提示他,与那几个人之间的关系。这会是一种巧合吗?

    初次提到叶流萤的父亲。说是巧合。倒是可以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,再次提起季以宸的父亲和他的关系。徐伟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好在,这时候。饭菜已经上来了。

    徐伟手微扬,带起一片热气,望向面前的季以宸和叶流萤。浅笑道,“季总,有什么事情就边吃边谈吧,我来了好一会儿,现在确实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轻声回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斜睨向面前的季以宸,面色表情仍旧没有多大的起伏,但是脸上那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之气已全然褪去。

    或许,季以宸考虑到徐伟刚刚丧女,对他有了些许同情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的季以宸愈加让叶流萤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除了悉悉瑟瑟的吃饭声,没有人出声,各人怀揣着心思,就是不开口。

    半晌,徐伟放下了筷子,拿着旁边的热毛巾轻拭了嘴角,勾唇,带起一抹浅浅的笑意,“季总,听说旧城改造项目,你叫了天虹房地产公司和你们公司合作?”

    季以宸头也不抬,直接回道,“是的。这是公司的战略方向,以后希望能和天虹房地产公司长久的合作,向阳城第一房地产公司靠近。”

    徐伟目光烁烁地望着面前的季以宸,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,“季总,你真的打算和天虹房地产公司合作?可是,天虹房地产公司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,都没有明显的优势,我看,季总这一次可能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徐伟今日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想在旧城改造项目里分一杯羹,想起刚才徐伟黯然神伤的表情,叶流萤心底有了一丝鄙夷,商人自古以来重利轻义,短暂的伤痛后,徐伟又开始整装待发了。

    只是,季以宸会给他这个机会吗?

    季以宸望向一脸希冀的徐伟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徐总,今天叫您过来,是有件事情想向您请教下,如果答案让我满意,别说旧城改造项目给你一杯羹,就是那个度假村的地方,我都让给你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伟面露疑色,半晌,眼底有了一丝亮光,望向季以宸,声音颤道,“季总,你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徐曼已死,留下徐安这么一个儿子,知道他不是个做大事的料,总得给他留下些家产。

    再且,消除痛苦的最佳方法莫过于拼命工作。

    季以宸面色清冷,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从身上掏出了那张泛黄的照片,递了过去,轻声说道,“徐总,您先别急,我给您看张照片,看看能否让您想起些什么?”

    徐伟面露狐疑之色,出于礼节双手伸了过来,接过季以宸手中的照片,瞬间,额角冷汗涔涔,抬头,脸色已惨白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你,你,这张照片是从哪里来的?我们明明已经毁了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徐伟、叶开颜、梁治偌和季父四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言而喻,曾经就,他们像徐曼和叶流萤一样,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,只是中间发生了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季以宸伸手,动作优雅将泛黄的照片拿了回来,“徐总,我觉得很奇怪,为何这么多年来,我对你公司打压时,你也只字不提和我爸的过往,你们之间有着这么亲密的关系,怎么不加以利用?再怎么说,看在父亲的份上,我也会给你几分薄面的。再说,攀关系不是你最擅长的?居然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用,真的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徐伟除了耍狠,攀关系,个人能力很一般,居然能在阳城商海里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这一点,季以宸还真是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泛黄照片上四个人,笑容灿烂,对着季以宸浅笑,只是其中的两人已经天人永别。

    徐伟拿起面前热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汗,不知道是急出来的热汗,还是吓出来的冷汗,总之,整个人已经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“徐总,你想起些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徐伟眼神空洞,嘴角啜啜嚅嚅,“那个,这个,都过了这么多年,我怎么记得那么多?那时候年轻,在哪里都是称兄道弟,有这么一张照片其实也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徐伟总算是镇定了不少,大堆的套话、空话,跟着出来了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一个劲想摆脱与其余三人关系的徐伟,季以宸嘴角微勾,带起一抹浅浅的笑意,“徐总,有些事你能够记得,自然最好,不过没关系,徐总要是想不起,我倒是很乐意提醒。比如这张照片是从哪里来的?.......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徐伟下意识地脱口而出,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连忙住了嘴。

    季以宸望着一脸孬比的徐伟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声音低沉透着一丝神秘。

    “徐总,我想你怎么也想不到,当初叶开颜出车祸之前已经将这张照片藏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,那场车祸对于局外人来说像是一个意外,但是对于叶开颜来说,不是一个意外,像是早已料定了会有这么一天,所以他提前安排好了一切事宜,包括收藏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,亦或者是,这些东西一旦面世,就会对某些人不利。所以.......”

    “所以什么?”

    徐伟被季以宸磁性略带神秘的声音带入场景,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,不自觉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有人千方百计的想阻止这些东西面世,不惜制造血案为代价。徐总,您说,我说的对么?”

    季以宸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突然在徐伟面前放大,上扬的声音徒然将陷入回忆里的徐伟惊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抹了抹额角的冷汗,徐伟眼底有了一丝笃定,季以宸目前还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,否则不会请他到这里来喝茶、吃饭。

    心里头有了思量,当下神情镇定了些许,望向面前的季以宸,声音清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季总,好歹我也是你的长辈,你拿张什么几十年前的老照片来给我看也就算了,但是你讲的这些话里,像是有着某种暗示,是提醒我徐某人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么?如果是的话,用不着你来提醒,自然有公安机关处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望向强作镇定的徐伟,眼底冷冽了几分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冷冷的笑意,冷冷说道,“徐总,听说和这张照片一起还有其他的东西,不知道你是否感兴趣?”

    徐伟微胖的脸庞黯沉了些许,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,望向季以宸牙缝里蹦出几个字,声音低沉无力,“既然来了,就听听季总讲讲这些无妨,不就是当故事听听嘛。”

    见徐伟态度如此,季以宸心底有了思量,徐伟不知道U盘的事情,如此看来,徐伟最多就是事情的知情人之一,很多事情他并未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而那伙人明显冲着U盘而来,不然遇到危险的那一刻,一个U盘能够及时将歹徒引开。

    只是徐伟到底知道多少?为何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,他表现这么惊惧?

    “我好像听说和照片放在一起的是一个U盘,而且,我们取出东西的时候,遇到了歹徒,将U盘给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徐伟初时闻言,脸色唰的白了,听到后来U盘被抢走了,又恢复了些许神态。

    叶流萤坐在一旁,看着徐伟脸上戏剧化的变化,心底感慨,商场上风云变幻,像徐伟这种没有什么城府做事狠毒的人,能够活到现在,不得不说,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只是,阳城生意圈里,以前又有人传言徐伟擅长背后捣鬼,这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徐伟身后藏有高人?

    莫名地,叶流萤心底蹦出了一个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徐伟拿起筷子,伸手夹了块黑椒牛肉放入嘴里,轻声说道,“哎,阳城的治安状况真是让人堪忧,还好,能见到季总和流萤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,我也算是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捏着泛黄的照片,面露遗憾,轻声说道,“对于我们来讲,U盘里面有什么并不重要,只是拿着这张照片觉得好奇,怎么以前没有听徐总,或是梁总提起过?这不,想着度假村项目的事情,刚好想找徐总谈一谈,便拿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见季以宸轻描淡写的将照片的事情带了过去,徐伟抬头讪讪一笑,“季总,瞧我这记性,要是我记得有这么回事,肯定会和你攀上这层关系,你想想,那时候乱,我们又小,人这一辈子怎么不经历些人和物,随着时间的推移,早就不记得这回事也是在所难免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