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8章 他怎么这么清楚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季以宸低头吃着碗里的菜,淡淡一笑,“徐总说的极是。一辈子这么长,当然有些人和事难免忘记,更何况有些事情本就不想记得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徐伟拿筷子的手微微一滞,抬头时。已经换上了那副招牌式的笑容。“季总,你怎么能这么说?虽然无缘和你的父亲走上一辈子,但是我们之间的相识也是种缘分嘛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抬头。错愕地望向对面的徐伟,什么时候徐伟知道季以宸的父亲去世了?

    先前不是说和季以宸的父亲不是很熟,拿到照片第一时间却认出了季俞轩。就算季以宸和他父亲长得相似。勉强说的过去,但是这一次无论如何,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季家的秘密。就算是季以宸也是知道不久。更何况是一个久未谋面的曾经的熟人。

    他怎么这么清楚?

    包房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似乎只有几个人的心跳声还在。

    季以宸面色愈发清冷了几分。望向徐伟的眼神里没有了先前的客气,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。如同地狱来的修罗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也是。对面的徐伟明明知道季以宸父亲,而且知道他已经死了的秘密,知道季以宸的亲生父亲不是季俞正。那么,他一定还知道其他的,那么,他为何要隐瞒?

    甚至隐瞒他们曾经相识的事实?

    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捏住莹白如玉的茶壶柄,慢慢地往茶杯里注入茶水,清脆的声音在静溢的包房里响起,浅绿色的茶水在莹白如玉的茶杯里溅起阵阵涟漪。

    季以宸的神情极为冷冽,动作却优雅到了极致,两者完美的结合在一起,给人一种美到极致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切落入到徐伟的眼底,却让他的心阵阵战栗,面前的季以宸,如魔鬼般存在,如同不从他这里套点东西,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能说吗?

    他敢说吗?绝对不敢。

    如果说出去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扬,带起一抹绝美的弧度,虽说美到了极致,但是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“徐总,可不可以解释下,刚才你明明说和我爸不熟,突然之间我们家的秘密你也知晓了。要知道,我伯父为了死守这个秘密,让我误会二十几年,直到最近才将这个秘密告诉我一人,就连兰姨和琳琳也不知道。听我伯父说,在那个动乱的年代,死个把人,是极为正常的事情,没有宣扬,没有什么,如果死了条狗一样。”

    话至尾声,季以宸声线上扬了些许,“那么,请问你怎么会知道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徐伟眼神里隐过一丝慌乱,望向季以宸,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,“季以宸,你怎么纠缠这么事情?如果我告诉你,当年,我喜欢你的母亲,是她无意中告诉我的?怎么样?”

    季以宸眉眼间俱是杀气,望向徐伟,语气愈发冷冽了几分,如同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直入徐伟的心底,“徐总,你也算是我的长辈,我母亲已经去世,如今你在这里为了隐瞒某些事实,居然拿她出来说事?你觉得是不是过分了点?”

    话至尾声,季以宸的声音微微颤抖,紧攥着茶杯的手咯咯作响,眼底似有火焰喷溅出来。

    从小,他和母亲与季俞正生活在一起,后来,他与母亲搬出去了,那时的他,已经能够记事了,印象当中,从未有个什么叔叔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就算是有人张罗着,给母亲介绍对象,也会被她婉言拒绝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母亲会和他说父亲死亡的事,都到了这份上的关系,他能不清楚吗?

    徐伟眼底隐过一丝慌乱,放下了筷子,似乎食欲突然间没了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,信不信由你,总之,我言尽于此。没有其他什么好说的了。”说罢,徐伟站起身,向着季以宸勉强笑道,“今天谢谢你的盛情邀约,我突然想起晚上还有事情,要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起身,讪讪一笑,“徐叔,以宸也是一时想不通,您千万不要往心里去。你们不要还有要事要谈吗?不是什么度假村项目的事,就别急着走嘛。”

    正所谓言多必失,只要徐伟能够留下来,必然会有更多的破绽露出来,届时,他们行动起来,方向势必明确些。

    徐伟神情晦暗未明,望了眼叶流萤,声音缓和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流萤,自从曼曼走了之后,我已经想通了,只要余生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便行了。至于徐安那小子,回去我会和他说说,楚东的事情他该放手了,何必步步紧逼?毕竟作为楚东而言,有他的薄情之处,但是谁叫他的感情不在曼曼身上,强扭的瓜又怎会甜?”

    叶流萤嘴角啜啜嚅嚅,低低的唤了声,“徐叔---”

    怎么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徐伟像是在交待遗言一般,以前年纪小,与徐曼出入徐家时,从未觉得徐伟会有这么一天,慈祥和蔼,语重心长,这样的词语能和他沾上边。

    蓦然听到了,觉得怪怪地。

    可能是自己多虑了,叶流萤如是想。

    徐伟脚步离开椅子,已经向着包房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季总,今天我确实累了,有什么事情改天再说吧,今天这顿饭就麻烦你请了。有机会,我再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冷冷地瞥了眼欲离去的徐伟,冷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徐总,你以为就这么离去,就能安然无恙?我已经盯上了你,你幕后之人定然知晓,他能置徐曼于死地,也能数次想要叶流萤的命?你认为你能逃脱?但凡对对方有一丝威胁的存在,都会被对方扼杀于摇篮里。徐总,你说,我说的对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,你想活命,或者想保住今天拥有的一切,想通了,就给我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徐伟行至包房门口的身躯徒然一颤,差点倒了下去,脚步微微一滞,终是开门离开了包房。

    叶流萤身子往季以宸身边倾斜,一把攀住了季以宸的肩膀,急声说道,“季以宸,你怎么不留住他?就这么让他走了?”

    季以宸眉头微蹙,望向徐安离去的方向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叶流萤,他是个人,有独立的人格和思想,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完全取决于他自己。亦或是,你觉得我说得还不够透彻?他没有听明白?”

    叶流萤悻悻地放下了手,白了眼季以宸,没好气的说道,“季以宸,我知道你厉害,也不用动不动表扬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眉头紧锁,薄唇微抿,半晌,吐出了几个字,“如果,我估计没错,能让徐伟这么贪婪的人放弃这么大的项目,只有一个理由,就是他身后的人太过歹毒,徐曼的死和这个人也脱不了关系,他之所以不敢说,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安全问题得不到保障,更有家人安全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瞪圆了眼,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季以宸,惊诧道,“你这么说,我怎么觉得徐安背后的力量,比警察叔叔的力量还强大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微微沉吟,浅笑,“话不能这么说,世界上自然有许多黑暗力量的存在,之所以让人们忌惮,也能存在与这么久,主要在于他们够隐蔽。如果真枪实弹的干,分分钟便给灭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轻笑了声,自然而然地伸手抚上了季以宸紧皱的眉头,浅笑嫣然,“我刚才只是和你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,你就这么当真?还煞有介事的说出一大堆理论来。”

    这些天以来,季以宸也是累坏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的克星呀,自从两人遇上之后,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出现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,季以宸每次都是不厌其烦的给他善后。

    季以宸一把攥住叶流萤柔若无骨的手指,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,“怎么?知道心疼我了?先前可不是这样哦,巴不得我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将叶流萤手指轻轻放置唇边,用唇角的温度温暖着叶流萤冰冷的手指,动作极其暧昧,眼神炙热,分分钟撩人心魂。

    酥痒的触感自指尖传了过来,叶流萤浑身止不住的战栗,叶流萤甚至可以感觉到季以宸某处有了丝丝变化。

    心底暗骂了声,这个禽兽,都什么时候了?还想着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忙不迭地将手指抽了回来,低低地骂了句,“是不是这段时间快憋疯了,公司里不是有那么多美女?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的事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微勾,笑意更甚,“叶流萤,好像刚才是你意图勾引我吧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她刚才不过就是出于合作伙伴的关心而已,见季以宸累得不行了,就给他缓解下情绪。

    不过,貌似刚才那个动作确定有点暧昧哦。

    见叶流萤不再争辩,季以宸轻笑了声,面色随即复于清冷,从衣服袋子里拿出手机,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摁下一个熟悉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通了。

    那头传来宁仲硕极为恭敬的声音,“季总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将徐安跟紧了,注意他跟谁有联系,保护他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季总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