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09章 季以宸,你真不想要命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叶流萤眉头微蹙,望向面前的季以宸,轻声说道。“你怎么不将小宇派过去,他的身手反应,各方面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冲着叶流萤微微一笑。“流萤,想尽快查出事情的真相不假。但是我们首先得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。小宇过阳城来。他唯一的任务便是保护你。以后他的事情你不要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低头,低低地应了声,“哦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已经做到如此。她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头仍有些许歉意和莫名地情绪缠绕,觉得一直占着季以宸的便宜,又不明不白的这样与他在一起......唉。万般思绪浮了上来。怎一个愁字了得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见叶流萤已经放下了手中筷子,季以宸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等两人走出农家乐门口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子一溜烟地向市区开去。

    车上。季以宸再次拨通了瞿秋寒的电话。很快电话通了。

    “季以宸。知道接你电话没好事,说吧。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季以宸没有客气,单刀直入。直接说起了主题,“秋寒,今天我约了徐伟。告诉他,我已经知道了他和我爸之间的关系。而且,告诉了他U盘的事情。但是U盘被掉包的事情,我没有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的声音瞬间上扬了几个高度,声音里似有一丝气急败坏,“季以宸,你真不想要命了?你这样做是公然向对方挑战,你想逼对方对你尽快下手?”

    季以宸依旧声音清冷,眼底没有一丝涟漪,“秋寒,你觉得我不行动,对方就会放过我们?放过流萤?南县的事情便是最好的例子,对方一旦展开了行动,便不会收手。我们都明白,徐曼只是第一个。她只是与流萤达成了交换秘密的条件,想留住楚东而已。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就被对方杀了。更何况,目前来说,徐伟还算是对方的人,他们都不曾留一点情面,你说呢?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有了短暂的停顿,半晌,瞿秋寒低低地说了句,“那你说现在怎么办?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秋寒。”

    半晌,季以宸低低地回道,声音里低沉却有力。

    “徐伟知道了U盘的事情,必定第一时间会和对方联系,你想办法监控他的通话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轻笑了声,什么叫做想办法监控徐伟的通话,不就是又想叫他偷偷利用局里的仪器设备,偷听徐伟的谈话内容?这些违反纪律规定的事情,怎么经常让他来干?

    不过,他不干,谁又能干?

    许久,低低地叹了声,“季以宸,说好了,要是有一天,我被扫地出门。你可要供着我。”

    对付季以宸没有别的办法,只是希望有机会宰他时,狠狠地宰。

    所幸,现在莉莉来了,什么时候先让季以宸把那个去某个高端会所度假的承诺给兑现了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只为从季以宸身上寻到捉弄他的快感而高兴。

    果然,季以宸心情极好的回了句,“行,如果瞿家老爷子也赶你出门,我绝对供着你。”

    瞿秋寒咬牙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?瞿家老爷子可是天天盼着他被扫地出门。

    挂断了电话,季以宸一把揽过靠着椅背进入小憩状态的叶流萤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里,叶流萤轻咛声,又继续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温暖的感觉自心底蔓延上来,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望着前面的小宇,轻声说道,“车子慢开点,到南街别墅。”

    今天,叶流萤也累坏了,就让她好好休息会吧。

    “好的,季总。”

    见季以宸温柔的拂去叶流萤额前的乱发,小宇心底由衷的为叶流萤感到高兴,作他们这一行,见到太多有钱人,难得像季以宸颜值这么高的人,还这么专情,这么细致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怎么会相信,就算是叶流萤本人也不敢相信季以宸如此温柔的一面,更何况是对她这个名不经传的十八线女艺员。

    车窗外,风声赫赫,两边的景致快速向后退去,阳城的繁华景致在眼前慢慢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驶入市区,沥青路面上车辆如流水般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突然,车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季以宸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,望向面前长龙似的车子,轻声问道,“前面是怎么回事?不只知道还要多久?”

    小宇望向前面不远处露出来的紧急事故救助车的杠杆,眉头间若有所思,半晌,说道,“季总,要不我下去看看吧,如果需要时间过长,你和叶姑娘想办法坐其他的车子走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已经累着不行了,继续在车上睡也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季以宸爽快地应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小宇拉开车门,向着交通事故发生地走去。

    季以宸轻揽着叶流萤继续在车上等着,霓虹灯下,车子里光线暗沉,叶流萤肌肤白皙如玉,如婴儿般的在季以宸胸膛里沉睡,长长的睫毛呼闪着,凌乱的发丝随意的散落在胸前。

    真的是可人儿。

    就连睡觉也这么吸引人。

    瞧着叶流萤微微撅起的红唇,吐丝如兰,季以宸心底某出有了一丝悸动,低头凑了上去,在叶流萤额前轻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湿湿的温温的触感传来,叶流萤微微睁开了眼睛,发现自己正躺在季以宸的怀里,白皙的脸上腾起阵阵红云,轻咳了两声掩饰尴尬,坐直了身子,不明所以的望向车窗外长龙般的车子,轻声问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季以宸抽出被叶流萤压的发麻的双手,轻声回道,“应该是前面发生了交通事故,小宇已经过去看了,如果需要时间太久,我们就想其他办法早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想起他办法?

    不会又是动用直升机吧?

    就在叶流萤神游天外之际,突然车窗外人影闪动,叶流萤错愕望向车窗外,一个衣着褴褛的年轻男子正拿着一个破烂的陶瓷碗,向叶流萤和季以宸示意讨钱。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地望向季以宸,小声的嘀咕了句,“怎么这时候还有人讨钱,真会挑时候呀。唉,现在的年轻人,真的是不学好,净做些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心里头嘀咕着,是不是男子落难了?

    说罢,拿出随身的小包,从里面掏出些零钱,正想摇下窗户递给这个不知来历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不料,男子突然掉头向着旁边的商铺急急走去,动作之迅速,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叶流萤错愕的望向季以宸,失声问道,“季以宸,这个人是怎么回事?给他钱的时候居然不要了?”

    季以宸未曾搭话,深邃的眸子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年亲人离去的方向,眉宇间若有所思,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愈来愈沉,突然打开车门,低喝一声,“快,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季以宸一脚踢开了车门,将怔在原地的叶流萤一把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没跑出几步,躲在前面的掩体下,“砰”地一声,车子爆炸了。

    火苗腾地窜了出来,现场一片呼天抢地声。

    直到爆炸声止,叶流萤护着头的双手慢慢放了下来,不可置信地望着紧紧抱着她的季以宸,声音颤道,“季-季以宸,你怎么知道车子上面有炸弹?”

    季以宸抹了抹额角的冷汗,幽深的眸子迸溅出丝丝寒光,如同深夜丛林里出没的孤狼,带着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半晌,恢复了平静,牙缝里低低的蹦出几个字,“刚才那个讨钱的太奇怪了不是?”

    说罢,拉着叶流萤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确实,刚才那个讨钱的年轻人有点奇怪,钱都不要,逃命似的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季以宸的警惕性过高,这种小事叶流萤也不会放在心上,可见,季以宸平日里过的日子也不是那么轻松,钱太多自然有人惦记,或者,生意场上的事谁又说的清楚。

    总之,季以宸这样全能型的人才待在身边,还不是一般的安全感爆棚。

    很快,小宇赶了过来,望着面前略显狼狈的叶流萤和季以宸,绷紧的心弦总算是松弛了下来,眼底却是极度难为情,“季总,刚才真是对不住,你看,我一离开,就出了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季以宸面色清冷,望着忙碌不停的事故现场,黑色宾利已经烧成了骨架,也波及了现场其他几辆车子,所幸的是,出事时,人都待在车里,没有多少的死伤。

    半晌,低低地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这事怪不了你,对方是有备而来,有可能前面的交通事故也是他们干的,故意在这里设障碍,目的是我和流萤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叶流萤紧拽着季以宸的胳膊不放松,清澈如水的眸子定定地望着面前的季以宸,声音颤道,“季以宸,你刚才是不会是开玩笑吧?阳城治安环境这么好,怎么会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样的恶性案件?”

    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,“那要看对方认为这件事情值不值得干了,或者,以后有更刺激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叶流萤头摇成了破浪鼓,连连说道,“这种事情太刺激了,还是不要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直升机的轰鸣声响了起来,季以宸带着叶流萤大步走了过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